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84章 苛刻的条件
    ,

    我带着忧郁的心情回到了自己家,

    “义儿你咋啦,”母亲看我一脸的不高兴,

    “沒啥,”我都不好意思抬起头,

    径直回到自己的房间,

    今天真是好险,不知馨玉在土豪家咋样,

    想想真是一场恶梦,如果馨玉早点回小城了,那就错过了见小青的机会,错过了见小青的机会也就成就了三生和馨玉在一起,想想都着急,

    还好这一切都风平浪静了,

    唉,小青真是不知道为什么就这样相信那个伤害她的男人,如果她沒有看见那一幕,我想她永远不会明白馨玉对她的一番好意,

    “严先生,晚上过來我家坐坐吧,明天馨玉就要回去了”石三生给我打來电话,

    “馨玉为什么走得那样急,”我听到她要走的消息感觉很突然,

    “她有点事要赶回去,”三生解释着,

    “好好好,我一定过去”挂了电放,心一下子挂得老高,

    吃过晚饭我急急忙忙就过去了,

    去到土豪家,看了看馨玉却不见,

    “呵呵,找馨玉吧”三生看出了我的表情,

    “呵呵,沒有看看土豪家的装修”我故意说着,其实心里早就想问馨玉呢,

    “你又不是第一次來我家,别急馨玉和小青过去你店里了”三生将我引到他的茶厅里,

    “噢,是吗,”知道她去我店里有种回家的感觉,

    “严先生,小青过段时间不在你店里了,你咋办,”三生知道我又得找小工,

    “前几天老香说她会计学完想來,我答应了,但不知道她会不会有什么变化,”我说出了自己的打算,

    “噢,原來是这样,那我就放心了,你的店好好开着,毕竟那是馨玉那样喜欢”三生也知道馨玉喜欢那店,

    “嗯,再苦再累也要坚持开下去”我听明白他的话,

    “对了石先生您有什么打算,”我很想听听,

    “我能有什么打算,这一切不是馨玉给安排好的吗,我照着做就行了,我希望馨玉幸福,”三生明显有不舍和放不下,

    “会的,馨玉一定会幸福,您和小青也要幸福,”我祝福着他们,

    “谢谢,”他看着我真诚而又伤感,

    馨玉和小青终于回來了,

    “老板,馨玉刚才去店里帮你重新整理了一下好漂亮”小青高兴地说,

    “真的,谢谢馨玉”我激动地看着她,

    “严先生您來了好一会了吗,”

    “刚到一会,聊着聊着你们就回來,馨玉您怎么突然就要走了,”我还是忍不住问了,

    “我有点事要马上回去”她坐在茶几前给我们泡着茶,

    我就喜欢喝她泡的茶,

    我们聊了好长时间,直到聊得困了,馨玉将我送到楼下,

    我多想把她带回去,但她不会同意的,

    她挥手送别了我,那一刻我多么的不舍,

    最后小青和馨玉一起住下了,她们聊了很多,

    那一晚她们都沒有睡,都在聊人生,更多是馨玉告诉小青如何把握自己的人生,

    第二天,我和小青送别了馨玉,

    当飞机起飞的那一刻,我的心被馨玉随之带走了,

    我不知道又到何时才能见到她,

    短短的几天,拍刀会到小青脱险真像一场恶梦,

    不知道那把金刀会以怎样的方式出现,

    石青龙终于又把拍刀大会搞了起來,

    这一次三生加强了警备,不让拍刀会出现任何状况,

    我们成功地展出了第二把刀,银刀,

    虽然上次出了点意外,但一点也不影响拍刀会的举行,

    这是我们大家所庆幸的,

    就在拍刀会最后一天,我们以为拍刀会以失败告终,就在最后几秒钟,

    一个富婆径真向会场展台走來,

    保安拦住了她的去路,

    “走开,好狗不挡道,我是來竞拍的”那女的很是霸道,

    “沒事你们下去吧”三生和杨喜门出现了,

    “您好欣女士,您是我们拍刀大会大客户,记得馨玉坠就是您拍走的”三生一眼认出了这个女人,

    “真不亏是豪龙门的总经理,好眼力”那女的得意洋洋地看着在场的所有人,

    “过奖了欣女士”三生恭敬地请她上了展台,

    天哪,这就是晨星的母亲,我这记性咋这样差啊,

    “各位,你们不是想引出金刀吗,我就有这把金刀”她拿出一把绝世金刀,场上一片混乱,

    吓得保安立刻加强警备,

    “大家请安静,是不是真的还得请石老前辈鉴定”三生控制着会场的动荡,

    石青龙看见那把金刀一样子傻了眼,他不相信传说中的金刀就这样出现了,这是一把充满仇恨又有师傅手艺的刀:“这把金刀就是我们要找的绝世金刀,这位女士,这刀您开个价”,

    “我沒打算拍卖这把金刀”她的一句话让场下的人惊呼一片,

    “啊,有钱就是任性”

    “欣女士,看在上次拍走馨玉坠的份上,您出个价吧,”三生和杨喜门以及大家恳求道,

    “如果您们真心想要这把刀,我就成全你们,我用馨玉坠换铜银刀,我要一整套的绝世三刀,另外,馨玉不是答应要治好我儿子吗,我的条件就是这样,我给你们三天的时间考虑”那女的收起金刀,

    “这位女士,不用考虑,我们答应您的条件,馨玉坠呢,”石青龙沒有和我们商量就答应了,

    这是让我们大家很意外的一件事,

    “馨玉坠在国外,放心完好无缺,就不知道你们有沒有本事拿回去”那女的很是傲慢,

    “一言为定,等您带着你的儿子和馨玉坠回国时我们再交换吧,”石青龙很有把握地告诉她,

    “好,但我不希望等太久,就一个月的时间,我要看到我儿子在他下个月11月11日那天好起來,不然金刀和馨玉坠你们永远见不到”那女的扔下这话就离开了酒店,

    所有的人目送着这位傲慢的女人,

    三生很当心欣女士的安全,但他沒想到,那女人早就有保镖随处?;ぷ潘?,

    “各位先生们女士们,拍刀大会到此结束,感谢各位的光临,请大家凭入场副券到总台领取一份精美的礼品,谢谢,”三生宣布着,

    大家有些失望,但领到那三把仿真刀钥匙扣时,大家又开心地离开了酒店,

    拍刀大会还算不圆满中的圆满,至少知道金刀的下落,还馨玉坠,

    來宾走后,会场上只有我们几个人,

    “石老前辈,您刚才一点犹豫地答应了那女的,有把握吗,”我们大家都很担心,

    “有沒有把握只能这样做,我相信馨玉会同意拿出银刀的,我也相信她儿子馨玉我们一定有办法医好”石青龙回答着,

    “我愿意拿出铜刀和馨玉的一起换”杨喜门拿着小青送给她的铜刀,

    “我也愿意”小青也同意,

    “馨玉联系上沒有,”晚云风突然问道,

    “还沒联系上,估计还在飞机上”我赶紧回答着,

    “我们沒有时间了,只有一个月的时间,我也要回去准备一下,三生你准备一下我想回去了”石青龙想马上飞回去,

    “好的,我马上安排”三生也不挽留了,

    就这样石青龙和晚云风夫妇坐上最后一班飞机将石老前辈送回乡下,

    “馨玉,你到家了吗,”她的电话我终于打通了,

    “还沒,刚下飞机,有事吗,”她一边走一边说,

    “馨玉,金刀找到了,玉坠也找到了”我激动地简单提着,

    “真的,太好了,多少钱拍回來的,”她也激动,

    “馨玉,你听我慢慢解释,金刀和玉坠还在晨星妈妈手里,她开出了一个很苛刻的条件,要用铜银刀和医好她儿子换回馨玉坠,三生一家同意用拿出铜刀,你同意拿出银娓娓吗,”我一口气问道,

    “我当然同意了,但医好她儿子是谁答应的,”她有些不解,

    “石老前辈”

    “这我就放心了,那么什么时候医他儿子,”馨玉最关心的是这个问題,

    “我们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下个月11月11日刚好是她儿子的生日,她希望在那天医好”我如数告诉她,

    “什么,一个月时间,石老先生人呢,”她都要点不相信时间这么短,

    “石老先生和晚先生他们刚刚坐上最后一般飞机赶回去了,石老先生说要准备一下”

    “好,我就知道石老先生是有计划,谢谢您,我尽快赶回村里去”馨玉也挂了电话,

    “馨玉”秋根跑过來接走了她,

    “秋根,你姐姐和宝宝们好吗,”她一见到就问,

    “她们都好,有高医生照顾着”秋根笑笑地说,

    “还高医生,是姐夫”她笑了笑,

    “哈哈哈,是啊,这高医生咋就变成我姐夫了,其实他人真的很好,对我姐和宝宝好得不得了,也许这就是他们的缘分吧,”秋根也觉得姐姐找到了一个依靠,

    “是啊,以前我们总觉得小高医生沒法融入我们,但现在最靠谱的还是他,但不知他的家人怎么想,”馨玉很是担心,

    “美姨和他父母都來我家了,都喜欢得不得了,尤其是这对宝宝”秋根说话的表情都是愉快的,

    “真的,如果两个家庭都接受的婚姻他们会幸福的,”馨玉听了以后很高兴,

    “馨玉你等我毕业好吗,”秋根一下子很认真地看着她,

    “秋根以后事以后再说好吗,你这心读书吧,”她不敢给他任何承诺,因为她怕伤害了他,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