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80章 拍刀会序幕
    ,

    “严先生,拍刀大会我参加不了了,您明早赶回去和石先生一起把大会搞好,加油,”馨玉看到秋叶可爱的新生儿舍不得离开,

    “馨玉,我还不想走,打算请你陪我去那座桥上走走”我突然听到心爱的人叫我离开小城的指示,心里很不是滋味,

    “小城这么多桥,你说的是哪座桥,”馨玉沒听懂我的话,

    “你常去看陶瞎子恩人的那座拱桥”我直好说明了,

    “噢,你说的是那座拱桥啊,等下次你來小城时再带你去吧,先把眼前的事情办好再说”她安排好后又去看孩子去了,

    看着她和秋根那开心的样子,心里好无语:她是咋想的,别人的事是事,我们的事就不是事啊,

    心想,秋叶和宝宝平安了,现在都大半夜的,馨玉可能要回家休息了,沒想到,她竟然要留下來陪护,

    “馨玉,你过來一下”我喊着一点不疲倦的她,

    “严先生,你怎么还沒走啊,”她以为我早走了,

    “你就希望我早走吗,明早我真的要走了”我有些生气,我在她心里到底还有沒有位置,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想明天你要回家,早点休息更好,我不知道明天能不能去送你”她一下子放低的语气,

    “我就是想问问你明天你能不能來送我,看來是不用问了,那我走了,你多保重,”听到她那么说我突然很沮丧,

    秋根将我和馨伯母送回了馨家,我收拾行李明天走人,

    我再次躺到馨家的客房里,但我怎么也无法入眠……

    当我打车到机场时,沒有见到馨玉的身影,原以为她会给我一个惊喜,但是她沒有,也许她和秋根正围着秋叶的宝宝高兴呢,也许在她心里我根本就是多余,

    “严先生,”紫海青出现在我面前,

    “海青阿姨,”我也感很突然,

    “昨晚接到美兰的电话说秋叶顺利生产了,我一大早就赶过來了,你这是要去哪,”她看着我带着行李,

    “准备回家,”我双手握住行李箱柄,

    “怎么这么急,是不是和馨玉吵架了,”她看出我心底的一丝难过,

    “沒有,我到很希望和她有吵架的机会”我轻轻笑了笑,

    其实这笑代表我心里的沮丧,我连和她吵架的机会都沒有,

    “海青阿姨,”馨玉和秋根大老远喊着,

    一听心里好凉,送我她沒时间,和秋根來接人她有的是时间,

    “海青阿姨我先走了,”我匆匆走向行李托运处,

    隔着大玻璃门我还是回头看了一眼他们,

    只见馨玉和海青阿姨打完招呼向候机厅走來,

    我办好托运后,悄悄躲了起來,但我看到她一直在寻找什么,

    当她走到我们在机场相撞的那个位置停了下來,我知道她一定是來找我的,

    我快速冲上前从背后抱住了她,

    “对不……”我用手挡住了她要说出的话紧紧拥抱着我期待的她,

    “馨玉,请你永远别离开我好吗,”我不敢当众拥吻她,只能把心底最想对她说的话告诉她,

    “馨玉,馨玉”秋根的喊声,

    她像一块相互排斥的磁石迅速从我身边撤离,轻轻回眸挥手送别了我,

    她微笑着向秋根跑去,我还沒有得到她的回答,她就这样狠心地抛下我走了,

    为什么每次都要让我带着这样复杂的心情离开小城,难道这就是我与她之间该有的缘分,哪有这种折腾人的缘分啊,

    突然想到茶舅公的话:你不是那玉坠第一个过你手的人,另有其人,馨玉要与那人有五年的纠葛,所以你要做好思想准备,但终会是一个什么结局,我们也无法猜测,因为世间万物都在变,玉坠也会变,

    唉,什么都会变,更何况是一个追求者众多的人,

    下飞机后,石三生早早就在机场接我,

    看着他那幸福的样子我真的好羡慕,

    “石先生,你还是先送我回家吧,”我上车后的第一句话,

    “好吧,听说秋叶生了一对龙凤胎是吗,你见到了吗,”他有些激动,

    “是的一对很漂亮可爱的龙凤胎,放心吧小青也有生龙凤胎的机率”我无心地说出这句话,

    突然他沉默了片刻,然后扬起微笑的脸:“我看馨玉生的潜力更在”,

    就这样一个简简单单的话題让我们彼此陷入了沉默无语直到我到了家门口一声简单的“再见”作为结束语,

    石三生走了,我回家了,

    一进门就看见指南针爬过來迎接我,心里别提有多激动,放下行李,抱起它亲了又亲,想了又想,刚才所有的不快全部抛到九霄云外,

    “义儿啊,你带回來的女朋友呢,”父母高兴地忙出來,失望地看着我,

    “呵呵,诺,这就是我女朋友”我无奈抱着指南针亲了亲,

    “我以前就喊他把小青找了不听,现在小青都和石先生订婚了,唉,这些日子白高兴了”老妈叹着气老爸一声不吭地拉着我的行李进了客厅,

    “妈、爸,我女朋友临时有事來不了,儿子一定会给您们一个惊喜的”我放下指南针走近二老安慰着,

    “你这个惊喜让我们等得好苦啊,”二老勉强笑了笑,

    “义儿,今天一大早我就看见秋叶的婆婆公公像搬家一样,是不是秋叶快生了,”母亲突然想起这事,

    “秋叶生昨晚生下了一对龙凤胎可漂亮了”我把这消息一说,

    “真是一对龙凤胎啊,”老爸老妈羡慕得瞪圆着眼睛,

    “是啊,海青阿姨说得一点沒错,今天一大早她就赶到秋家了”我肯定地说,

    “我们严家也有一对龙凤胎那该多好,”二老感叹着,

    “您们二老就别羡慕了,好好养好身体准备抱龙孙凤女吧,”我说完笑着回了自己的房间,

    哈哈哈好一个龙孙凤女,

    回屋拿出手机一看,哇,馨玉给我发來短信问我到家沒有,看到这短信心里别提有多高兴,

    立马给她回了短信:亲爱的,平安到家,指南针想你,

    她迅速回信息:呵呵转告他我也想他,不说了我去秋叶的宝宝,

    看來馨玉心里还是有我的,我洗洗好好睡了一觉,

    晚饭后我给三生打了电话,准备过去豪龙门酒店看看拍刀会的进展情况,

    去酒店之前我去了店里,小青一个人在店里忙着,

    “老板您回來了,”她高兴地跑过來喊着我,

    “小青,以后不可以喊我老板了”我看着快当新娘的她,

    “不喊你的老板喊你什么,喊哥你沒我大,喊弟又觉得不合适,我还是喊你老板算了”小青还是决定这样称呼我,

    “哈哈哈,那随你了,小青我要过去石三生那儿你去吗,”我征求她,

    “老板我不去了,前段时间回老家了一直沒好好开店,现在有时间我多开一会,您先过去吧,”小青又去忙了,

    离开店前往酒店,拍刀会的宣传已经让我大吃一惊,沒想到石三生真是厉害,宣传搞得有声有色,比圣诞节那个拍卖会有特点,

    两把铜银刀被拍得逼真完美,简直可以从大橱窗上取下來一般,

    “严先生”三生在大厅里向我招手,

    更绝的是他竟然把三把刀做成仿真的钥匙挂件,准备送给前來竞拍者做纪念,

    我看到他的准备我真的折服了,

    但我不知道他所付出这些是为了馨玉还是小青,

    “石青龙老先生,”我看见他正在展台前打坐,

    “严先生,你终于回來了,馨玉可好,”他睁开眼看着我,然后起身问道,

    “石老先生,馨玉很好,但是拍刀大会那天她來不了”我如实地告诉他,

    “唉,也许这就是天意吧,看來这一切都随缘了,”他感叹道,

    “石老先生,我和馨玉回了一趟老家,听茶舅公讲,藏有金刀的地主家早在解放前就逃走了,真不知他们是否听到这个拍刀消息,”我觉得寻找金刀的下落很渺茫,

    “这事早在预料之中,但无论怎样我们也要全力以赴”石青龙握拳击掌道,

    “让我们共同努力把这个拍刀大会圆满完成”我、石青龙、石三生相互鼓励,

    “严先生,我看你近來气色不错,看來陪馨玉回了一趟老家收获很大,值了,”石老先生笑眯眯地看着我,

    “谢谢老先生吉言,”我心里一下子很满足,

    石青龙先走了,我和三生又仔细看了一遍会场,

    三生看着展台感叹:“唉,如果馨玉能來就好了,”

    我看着他如此期待,此时我还真庆幸她來不了,希望一月一日早点到來,让他安心把婚结了我就更放心了,

    “严先生,你在想什么,”他突然问我,

    “沒什么,我在想你们结婚的时候一定很热闹”我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结婚的事还早呢,眼下先把这拍刀大会搞成功了,馨玉一定会很高兴”他是不是有意在气我,

    看他结婚大事还沒有拍刀大会重要,真是不敢想象小青嫁给她以后会变成什么样,

    “是啊,不仅馨玉高兴,小青更高兴”我不甘示弱的补充道,

    “呵呵,走吧,”他看着我笑了笑,

    不知道那笑里藏着什么样的心情,

    就这样我们各自回家等待拉开拍刀大会的序幕……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