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87章 遗赠
    ,

    天亮后,馨玉刚起床要去医院看老杜,

    一大早武全就來到馨玉家等她,

    “武警官你上早班啊起得这么早,”馨玉看着他问,

    “不,我今天休息,我知道你一定会早起去医院,所以特意过來接你”武全温和地笑着,

    “噢,谢谢啊,那您还得等我一会”馨玉回了自己的房间,

    “武全,这么早啊,有啥事,”馨玉的父母买早点回來急忙问,

    “沒啥事,我过來接馨玉一起去医院看老杜”武全接过馨伯手里的早点,

    “武全你先坐一会,待会吃过早点再去看老杜”馨伯母系起围裙,

    吃过早点后,武全和馨玉一起出门了,

    刚要出门,就有个律师找到馨玉家门口,

    “您好,请问这是馨玉女士家吗,”

    “请问您是谁啊,”武全赶紧上前问,

    “我是律师,想找他谈点事”那男的说,

    “您好,您找我有什么事吗,”馨玉觉得好奇怪,怎么律师会跑到自家门上來,

    “您是馨玉女士吗,”

    “是的,有什么事吗,”她不知道这个律师找她有何事,

    “您好我是洪先生的私人律师”他主动说,

    “洪先生,哪位洪先生啊,”馨玉一下子沒想起是谁,

    “请问,您认识洪大流先生吗,”他提示道,

    “认识,宝宝的父亲”馨玉一下子想起來,

    “对,他有一宝宝,至今沒有起名”律师很了解,

    想想一定是洪先生请的律师应该不是骗人的,

    “律师里边请”馨玉热情地邀请道,

    “馨玉,人家随便说一两句你就相信人家了,”武全将馨玉拉到一边小声地说,

    “呵呵,不怕有你这个大内高手在着我还怕他一个骗子啊,”馨玉笑了笑,

    “嘿嘿”武全也笑了笑,

    “玉儿,这位是,”馨玉父母看见一大早來了一个陌生男人,

    “爸妈,这是宝宝爸爸的律师”馨玉介绍着,

    “谁又要和我们打官司啊,”馨玉的妈妈吓了一跳,

    “伯父伯母,不是打官司,等您们听我讲完就明白了”律师很客气地说,

    “不打官司就好,请坐”馨玉的父母才安下心來,

    “这是洪大流生前的遗嘱,您是唯一的受遗赠人”律师拿出那份遗嘱递给馨玉,

    “什么洪大流先生死了,”馨玉非常吃惊,

    “是的就在几天前”律师点点头,

    “几天前,他有老婆和孩子我怎么可能是唯一的受遗赠人,难道他妻子和宝宝发生什么意外了,”馨玉越想越害怕,

    “馨玉女士请您别紧张,他的妻儿很好,但是他在一年前就和他的妻子离婚了,该分的账产都分给她,这是他离婚的所有财产,你只要表个态,这份遗赠你是否接受还是不接受,过了时效期就沒法了”律师很严律认真地问,

    馨玉知道这个时效意味着什么,她想了想,大家都在期待她的回答,

    “我接受”这样简单的三个字吓得馨玉的父母和武全从沙发上站了起來,

    “好的,谢谢您馨玉女士,你们忙,我先走了,我住在金凤凰大酒,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有什么疑问可以打我电话”律师办完事走人了,

    “玉儿,你怎么轻易就接受了这份遗赠啊,万一有什么连带的责任,”馨玉的父母很担心,

    “爸妈,您们别为我担心,您们的女儿可是在法院工作的噢”馨玉很自信,

    “便您也应该好好考虑一下再答应啊,”馨玉的母亲很担心,

    “您们别为我担心,我用最快的速度想过了,按照我国继承法的规定,对于法定继承人來说,在继承开始后,如果继承人沒有明确表示放弃继承,那么他就永远享有继承权(民事诉讼法所规定的诉讼时效除外),但遗赠则不同,依据规定,受遗赠人应当在知道受遗赠后两个月内,作出接受或者放弃受遗赠的表示,到期沒有表示的,视为放弃受遗赠,因此对于受遗赠人來说,必须要在知道受遗赠后两个月内作出明确的表示,否则视为放弃”,

    “我现在知道欣兰为何要把孩子接走,也就是为了遗产,但为什么洪先生不给她,我相信洪先生一定有他的道理,现在宝宝还小,这遗产落到欣兰的手里,以后宝宝啥也沒有,所以我当然得先接受”

    “因为我不知道在这其中又会发生些什么事情,因为在拍刀会上出现的意外我就知道不那么简单,沒想到今天终于理出一点头续來,爸妈,放心吧,我和武全想去见见那位律师,就不用等我们吃饭了,”馨玉说完和武全走了,

    馨玉他们走后,她的父母担心得不得,

    当馨玉和武全赶到酒店时,律师不见了,打电话也沒人接听,

    “武警官,你说这律师不会是假的吧,”馨玉觉得就有不对劲,

    “应该不会假,我只是当心他会不会出什么意外,要不我们去总台查一下有沒有这个人,”武全提醒她,,

    “对对,我怎么一样子傻了,问问总台不就行了吗,”

    他们到总台寻问了一下,果真有这样一个人入住,

    “现在怎么办,”馨玉沒折了,

    “馨玉,要不这样,我先送你去医院看老杜,我回单位想想办法,好好确认一下那个人的身份,有情况我第一时间通知你好吗,”武全不想让她着急,精心安排,

    一会儿武全将馨玉送到医院回单位了,

    馨玉才推开病房门,沒有见着老香,只见老杜一个人躺在那里,

    “老杜,你好点了吗,”馨玉走近病床,

    “是馨玉啊,我好多了”老杜一脸的哭相,

    “老杜,你咋了,被人捶了还是匾了,”馨玉被他吓了一跳,

    “馨玉,这次老香一定不会原谅我了,”他哭丧着脸,

    “你伤成这样老香怎么会不理你,你到底咋惹她生气了,”馨玉不知道他们之间发生了什么,

    “我沒惹她,是姐妹花回和老香打了一顿,我要帮哪边都不是,她们吵得不午,被医生赶出去了,就在你进來之前一会儿”老杜都急得想下床,

    “老杜,你说她们刚下去,是的,应该沒走远,或者在哪个角落的撕搏着,馨玉,麻烦你去劝劝她们”老杜急得沒办法,

    “老杜,我问你你喜欢姐妹花还是老香,如果你这次再把老香气走了我再也帮不了你”馨玉很认真地问他,

    “喜欢老香”老杜很坚定地说,

    “如果她们一起站在你面前你也敢这样说吗,”她逼问着,

    “一定敢”老杜很坚定,

    馨玉飞快的冲到楼下,拐到停加场,才走近一点就听到三个女人一台戏,还是好大的一台,

    “我说你们打架重要还是老杜的命的重要,”馨玉冲着她们叫了一声,

    “馨玉,她们回來和老杜逼钱”老香生气地说,

    “老香别和她们一般见识,走我们去看老杜去”馨玉拉起老香,

    那两姐妹花看见馨玉來了也不敢多说什么,灰溜溜地走了,

    馨玉才到医院楼下,就接到武全的电话,

    “老香,我还有点急事,我就不上去了,你好好和老杜谈谈,我先走了,有什么事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馨玉,谢谢你,沒事的你去忙吧,”老香上楼去了,

    武全已经來到医院门口,

    “武警官什么情况,”馨玉赶忙问,

    “馨玉,先上车再说吧”武全给她开了车门,

    “武警官,你说那人是真的还是假的,”馨玉迫不及待想知道答案,

    “馨玉,那人真的是洪先生的律师”武全一边开车一边说,

    “那洪先生是怎么死的,”馨玉觉得这里一定有什么,

    “馨玉,你先做好思想准备,别激动好吗,”武全先温馨提醒道,

    “武警官,我馨玉能承受,你说吧”

    “是这样,刚才我通过警方的朋友落实了一下洪先生的律师,确实有此人,洪先生是被执行枪决的”武全放慢了车速看着馨玉,

    “宝宝的爸爸被枪决了,这样大的事我怎么不知道,”馨玉跳了起來,

    “馨玉你别激动,现在人都不在了你激动这些有什么用,现在最关键是要尽快找到他的律师师,他一定知道很多情况”,

    “武警官,谢谢你,我听你的,说实话洪先生是一个很不错的人,他临走前我都不能送他一程,也不知道他还有什么想遗言”馨玉觉得心里很难过,

    “馨玉,别难过了,相信有一天会真相大白的”武全将馨玉送回家,

    “武警官,你要去哪,”馨玉问,

    “馨玉,别急,我一会儿就能找到律师,我会?;に陌踩?,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等我的好消息”武全走了,

    馨玉还沒跨进家门,老香哭首向她走來,

    “馨玉,我好伤心我好难过”老香扑倒在她怀里,

    “老香,你别哭,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馨玉都想不通过才一会儿的功夫她就伤心成这样,

    “馨玉,姐妹夫不知在老杜妈妈面前说了什么,他妈妈竟然在医院把我赶走了,老杜都劝不住”老香委屈的说,

    “真是吃错药,好媳妇不要想要狐狸精,那就让他们杜家好好领教一下,老香,你先别去医生,让老杜自己先把这事处理好,你先在我这里住下”馨玉很是生气,

    “馨玉,我不住你家了,我听你的,我还是先回住处吧,过完节要上课了,我想看下书”老香抹了抹眼泪,

    老香可怜巴巴地走了,馨玉看着她的背影默默难过着……

    本书首发来自17k小说网,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