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88章 泼妇闹村
    馨玉前脚才迈进家门。

    “小馨同志,村里出事了,你赶紧来一趟”老村头火急火燎地给馨玉打来电话。

    “村长,您别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馨玉一听心里咯噔了一下。

    “电话上一时半会说不清,等你来就知道了”老村头更是急得不知要说啥。

    “村长,我马上赶来”。

    馨玉急匆匆地挂了电话直奔家里。

    “玉儿啊,到底出什么事了?”馨玉的母亲看着风风火火赶家的女儿。

    “妈,老爸呢?”馨玉顾不上解释太多。

    “您老爸一大早就出去了,说是给你买些好吃的”她母亲跟着她进了卧室。

    “噢,妈,村里有点事我要赶去”馨玉一边收拾着东西一边说。

    “玉儿,这几天不是过节吗?到底是什么要紧的事???”她母亲一听大过节的村里出了事很是担心。

    “妈,您老别急,也没什么大事,我去看看就来,等老爸来和他说一声,我走了”馨玉收好东西走出了家门。

    “玉儿,你放心吧,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有啥事给家里打个电话”她母亲送了一程又一程。

    “知道了”她一边转头向母亲挥手,一边急步的往前赶。

    馨玉走得很匆忙,就连家里的一顿午饭都没有吃上就走了。

    她母亲看着女儿疲惫的身影消失在路的尽头,高高扬起的手久久不肯放下,其实最放不下的是那份牵挂,随着女儿渐渐远离的牵挂,微风轻轻掠过她的眼角,那一丝丝清凉,她才知道女儿已经走远,抹抹眼角的泪期待女儿早日归来!

    馨玉来到车站,由于过节,车票很紧,排了长龙一样的队伍,终于坐上了去县城的班车。

    在车上她整理着近来所有发生的事情,一件件都那么让人揪心,一件件又那么意想不到,她开始计划着如何开展村里的工作?如何医好晨星的病等等。

    县城终于到了,但是要转车去乡下,这可就是一件很麻烦的事,去乡下的车已经出发了,现在她走不了了,怎么办呢?

    她问遍了所有班车司机,都是摇头摆手的复。

    她没有放弃,她向集贸市场走去,看看有没有乡下来赶集的村民,可不可以搭一下拖拉机。

    她像一个小倒卖贩一样在市场里转悠着。

    “唉哟!”她被一个急急忙忙的人给撞了。

    “啊呀!原来是漂亮女村官”正巧遇到在村里开小卖部的老板。

    “老板,原来是你??!”馨玉赶紧从地上爬起来高兴地喊着。

    “什么老板啊,边皮板!不好意思啊把你给撞了”那人不好思意地道歉着。

    “没事没事,老板你要村里吗?”她一心想着去。

    “要去的,但是还得等一小下”那人一边搬着百货一边说。

    “没事,我等你”馨玉也赶紧帮忙着。

    “不用,你就去那张拖拉机上等我就行”老板指指不远处放着好多百货的拖拉机。

    “噢,谢谢啊”她朝那辆拖拉机走去。

    她在拖拉机的驾驶位上等了十多分钟,还不见老板,如果手方便的话,她都想把拖拉机开跑了。

    “馨指导员?”大春城大老远就看见她叫喊着。

    “大春城”馨玉也激动地挥着手。

    “么么,馨指导员,你会开拖拉机?”大春城一边笑一边问。

    “笑啥,我现在要赶村公所,但是班车没有了,在这里等货老板拉我去,可是他半天还没忙完”馨玉四处张望着。

    “么么么,搞半天是要搭拖拉机克??!走吧坐我们的小轿车去”大春城指指身后驶来的那辆黑色新轿车。

    “大春城,你别和我开玩笑了,我还是等货老板更靠谱”馨玉以为大春天和她开玩笑的,到拖拉机上继续等。

    “馨指导员,我是爱开玩笑,但这次真的没和你开玩笑”大春城解释着向她走近。

    那辆黑色的轿车终于停下了。

    车窗缓缓打开。

    “尊敬的馨指导员上车吧”那人摘下墨镜微笑地看着她。

    “尚先生?原来是您?真是从天而降啊”馨玉连忙从拖拉机上跳下来。

    “你啊真是急死人了,有事没事把手机关了”尚泽下车给她开了车门。

    “对不起,手机没电了,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里?”馨玉没有上车。

    “我们去到你家,伯母说村里有事,你赶来了,上车吧”尚泽拉着车门。

    “噢,我得和老板说一声,不然他会等我的”馨玉向市场里张望着。

    “什么老板???”尚泽觉得莫明其妙。

    馨玉还没有解释。

    只见一个扛着百货的男人向馨玉走来。

    “不好意思边皮板老板”那人不好意思地看着尚泽。

    “原来是你??!老板”尚泽突然明白了。

    “大春城,你赶紧帮我上下货,等我拉你克”老板一眼就看见大春城。

    “好嘛!尚先生、馨指导员你们先克吧!”大春城拎起袖子去帮忙了。

    “那不好意思了,我们先走了”馨玉他们上车了。

    馨玉他们走后,那个老板一直在和大春城讨论着,到底是谁漂亮村官的男朋友?

    “尚先生,拍刀大会的结果你知道了吗?”馨玉突然想起这件事。

    “我全都知道了,所以才赶来找你,这下真的要辛苦你了,我相信你一定能做到”尚泽侧过脸看了看副驾上的她。

    “谢谢你们的关心和支持,我尽力而为吧!”馨玉感觉心都累了。

    “馨玉,我看你真的太累了,你一个女孩子家不能那样拼命,千万要保重自己的身体!我希望我能为你分担一些,不让你那么累”尚泽诚恳地看着她。

    “谢谢尚先生,我不累!”她不敢轻易让谁为自己分担什么。

    说完,她看着车窗外移动的树木。

    他们的车子还没进村口,就无法前行了,好长的一条车队被挡住了去路。

    “前面发生了什么事?”尚泽停下车。

    “是不是施工暂时无法通行?我们下去看看,对了,尚先生你的手机借我用一下”馨玉解释道。

    “好”尚泽随手掏出手机递给馨玉。

    “谢谢”馨玉接过手机。

    “村长,我已经快到村口了,但是村口堵车进不去,我走路去”馨玉给老村头打去电话。

    “什么,你已经到村口了?你赶快过来吧不用村公所,我就在村口这里”老村头大声地说着。

    “馨玉,是不是村长出什么事了?”尚泽听到了老村头电话里传来的声音。

    “我也不知道,我们先过去看看吧!”馨玉把手机还给尚泽,急步走在前往村口赶去。

    “馨指导员,你终于来了”一路上好多村民和她打着招呼。

    “大家辛苦了,前面发生什么事了?”馨玉询问着。

    “馨指导员,我们一时半会说不清,老村头在前面等你呢,你先过去看看就知道了”村民们不知要从哪说起才能说清问题。

    “好的,谢谢!”馨玉和尚泽加快了脚步。

    一路上大大小小的碎石,让他们走得有点辛苦!

    “小馨同志,你们终于来到了”老村头大老远迎了上来。

    “村长,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馨玉看着满头是汗的老村头。

    “走走走,我们边走边说”

    “好”

    他们三人一前一后的走着。

    老村头像念经的一样边走边说,时不时还转头来看看他们,有时不小心还会被石头子儿歪一下脚板。

    “是这么一事,最近过节大家都没有施工了,但今天才开工,大家高高兴兴地来出工,可是没多大一会儿,村口突然跑来了一个泼妇,骂骂咧咧地硬是要找小青和你算账”老村头转头看着馨玉。

    “什么?那人要找我和小青算账?算什么账?我好像没差谁的钱???”馨玉不明白地问。

    “是啊,所以我们才问她有啥事?她又不说,就像疯人一样一个劲地骂着什么克夫的女人,什么遭雷劈的小狐狸精反正骂得很难听很恶毒,一边骂一边说要见你们,她见不着你们,她就要死在村口,还不给施工,如果哪个敢施工她就撞死在石头上来要挟大家”老村头继续讲着。

    “真是撞邪了!这哪是正常人所为???”尚泽忍不住骂了一句。

    “天哪,真是越听越不正?!避坝窨醋派砗蟮纳性?。

    “说她不正常,但她还说得出要找谁?大家都拿她没法,只好一个个蹲在石头上等着看热闹,热闹没得看大家想家了,她又不让大家走,她见大家不敢动了,她自己又闲得无聊,见有过路的车又去路中间躺着,不让车辆通行,那人都折腾了好几个小时,现在还躺在路中间不肯起来,我们实在没办法,去青大医生家看看他家也没人,我只好给你打电话”老村头指着前面有人围观的地方。

    “我听那人的口音不是本地人”老村头补充道。

    “唉,我馨玉到底招谁惹谁了?竟然何方‘神圣’都会找我算账!”她自嘲着。

    “是不是小青在外面招惹了谁?人家找上门来了?”老村头不解地看着馨玉和尚泽。

    “如果是小青招惹的人,人家怎么还会找馨玉呢?”尚泽一听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这到也是”老村头背着手继续往前走。

    “难道是?”馨玉突然想到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