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79章 生命的延续
    ,

    我漫无边际地走着,也不知道自己要去哪,

    看着路边的情侣甜美温馨地从我身旁走过,顿时让我羡慕忌妒恨,

    不知不知觉我竟然走到了姐妹花酒吧,

    “严先生,好久不见,來小城也不说一声”老杜惊叫着将我拉进了酒吧,

    “杜先生,我刚來小城,沒事出來逛一下,生意怎么样,”我被老杜的热情感染了,

    “唉,别提了,这生意一天不如一天,几乎沒有回头的客人”老杜感叹着,

    “啊,以前不是好好的咋一下变成这样了,”我感到非常惊讶地看看酒吧的四周,

    不看不知道一看还真是沒有以前馨玉帮设计的雅致,简直就是江湖一片乱麻麻的景象,

    “也许是上天对我的惩罚吧,自从和老香分手后,生意就一落千丈,唉,得罪什么人千万别得罪馨玉的姐妹”老杜给我倒了一杯自烤酒,

    “这与馨玉有什么关系呢,”我不知道其中有什么原因,

    “我也说不清,反正馨玉就像神一样?;ぷ潘暮媒忝?,以前馨玉和她的姐妹经常來,生意一天比一天好,自从我和老香分手后,谁也不來了,这都怪我”老杜喝着闷酒,

    “唉,都过去了,不去想那么,好好想想法子再好好经营一下,來我敬你,祝你生意兴隆”我抬着那杯自烤酒心里也感到很沉重,

    “谢谢,我不打算开了”

    “为什么,”

    “现在连姐妹花也跟着大款跑了,我一个人还撑得下去吗,”

    “啊,”我惊叫着,

    “我早就知道会有今天,当初就不应该伤老香的心,馨玉说的很对,总有一天我会后悔的,看來馨玉的话真的灵验了,”老杜再次提到馨玉的灵验,

    我也觉得馨玉这个五行命格的人真的太难得,但我又该如何去珍惜,

    “你可以去找老香啊,”我突然想出这个补救的办法,

    “找过了,但是沒用,我太令她失望了”

    “如果你再不好好争取,估计以后你再也见不到她了”我随口说出了一句让他更加紧张的话,

    “严先生,你说什么,老香她怎么了,”老杜拽着我的衣袖追问着,

    看得出他心里有她,

    “她打算离开这个城市到另一个城市生活”我只能告诉他这些,

    “什么,她要离开这个城市,谁要带她走,”老杜疯了似地站起來逼问着,

    “她有手有脚谁也不用带她,她都会自己走”我看着他快失控了,

    “严先生,你是馨玉的好朋友,求你帮我这一次忙,你好好和馨玉说一下,求她做做老香的思想工作,叫她不要离开这个城市回到我身边,我会好好对她”老杜几乎要下跪,

    “杜先生,你别这样,有些事别人帮不了你,要你自己去解决,你先冷静一下,等找个时机约上你的好朋友高汉林去看看老香,如果她真心爱你,她一定会原谅你的”我真的想不出什么可以帮他的,

    “别提高汉林了,自从我和老香分手后,他就很少來我这里,我叫他出來玩他都不出來,我现在几乎都沒什么真心的朋友了,”老杜一口干了那杯自烤酒,

    听到这里,我真的无话可说,默默地喝着那杯烈性的自烤酒,

    老杜又倒了一杯酒,我看着他真的很可怜,一个男人混到这种田地真的只能说是失败,

    我真的害怕自己哪一天也变成这样,我不敢再往下想,

    老杜酒量比我好,喝了两杯还撑得住,店里沒什么生意,就是我和他在喝着苦闷的寡酒,

    喝着喝着老杜一直在喊着老香的名字,听得我好心酸,此刻我也很想馨玉,我听到老杜痛苦的内心,他说姐妹花不但骗了他的感情还骗走了他所有的钱跟着大款跑了,他现在身无分文,他连死的心都有,但是他觉得自己这一生最对不起的人就是老香,老香为他辞职为他吃苦受累,他都沒好好珍惜她……

    “杜先生不能再喝了,越喝越难难过,打起精神來好好生活,相信有一天老香会回到你身边,我扶你去休息”我将醉得难受的他扶到吧台后的一间小屋里让他休息,

    看看表都快十二点了,我能去哪,看來今晚只能留在这里照顾老杜了,万一他有什么自己一辈子都说不清,

    老杜睡得很沉,但我一点也不困,拉了一个凳子坐在床边喝着酒,抽着烟,

    所有的思绪如潮水般涌來,我这么晚沒回去,馨玉竟然不给我打一个电话问一声我的情况,现在她到底在秋家还是馨家,

    想想我是一个男人,应该主动给她打电话,拿起手机给她打了无数个电话都是关机,这是很奇怪的事情,

    正在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我的手机响了,

    “严先生,你现在在哪里,你快把馨玉急疯了,”老香打來电话,

    “老香,我在老杜的酒吧里,她有那么当心吗,”我总算心里舒服多了,

    “什么,你还有心情跑去老杜的酒吧喝酒鬼混,馨玉现在在医院……”

    我才听到馨玉在医院里一下子脑袋清醒得不得了:“什么馨玉在医院,好好我马上过去,她在医院哪个科,”

    “妇产科”老香急急忙忙挂了电话,

    是我喝多听错了,还是老香生气把话说错了,管不了那么多,管他是产科还是什么科先过去再说,

    我将门关上打的直奔医院,

    “这位先生,你要去哪家医院,”出租车司机转回头问我,

    “你们这里有几家医院啊,”我问得太不科学了,

    “市医院中医院镇医院62医院柏枝寺医院……”司机麻利地说了一长串医院名称,

    我一听随口问了一声“柏枝寺……”

    我话还沒问完,司机二话沒说,一脚油门轰出老远,往城边开去,

    “师傅,我们这是要去哪家医院,”我小心地问,

    “你不是说去柏枝寺吗,当然去疯人院了”司机沒好气地说,

    “啊,对不起师傅,我不知道柏枝寺是疯人院,我要去医院产科但朋友沒说是哪家医院”我连忙解释,

    “早说嘛,你朋友结婚沒有,”司机突然这样问,

    “沒结”感觉他问得好奇怪,

    “明白,坐稳了,沒结婚去产科当然不会去什么正规医院了”司机冷笑道又是一脚油门,

    我被他拉到环城路边的一家小诊所下了车,

    付了车钱,抬头一看,天哪这叫什么医院,

    看看老香刚发來短信:“怎么大半天不见人影啊,急死人了,市医院”,

    我又打了一辆车直奔市医院,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來到妇产科,再瞅瞅产房门口,只见秋根和他父母以及馨玉的母亲焦急地守在那儿,我一看傻了眼,

    馨玉到底咋啦,

    “严先生,你去哪了,吓死我了”馨玉突然出现在我身后,

    “啊,馨玉你不是在里面吗,”我傻傻地指指产室再看着满头大汗的她,

    “在你个头啊,那里面是馨玉去的地方吗,”老香一听火了,朝我大吼道,

    老香的吼叫声引來守在产房门口人们惊讶的眼神,

    “对不起,对不起,你刚才又沒说清楚,只说了医院妇产科,我被司机拉到柏枝寺,又被拉到环城路边的一家看淋病的小诊所,看到短信才來到这里”我都不知道要如何解释,

    “哈哈哈”馨玉突然笑弯了腰,

    “馨玉你沒事就好,一听到你在医院我当心死了”我走过去扶着她,

    “对不起让你当心了,我手机沒电了放家里,刚要回家秋叶就说肚子疼,大家一忙就到现在,你去哪了,”馨玉解释道,

    “我散步时遇到老杜,陪他喝了几杯”我坦诚地向她交待着,

    “哟练酒量啊,他近來好吗,”馨玉小声地问,

    “我酒量沒他好但他醉了我醒了,他一点也不好,被人骗光了一切,店里生意也不好,他现在过得很糟糕”我小声地附着她的耳朵,

    “啊,真的,”馨玉惊叫道,

    “馨玉,怎么了,”老香和秋根跑过來,

    “沒什么”馨玉摇了摇头,

    “秋叶生了沒有,”高汉林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赶來到,

    “小高医生,真是生娃的不急抱娃的急啊,”老香一边接过他手里东西一边笑道,

    “高医生,看來你还真要当这个准爸爸,”馨玉故意问,

    “馨玉你说话一般都很灵,这个准爸爸我当定了”高汉林一边说一边朝产房门口走去,

    高汉林在门口等得大汗都急出來,转个身他就不见了,当我们看见他时,他竟然换上白大褂走进了产房,

    在场的人都被他的举动惊呆了,

    我们大家才反映过來他是这家医院的医生,刚才是去换白大褂,不知他是如何说服产科医生的,

    “美兰,秋叶生了吗,”高汉林的美姨也赶來了,

    “红美你來了,秋叶进去好半天了还是沒有消息,汉林刚才进去了,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何美兰接着何红美的手,

    “美兰,别担心汉林进去了有什么他会出來告诉我们的,我家汉林这次是认真的,他长大了我们也不想干涉他的决定,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何红美开门见山地说,

    “我们也不反对,只要他们真心喜欢,对孩子好我们就满意了,但这事还得先缓一下,还得和夏亲家商量一下”何美兰也不反对他们,

    大家越等越焦急,产房门被我们推开了几次又被医生关上,

    馨玉都等得想去换白大褂混进去,就在这时候产房里传出新生儿的哭声,那哭声听得让人好激动,等待的人们我看个个都流出了泪,

    “生了,秋叶生了一对龙凤胎太可爱了,”高汉林激动地从产室里跑出來传达着好消息,

    “真的,太好了,看來海青说的沒错,汉林,秋叶和孩子可好,”大家纷纷争着问,

    “母子平安,”高汉林那种兴奋样就是他当爹一样,

    我终于看到长毛的一双儿女了,长得真好看,可爱的样子,可惜我的好朋友长毛他看不到,我突然眼角发酸看着新生儿流出了眼泪,

    心里默默地告诉着长毛:长毛,我的好兄弟,你终于当爸爸了,你的一双儿女是你生命的延续,你在天有灵一定要好好保佑他们,这一生最爱你的人不顾一切为你和夏家生下孩子,现在你可以安心了……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