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86章 老杜自杀
    ,

    “馨玉,我说的事实,沒有胡说,”武全认真地看着她,然后又看向其他地方,

    “武警官,有些东西并不是你看着人家对你好,就是一种幸福,有时会成为一种负担,我觉得还是得看自己,说真的,秋根在我眼里就是一个弟弟,如果我们从小不认识,或许这种感觉会不强,但这么多年我真的改变不了”馨玉把自己心里的真心话说出來,一下子舒服多了,

    “真的,”武全一下子很高兴,

    “我啥时候骗过人,尤其是警察”馨玉一向很诚实,

    “馨玉,我请您喝一杯好吗,”武全一下子來劲了,

    “呵呵好啊,应该是我请您才对,您帮了我那么多次忙,走吧去哪,”馨玉答应的很爽快,

    “你说去哪就去哪”武全给她定,

    “要不我们就去老杜那里吧,怎么说我们都是朋友一场”她决定去老杜的酒吧,

    “很好,”武全高兴地赞同着,

    武全他们一会就到了老杜的酒吧,

    馨玉看看那姐妹花的招牌已经沒有以前那样光亮了,看得出生意很是不好,

    “馨玉,是不是这家啊,这店还做不做生意啊,门口都沒人來招呼,”武全走在前推开店门,觉得是不是走错了地方,

    “不会的,牌子还在”馨玉跟着武全继续往前走,

    但是店里静的恐怖,

    “天哪,这还叫做生意吗,连个人影都沒有”馨玉看看四周的环境感叹道,

    “嗯,以前多好的生意”武全也觉得变化太大了,

    “老杜,老杜”馨玉和武全小声地喊声着,

    但是店里仍然沒人,

    馨玉绕到吧台后面,推了推门,门是反锁的,

    “武警官,老杜会不会出事啊,门朝里反锁了,”馨玉着急地问,

    “我试试”武全推了推,

    “然后他朝门缝里嗅了嗅,不好有意外”武全退后几步使劲把门踹开,

    “老杜”门刚打开的一瞬间馨玉看见老杜躺在地上,地上满是鲜血,

    “馨玉先把老杜的手包扎上,我们送他上医院”武全随手拿了一件挂在椅子的白衬衫,

    武全将老杜背上车飞快地向市医院开去,

    “老香,你现在在哪里,老杜自杀了,我们正在赶往医院的路上”馨玉突然想起给老香打了一个电话,

    “哐当一声,什么,阿杜自杀了,天哪这是为什么啊,”老香手里的玻璃杯打碎了,

    “老香,你别着急,注意安全,过來医院看看他吧,你放心我和武警官一定不会让老杜出事的”馨玉挂了电话,

    馨玉看着这位老同学,一位总是很怕自己的老同学,一个像朋友一样的同学,现在满脸胡子,天天沉迷在醉里,她看着都觉得自己沒有好好帮助他,她觉得心里好惭愧,

    她随时注意着老杜的脉搏,她不希望他有事,

    武全背起老杜直奔急诊室,

    “这不是伟伟吗,”刚好急诊室的人认识老杜,

    “医生,您认识他,”馨玉连忙问,

    “知道啊,我和他妈妈是同学”那医生一边说一边开着单,

    “这就好,”馨玉感觉有救了,

    老杜总算进了医院,是福是祸一会儿就知道了,

    不一会儿老香沒來到,老杜的父母來到了,

    “馨玉啊,我家伟伟一跟上你朋友哪次不是遭殃,上次跟了老香掉井里,后來跟了姐妹花把他骗得一无所有,好了现在啥也沒了你回來了他却自杀了”老杜的母亲不分青红皂白冲着馨玉披头大骂,

    “少说两说吧,现在救人要紧”老杜的父亲将她拉了过去,

    “伯妈,你误会馨玉,如果今晚不是馨玉想起去他店里看看,估计现在不知会变成什么样,”武全站出來说了一句公道话,

    “馨玉真是对不起,真是感谢您啊”老杜的父亲一听很是惭愧,

    “伯父沒事的,伯母心里也不好受,让她说出來她心里会好过一点”馨玉非常理解老杜的妈妈,

    “馨玉,阿杜呢,”老香急急忙忙跑过來问沒有注意到老杜的父母,

    “老香,别急,我们发现得及时应该沒事”馨玉安慰着老香,

    “老香,你不是头也不回地走了吗,伟伟去求你你都沒原谅她,现在他变成这样你猫哭耗子给谁看啊,”老杜的妈妈像只疯狗一样乱咬一阵,

    “叫你少说两句,香凝是有情有义的女子,换了别人管你死活看都不來看一眼,那时你就高兴了是吧,自己管不好自己的儿子还到处乱骂人”老杜的父亲实在忍无可忍,

    “伯父,让父母把心里骂出來吧,那样她好受点,我也不知道阿杜会这样想不通,我一直以为他过得很好,我希望他幸福,根本不想让他变这样”老香哭得很伤心,

    “老香,别难过了,一会老杜听到后会更难过的”馨玉和武全一起安慰着她,

    “进去好一会了吗,”老香擦了擦眼泪,

    “嗯差不多一个多小时了”武全看看表,

    “老同学,你别难过了,幸好伟伟送來的及时,他沒有生命危险,一会你们就可以去病房看他的”那个接诊医生的话真是让人心安,

    “谢谢老同学”老杜的妈妈哭花着一张脸双手紧握着老同学,

    “阿杜,我是老香,你睁开眼看看我”老香第一个冲进病房爬在床边,

    “香,对不起”老杜听到老香的声音,眼角流出激动的眼泪,

    “嗯,我在,你会好的”老香握着老杜的手,

    “伟伟,爸爸和妈妈來看你了,你可千万不能出什么事啊,”杜妈妈哭了起來,

    “伯母您难过了,医生不是说伟伟沒事了吗,”馨玉和老香扶着她,

    “谢谢你们,我这样骂你们,你们都不和我计较,真是对不起,请你们原谅”老杜的妈妈其实是因为心里难过才这样的,平时都不是这样,

    “伟伟,以后不能再做傻事了,如果今天不是馨玉和武警官麻烦就大了”老杜的爸爸走到床边看着儿子,

    老杜点点头,

    “时间不早了,病人要休息了,你们留下一个人照顾病人就行了,其他人先回去休息吧,”护士给他输着液,

    “好好好,医生我们一会就走”老杜的父母连声说,

    “伯父伯母,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我们会安排的”馨玉和武全送他们下楼,

    “馨玉,你和老香回去休息,我留下來照顾老杜”武全主动承担起这个责任,

    “馨玉,武警官你们先回去休息吧,我知道馨玉最近一直很忙都沒好好休息,我不累我陪阿杜吧”老香决定自己亲自照顾老杜,

    “好吧,我们听老香的,你多辛苦了,”馨玉和武全也走了,

    “馨玉,你说这次老杜和老香合好的机率很大了”武全上车后的第一句话,

    “唉,谁知道半路会不会杀出一个程咬金这个不好说”馨玉不太乐观,

    “我看他们彼此心里有着对方”武全不明白馨玉的话,

    “心里有对方又能怎样,干扰因素过多会改变这一切的”馨玉她知道干扰因素是什么,

    “你说的有道理,以前我同学也是这样,从中学好到大学,总以为修成正果了,工作后还是分手了”武全终于想明白了,

    “武警官,今天本來想请你喝酒的,变成请你救我朋友了,下次补上”馨玉看看时间,

    “馨玉,别客气,你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改天我请你吧,”武全将馨玉送到家门口,

    “晚安”他们各自回家了,

    “玉儿,你衣服怎么有血,”父母一直等她回來,

    “爸妈,您们还沒睡啊,”馨玉看着二老还在等自己,

    “你不回來,我们咋睡得着啊,你不会又出什么事了吧,”二老看着她,

    “我好好的,还有一个大内高手当保镖会出什么啊”馨玉笑了笑,

    “那这血,”二老指着她的衣服,

    “噢,本來我和武警官想去老杜店里坐一坐,才去到就发现店里沒人,武警官破门而入救了自杀的老杜,不好送去的及时,沒有危险,好好休息一下就了”馨玉简单讲述着,

    “天哪,现在这些年轻人咋这样想不通,动不动就自杀”馨玉的父母很感叹,

    “关键是沒吃过苦,”馨玉冒出一句,

    “对幸福生活过腻了”二老回头看着她,

    “我可沒过腻”她小声地嘟喃着,

    “玉儿,我们沒说你,我们玉儿先苦后甜”馨玉的父母很了解自己的女儿,

    “谢谢爸妈,爸妈万岁”馨玉亲了亲二老回屋了,

    近來发生了这么多事,馨玉哪能安然入睡,

    她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沒有好好关心朋友,小青和老杜差点出了意外,

    她希望老杜和老香合好,但又害怕老杜再次伤害了老香,

    馨玉想想都还是顺其自然吧,让他们自己去调合去处理,婚姻这事管多了会成为一种负担,

    她觉得三生本來不想订这门亲的,或多或少是自己让他们走到一起的,但他觉得三生和小青能在一起也是一种幸福,

    三生是一个有文化和教养的人,小青是一个善良本实的人,她会珍惜三生,三生也会被她所感动,

    希望大家都是幸福,

    她又想起一个月的时间要医好晨星,她连见都沒见过晨星的病,到底要如何医,

    现在老杜住院了,她回乡下的时间又得推后,希望石老前辈能有所准备,

    睡吧,明天还有明天的事,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