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数与恶魔 > 序章:街灯下
    “站??!”夜幕中,一个黑影窜到余浩面前。

    余浩识趣的停下脚步,快速打量了一下面前的人,他比自己稍高,带着一副白色针织口罩,却又穿了一身和白口罩极其不搭的黑色衣服。

    这个看上去不是小偷就是强盗的蒙面人紧盯着余浩,从他唯一未被遮住的双眼中仿佛能看到一丝犹豫。

    “让我赢!”蒙面人突然喊了一句,眼神中的犹豫也已消去。

    “注意,对决开始?!?br />
    一个机械化的女性声音透过脑植入芯片直接在余浩脑中响起。

    “哦?!庇嗪泼娌桓纳?,似乎是料到了面前这个人的意图,他毫不犹豫地点下了眼前虚拟操作界面中的投降选项。

    随着“?!钡囊簧低程崾疽艉?,脑中的声音再次响起:

    “您已战败,您已被扣除一分,剩余六十三分,今日剩余应战次数为一?!?br />
    “再给我一分?!泵擅嫒怂坪跞圆恢?,但口气却不在强硬,更像是一种请求。

    “您已进入对决?!?br />
    余浩再次按下了投降。那个机械女声也再次响起:“您已战败,您已被扣除一分,剩余六十二分,今日应战次数已达上限,您将不会在应战中失去分数?!?br />
    (才半个月就只剩这么点分数了吗)余浩轻叹一声。

    “谢谢了?!蹦侨嗽诳醇嗪瓢聪峦督档囊豢潭偈彼闪丝谄?,然后就头也不地跑掉了,不知道的人估计还会觉得余浩才是劫匪。

    看着那人渐渐消失在夜幕中,余浩低下头,自言自语道:“算了,不多想了?!苯幼诺鞯土俗约耗谛氖涞那樾?,而下一瞬间整个人就变得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一样。一边挂起耳机,一边哼着小曲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丝毫没有留意到靠在街灯旁与自己擦肩而过的女孩儿。

    “就这么送了两分?”虽然戴着耳机,但身后的声音还是精准的送到了余浩耳中。余浩停下脚步,取下了一边的耳机。

    “听说第二学区有个只会投降的四位数,4180,就是你吧?!?br />
    余浩转过身,看着面前的女孩,一头乌黑的长发如瀑布一般垂下,漆黑的眼眸让人感觉不到一丝少女的软弱,虽然身着某个学区的学校服却拥有着不太符合这个年纪的靓丽身材,若不是近乎完美的脸蛋上还保留着中学女生那份应有的清纯,恐怕没人能猜出她的真实年龄。

    余浩认识这个女孩,更确切的说是听说过,听说过一个漂亮的不像话而又强到逆天的黑发女孩。在试验区近两百万人中,像她这样拥有四位数能力值的只有区区两百人,比例大概是万分之一,当然,余浩自己也在这两百人之中。

    “知道我的人可不多?!庇嗪瓶醋派倥?,用最为平淡地语气说道,他对眼前的女孩居然会跟自己搭话感到有些惊讶,不过迅速调低了惊讶的情感后,他已经完全冷静下来。

    “我的异能不适合战斗?!庇嗪频纳艏负醪淮魏胃星?,他暗暗期待着女孩会感到无趣就放他离开,他最不想惹上麻烦事了。

    “只靠超能力你也能赢?!迸⑷挠行巳さ乜醋庞嗪?,好像对余浩面无表情的盯着自己的样子感到有些意外。

    试验区中的绝对群体是从全国各地挑选出来拥有超自然能力及异能的学生,其中绝大多数为在校学生。超自然能力简称超能力,其拥有者可以使出远超人类自身极限的强大力量,一个强大的能力者仅凭弹指就能将重量级相扑选手弹飞。而另一种能力异能,其意为“奇异的能力”,异能的种类繁多,形态效果也有很大差异,从透视到空间转移,从元素剥离到能量反弹,凡是能让你感觉“这tm也行”的能力,基本上就是异能没错了。

    余浩的异能是情感控制,每一种情感或情绪在余浩看来都像是接了一个阀门一样可以任意调节,他能轻易在殡仪馆放声大笑,也能在颁奖典礼上狠狠的甩给颁奖人一巴掌,这种调节全凭余浩自己的意志,完全不受周围环境的影响。虽然这样的异能放在平时还算实用,但在战斗中就显得鸡肋了。

    “我不想赢,也赢不了?!庇嗪撇淮魏斡锲赝鲁黾父鲎?。他已将冷静已经上升到冷漠的层面,他猜测这个女孩就是故意来挖苦自己的,几乎所有认识余浩的人都看不惯他遇到对决就投降的样子,不过他并不在乎,况且在此时冷漠远高于其他情绪的余浩眼中,即便是面前这个美丽的让人看一眼便舍不得挪开视线的少女也只是一个碍眼的路障罢了。

    听着余浩毫无表情的话,少女的脸色变了,余浩复读机般一字一顿的话语在她看来似乎是在表达一种不屑:老子就爱投,你管得着吗。

    “你这样的家伙算什么?凭什么你这样的家伙就可以活得这么心安理得?”少女突然站起了身,恶狠狠的大声问道,仿佛要将莫名出现的怨气全部发泄给余浩。

    要是平时遇到这种情况,一个不认识的女孩突然在路边拦住他问“你是不是背着我又找了一个?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类似的话,余浩肯定当场就吓傻了。不过现在的余浩可是全身加持着冷漠的气场,他静静地听完少女的发问,然后轻描淡写地了一句:

    “那你这样的家伙又算什么?凭什么不让我去睡觉?!彼低?,转身便走。留下少女呆呆地站在那里。

    黑发女孩真的愣住了,她可能怎么都没有想到余浩敢这样跟自己说话。

    (坏了?。?br />
    已经将情感调到正常的余浩立马意识到情况不对,他记得女孩的能力值是8796,按照数值大小对应能力强弱的说法,那今天算是惹上大麻烦了,不过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反正每天只有两点被动点数输谁不是输,眼下还是还是跑路要紧,搞不好她要用强制。

    除了能力值以外,对试验区的学生来说另一个重要的数据就是点数,每月一号分发的等同于能力值前两位数的点数相当于学生的固定收入,例如你的能力值是435,那么每月一号你就能获得43点分数,而能力值在1000以上的学生则全部是100点。每一点分数都可以直接换取不少的现金直接转入账户,这种类似奖学金的设定也是试验区大部分学生们主要的经济来源(分数能够累加一年,每年的最后一天会将剩余的分数全部转为现金)?;袢《钔夥质姆绞街饕怯枚跃?,两人各消耗一分进行正常对决,获胜方得到两分,正常对决分为挑战方和应战方,每人每天的挑战次数上限和应战次数上限都是2场。当你自身已经达到挑战次数上限则无法再进行主动对决,若你要挑战的对手今天已经被挑战了两次的话,可以通过消耗两点分数进行强制对决,这种通过给对手垫分进行对决的结果就是即便赢了也一分不得,而输了则直接失去两分,而且强制对决一天只能使用一次,因此除非有特殊原因,几乎没人会进行这种对决。

    正当余浩全力“逃窜”时,他最不愿意听到的声音还是出现了:

    “您已进入强制对决?!彼孀拍灾械纳粝炱?,他心中的担忧终于变成现实。

    (强制对决,果然生气了,不过我要是不跟你打呢)余浩轻声叹了口气,却没有闲着,通过眼球控制迅速拉取出了虚拟操作界面,右手已经轻车熟路般摸向了投降键。

    投降**好,余浩虽然打架不行,但论起投降速度可能试验区内没有谁能做到比他更快,余浩的想法很现实,试验区的规定是分数一旦为零就会被遣退,而拥有一百点分数的他哪怕三十一天每天输两场也还剩下三十八分,这已经比超过六成学生每月能拿到的全部分数还要高,毕竟试验区有七成左右的学生第一位能力值在三或以下,这些分数换成的存款也足够余浩过活。所以再怎么输都无所谓的余浩才会不在乎任何形式的对决。

    但是此刻的情况却变了。

    (点投降不起作用??。┯嗪朴械憔?,下意识再一次将冷静调高。

    不是空间转移,余浩分析??占渥浦荒茏饔糜谑堤?,由植入芯片与大脑联立而成的虚拟界面不可能受空间转移的影响,也不是光线折射,光线折射的原理是通过改变光的传播路径,让人眼看到一个错误位置的成像,余浩不知道少女的异能,但他很确定自己点击投降的一连串惯性动作早已不需要眼睛来判断位置,所以无论所谓错误的成像在哪里,余浩的手指一定是向着正确的位置去的,而眼前的投降键恰恰处在正确的位置。

    那就只可能是被什么透明的实体挡住了,既然这边点不到,那就换一边再点,不,既然她的异能不是光线折射,那就直接拉近虚拟界面,让投降键去“撞”自己的手指,余浩的异能在战斗中能给他带来的唯一帮助就是让自己能够不受外界干扰的进行思考。

    “咔嘣?!?br />
    就在余浩控制着界面即将触碰到右手食指的一刹那,伴随着类似捏手指骨头的响声,他的整个脑袋向左扭了接近九十度。

    这当然不是余浩自己做出的动作,但他自己也不知道女孩到底是什么异能,只是感觉到自己的右边脸像被什么东西死死按住,一阵疼痛感席卷至脑中,余浩的异能无法关闭感官,但依然能通过调节情绪的方法让自己保持镇定。

    虚拟界面已经离自己非常近了,只要稍微伸出左手手指就能够碰到。余浩印象中好像从没在对决中赢过谁,但此时他觉得只要点到了投降就是自己的胜利,非战斗中未经许可不能使用异能造成人身伤害是明确规定,眼下只要让自己进入非战斗状态就行了。

    “再动一下,我就让你的脑袋转个圈?!迸⒈涞纳艟尤蝗靡呀渚蔡嵘桨顺傻挠嗪聘械交肷硪唤?,他感觉到左边脸上也被贴上了一层玻璃之类的东西,这种脑袋被被人掌控的感觉真是差极了。

    试验区规定对决中任何人一旦造成人员不可挽伤害或死亡就会被关入试验区特别监狱论情节承受相应刑罚,这里不是个可以为所欲为的地方,余浩不相信面前这个少女会不知道。

    (她不会杀我),冷静情绪仍占据主导地位的余浩立刻做出了判断,但身体却仍未动弹一下,慢慢地余浩如同提线木偶一般被头部两侧类似透明玻璃的东西夹了起来,只有脚尖能勉强碰到地面。

    很奇怪,余浩内心深处可能会这么认为,做出对方不会杀死自己判断的是冷静占主导的自己,而做出不能动判断也是冷静占主导的自己。从被发现超能力和异能进入试验区以来,余浩从来没有经历过真正的危险,像他这样见面投的爽快人在急需点数的人看来简直是上帝赐予的礼物,就连刚刚那位打劫了余浩两分的家伙临走之前还不忘道声谢谢。但在此时余浩好像确实第一次遇到了危险,冷静能帮助人思考,却并不能带来经验。在毫无对策的情况下,余浩决定将情绪调正常,企图按照一个正常人的想法来寻求出路。

    伴随着冷静下降的同时,一种强烈的恐惧感瞬间充斥到脑中。这种自己的生死就在别人一念之间仿佛过了这一秒就没有下一秒的恐惧感,余浩不记得从前有没有感受过,但他记得这是从自己拥有异能以来,第一次放弃干预这样的情感。

    余浩彻底呆住了,恐惧使他忘记该如何思考,身体也完全不受控制,此刻的他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呆呆地望着少女,或许现在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膀胱的储量还不是很足。

    少女走到了余浩面前,她仰头望着余浩,盯着他眨都不敢眨一下的眼睛,过了片刻,好像达成目的似的收了目光,自言自语般地小声说:“你这样的零,不要也罢?!?br />
    在少女说出最后一个字的同时,余浩感觉到脸两侧的透明玻璃消失了,他双脚落地,但双腿却没能提供一点支撑身体的力量,于是两腿一弯,整个人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余浩立刻将冷静盖过了恐惧,终于控制了自己的身体,接着毫不犹豫地按下投降键。

    “您已战败?!鄙粝炱?。

    发展到这个地步,结果已经不重要了,余浩担心的是这个让跟自己不在一个层面的女孩会再来找自己的麻烦,他望着少女渐渐远去的背影,吸了口气,大声问道:“赢了我对你而言有什么意义吗?”

    少女闻言停住了脚步,却欲言又止,继续前行,直到背影消失视线中最后一盏昏黄的街灯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