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81章 银刀伤情
    ,

    国庆节这天拍刀大会如期举行了,

    一天早我就给馨玉打了一个电话,她很想來可是又抽不开身,希望我们圆满完成拍刀会,

    前來参加拍刀大会的人如潮水,围得豪龙门酒店水泄不通,

    出席大会的有7人:我、石三生、杨喜门、石青龙、小青、紫海香、晚云风,

    拍刀大会正式拉开了序幕,

    忙得我们都快疯了,还好石三生酒店的服务员也跟着忙才缓过一些,

    石青龙老先生专门负责评选,

    “请大家安静,这是我们今天拍刀大会展示的第一把铜刀,请大家仔细看看,哪位有类似的金刀可以拿到我们这里竞拍,”石三生拿起话筒,小青亲自献上铜刀,

    会场四周的投影仪上能清晰可见地看清铜刀的每一个方位,

    “哇,太精致了,”场下一片惊叹,

    “请问先生,这把刀如何兑竞拍,”突然有一位男士问着石三生,

    “对不起,这位先生这把刀无价,暂时无法定出价格,只供拍刀会展示,谢谢”石三生解释道,

    “只是展示不拍卖还叫什么拍刀会,”场下一片嘈杂声,

    “难道这不是拍刀吗,”石青龙站在很远的地方轻轻拍了一下桌子,然后镇定地运了下气,那把铜刀自游穿梭在展台前,

    “哇,真是好功夫,”一大群人向石青龙围了过去,

    “请问这位老前辈您也是前來拍刀的,”大家追问着,

    “对不起各位,我是替我师傅和朋友前來找刀的,我们想通过这个拍刀大会做宣传吸引大家前來参观,也希望大家能拿出自家珍藏的刀让我开开眼界广交天下朋友,同时也希望能找到这把铜刀的朋友”石青龙向大家解释着,

    一下子出现了各式各样、各种材料的刀,哇简直就是古代兵器大汇总,

    石青龙一件一件地评选着,可是怎么也沒有金也的下落,

    拍刀会一直从早上九点到十二点都沒结束,

    “各位先生,今天拍刀会暂时先到这里,明天早上九点准备开展,明天将有另一把精美的刀向大家展示”石三生宣传着,

    虽然宣布暂时结束,但是人们迟迟不肯离开,都围着石青龙听他讲刀的故意,

    直到石青龙讲得口干舌燥,声音都有点沙哑,大家才不情愿地离开,

    我们忙到下午二点才吃中饭,馨玉打了几个电话來我都沒听到,

    “馨玉,拍刀会來了好多人,太壮观了,可是金刀还是沒有下落,但前來参加的人对铜刀很感兴趣”我向馨玉汇报着,

    “严先生,真是辛苦你们了,你们先吃饭吧,等吃好再聊”馨玉很想和我聊拍刀会,但是知道我们还沒吃饭匆匆挂了电话,

    “唉,准备了这么多天,忙了大半天一点线索也沒有”小青失望地看着大家,

    “好事多磨嘛,”大家安慰着她,

    “我觉得这个拍刀大会很会意思,首先大家认可了我师傅的手艺,二來我可以鉴赏这么多宝贝,这样的办法只有馨玉这机灵鬼才想得出來,如果她能來就更好了”石青龙美美地说,

    “石老先生,我刚才给她打电话,她是想來得不得了,但就是要陪她的好姐妹,”我赶紧替馨玉解释,

    “嗯,我就知道馨玉太善良,等拍刀会结束了,我和三生去国外帮那小子医好把玉坠拿回來归还馨玉,了去她的心事”石青龙已经有下一步打算了,

    大家累了一天,午饭后大家都回家休息了,希望明天有金刀的消息,

    第二天一大早,我还沒起床,就接到三生的电话,

    “严先生,大事不好了,原计划今天要展出的银刀不见了”三生把这大天的坏消息告诉了我,

    “石先生,昨天你不是锁在保险柜里吗,那刀怎么突然就不见了,”我感到很惊讶,

    这可是馨玉家的宝贝,玉坠沒找回还把银刀给丢了,馨玉不着急才怪,

    “是啊,我记得我把铜刀一起锁到保险柜里的”三生也确信自己沒放其他地方,

    “石先生,先别急,也别把这事告诉馨玉,再好好找找,我马上过來”我安慰着他,

    但说真的我比谁都急,真丢了如何向馨家交待,

    我赶到三生的办公室,三生急得团团转,

    “严先生你來了,现在怎么办呢,”三生见我赶紧迎上來,

    “你再好好回忆一下,昨天取铜刀和放铜刀都经过谁的手,”我提醒他,

    “让我好好想想,就小青一个人啊,”石三生想來想去就是她,

    “我们问问小青去”我和他走出了办公室,

    正要下楼时,小青向我们走來,

    “三生哥”小青虽然喊着石三生但是不敢用正眼看他,

    我看着小青很奇怪,

    “小青,我们正要去找你呢,去我办公室再说吧,”石三生转身向办公室走去,

    从石三生的表情里看得出他对小青有意见,

    石三生办公室的门“砰”的关上了,那响声还吓得小青跳了起來,

    “小青,你们坐,我有话问你”石三生沒有坐而喊声我坐,他一直看着窗外,

    “坐吧”我先坐下了,但小青不敢坐,她一直站着,

    “小青,我问你,铜刀和银刀是不是放在保险柜里的,”石三生终于转过身看着小青,

    “嗯”小青低着头,

    “平时你说话都不低头的,今天怎么了,银刀不见了你知道吗,”石三生看着小青就不对劲,

    “知道”她还是低着头,

    我听得都觉得不对劲,从沙发上跳了起來,

    “小青,银刀不见了你怎么不早说,”我赶紧追问她,

    “你们叫我怎么早说,我也是为了大家好”小青哭着冲出了办公室,

    时间马上就要到九点了,但是银刀不见了,小青又突然跑了,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大家都沒搞清楚,

    “严先生,算了,今天就暂时不展出银刀吧,一切皆是天意,顺其自然吧,”石三生搭着我的肩向会场走去,

    前來参加的人越來越多,可能是昨天开了一个好头,

    石青龙一早也來到会场,

    “时间到了小青怎么还沒來,”大家问道,

    “她不会來了,拍刀大会照常举行”石三生看看四周又看看大家,

    “感谢各位的光临,拍刀大会正式开始”石三生向大家宣布,

    顿时掌声雷鸣,

    但今天沒能拿出银刀的展示,让拍刀会比昨天消沉了许多,

    我在四周转着看看小青是不是在哪里躲着,

    但我找了好几遍都沒找到,

    “三生,今天的银刀不展示了吗,”大家都问到这个问題,

    “改天吧”他沒有说出银刀丢失的实情,

    “改天,难道这个拍刀大会还要搞几天,”大家不明白的看着大家,

    突然,这个时候有一个男的大声叫嚷着向展台走來,

    这人怎么这样面熟,我在哪见过但又想不起來,

    远远处我看见了小青的身影,但她一直不敢向我们走近,

    她的眼睛注视着那个男的和三生,仿佛她在关注他们之间随时会发生一场战争一样,

    那男的向三生走近一步,她就焦急地跟上三步,

    “请问我这把银刀能不能竞拍,”那男恶狠狠地向石三生走去,

    会场的保安突然向展台围來,

    石三生比了一个手势让他们退去,

    他看着那把银刀径直向那人走了过去,

    刚想接过那刀一看,沒想到那人使劲抱紧了石三生,

    “三生小心”小青突然喊了出來,

    大家被小青的叫声吓住了,

    我们不知道就在那一秒钟发生了什么……

    当我想起那个男的是谁的时候,他已经劫持了小青匆匆离开了会场,

    大家回过神來的时候,三生倒在了血泊中,

    杨喜门当场晕了过去,

    石青龙立刻撕下衣服包扎着三生的伤口,

    我和晚先生在保安的配合下输散了人群,

    三生和他奶奶送往了医院,

    还好送得及时,否则三生连命都保不住,

    我沒有想到今天会发生这样的意外,小青她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她有什么不得以的苦衷,

    在这次拍刀大会上,金刀沒找着,银刀丢了,还险些丢了石三生的命,

    我还是把今天发生的事情告诉了馨玉,

    馨玉知道石三生受伤了,立马飞了过來,

    当我在机场见到她时,她感到很后悔提议做这个拍刀大会,

    “馨玉,别难过了,大家不会怪你的,这都是天意”我安慰着她,

    到了医院,石三生还处在昏迷中,但他一直喊着馨玉的名字,这让大家听得很清楚,

    馨玉顾不了那么多,她紧握三生的手,泪流满面,

    她自责不是因为自己石三生也不会受伤,

    小青一时还沒有下落,我和其他人去找了,

    馨玉和海香阿姨留下來照顾石三生奶孙俩,

    “大娘,对不起”馨玉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杨喜门,

    “海香,你过去看看三生好些了吗,”杨喜门支开了她,

    “馨玉,大娘不怪你,大娘想告诉你,三生虽然和小青定亲了,但他心里一直有你,他为了你连命都可以不要,你说他和小青在一起会幸福吗,”杨喜门知道自己孙子心里很苦,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