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78章 迷失爱的方向
    ,

    听到尚泽参加不了拍刀大会我很兴奋,陪着馨玉到青伯家医手,青伯他们看我们的眼神也大不一样了,感觉应该是好事情,

    第二天一早,尚泽离开村庄,飞往新加坡看父母去了,

    我和馨玉也准备先回小城,然后再回我家,

    就快将自己心爱的人带回家了,心里很是激动,一路上高兴得不行,

    当我们带着喜悦的心情回到小城时,馨玉的姐妹早就相约在馨玉家等候着,那场面真让人感动,

    看着她的姐妹们这样友好,说真的我从心里感谢她们,

    当我脸上的笑容还沒有展现到极限时,一下子脸拉了下來,

    秋根带着他的姐姐兴高采烈地赶來了,

    一看见秋根那紧追不舍的样子,我怎么也高兴不起來,

    “秋叶,你现在行动不方便在家好好休息,我会去看你的”馨玉看着挺着大肚子的好姐妹赶來,心里很过意不去,

    “你这个大忙人,我不过來看你,你哪有时间去看我,沒事,我运动一下也好,”秋叶抚摸着那个像瓜一样的肚皮一边说一边被馨玉搀扶着走进馨家,

    “馨玉,你的手好些了吗,”秋根挨近她追问着,

    “谢谢,都要感谢青伯的医术,我好多了,你看”馨玉比划着,

    “哟,玉儿啊,你扶着秋叶还比划什么,小心伤着秋叶”馨伯母着急地迎了上來,

    “呵呵,伯母沒事的,馨玉小心着呢”秋叶和秋根抢着回答,

    “來來來,秋叶,这里坐,知道你要过來,我给你炖了土鸡汤,秋根,回去时候记得给你父母也带些回去”馨伯母热情地接待着他们,

    “好的,谢谢伯母,伯父呢,”秋根四处看看不见馨伯,

    “噢他在庭院小石桌那里喝茶呢”馨伯母话音刚落,

    秋根箭似的飞向庭院,

    馨玉陪着姐妹们聊天,我悄悄跟着秋根后面去了庭院,

    “馨伯,下棋哪,”秋根看见他高兴地跑上前去问,

    “想下棋沒人,馨玉又忙不得,只好自己喝茶了”馨伯抬着宝茶壶有点失望无人下棋,

    “馨伯,我陪你下吧,以前在店里我和馨玉也下棋”秋根高兴地坐到石桌对面,

    “真的,那太好了”馨伯放下宝茶壶,高兴地活动了一下手腕,摆出准备下棋的姿势,

    看得出馨伯好长时间沒人陪他下棋,很想好好过把棋瘾,

    看着他们下得很开心,我显得很多余沒有必要走过去打扰他们,只好悄悄回到馨玉她们那里,

    “严先生,你怎么了,”馨玉看我一脸沉重的样子,

    “沒什么,可能昨晚沒休息好”我借故说了一理由,

    “噢,你跟我來”馨玉喊起我,

    “去哪,”我跟在她后面,

    “我带你去客房休息一下”她关心地看着我说,

    “那多不好”沒想到一个借口她这样在意,

    “沒事的,最近让你辛苦了,你休息一会,等开饭时我來叫你”她将我带到客房准备离开,

    我很想拉着她的手,拥抱一下以表感谢,但我怕吓到她,不舍地目送着她关上房门离去,

    她走了,我真的躺在馨家的客房里,我无数次幻想着在馨家住下,沒想到就这样实现了,我感觉自己好幸运,想着想着睡着了,

    也许自己太累,还是自己太幸福,一会儿就入梦了,我梦见馨玉辞职和我回到自己的城市幸福地生活,但不知怎的,她突然从我的城市里消失了,让我怎么也找不她……

    我梦得一惊一喜,喜的是她和我回到自己的城市生活,惊的是她突然从我的城市消失得无影无踪,

    还沒等馨玉來叫我,我就醒了,醒后我一直呆坐在床上发愣,一遍遍回想着刚才的那个梦,

    “严先生,吃饭了”馨玉敲着房门,

    “好的,进來吧”我在屋里喊着,

    “那我进來了”她轻轻推开房门,

    “你怎么了,”她看我满头大汗着急地跑到床边,

    “馨玉,我沒事,刚才做了一个梦”我看着她很紧张,不想让她担心,轻轻捕捉到她的小手,她沒有挣脱,

    “你一定是累了,是不是做恶梦了,”她用温柔的眼神看着我,

    “不是恶梦,是一个美梦,我梦见你辞职后和我一起回家了好幸福,馨玉,我真的希望梦想成真”我拉着她的手贴在心口,

    “不是恶梦就好,我们吃饭去吧”她一下子感到很害羞,

    我突然想起在水底与她的亲吻,有一种冲动想再次重温那种幸福的感觉,

    “馨玉,吃饭了”秋根跑到门口喊着,

    “來了來了” 馨玉立马将我的手挣脱,她明显有些慌张,

    我怕伤到她的手只好放手了,

    “你们在干嘛,”秋根站在门口看着我们,

    “沒什么,我來叫严先生吃饭”她赶紧走出门口,

    “这么大个人还得你亲自到房里请啊,”秋根用仇恨的眼神看着我,

    “秋根,人家是客人嘛,”馨玉将秋根带着到饭厅去了,

    听到她说我是客人,我心里凉了一大截,无力地來到饭厅,坐在馨玉和秋根对面,

    就在我们四目相对的时候,馨伯母带來了一位熟悉的客人,

    “秋叶,我去你家看你,伯父伯母说你來找馨玉了,我就赶过來了,你还好吧,”高汉林关心地追到馨家坐在秋叶的旁边,

    “谢谢,我很好,”秋叶觉得大家看着她都有点不好意思,

    “哇大家都在啊,”馨伯带着武全走到馨玉旁边坐下,

    天哪,一个大内高手,一个帅得想吃掉我的秋根,一左一右坐在馨玉两边的情敌,我看一眼馨玉,他俩怒目盯着我,这饭还叫人怎么吃,我真想用碗把自己的脸罩起來,

    还好那个高汉林一直在秋叶旁边忙活着,时不时站起來给秋叶夹菜好歹暂时挡住了那两位凶神,我借机从缝里偷偷看馨玉,

    这餐饭吃得我太压抑了,仿佛从年头吃到年尾一般漫长,

    漫长的晚餐终于结束了,馨玉的姐妹们忙着帮收拾着碗筷,秋根拉起馨玉去陪馨伯下棋了,

    看着他们那样融洽我是不是不应该在他们的生活中出现,问題现在已经出现了,并且还深深地爱上了人家,这可怎么好,

    还好高汉林陪我聊了起來,我总算不觉得烦闷,

    从聊天当中,我才知道高汉林想追求秋叶,看他下了不到黄河不死心的决心,这是多么惊人的消息,我不知道要不要告诉馨玉,

    我突然想到酒泉下的长毛,他真的不应该就这样走了,留下秋叶和一双未出世的孩子,这个高医生,人不坏,如果他真心对秋叶和孩子好,秋叶也接受的话我想长毛不会责怪她的,

    高汉林陪着秋叶提前离开了馨家,馨玉的姐妹们也渐渐撤了,我一下子显得很孤独,

    “严先生,你怎么不去和馨玉他们下棋,”馨伯母看着我一个人孤单地在小院里转悠,

    “他们下得很开心,我就不去打扰他们了,伯母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我扬起笑脸,

    “噢,我看秋根一会下不好棋,准备给他父母送点鸡汤去”她提着准备好的土鸡汤,

    “伯母我闲着沒事要不我陪您一起去吧”我接过她手中的鸡汤,

    “好吧,”她解下围裙,我们一起出门了,

    我们沒有打车,一路散步去的,

    当我们來到秋根家时,一个可爱的小女孩跳出來高兴地拉着馨伯母:“老外婆,听说馨玉妈妈回來了,我要回家找妈妈”,

    这小女孩怎么这样眼熟,

    正在我思索时,秋根的父母也热情地迎出來,但更多的热情是给馨伯母的,秋根的母亲明显好了,但她看我的眼神像要吃了我一样,

    “亲家啊,你做什么好吃的都牵挂着我们,我们秋根真是有福气了”何美兰故意喊给我听的,

    完了完了,怎么不见几天就成亲家了,我差点被秋家的茶水给呛着,

    “亲家,你就别客气了,我们馨玉也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现在我们两家相处得这么好,是应该的”馨伯母也喊她亲家,

    我现在真的听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秋根和馨玉订亲了,

    这个小女孩怎么会在秋根家,

    我越想越弄不明白,看着他们聊得像一家人似的,我完全就是一个多余的人,

    我起身躬敬地说:“伯父、伯母你们慢聊,我有要先走一步”,

    “严先生,您有事我们就不留您了,有空常來家里玩啊,”秋根将我送到门口,

    我刚出秋家大门,远远就看见秋根的车,我故意躲到一边不想让他看见,

    秋根的车停在了家门口,他给馨玉开的车门,看他们就像一对情侣一样,我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我刚要走,转身正好遇到高汉林和秋叶,

    “严先生,您怎么站在这里不进家里坐,”秋叶奇怪地看着我,

    “秋叶,我刚才您家出來,我有事想先走了”我赶紧解释,

    “汉林,你开车送送严先生”秋叶转身看着正在拎水果的高汉林,

    “好好好,我把水果先拎进去”高汉林明显是一个准老公,

    “高医生,不用了,我想走走看看小城的风景,你们回去吧,”我看着忙得不可开交的他,

    “噢,那你注意安全啊,”秋叶和他目送着我,

    我挥手走进了小城的夜色中,我的爱迷失在小城里不知去向……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