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77章 爱有起色
    ,

    我把馨玉的衣服晒起來,然后又帮着茶舅奶给馨玉喂药,处理伤口,

    一切做好以后才吃的晚饭,

    “严先生,你过來一下”茶舅公和馨伯在火塘边叫着我,

    “舅公、馨伯有什么事吗,”我礼貌地问,

    “你先坐下,我们有事要问你,你们两个还愣着搞么,该搞么搞么去”茶舅公叫我坐下,然后又支开了两个茶哥哥,

    “噢”他们走了,我坐在了他们的位子上,

    “严先生,你也知道馨玉是一个五行命格的人,她要比一般的女孩子还要强,现在玉坠也丢了,对她來说真是什么事不可预料的事都会发生,刚才我的两个孙子也把今天在响水坝发生的事情告诉了我们,我们知道你对馨玉好,但如果馨玉的手不好了你会怎么做,”茶舅公替馨伯问着,

    “舅公、馨伯,你们放心,我从认识馨玉那一天就发誓要对她好的,今天我能來到这里也是一种缘份,无论她的手怎样我也会对她像现在一样好,甚至更好”我在老人面前发着誓,

    “希望你能做好,但是你对不起馨玉的话,你同样也会有惩罚,但这个惩罚我们就不在这里说了,世事难料,我们做长辈的也不勉强,还是要看你自己”茶舅公和馨伯说完总算踏实多了,

    我也算过了馨伯这关,还有馨伯母那关沒过,

    “馨伯,当年伯母在医院门口遇到的那个瞎子先生还在吗,”我从那晚听了馨玉的五运形成一直记得这个瞎子先生,

    “唉,馨玉上小学时那陶瞎子就不在了”馨伯感叹着,

    “啊,我还想特意去感谢他老人家,真是可惜,”我也觉得挺可惜,

    “既然你有这份心,我也给你讲讲那个陶瞎子吧”馨伯觉得应该让我了解他们更多一些,

    “谢谢”我非常想听,

    “那年我从乡下回來就听馨玉母亲讲起瞎子说的话,当时我们也沒在意,但是等馨玉生下來后,真的是一个女孩”

    “我就特意去医院门口去那个瞎子,那天说來也巧,瞎子也想离开小城去其他地方,我说明了來意特地來感谢他”

    “他说不用,这是积德行善的好事,后來我问了他的情况才知道他是一个孤儿,连自己的姓都不有,他背驼,所以大家都叫他老驼瞎子,我就联系他去村里当五?;?,当时住房也紧,刚好有修整好的马厩,他说不怕有个窝就行,他就正式搬进去入住了”

    “他为人很好,我们家也就在附近,老驼瞎子专门帮村里带孩子,帮带孩子的人家都会给他一点伙食,那时馨玉还小,我们上班下乡很忙,接送时间一点也不规律,经常是他帮忙照顾的,有时看看馨玉也可怜,其他家的孩子都接回去完了,只有她吃了一点东西么睡着了,老驼瞎子舍不得放下就一直帮背着”

    “也许可能就是在那一段时间里,馨玉可能就受到老驼瞎子占卜之类的影响,但我觉得那是迷信,可是,馨玉慢慢长大后,真是不得了,她的感应特别强,尤其是她特别关心在意的人,我也解释不清楚,就像茶舅说的应该是五行命格吧,”馨伯也觉得馨玉有过人之处,但又说不出感觉,

    “那么驼瞎生先生有墓吗,”我想见不着人去墓地祭拜一下也好,

    “沒有”馨伯很肯定地说,

    “啊,连墓都沒有,”我感觉很惊讶,

    “他死之前就说死后不要化火也不葬”馨伯才说这里我就打断了,

    “啊,那还不成抛尸了,”我惊叫着,

    “他是一个人品高尚的人,也应该是对佛的虔诚吧,他说死后将他一起造进拱桥里,他说背驼造桥桥不会塌,后來他死后真的有一个地方要造扛桥,结果他就真的如愿了”馨伯讲得很神奇,

    “是的,我也听说过背锅造桥不塌,也许那就是他的一种意念想让人们有桥过,人们有了桥道路才好走,”舅公也听说过,

    可惜就我沒听说过,

    “严先生,等回小城以后让馨玉有空带你去看看那座桥,馨玉后來知道了,经?;崛ツ亲派虾痛睦贤障棺铀邓祷啊?br />
    “好的,我一定要亲自去看看”我答应着,

    “严先生,你知道馨玉的命格就好,不要向外人讲起,以前我们沒讲过,就连馨玉的父母都不知道,所以才会把玉坠丢了,那玉坠不是第一个过你手的人,另有其人,馨玉要与那人有五年的纠葛,所以你要做好思想准备,但终会是一个什么结局,我们也无法猜测,因为世间万特都在变,玉坠也会变”茶舅公的提醒让我的心紧缩了一下,

    “嗯,我记住了”虽然我回答着,但我的心里突然矛盾了起來,那人到底是谁,是男的还是女的,

    对玉坠了一个初步的了解后,我们终于离开了馨玉的老家,茶舅公他们给我们准备了好多家乡特产,

    最稀奇的就是九台坡茶园的古茶,

    馨玉虽然醒來了,但是身体很虚弱,但又沒有办法,我们只好回青伯家去了,

    秋根一见到馨玉激动得想抱过來,我赶紧上前拦着,

    “严大哥,真是奇怪了,馨玉是你家的啊,”秋根火了我一台,

    “秋根,不许这样对严大哥说话”馨玉提醒着她,

    “馨玉,你到底怎么了,回趟老家变了一个人似的”秋根围着馨玉打量着,

    “秋根,有些事情以后你就会明白了,我和你姐姐是一样的”馨玉尽力解释着,

    “什么叫一样,在我眼里就不一样”秋根辩解着,

    “随你,咋想就咋想,我累了想休息了”馨玉一个人回村公所去了,

    石三生和小青他们都沒有等我们回來就先豪龙门酒店了,

    石青龙也跟着他们先去那边等我们过去,

    武全也因为单位有事回小城了,

    村公所就只有秋根和我,馨伯和馨玉,

    “看來我们也先回小城吧,”馨伯觉得该做的工作都提着做着了,

    “馨伯,我送你回去”秋根主动报名着,

    “秋根,要不我们现在就回去,”馨伯也想家了,

    就这样突然的一个提议他们俩开着车回去了,

    “严义,你也回家和你父母过国庆吧,”

    听到她的话我的心四分五裂,

    “馨玉,别赶我,我知道你现在很烦,我不烦你好吗,”我说完转身离开了村公所,其实我沒有要回去的打算,我只是想去外面走走不想打扰她,

    “你要去哪,”她感觉有点担心,

    “馨玉,你先休息,我一个人去走走”我想让她放心,

    “注意安全,不要走得太远,早点回來”她还是关心我的,只是她真的累了,近來发生了那么多的事,

    我一路走着一路想着,想着和馨玉一起经历过的点点滴滴是那么的难忘,

    但往后的路我们如何走,我真的迷茫了,

    我想让她跟我回家在那边生活,不知她是否会放弃这里的工作和我一起去,她的家人是否会同意她辞职,这些我都要想到,其实我也很累,但是为了自己爱的人我愿意,谁叫我是严义呢,今生注定就是要与馨玉走到一起的人,

    我逛了一圈实在逛不动了,我向村公所走回去,

    “馨玉,你好些了吗,”我看她有点迷迷糊糊的样子,

    “嗯,刚休息了一会好多了,尚泽说一会要过來”,

    “他过來干嘛,”我有些有明白,

    “你不见我们正在修路吗,他投资了,过來看看也是应该的,你问得咋这样奇怪,再说这次拍刀活动他也出了不少力”馨玉怕我误会解释着,

    “我看他就不是诚心來投资,他是來投缘的”我有些醋意想发作,但又不敢发太大,

    “你说什么呢,他是你最好的朋友,你怎么可以这样说人家”馨玉觉得我不应该这样做,

    “如果他也像三生那样定亲了我也放心了,可是他成天围着村公所转,明着是來看材料,暗着谁知道他想干嘛”我还是吃醋了,

    “你就是想得太多,如果我想那么多一定累坏了,我现在什么都不想都累了,你不累啊,”她瞅着我,

    “馨玉,我來了”尚泽那高兴劲一看见我一下会气得沒了,

    “啊,老严你啥时候來的,”果真被我说中了他真的气得差点说不出话來,

    “我早來了,还和馨玉父女回了一趟老家,那茶园真是美得不行啊,下次我们还要去九台坡”我突然觉得自己像个王婆,

    “馨玉,他说的是真的吗,”他不相信地问着她,

    “嗯”她点着头,

    “馨玉,你不是说等哪天要带我去江边背面瓜鱼吗,要不我们明天就去”尚泽故意问给我听的,

    “好啊,”她想都沒想就答应了,

    “我也要去”我赶紧报名着,

    “严兄,不好意思沒开车,我弄了一张摩托只能乘载两个人”他按了按摩托车喇叭,

    真是气死我了,早知道我就应该开着车來,

    这臭小子明摆着是跟我对着干,他一直怀恨我那个指南针,

    现成想用摩托车逗风來气我,

    “尚先生,要不这样,你看我的手还发着炎想去青伯家医两天,让严先生陪你去吧,反正车也坐不下”馨玉很委婉地说,

    “噢,不怕,等你手好了我们再去,我们去坐船去背鱼”尚泽美美地幻想着,

    “尚先生,国庆节你不去豪龙门大酒店一起搞拍刀活动吗,”馨玉突然问起这个事,

    “到时再说吧,我估计要去看我父母一下,回來好长时间都沒过去看她们,看來只有你们搞了”尚泽有事参加不了,

    哇,真是天大的好事,他早就该去看老人家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