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馨玉 > 第189章 撤诉
    第189章 撤诉

    “是谁?”老村头和尚泽停住了脚步看着馨玉。

    突然,一个发狂的女人从老村头和尚泽中间冲向馨玉。

    “你这个狐狸精,还我儿子来”她想去撕扯馨玉的头发,馨玉有意识的头一偏,那女人扑了个空。

    “大娘,你冷静点,我不是什么狐狸精我是人,再说我也不认识你儿子”馨玉很镇静地说。

    老村头和尚泽一下子被突如其来的疯女人愣住了,过神来上前制止着。

    尚泽挡在了馨玉的前面?;ぷ潘?。

    “这位大娘,你有话好好说,别出口就伤人,他是我女朋友我了解她的为人”尚泽说得一点也不脸红心跳。

    但听的人都快直发抖。

    馨玉在他身后面用手指使劲戳了他一下。

    他头给了她一个温和而心疼的笑容。

    “我管你是她男人还是什么男朋友,我不找你,我就找她”那女人顽固地推着尚泽。

    “这位老乡,有什么我们村公所再说吧,你看你也累了一天,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嘛!休息下吃点东西有话好好说”老村头早看出这女人是吃软不吃硬,上前劝说。

    “是啊大娘,有什么好好说,我一会开车送你去”尚泽从老村头的话里明白了什么。

    “对对对,大娘,我不和您老计较,有什么问题我们大家一起想办法解决”馨玉主动挽着她的胳膊。

    三个人的诚意让她改变发狂的态度。

    “各位父老乡亲,今天大伙先去休息吧,明天吃过早饭准时开工,散了吧”老村头站上石头堆上扯着大嗓门。

    “噢、噢、噢家吃饭克罗”大伙从石头堆上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土高兴地喊叫着。

    一会儿的功夫被阻断的交通恢复了,扬起的灰尘淹没了尚泽那辆崭新的车。

    老村头带馨玉、尚泽和那个不知名的女人家吃饭。

    老村头的老婆看见老头子带着一个陌生的女人来,脸色一下子变了。

    “她是谁?”他老婆忍不住红着眼看着老村头。

    “村长夫人,这位大娘是来找亲戚办事的”馨玉看出她的不解和难过。

    “噢噢,赶紧家里坐,赶紧家里坐,饭菜都热好了”她听了馨玉的话脸上马上绽放着笑容迎接着。

    “馨指导员你可真有福气”紫轩和喜秀一边抬着热气腾腾的鲜鱼汤。

    “哇!好香的大面瓜鱼”尚泽比馨玉还兴奋。

    “尚先生,你还会闻香识鱼???厉害!”馨玉看着尚泽的高兴样。

    “和你在一起就是有福气”尚泽的一句无心话说得在场的人把目光全扫向馨玉。

    馨玉不敢辩解,越辩解越说不清楚。

    “大妈,我们吃饭吧”她借故转身挽着身后的那个女人。

    席间,大家都谈论着这面瓜鱼,原来是武全的表姐一大早送过来的。

    “馨指导员你看看谁来了?”喜秀开门来看着她。

    “谁???”馨玉放下手中的碗筷。

    真是说不得,说曹操曹操就到了。

    “馨玉,终于找到你了”一个声音传了过来。

    大家都停下了吃饭的动作,一起看向那个人。

    “武全,是你”馨玉不是激动,而是想知道他大老远带来的消息。

    “我听说你来乡下了我就立马跟过来了”武全擦着脸上被汗水混合的灰尘。

    “武警官先坐下来吃饭吧,有什么事一会再说”大家忙给他腾出位子。

    正好给了他一个紧挨着馨玉的位子。

    那个疯女人看见武全一下子表情很怪异地注视着他。

    她的眼神让敏捷的武全感觉到了。

    “这位大娘好面熟”他故意说。

    “我也觉得面熟”她补了一句。

    “那看来我们还真是熟人了”武全觉得这人真的有点面熟,但又想不起来是在哪里见过?

    “按理说你还得喊我一声姨妈才对吧!”那疯女人眼不转神地看着武全清脆地说道。

    “失敬失敬,好多年没见了姨妈真不好意思,您老应该去家里坐啊,怎么突然来到这里呢?”武全终于想起远嫁他乡的姨妈。

    “我也不想来啊,还不是多亏了这位能人”她转睛盯着馨玉冷笑道。

    “馨玉?”武全不明白姨妈的来意。

    “噢,原来都是亲戚朋友啊,大家还是先吃饭一会再慢慢聊,聊个三天三夜都成”老村头夫妇看势头很是不友好。

    “对对对,姨妈您大老远来一趟不容易先吃饭”武全也调和着气氛。

    “来大娘尝尝这鲜鱼汤”馨玉赶紧给她盛了一碗汤。

    “唉,谢谢能人了,吃了这一顿不知还有没有下一顿”她借过汤却没有一句好话。

    “姨妈,您老不要这样悲观,往后我给您老捎走”武全又给她夹一块鱼肉。

    大家都吃得很沉闷,都没有感觉到吃的是新鲜的鱼。

    “哇,这面瓜鱼真是名不虚传,改明我也要和馨玉去背一个去”尚泽美美地赞道,他只想打破这样氛围。

    “哈哈哈,尚先生你以为这是好背的面瓜鱼???没本事连看一眼都没机会更别说背”紫轩也凑合着。

    “大家先吃饭,一会还有事要做呢”馨玉看着一声不吭的大娘。

    “吃饭吃饭”尚泽和紫轩看看大家。

    “武警官,你来的真是时候,我已经猜到你姨妈的来意,你先和她老人家聊聊,有什么事再告诉我们,”馨玉将武全叫到一边。

    “好的”武全点点头向她姨妈走去。

    “姨妈,我带您老四处走走拉拉家常吧”武全礼貌地说。

    “好吧”她姨妈没有来硬的,和气地跟着武全走出了紫家大门。

    “馨指员你说现在咋办呢?”老村头摸头不着脑地问。

    “村长,没事,让武全先探探他姨妈的口气再说”馨玉也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

    “那也好,我们先去村公所等他们的消息吧”老村头一边换着鞋子一边说。

    尚泽、老村头、馨玉来到村公所等了一个多小时间左右,武全他们终于来了。

    “馨玉,你出来一下”武全朝她招了招手。

    “好的,来了”馨玉起身向武全跑去。

    “馨玉,是这样的,我姨妈说她儿子是小青的男朋友,前几天被抓了,她说只有你才救得了他儿子”武全看着她。

    “她儿子是小青的男朋友被抓了?”她有些惊讶,她停了停又说“只有我能救他?”她真的有些搞不懂。

    “是的,听我姨妈说事情很紧急,所以她才大老远跑来,我也不知如何安慰她老人家”武全有点愧疚。

    “对了我想起来就是小青的前男友,这事还得和小青、石先生商量一下,等我和石先生打个电话再说”馨玉终于明白是怎么一事了。

    他们到村公所。

    “大娘,您老别担心你儿子,我一会给我朋友联系一下看看那边是什么情况”馨玉心平气和地握着她的手。

    “馨指导员真是谢谢你啊,之前都是我大娘的不对”她扑通一声脆在馨玉面前。

    “大娘我馨玉受不起这样大的礼,您老赶快起来”她使劲扶起她。

    “姨妈有什么好好说”武全也赶紧过来扶起她。

    馨玉拿起手机转出村公所去打电话了。

    “石先生,您好我是馨玉”她礼貌地说。

    “馨玉出什么事了?”石三生接到电话又惊又喜,因为她很少主动给他打电话。

    “别担心没出什么事,只是想向您打听一点”馨玉听出了三生的紧张。

    “没事就好,说吧想打听什么?”石三生也放心了。

    “对了,上次伤你的那个人,小青的前男友,他是武警官的表弟,他母亲大老远找到村公所就想救他儿子出来”馨玉只能这样表述着。

    “我想想”石三生一下子没理出头绪。

    “想起来了吗?”馨玉已经有点等不及了。

    “想起来了,馨玉你说现在该怎么办?”石三生想听听她的意见。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她也有些为难了。

    就在这时候,馨玉的有电话进来是小青的。

    “对不起石先生我有电话进来,一会再给您打”。

    “小青”馨玉赶紧切换电话。

    “馨玉,我很矛盾,我以前的男朋友给他捎信了,希望我们大家再救他一次,他保证以后再也不干坏事了,他出来以后就老家苦做苦吃”小青有点伤心。

    “小青,我也正想和你商量呢,他母亲已经找到村公所了,如果我们不帮她,没有人能帮他,小青你要勇敢面对这一切,不能一而再的犯傻”馨玉一直担心小青。

    “我知道,但是看在我们的情份上,我真的不希望他有什么事,虽然他母亲不喜欢我,但我真的能感受到他母亲那份爱子之情,所以我们帮帮他吧”小青还是在意他前男友。

    “小青,我明白你的意思了,那先这样,我再和他母亲谈谈,有什么电话联系”馨玉挂了电话继续给三石打去。

    “石先生,我想到办法了,只有你这边撤诉,我们看在大家的情份上再帮他一次,就这一次?!避坝褚丫隽俗詈蟮木龆?。

    “好的,就照你说的办”石三生也明白怎么做。

    武全将她姨妈带老家去了。

    临走之前,他告诉馨玉洪大流的律师找到了,他外出时受伤住院,遗赠的事就按馨玉的意思办就行了。

    泼妇闹村的风波终于停息了,但多少给馨玉留下了阴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