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68章 三刀玉坠
    ,

    “我看这个拍刀大会的想法不错,那我们赶快行动起來,在三生和小青结婚以前先把这事给办了”杨喜门非常赞成馨玉的想法,

    “那就定在国庆节怎么样,”石三生也觉得越快越好,

    “国庆节馨玉也休息,我们就乘这个节日把拍刀大会的活动搞起來,”紫海青也同意大家的看法,

    “哇,真是心动不如行动,那我们就开始着手此事,谢谢大家的支持”馨玉觉得有这么多朋友支持,行动起來就方便多了,

    “问題这个活动要在哪里举行最合适,”馨玉紧接着提出了实质性的问題,

    “是啊,在哪搞合适呢,”大家都陷入了沉思,

    “当然得在大地方搞了,小地方人流量受限,消息就不灵通,找刀就难了”老香冒出一句真心话,

    “要不还是在我们豪龙门大酒店举行吧,我看上次拍玉坠就很成功”石三生提议,

    其实他巴不得在那里搞活动,这样他见到馨玉的机会就更多,哪怕沒有任何肌肤之亲,只是普通的看一眼心里也很满足,

    在爱情的眼光里什么都是最美的这就是爱一个人的心理,

    “好是好,但就是太远了”馨玉觉得这个办法是不错,就是來回很不方便,

    “馨玉,其实我们可以这样,离国庆节还有几天,我们这几天可以先借助各种宣传渠道把这个拍刀活动宣传出去,等到时机成熟了我们在豪龙门举行不就成了吗,”尚泽真是做生意的头脑,

    “太好了,那我们现在就得分头行动,宣传工作由尚泽负责,晚伯、海香和海青阿姨配合;豪龙门的拍刀活动现场由石三生负责,小青和老香配合,我负责组织金银铜三把刀的材料,请石青龙前辈和青伯配合,你们看怎样,”馨玉立马将任务分配到个人,

    “馨玉,分工很合理,但是你还忘了两个人”石三生提醒道,

    “谁,”馨玉看看杨喜门等老人外,四周沒其他人,

    “严义可以配合我,武全可以配合尚泽”三生也明确了他们的任务,

    “是啊,我怎么把他们两个给忘了,那你负责通知严义,我负责通知武全,就这样定了好吧,”馨玉得到三生的提醒很满意,

    “加油,”大家同心协力叠掌鼓励,

    拍刀大会的活动基本定下來,

    晚伯他们也沒有走成,继续住在老村头家,

    这个拍刀活动先在村里掀起了一阵不小的宣传风波,

    大家听说三把刀的故事后,无论在田间地头还是修路劳作的地方都能听到有关议论,

    这个村传到那个村,这个寨子传到那个寨子,茶余饭后的话題全是拍刀活动的话題,

    白天村民们投工投劳帮助修路,晚上跑到村公所找馨玉汇报自己所听到有关的消息,

    不是本地村民的人只要一听到有关三把刀的消息,马上从很远的地方跑到村公所向馨玉汇报,馨玉看到有这么多人关心支持她,她心里很感动,

    虽然汇报的都是米粒般大小的消息,但那是村民们的一片好心,她热情地接待着每一位前來汇报的村民,认真纪录下來,临走前一直送到大门口直到他们走远,

    馨玉回不了家,只好给武全打了个电话,希望得到他的帮助和支持,

    武警官立马同意了,如果沒有什么事,他一定全力支持,

    第二天,武警官带着馨玉的老爸从小城赶來,武全和馨玉爸爸住在青伯家,

    馨玉的老爸知道女儿要寻找金刀的下落很是支持,带着自己收藏的各种资料,包括玉纯青留给馨玉的木匣子,來帮助女儿找金刀,

    青伯将武全拿着行李带到住处去了,

    馨玉有话要和老爸说““爸,您老放心,等我新农村结束,我一定将我们馨家的三彩玉坠拿回來,请相信女儿”馨玉向父亲保证着,

    “闺女,老爸相信你,但你一定要保重身体噢,你看你近來又瘦了许多”馨爸爸心疼地看着女儿,

    “老爸瘦了不是更好,人家想瘦都瘦不下來,您老就放心吧,女儿一定会?;ず米约旱摹避坝裰栏改甘嵌嗝葱奶圩约?,不想再让他们操更多的心,

    “闺女,老爸想问问你,你觉得武全这人怎样,”馨爸爸觉得武全这人不错,不知闺女对他有沒有好感,

    “老爸,中秋才过您老就想当月老了,”馨玉一听老爸这么问就知道他心里咋想,

    “你看老爸合适当月老吗,”这对非常父女一个比一个还聪明,

    “老爸,武全这个人人品不错,在我们朋友圈里他是公认的大内高手,您老别多想,就继续把他当您的好学生吧,”馨玉很认真地告诉老爸,

    “哈哈哈,老爸真是服了你,看來俺还真不合适当月老,俺就把他当学生吧,”馨爸爸明白女儿的心,为女儿的稳重感到高兴,

    馨玉和爸爸简单的聊了几句后,武全载着她又去村公所忙去了,

    正巧石青龙也在青伯家,他们俩有得聊了,

    “老人家,当年來玉纯青铁铺打金刀的是地主家的少爷,我记得好像姓欣,就在我们老家那边”馨玉的爸爸和石青龙开始研究金刀的下落,

    “是啊,我听青铁匠师傅说起过,也姓欣,但叫欣什么我也不清楚”石青龙捋着长胡须,

    “在我们家乡馨家和欣家是两个大家族,两个家族的恩怨就从欣家废材少爷看上我们馨家的小姐开始,但这么多年,我们仿佛不想提起这伤心的往事,但现在揭开了真是一道血淋的伤疤啊,”馨玉的爸爸感叹着,

    “孩子们都大了,他们都想知道自己家族的历史,这样也好,毕竟是家族的后人,多了解一些也沒什么不好,你说是吧,”石青龙虽然沒有自己的亲生后人,但他很理解馨玉和小青她们的心理,

    “是啊,本來我们也不想把玉纯青馨玉的姑奶奶告诉她,但有一天她突然知道她有这么一位姑奶奶一直都在追问着,真是奇怪,我闺女长得和她姑奶奶是一模一样啊,我们都觉得太巧,有时好好想想认为是她的转世,您看”他拿着玉纯青的自画像给石青龙看,

    “哇,真是像啊,难说真是玉纯青转世呢,听说你家有块祖传的三彩玉坠是吧”他接过画像一看都觉得就是一个人,

    “是的,我们馨氏家族的那块玉坠一直传女不传男,传女只传给善良、聪明、勇敢的女子,馨玉是那块玉坠的唯一受传人,以前是玉纯青代为保管,她离家时把玉坠还回给了祖母,我也不知道祖上为什么沒把三彩玉坠传给她,而传给了馨玉”馨爸爸也不知那玉坠为何沒传给玉纯青,

    “原來是这样啊,我第一眼看到你闺女就不一般,那么现在你老家了解三彩玉坠的人还有吗,”

    “你这么一说还真有一位,茶舅公,现在大概有九十岁了,但耳聪目明根本不像九十岁的老人”馨爸爸突然想起茶舅公,

    “看來我们得去你们老家走访一下”石青龙掐指一算,

    “您老还会掐算,”他不可思议地看着正在掐指的石青龙,

    “只懂一点毛皮”他谦虚地说,

    “能掐会算已是高人了,我也应该让馨玉好好了解三彩玉坠,自从闺女在外面车祸回來,她一直都不顺利,我是不信神不信鬼的人,所以也不会想太多,但现在静下來好好想想感觉那玉坠与她有密切的联系”他开始怀疑玉坠与女儿的联系,

    “我见到她第一天,我就品过她的脉,她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支持她,她的手残了与失去玉坠多少也有点关系,但她的手不是不能好,而是要重新敲断重新來过”石青龙也觉得她的手很难医治,

    “什么,重新敲断,谁下得了那狠手,”馨爸爸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是啊那样太残忍了,但是有一天会有这样残忍的人出现,那也是她重生的机会,天机啊,”石青龙闭目养神地说,

    “老先生您真是高人啊,我的一位有名的医生朋友也说要得重新敲断,但我们都做不到,馨玉她自己也觉得残着也无所谓,所以我们一直沒有逼她医手”馨玉的爸爸也很无奈,

    “其实你闺女是一个聪明的女子,她不是不想医好,只是她认为还不是时候,她的第六感强得已经成为一种光体,你们也不要逼她找女婿,她自己有把握,我明说给你吧,你闺女的手要医好她早就有办法,但是为什么不医好你知道其中的原因吗,”石青龙睁开双眼看着馨玉的老爸,

    “请高人指点,我们真的不知道为什么,”他很想知道是什么原因让闺女不想治好手,

    “因为只有不嫌弃她残手的男子才是她心目中最终选择的人,你说现在谁会真心实意娶一个残手的女孩做老婆,所以她现在还不想医好手就是这个原因,但这话你知我知就好”石青龙又闭目养神了,

    “谢谢高人,我终于明白了”他和高人聊了以后,心里舒坦多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