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75章 五行命格
    ,

    馨玉给我讲了童年里在老家度过的一天,

    我觉得很有趣,那是我们城里的小孩沒有的童年,

    我很羡慕她们纯真幸福的童年,

    我们在河边一边聊一边玩水,开始感觉到肚子有些饿了,

    我们才想起要回茶舅公家吃饭了,

    当我们回來的时候,茶舅公家已经來了好我亲戚朋友,

    我第一次和馨玉当着她这么多亲戚的面并肩走进茶舅公家,

    我能看出他们投來的眼神分明是一种猜测,我希望他们猜到我是馨玉的男朋友,这是我最希望得到的猜测结果,

    “馨玉,來來來”茶舅公将我们招呼到他们给我们留着的空位上,

    “舅公我们去河边玩去了,想去当年两个哥哥带我满山遍野的去玩,沒少吃舅奶的细棍子炒瘦肉”馨玉开心地讲着,

    “你两个笨哥哥怎么有我们馨玉聪明啊,你看他们书也跑不得吃,只会跟牛尾巴”茶舅奶是多么的喜欢馨玉,

    “两个哥哥今天怎么沒回來,”馨玉看看沒有他们的影子,

    “你们來那天克九台坡盖房子克了,如果认得很早就來了,估计明后天就会回來了吧,”舅奶说明着,

    “是啊,好多年看沒见他们了,我还真的想他们了”馨玉看着一桌的美味,

    “是啊,他们也是天天念叨着你,说是你这个馨玉妹妹现在长啥样了,什么时候请他们吃喜糖”舅奶看着,感觉馨玉未來的老公就是我一样,

    “吃糖还早呢,八字都沒一撇给他们先吃几个棒棒糖还差不多”馨玉嗜着小嘴,

    “馨玉,來尝尝当年舅公做的羊干参你一口也不敢吃,看看现在会不会吃了,”茶舅公夹了一筷血红的羊参,

    “哈哈哈,茶舅您老不说我还给忘了,当年馨玉小硬是不敢说,怎么哄她她都不吃,说我们是吃人的老豹子”馨伯和大家笑得擦眼泪,

    “严先生,你也來当一回老豹子”馨玉也夹了一筷给我,

    说实话我看着那血红的东东,真是不敢张口,看着馨玉尝了一口很是美味,我闭着眼尝了一口,马上用手拉了一下嘴角,啊,简直就是吃人的豹子,我差点吐了出來,但是还沒等我吐出來,已经尝到羊干参鲜香麻辣爽的味道,

    “嗯,好吃”我先前那种不适的感觉沒了,

    “严先生,你真是有口福,一般情况下茶舅公都不想弄这道菜了,特麻烦的,看你大老远來招呼你的”馨玉又给我夹了一筷,

    “谢谢茶舅公、舅奶、馨伯”我举起一杯酒敬着长辈,

    “欢迎常來,让你见笑了”他们非常好客,

    这是我吃过最好吃的羊肉,不知是我心情好,还是舅公的手艺绝,反正我是爱上这个老家了,更爱他们最爱的人馨玉,

    “茶舅昨晚沒款玉坠,看來我们今天大家都高兴,您老就给我们讲讲吧”馨伯终于提到了正題,

    “好吧,我们边吃边聊”茶舅公喝了口酒,

    茶舅奶去招呼客人了,

    “讲起玉坠,要从馨玉的出生开始讲起了,馨玉是一个具有五行之命的女孩,也是馨家祖传玉坠首要具备的命格”茶舅公提到五行之命,

    “舅公什么叫五行之命”我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五行就是金木水火土,就是出生时辰所对的五行”舅公解释道,

    “哇,这真是难得,”我们大家很是惊讶,

    “那玉坠具有五行之运,那五行之运与馨玉的五行之命格相融相通,不具五行之命的人是受不住那块玉坠的,从怀有馨玉到走路其实她已经经历了五行之运,也就是五行之运的形成”茶舅公看着眼前这个奇女子,

    “五行之运,你好好回忆一下,当年馨玉的母亲怀着她的时候,是不是动过不要她的念头,”茶舅公看馨伯,

    “我想想,嗯,好像真还有这么一回事,当时馨玉已经是第三胎了,我们已经有一女一男,那时刚好要实行计划生,我们好心的医生朋友告诉我们,你们要生就只能生这一胎了,以后想生都不得生,我看你们还是不要拿掉了,把她生下來吧”馨伯回忆着,

    “呵呵,是啊,难道我妈妈老感叹,唉差点就沒有我了,还好是你爸的朋友提醒保住了你,不然我哪有这么可爱的女儿”馨玉也感到庆幸,

    “其实我朋友的话我们也是听进去了一些,最关键的还是那年我下乡去了,你母亲带着你姐姐、哥哥觉得生活太累了,她一大早就去了地区医院想把你拿掉,医生就问你母亲,你老公做什么的,你母亲老实地说是机关里上班的,医生说那还是说了吧,以后不给生了,你母亲说日子过得太紧了,医生说你给吃了早点,你母亲那天刚好沒吃早点,医生说要做手术么要先去吃点早点再來”馨伯讲到这里停了下來,

    “后來呢,”我特别想知道馨玉是如何保住的,这至少是我对心爱之人的最深层的了解,

    “后來馨玉的妈妈准备出去医院门口吃碗米干再來做手术,沒想到,才到医院门口,她才从一个瞎子身边经过,那个瞎子就拉住了她的手‘夫人,你不要把这个孩子拿掉太可惜了,这个孩子是你家最有本事最孝顺的一个女娃,好好生下來吧,’那个瞎子不要她一分钱,她一听觉得奇怪她一样都沒说,那个瞎子怎么就知道她想把孩子拿掉,还说一定是一个女孩,后來她给瞎子了二块钱,那时二块钱还是值钱呢,就这样馨玉的妈妈沒有去吃早点沒去医生,回家好好整了一顿饭”馨伯也觉得太幸运了,

    “是吧,这个应该是五行之运的第一运”茶舅公总结着,

    “那第二运呢,”我比馨玉先问,

    “第二运就是怀着她的时经历的”茶舅公提示到,

    “怀着时,那应该是怀着的时候,我和她妈妈进山砍柴时的那次遭遇吧,我们每年都要拿着核发的砍伐证到山里砍柴烧,那时刚好结着小毛桃,她妈妈硬说想吃桃子,我忙去摘桃了,桃子才摘过來递给她吃,她才吃了一两个,结果馨玉的妈妈被掀起的胶轮车把手砸着肚子,当时我们想完了,孩子是保不住了,但是我们在那里休息了半天结果一点事也沒有,馨玉保住了”馨伯觉得好凶险,

    “这个就是第二运,还有第三运”茶舅公仍然提示着,

    “第三运,应该就是六七个月大的时候,她妈妈去参加集体劳动,去秧田里干活,刚好休息喝水时间,因为怀着娃娃身体不方便,跨干沟时不小时跨塌了肚子重重地磕在田埂,当时把大家吓得惊叫一片,想着这个小娃怕是保不住了,结果虽然见了一点红,孩子还是沒有流产,真是万幸之中的万幸啊,”馨伯再次庆幸道,

    “对,这就是第三运,第四运应该是出生以后”茶舅公喝了一口酒,

    “第四运应该是,馨玉是出生蛇年在大冬天的早上,所以她总來讲是一条福气蛇,那年她妈妈背着才有两个多月的她回來您家,那次是想去帮馨玉的舅舅问媳妇的,说是克人家家问媳妇么小奶娃娃带着去不方便,说好快去快回,哪知一去就是一天,馨玉的舅舅死活不回來,就要在男方家玩一天,沒法馨玉的母亲知道孩子饿不得,硬是一个人从几十公里外摸黑走路回來,回來到馨玉哭得的脸嘴发青发紫都快沒气了,还是馨玉她爷爷使劲掐掐人中,咋个弄么把她救活了,后來她妈妈回來哭得很伤心,说是差点把馨玉丢在家人回不來了”馨伯讲到这里落泪了,

    “是啊所以说馨玉真的是一个命大的孩子,还有第五运”茶舅公说,

    “第五运,还是带回老家來,茶舅的儿子他们帮看着馨玉,就带着馨玉在火塘边烤粑粑吃,他们忙去切粑粑,想着馨玉还小不会爬,就用背巾垫在火塘边给她坐着,谁知道她看见火会好奇就会爬了,结果一床背巾烧着了,馨玉一点都沒烧着,那天我们知道背巾烧了,吓得脚手都软了,您老俩口硬是把儿子打得半死”馨伯想想回去都害怕,

    “是啊这是他的第五运,后來他失去玉坠后又有了其他的遭遇,我想说到这里你们应该知道为什么馨玉是三彩玉坠的唯一受传人了吧,”茶舅公再次喝了一口酒,

    我听了以后觉得馨玉真的太神奇,我和他所经历过的事情也觉得是一种奇事,

    沒想到她是这样一位具有五行之运的女子,相信那玉坠找到以后她会更加顺利,

    “舅公,我发誓一定要把馨家玉坠拿回來,请您们放心”馨玉敬了大家一杯酒,

    那是一杯充满泪水和希望的酒,

    我相信馨玉一定能做的,我也希望和她一起把玉坠拿回來,

    “馨玉,好多年不见,你都变成这样一个大姑娘了,”茶舅公家來了两个年轻人,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