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70章 茶舅公家
    ,

    “那就好好养着它”她温柔地看了我一眼,

    那一眼让我甜进心里,涌出更多幸福的笑容,

    从家里出來一路觉得很慢,现在和她在一起坐车觉得时间过得很快,

    “到站了,我们准备下车,”车子驶进站里,

    “啊,这么快就到了,我看沒几分钟嘛”我希望这路程再远点再远点,最好不要停下來,

    “严先生,已经两个小时零九分了”她竟然计时精确到分,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你比律师还律师用时间说话”我故意笑她,二个小时就像两分钟那般快,

    “难说哪天我还真去当律师了,让你计时付费”她故意瞪了我一眼,

    那一眼好像在说“严义,你给听好了,以后和说话是要付钱的”,

    “别,千万别,我还是打出租车计时付费算了”我抬着手打了一辆出租车,

    语气和手势巧得惹得她笑了起來,

    “笑不收费吧”我将行李提上了出租车后货箱,

    “先生微笑服务不收费,车费计时要收费”的哥微笑地看着我,

    “噢噢噢,谢谢,”听三不听四,的哥一听要收费,

    馨玉站在一旁捂着嘴大闷笑,我真想和那些行李一起挤进后车箱算了,真丢人,

    “闺女,笑什么呢,”馨伯拿着一张报纸过來,

    “闷笑服务不收费,上车计时要收费”馨玉乱编着,

    “馨伯,您老别听她瞎胡说,我们上车吧”我感紧给馨伯开了车门,馨伯坐在前排,我和馨玉坐后排,

    “我看你们一路來聊得很高兴,聊什么呢,”馨伯转回头问,

    “老爸聊他家的乌龟替他背黑锅”馨玉抢着说,

    馨玉今天真是可爱极了,老是和我唱反调,

    “背什么黑锅,”馨伯也特别好奇,

    “馨伯是这样的,我家乌龟不小心被我爸用一口破黑铁锅给罩住出不來,怎么找都沒找着,我赶回去把锅一抬就找找着了”我简单地说了一下,

    “哈哈哈,真有意思”馨伯也觉得挺好笑的,

    就连的哥听了以后也忍不住笑了,

    一路上我们有说有笑,就像一家人,

    “大叔,看你女儿和姑爷真是天生的一对,您太有福气了”的哥的嘴太甜了,大爱啊,

    “谢谢,”馨伯真会理解人,也沒有解释什么只是微笑地说了一声谢谢,

    馨玉刚想解释什么,被我使劲拉了她的后衣角,

    连馨伯都不解释你解释什么啊,呵呵心里好乐啊,

    一路劳累,我看馨玉也累了,我们都沒说话,不一会儿我们都睡着了,

    “我们一会就快到了,你们醒醒” 模糊听到馨伯在说什么,

    我刚才正在做梦:天空阴沉的压向楼顶,压向仰望它的人,压在我的心里沉了下來,

    梦里沒有阳光,无星无月的夜空显得有点阴、有点凉,显得一片孤寂和沧凉,仿佛沒有目标、沒有收获的人生,

    梦里的黑夜好长好长,我在梦里迷茫了,非常想看到天明的光亮,

    梦里我在拼命地奔跑追逐着阳光,可是无论我怎么跑也追不到,在追不到的遗憾中惊醒來,

    “严先生,怎么了,是不是做恶梦了,”馨玉关心地问我,

    可能是在车上坐奔跑的梦,自己跑得很艰难,所以不小心吓到馨玉,

    “馨玉沒什么,做了一个可怕的白日梦”我揉了揉眼睛,但心里还是跳得慌,梦里的夜空和阳光在脑海里明晃晃的,

    看看心爱的人就在坐在身边,阳光懒懒地洒进车内、照在我和馨玉的身上,亮得让我睁不开眼,但心里平静了许多,

    刚才梦里的阳光可沒这么亮,总是像下雨的黑夜里摇曳的一盏灯笼,但却能指引着我,也许我能与馨玉父女俩來老家就是一种方向吧,

    “严先生,可能你太累了,下车后好好去休息一下就好”我希望馨玉随时都这样对我,我就是世界最幸福的男人,

    此刻的心情很像梦里的阳光,也像梦醒后的阳光,总之,阳光照着我们过着每一天,只是有时讨厌它照得太过温度,有时埋怨它太过于寒冷,

    其实我不能太抱怨阳光,更不能抱怨梦里的阳光,我得感谢阳光,不管是现实还是梦里的,剥去忧伤的外套,让阳光照亮内心的每一个角落,从心里散发出快乐,微笑面对这个世界,

    半个小时候后我们终于到了馨玉的老家,

    我们在两棵高大的大榕树下下了车,从两棵大榕树中间向周围看去美得要命,

    馨玉的老家很美,有山有河,沒有她在的那个乡下石头多,

    河水清澈见底,缓缓得地环绕着菜园子,那一块块菜园长得很好,是这样的水土养育了馨玉老家的人民,他们能在这样的环境下劳作真的很舒服,

    “馨玉、严先生啊,小时候我们就在这条大河里泡大的,想想那些虽苦尤乐的童年真是很幸?!避安缸砰攀飨碌暮恿?,

    “馨伯,看到这样清的河水,想想都快乐,您们是在自然环境最好的地方长大的,虽然那些岁月是苦了些,但是您们收获的人生是满满的”我突然想有这样的童年,可是不可能的事,

    “茶舅公,”馨玉看着一个头发白得像云朵似的老人,背着一背箩洋芋向我们走來,

    “茶舅公,您老人家怎么背这么多的洋芋啊,”馨伯和馨玉迎了上去,帮忙拿下他身后那背二十多公斤重的洋芋,

    “馨玉啊,茶舅公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沒想到你都长得这样大这样漂亮了,今天听说你们要來,茶舅公也沒什么好东西招待你们,就來地里掏几个生态洋芋给你们吃”老人家看上去并沒多大年纪,

    我背起那背洋芋很重,不知老人家怎么从茶园里背上來的,跟着馨玉他们回茶舅公家了,

    茶舅公家离菜园不远,离我们下车的地方也不远,

    茶舅公家房背后有两棵高大的柏枝树,大得高过那间土基房的二三倍,

    “茶舅,您老今年应该九十高寿了吧”馨伯问道,

    “是啊,老了,已经吃着九十一岁的饭了,过一天算一天,今天见到你们我真是高兴啊,今天太晚了,明早我们杀羊吃,”茶舅公看上去很精神,

    我一听吓到我了,一个九十一岁的老人看着就像七十多岁的人,

    他的头发全白了,瘦高个子,一双明亮的眼睛缩在眉毛下面,亮得有点像鹰眼,典型的罗马鼻,肤色红润,瘦长的脸沒留胡须,长耳朵中耳垂,突出的喉节和那罗马鼻一比高低,

    他穿着朴素,喜酒好茶,养羊干农活,制茶造铃,耳聪目明,步态有力,声笑洪亮,心胸开阔,他真的具备了长寿老人的特点,

    我们來到他家院子里,只见他的妻子正在忙出忙进地招呼着我们,

    我们坐在院场心里聊天,只见馨伯和茶舅公两口子聊得不亦乐乎,感觉我和馨玉就是來听款白的,

    “嘘”馨玉突然喊上我带我去了一个地方,

    “馨玉,你要带我去哪里,我们这样离开怕不好吧”我小心地说,

    “你沒看老人家聊得那样高兴,我带你去我童年时來的过方”她小声地说着,

    我回头看看,他们聊得太投入了,简直沒发现我们的离开,

    我喜出望外地跟着馨玉屁颠屁颠地來到茶舅公家大门口的一间房间那儿,但这个不能叫房子,下面是关牲口的,这应该叫什么呢,管他叫什么跟着馨玉去再说,

    “馨玉,你跑哪去了”一转眼她就不见了,

    我顺着一把小木梯爬上去,推开房门进去了,

    “哇,吓死人了”两口棺材用油布盖着停放在房间的角落,真是把我吓得差点摔下去,

    突然,馨玉从棺材旁边摇着铃站了起來,

    她不摇铃还好,一摇铃更是把我吓得半死,我以为从棺材里蹦出來什么似的,

    “严先生,你看这就是我茶舅公做的铃,好看吧,”她可爱地摇着铃向我走过來,我看不是铃可爱而是她人可爱,

    “铃和人都不错”我接过铃摇了摇,

    “你知道这铃干嘛用的吗,”馨玉高兴地看着我,

    “不知道,不会专门做给你玩的吧,”我真猜不出來,反正我童年里沒玩过这东西,

    “哈哈哈,给牲口戴的,穿上一根绳子挂在脖子上就不会走丢了”她拿了一个长长的牛铃在我脖子上比了比,

    “干嘛呢,我又不是?!蔽冶凰慕馐湍衷瘟?,

    “我沒说你是牛,我只是解释给你听啊”

    “有你这么解释的吗,你还不如一次性找根绳系上给我挂上算了”我知道她一样子找不到绳子故意开着玩笑,

    “好,你等着”她顺手抽了一把稻草扭了起來真把牛铃系上了,

    “哈哈哈,不可以,我真是服了你”我救命似地叫喊着,

    “别喊了逗你玩的,我小时候一來茶舅公家就爬上这楼上摇那些各种各样的铃,小的铃我全挂脖子上,特别有意思,我就说我是六小铃童,好神气啊”馨玉开心得不得了,

    “我看你现在也是六大铃童”我看着她开心的样子好可爱,

    “馨玉,你不怕那个棺材吗,”我指着有些年代的棺材,

    “怕什么,又沒装过死人,我很小的时候就见到了,一直停放在这里,其他小朋友害怕,他们就沒有铃铛玩”她一点也不怕,

    “馨玉,怪不得你从小就这样胆大”我看着胆大心细的她,

    “走我们去另一个地方”一转眼她又不见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