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65章 土豪玉坠
    ,

    “馨玉人呢,”我问着正在喝闷酒的石三生,

    “你问我,我去问谁,我出來她就不见了”石三生自顾自地喝着那酒,

    看到他那喝酒的样子,让我突然想到他结婚时会不会也用这种表情和态度喝酒,

    “馨玉不见了你就不着急,”我沒见他像这分钟一样淡定过,说真的从來沒有,

    “我急有什么用,那石门是我随便能打开的吗,”他瞅了一眼那紧闭的石门,

    是啊,这石门紧闭着,就连武全那个大内高手也未必能打开这石门,

    “怪老头也不见了”我跑到怪老头的石屋看看,

    “正因为他也不见了我才不着急的,这石门别人是打不开的,别着急了不会有事,过來喝酒吧,”他像主人一样招呼着我

    看着他把一杯美酒喝成苦酒,说实话我严义刚才就不应该那样说他,换成我,我可能比他更老火,

    我走过去盘腿与他面对面的坐下,

    “对不起,刚才我不应该用那样的口气和你说话,这杯算我的道歉酒吧”他举起一杯酒道歉着,

    “应该说对不起的是我,明明知道你很难过,我还那样说你,但话又说回來,小青真的是一个好姑娘,你一定会幸福的,祝你们永远幸福,”我干了那杯美酒,

    “干”他用痛苦的表情喝完了那杯具有道歉又有祝的酒,

    “你们放心吧,既然我答应和小青定亲了,我就会负责,但是,如果有谁对馨玉不好我不会轻易放过他,包括你也一样”他对馨玉的心结就结在这杯酒里,喝得我也如此难过,

    我也不知道要怎样來开导他,但我相信他是一个有责任心的人,一切顺其自然吧,

    我们不再争吵也不用再道歉,彼此喝着闷酒,将自己的心里话倾注到酒里然后又喝下,喝下去又倾注到酒里,就这样周而复始地喝着,

    今天我和三生的酒量超长发挥,仿佛千杯不倒似的,越喝越清醒,

    直到怪老头的美酒喝得见了坛底我们才罢休,

    当我们迷迷糊糊睡着后,不知馨玉和那怪老头啥时候出现在石洞里,

    “馨玉,你们刚才去哪了,”我挣扎着撕开眼睛迷着眼看着馨玉一晃晃的人影,

    “嘘”她指指睡着的石三生怕吵醒他,

    “严先生,早点休息吧,明天一早我们就要下山,晚安”馨递给我一床棉被,

    “馨玉,你困了吗,”我接我被子给石三生盖上,

    “怎么了有事吗,”她在离我们更远的地方铺了一张席子,

    “馨玉,你用被子垫吧,我们垫席子”我正准备抱唯一的一床被子给她,

    “不用,你们两个人才够盖,你看我有这个,睡吧”她提着一件毛绒绒的皮草大衣,

    “嗯,我不困你先睡”我看着她很累的样子不好意思再打扰她,

    第一次和馨玉在这样的环境下过夜,我真的很高兴,虽然只是这样远远的看着她闭上双眼,但我已经很满足,

    她累了,累得下躺下就睡着了,

    我悄悄走近她,就坐在席子边静静地注视着这位心爱已久的女孩,

    看着她吃了这么多苦,受了这么多的气,我真的很心疼,看着她我突然想起我们在疯人箐度过的夜晚,但那个夜晚沒有今晚这么美妙,

    疯人箐的夜晚是恐怖的,随时害怕着野兽的攻击,今天我们有一个安全的环境,有石壁上忽明忽亮的烛光,

    我看着她都有了一种睡欲,但是她突然在梦里叫着秋根的名字,我一听惊呆了,

    难道她心里一直有秋根,

    过了一会她又喊着武警的名字,不知她在梦里梦见什么,一闪而过,

    我突然感到自己好失落,起身回到石三生的石床上躺下,但我怎么都无法让自己入睡,

    难道,馨玉心里就只有他们两人,

    我睁着眼睛度过了一个痛苦的夜晚,

    石洞外已经有公鸡打鸣的声音,我知道天快亮了,

    怪老头起得跟公鸡一样早,他打开石门,站在石洞前面练功,

    我悄悄从洞里看出來,原來他老人家这么精神,原來是天天练功喝美酒,

    不一会儿,武全跑步來到石洞外,天哪这个大内高手比公鸡起得还早,估计也是一晚沒合眼,

    “老人家,早上好,”他才打好招呼就迫不及待地向石洞里跑來,

    “武警官,你來,几点了,”馨玉听到他來也起床了,

    “馨玉,还早,现在才六点,你再睡一会吧,”武全在席子边像我昨晚一样坐在那里,

    “现在才六点,你就來到了,那你岂不是大半夜就往山上赶,”馨玉已经沒有醒意了,

    “馨玉,我沒事,我是警察习惯了,你多睡一会”武全硬是不给她起床,

    看着他俩那样你关心我关心你的,再想想昨晚她连梦里都喊着他的名字,她到底是啥意思,

    “严先生,昨晚你们就睡这里,”武全指着石三生睡的那里,

    “是啊,怎么了,”

    看他那紧张样,怕我们欺负馨玉了,

    “沒什么,我只是问问睡这里冷不冷,”他连忙解释着,

    “一点不冷,酒都被我们喝光了喝醉了,你说暖和不暖和,”我故意气着他,

    “啊,你们还喝醉了,那馨玉喝了沒有,”他听了以后更是紧张,

    “喝了,都喝得爬下了”我越说越夸张,

    “喝爬下了,在这里,”他指着石桌看着石床注视着我,

    “嗯”我点点头,

    “武警官,你别听他瞎胡说,喝爬下的才是他”馨玉那耳朵尖得跟猫似的,

    “馨玉,昨晚你沒喝醉啊,”武全赶紧跑过去,

    “你看我像醉的样子吗,醉的是躺床上的那个”馨玉指着石三生,

    “啊,那么严先生沒有喝醉,”武全还是不放心,

    “醉了醉得还不轻呢”她故意瞅了我一眼,

    那一眼好像在骂我你再胡说,小心我一脚把你踢下山,

    “武警官,大春城他沒惹什么事吧,”馨玉特别着急大春城,

    “沒事沒事,他表现良好,看來你这个月亮又当定了,就等着他们提着猪头來感谢你了,”武警官乐呵呵地说,

    “啊,提猪头,”馨玉一听猪头觉得有点别扭,

    “是啊,我们那里猪头是给最厉害的媒婆的”

    “我才不想当媒婆,也不想要什么猪头感谢”馨玉嘟喃着,

    “好好好,我们馨玉不当媒婆,不要猪头,当漂亮的月老行吧,”武全逗着馨玉开心,

    我听听就想往后给他一石头,叫他跟我抢,

    “啊呀,我这三生孙子酒还沒醒啊,”怪老头练完功回到石洞里,

    “來來來,我们吃碗粥,等三生醒來我们就下山了”怪老人抬出煮好的鸡蛋和粥,

    “馨玉啊,你不喜欢猪头爷爷就不送你了,那你想要什么呢,”老人家很想听听馨玉心里最想要什么,

    “老人家,您为什么要送我猪头呢,”馨玉不解地问,

    “你帮我孙子孙女拉了红线,我要感谢你啊,”老人家笑眯眯地看着她,

    “老人家,不用谢我,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平平安安就好”馨玉要的是善良,

    “爷爷,馨玉想要的三彩绝世玉坠”石三生将头枕在脑后看着我们吃早餐,随口说出了馨玉最想要的东西,

    “什么三彩绝世玉坠,我连听都沒听说过去哪找那宝贝啊,”老人家怎么想象不出來那玉坠,

    “在国外,一个华侨手里,她儿子被坏人打伤以后瘫了,她说谁医好他儿子就把那绝世玉坠送给他”石三生终于躺不住了起身向石洞外走去洗脸,

    “三生孙啊,你说那玉坠在国外,你可不可以带我去,”老人家抬着碗追了出去,

    “爷爷,我当然可以带你去了,但你会医吗,把人医死了咋办,”石三生有点不相信这怪老爷,

    “瘫都瘫了和死有什么区别,”真是怪老头说话都这么怪,

    “爷爷,你说一个人不会说话不会走路,你说他还活着不,”石三生反问道,

    “当然活着”他回答得很干脆,

    “那就对了,他现在就是这种情况,爷爷刚才你那话不要那让那土豪听到,不然连玉坠都不用想了”石三生走进石洞坐到石桌旁,

    “啊那人是土匪,”怪老头一听急了,

    “爷爷不是土匪,是很钱的人叫土豪”石三生解释着,

    “哈哈哈,你一回说有钱人不就得了,害得我听都听不懂什么土豪土匪的,那玉坠是谁的,被土匪抢去了,”怪老头放下碗,

    “爷爷不是土匪,是土豪,玉坠是馨玉家的祖传宝贝,被我拍卖给有钱人了”石三生尽可能说能通俗易懂,

    “三生孙你是不是见钱眼花,人家祖传的东西你也敢拍了卖”怪老头有点生气了,

    “爷爷,我那时不知道是馨玉的玉坠,知道的话打死我都不会拍卖,我们也想通过拍卖找到主任”石三生不想被他误会,

    “噢,是我错怪你了,三生你就把我带到国外那个土匪在处,我去把玉坠拿回來还给馨玉”怪老头一天只知道土匪,

    “唉,早知道就不要告诉你土匪一词,不不是土豪一词”石三生觉得自己刚才讲得不通俗,使爷爷不易懂,

    “哈哈哈,管他土匪还土豪,玉坠拿回來就是好事”大家哈哈笑道,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