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66章 赶马孤儿
    ,

    “爷爷,出国一事暂且先搁一下,我们还是赶紧回去看我奶奶吧”石三生告诉怪老头,

    “好好好,我们先回去看你奶奶,馨玉姑娘,玉坠一事你放心好了,包在我身上”怪老头向馨玉保证着,

    “老人家,谢谢您,但您也别太放心上,玉逢有缘,如果她真的和我有缘,相信有天会回到我身边的”馨玉感谢着,

    吃过早餐聊过玉坠,我们下山了,

    走出石门前,怪老头悄悄附着馨玉的耳朵说着什么,

    武全仍然提着那口封锅紧跟馨玉的后面,

    也许大家都想赶快回去,所以下山的脚步非常的匆忙,

    不一会儿,我们就下到山脚,坐上车向小青家赶去,

    “爷爷请进”石三生在前带着路,

    “这就是青铁匠家,”怪老头四处看看,仿佛在告诉青铁匠他终于來了,

    “三生,昨晚你们上哪去了,让我们好担心”小青见到自己心爱的人回來了,

    “我去找爷爷了”三生拉着怪老头,

    “这是爷爷,”小青不敢相信年轻得和自己父亲一辈的人似的都有点不敢开口叫,

    “是的,奶奶呢,”石三生寻找着奶奶的身影,

    “奶奶在姑奶奶家”小青赶紧迎接着我们,

    “小青你们先回去,我去接奶奶回來”三生准备走出门栏,

    “三生孙,你这是要去哪啊,”怪老头连忙问,

    “爷爷,我去姑奶奶家接奶奶”

    “姑奶奶,谁是姑奶奶,”他听得有点奇怪,

    “我亲爷爷的姐姐啊”石三生看着他,

    “三生孙我们也跟你一块过去吧,真是等不得了,”怪老头是个急性子,

    “是啊,这样跑來跑去的把时间浪费在路上,还不如我们大家一起过去”馨玉更是个急性子,

    “馨玉,你过來一下”武全喊着她,

    “武警官,有什么事,”她不明白马上要出发武全叫她有什么事,

    “馨玉,是这样的,刚才单位里來电话叫我马上赶回去,我沒法陪你们一起过去了”武全很想与馨玉同行,但是实在沒办法,

    “武警官,单位有事你赶快回去,这几天真是太谢谢您一直帮我找锅的主人,现在找到了还沒來得及好好感谢您,您就要回去了,等回小城再好好谢谢您,去吧,路上注意安全”馨玉能理解他,

    “馨玉,小城见,那我先走了,有空我來看你,你要多保重,”

    武全和大家告别了,

    太好了,我是笑着送走了这位大内高手的,但他是不舍地离去的,

    现在小青随时跟着三生,我就可以与馨玉更进一步了,一边想着一边从小青家坡脚走去,

    我还沒高兴够,才下到坡脚就撞见了尚泽,

    “馨玉,你们这是要去哪,”尚泽迎了上來,

    “尚泽,你來得正巧,我们要去老香家,你也和我们一起去吧,回來我们就去村公所”馨玉看见尚泽的到來很是高兴,

    她为什么见到别的异性都很高兴,唯独见着我只是惊讶过后的冷漠,难道我在她心里一丁点位置也沒有,

    “严兄,是不是昨晚沒睡好啊,”尚泽假惺惺地关心着我,但是隐藏不了他内心的兴奋,

    “每天都惦着你何时來,你说我能睡得踏实吗,”我真想冲他发一顿火,但想想他又沒错,

    “谢谢严兄牵挂”尚泽一边给馨玉开着车门一边回头看着我,他不看我还好,他那柿花饼一样的笑容更让我恼火,

    我瞅了他一眼拉开车门上了后排,把车门关得好重,感觉车窗都要抖下來似的,

    “严兄,你以为兄弟的车是特警车摔不烂啊,”尚泽转头看着我,

    “哈哈哈,你來晚了,真还有个特警刚走”我故意提醒他,也让他尝尝情敌的滋味,

    “武警官,”尚泽一猜就中,

    “是啊,”

    “下次我一定要好好感谢他”尚泽开着车向老香家赶去,

    “尚先生,你最近去哪潇洒了,”馨玉也找了一个话題,

    “噢,我去小城附近的州市转了一下,感觉还是喜欢小城所以就赶回來了”尚泽说话一下子怎么这样刺耳,

    “谢谢尚先生对我们小城的厚爱”馨玉感谢着为这个村庄做出积极贡献的主,

    “馨玉,下次你也带我去找一只指南针好吗,”尚泽突然提到指南针,

    哇,我的指南针在家里可好,心里一下子特别想它,

    “尚先生,什么指南针,”她一下子沒反应过來,或许她已经忘了她给乌龟取的名,

    “带你们走出困境的乌龟,不是叫指南针吗,”

    “呵呵呵,你说的是乌龟啊,那纯粹是意外的收获,我也不知道哪会有,”馨玉有点无奈,

    “我们也试着在山里迷路看看”尚泽沒头沒脑地说着,

    馨玉和他一起迷路在山里,那简直就是引狼入山,我并不想这样说他,但他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男人,早就有过太多美事的人,谁放心她单独和他在山里过夜,

    “馨玉,你千万别听他的,小心遇到豺狼虎豹”我把头伸到馨玉旁边对着尚泽的耳朵说,

    “说这么大干嘛,我又不是聋子”尚泽掏着耳朵,

    “这叫友情提醒”我缩回座位坐好,

    说着说着我的电话突然想了,

    “阿义,你现在在哪,”妈妈突然给我打來电话,

    “妈妈,发生什么事了,我在小城”我一下特别紧张,

    “阿义,指南针不见了”妈妈把这个不幸的消息告诉我,

    “什么指南针不见了,四处找过沒有,”我心里一子重重被击了一锤,

    “严兄,你还是亲自回去看看,那可是千年不遇的乌龟啊,”尚泽有点幸灾乐祸的感觉,

    “馨玉,我想赶回去了”我难过地告诉她,

    “尚泽,你不要陪我们去老香家了,我和小青她们坐一辆进去就行,你先送严先生去机场吧,”馨玉也很在意我们的指南针,毕竟那是我们共有的宝贝,

    “好的”尚泽赶上了石三生的车,

    就这样我匆匆忙忙告别馨玉和大家,向小城的机场赶去,

    还好,到机场时还赶上了飞机,那飞机就像有意在等我一样,

    “老香呢,”馨玉他们來到老香家并沒有看见她,

    “她说想去村公所找你玩一大早就出去了”老香的父母说,

    “噢,我一直不在村公所,一会再赶过去吧,”

    “这位是,”杨喜门和大家不明白馨玉他们带來的是谁,

    “奶奶,你猜猜这位老人家是谁,”三生拉着奶奶,

    “奶奶猜不出來”杨喜门摇摇头,

    “我是石旺的养子石青龙,青铁匠的徒弟”老人家眼泪汪汪地自我介绍着,

    “那你的本家叫什么,”老香的姥姥一看他就有一种一家人的感觉,

    “我的本家是姓王,我是一个孤儿做了石旺的养子改姓石了”老人家看着这位比自己年长的她也有一种亲人的感觉,

    “可是这个本家,”老香的姥姥从手上取下一枚戒指递给他,

    “对对对,这就是我的本家,我也有同样一枚戒指我的是龙,你的是凤,戒指上有我们的姓”老人家也取下那枚戒指递给她,

    “天哪我们是同根啊,”老香的姥姥一下激动得主动去认自己的弟弟,

    “我们是同根,我爹是地主的家奴后來逃走去赶马了,在路上认识了孤苦伶仃的我娘,他们结合后有了我,在一场瘟疫中他们死了,我成了赶马人的孤儿,我有幸遇到养父石旺,是他收养了我,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叫什么名,是养父安葬我爹时发现了这枚戒指留下给我的”怪老头讲着自己的生世,

    “我苦命的弟弟啊,”老香的姥姥抱着自己同根生的弟弟激动地哭着,

    “你成家有后吗,”她边哭边问,

    “沒有,我一直有个信念想找到石旺的后人,但我沒想到找到他的后人的同时,我还能见到世上唯一的亲人姐姐”怪老头也非常激动,发自内心的激动,

    “弟弟啊,你这一生真的好苦啊,一生都沒有成家”她抚着弟弟的白头发,像一个道人一样,

    “姐,我这一生不苦,我有师傅、养父和你们,这一生足以”怪老头捋捋胡须,

    “我爷爷青铁匠怎么会成为你师傅的,”小青也感到很好奇,

    “青儿,你爷爷可是一个打铁高人呐,当时铁锅寨和土锅寨都以为我是和他们偷学的手艺,其实我根本沒去偷学,是你爷爷看我是一个赶马孤儿很可怜,才收我为徒的,但他不让我拜师,我也不知是什么原因”

    “也许是他打出了金银铜刀惹來的灾锅所以不让我拜师吧,后來你奶奶和一双儿女死后他就不再打铁了,所以我是唯一的授传人”

    “虽然他沒让我行拜师之礼,但他在我心里就是我一辈的师傅,后來他学医了,经?;崛ノ易〉纳蕉蠢锟嘌а芯?,我又和他学到医术,人的一生能与一个师傅学得两门手艺,那是上天的恩赐”

    “从此我发誓,一定要回报他的子孙,所以当年我酿了一坛酒,准备你和三生孙成亲那天取出來做为礼物送给你们,爷爷这一生沒有什么金银财宝只有一身的手艺”怪老头原來是一个好心肠的人,也是一个很可怜的赶马孤儿,

    “谢谢爷爷,那把金刀的主人是谁,”小青突然问道,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