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数与恶魔 > 第一章:陈海东(下)
    超自然能力报,这是在试验区中由学生创建的最大的报社,总部位于第五学区,在各个学院都有分社,事实上除了一些特定的内容板块之外,各个分社都是各自出刊。由于报社最初是以社团的形式创立,虽然其现在的地位已经远比普通社团正式,但每当有学区级别的联合活动时报社还是会参加,报社的总编辑和副总编辑在非正式场合下被直接称呼为社长和副社长。

    第十一学院区的报社位于临近住宅区的一幢独立的三层尖顶建筑中。这座占地二百多平米的维多利亚风格尖塔式建筑放在布局紧凑的试验区中也能算是独树一帜,据说第一任社长为了买下它不惜从他做房地产的老爸手上要了几千万,而他老爸对此作出的唯一评价是:不愧是我儿子,真有投资眼光。

    不过让他老爸失望的是这位有钱任性的前社长毕业后将这座算作私人财产的建筑免费租给了报社。

    现在报社的固定社员总共有十一个人,不包括几个特约记者。除了一楼的两个接待,其他人的工作室全在二楼。海东站在门口,伸手从兜里摸出了一张彩纸,看上去好像是一张电影票,不过却只有一部分的样子,海东拿着这张残缺的电影票看了一眼,又放兜里。

    今天上课,估计没几个人在。海东心里想着,推开了没上锁木质大门。

    事实也正如海东预料的,一进房间,宽敞的一楼一个人都没有,想必二楼也没什么人,海东顺着旋转的木质楼梯走上二楼。

    楼梯上通向二楼的地方有一扇需刷卡的防盗门,不过为了防止这扇大铁门与建筑内的木质风格格格不入,不知道是谁的创意将一块同样大小木板贴在了防盗门上,只在刷卡区和把手处打了孔,刚来的时候每次看到这扇怪异的大门海东都会忍不住想笑。

    在“嘀”的一声确认声后,门锁解开的声音也随之响起,海东轻轻地推开门,进去后又轻轻将门关上。

    与一楼开放式的布局不同,二楼则是在一条走廊两侧分成多个小隔间,负责不同板块的编辑都有自己独立的工作室。海东径直往里走,停在了走廊尽头的右侧房间前。房间的木门上挂着一个小牌子:副总编辑室

    “咚咚咚?!焙6昧思赶旅?,不知为何本来只是单纯工作上的关系现在反倒让海东有些紧张起来??隙ǜ账档幕坝泄?,海东这样想着。

    “请进?!泵拍诘纳羲坪趵醋砸晃怀墒斓呐?。

    “海东推开门,面前桌子对面的椅子上并没有人,当余光瞟到了两把放在房间左侧墙壁边的椅子,副社长正坐在那里。

    “过来坐吧?!?br />
    海东转过身,看向副社长,却正好跟副社长紫色的眼眸双目对视,连忙下意识的低下了头,将目光放到在副社长裙下自然伸展的白皙长腿上,可是看了两秒钟心中就涌上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吓得海东连咽口水,只好稍微偏过头把目光再移向别处。

    “过来坐啊,我不吃人的?!闭馕怀墒斓难Ы憧吹胶6粽刨赓獾难泳醯糜行┖眯?。

    “咳咳”海东深吸了口气,连忙咳了两声,心态总算是平和了下来。他应了一声,快步走到学姐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这位副社长名叫许上凌,比海东大一届,十六岁,能力值是577,有着让人过目难忘的深蓝色长发以及一双令人沉醉的淡紫色眼眸,从长发间微微露出的左耳上挂着一只金色的星型耳环。她比例完美的高挑身材也绝对吸睛:其他女孩穿来及膝的蓝色百皱裙在她身上有如短裙一般,露出一双紧致没有任何多余赘肉的白皙长腿,再加上一双崭新的给人感觉充满青春活力的花边白帆布鞋,明明人走的成熟风格穿着却又是清纯风格,可这样的搭配却并没有给人一丝不协调的感觉。

    海东在三个月前刚进报社的时候称其为上凌学姐,不过在遭到强烈反对后就改称凌姐(大概是因为汉语断句之处的博大精深)。许上凌来自黄昏学院,海东倒是了解过这位美得如天使般的学姐在整个学区中都有很多追求者,应该说非常多,而她好像并未对任何一个人感兴趣,每天下课后就准时来报社工作,据报社的前辈说二楼的防盗门就是为了阻止凌姐那些疯狂的追求者而设的。

    不过上帝仿佛刻意不让事情变得完美一样,看似完美的许上凌可能唯一不完美的地方,就是平胸。

    “看你刚才紧张的样子,是不是以为上一期的报纸出现错字了要扣薪水了?”

    海东一听,连连点头。他作为小编在报社的工作是文字校对,再加上自己平时的用钱习惯,所以也难怪许上凌会这么认为。

    “你虽然是刚来不久的新人,不过工作倒是很认真?!毙砩狭杼鹜惹崆岬靥吡艘幌潞6南ジ?。

    “这样啊,那就好?!焙6ψ派焓帜幽幽源?,他知道许上凌虽然对那些追随者十分冷淡,不过对同事却非常好,再加上她那大姐头一样大大咧咧的性格,给人的感觉还是很轻松的。

    “现在有没有觉得工作很无聊?文字校对这种工作时间长了任谁都会受不了的?!?br />
    “我还好吧,毕竟我是为了找一份工作缓解一下分数上的负担,什么工作我都能做好的?!焙6焐瞎樗?,心里其实在暗暗揣测副社长到底找自己来干什么。

    “好吧,那我就有话直说了,”上凌突然转变了说话风格,可能她自己也觉得这种嘘寒问暖循序渐进的问话方式不适合她。

    “其实我叫你来不是为公事,是我的私人请求。你的异能是找东西对吧?!?br />
    “心眼?!焙6?,接着又说:“嗯,差不多吧?!?br />
    “是这样,嗯,我的东西,昨天被人偷了,帮我找出来凶手是谁,我要杀了他?!备詹鸥芯趸购艽蠼阃返男砩狭柰蝗槐涞糜行┩掏掏峦?,连伸展的双腿也不安的收了来,这些细节海东自然是注意到了。

    “什么东西?”海东问道。

    许上凌红着脸小声说:“我的,内衣?!?br />
    “噗!”

    两人沉默半响,终于还是由上凌打破了尴尬的场面。

    “好啦,没把你当外人才把这种事告诉你的,你就说帮不帮忙吧?!?br />
    “帮,我肯定帮?!焙6南攵及颜庵质赂嫠呶伊?,我要是不帮忙估计论罪也不比那个小偷好到哪去吧,而且要是没找到小偷说不定就拿我当替罪羊了?;褂行资?,没那么夸张吧,撑死了就是个变态而已,不过海东想起上凌刚刚说要杀了那个家伙时认真的样子,他仿佛已经看到自己成了替罪羊后的惨像。

    想到这里,海东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小心翼翼地解释道:“那个凌姐,我的异能不是这么运作的,我的心眼能够找到事物之间的联系,实物的话可以通过这些的联系来找出其停留过的位置,也就是说,我需要足够多的信息?!?br />
    许上凌盯着海东看了一会,仿佛是在观察海东是不是别有用心,不过看到海东不像是在说谎的眼神,随即答应道:“好,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吧?!?br />
    “那首先,凌姐你被偷的是一套还是只有上边或者下边的?!焙6恿四恿?,不好意思地问道。

    “两件,都是上面的,而且都是晾在公寓的阳台上被偷的?!毙砩狭韬孟褚凰布湎チ烁詹判呱谋砬?,毫不避讳的答。

    “会不会是被风吹掉之类的?!焙6痪跫淇聪蛄肆杞愕男夭?,这个从头发到脚都对异性散发着诱惑力的女生在男生眼中好像只有一马平川的胸部是所谓的“安全区域”。海东实在不愿相信什么人会对学姐的胸部感兴趣。

    “不可能?!毙砩狭枇⒖谭袢??!霸趺纯赡芰酱味家谎?,而且如果我没记错,上一次被偷的时间,正好是去年的今天?!?br />
    “上次是一年前?”海东有些惊讶,这得是多么执着的变态才干的出来?!昂冒?,如果确定是人为的,只要不是那种能瞬间转移之类的能力,我都有信心可以找到?!?br />
    “是吗?那就交给你了,如果能找到凶手的话学姐我会有奖励的哦?!毙砩狭杷坪鹾苈夂6拇?。

    “不过我需要用心眼看一下跟原物有关联的事物?!焙6怨俗缘厮底?,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眼睛已经盯着上凌的胸部看了半天,可能是他下意识把这里当成“安全区”了吧。

    “你出去?!毙砩狭柰蝗灰涣痴孛畹?。

    “???”海东明显还没缓过神来。

    “我说让你出去?!鄙狭柚馗?。

    “哦?!被刮匆馐兜轿侍獾难现匦缘暮6恢雷约菏潜幌轮鹂土盍?,无奈只得悻悻起身离开。

    海东轻轻关上门,站在门外,实在是没搞懂学姐变脸的速度怎么这么快。他有捋了一遍刚才的经过,好像感觉到了什么。

    (天哪,我说看一下跟原物有过关联的事物,学姐不会以为我要看她的胸吧,我只是需要看到它之前被放置过的位置而已,不一定非要是穿在身上的时候啊。)

    这下怎么办,海东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已经走远了,而且好像已经没有头的余地了。拔腿就跑的念头在心里闪过多次,但这里是他工作的地方,许上凌又是他的顶头上司,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于是海东还是放弃了跑路的想法,他想了想,硬着头皮试探性地问道:“学姐,我错了,你能听我解释吗?”

    “现在不许进来?!崩锩娴纳羰智坑?。

    (现在不许进来?)海东心里默念。也就是说待会可以进去了,那学姐现在在里面干嘛?

    “麻萨卡”海东心中闪过一抹不纯洁的念头。

    就像最老套的剧本中那样一黑一白两个小人出现在了海东头上,白色的小人急促的说:“快给学姐解释清楚啊,只要去她的住处看一下就可以了?!?br />
    黑色的小人一脸看白痴的表情反驳:“你懂什么,这么难得的机会,错过了这辈子可就没第二次了?!?br />
    两个小人厮打起来,可白色小人完全处于下风,终于黑色小人一记旋踢把防备不足的白色小人踢出了老远,在这一刹那海东仿佛也做出了选择。

    “可以进来了?!?br />
    海东连做了几次深呼吸,发现并没有什么卵用,他按下把手推开门,心中默念(只看一下,只看一下)

    许上凌身上的蓝白色校服已经换成了一件白色的长袖衬衫,没有扣扣子,只用两只手紧紧拢着,她看了一眼海东,神色突然变得冷酷,冰冷冷的说道:“你的想法变了?!?br />
    “嗯?”海东极不自然的哼了一声。

    “我的异能是读心术,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现在在想什么?!?br />
    (什么?读心术?)听到这上凌这句话,海东知道自己内心假公肥私的龌龊想法彻底暴露了。(完了,这下真完了,怎么办,现在跪下认错还来得及吗?)

    海东现在只想找个洞钻进去,就算是粪坑他也不会犹豫??吹胶6啾频谋砬?,许上凌忍不住笑了起来。

    “骗你的,没想到看你平时老实巴交,还真对学姐有这么下流的想法?!?br />
    “我?!焙6恿四幽源?,不好意思的偷瞟了一眼上凌的脸,然后赶紧低下了头。

    “算了,我已经想的很明白了,就算便宜了你也不能便宜那个死变态。不过话说在前面,这次你要是让凌姐我失望了,以后可就要小心了?!?br />
    “恩恩恩?!焙6阃?,现在他只知道学姐说什么他就做什么。

    “那你抬头,只许看一眼?!?br />
    海东抬起头,下意识开启了自己的异能,睁开了那只能看见物体内在联系的心眼。

    海东的三只眼睛紧紧注视着上凌轻轻拉开的衬衫,他开启异能时全身心都会高度集中,因此排除了心中的杂念,但与此同时却也忽略了平日里很大条的学姐已经涨红的脸蛋。

    然而这美妙的场景只持续了一秒,在海东过神来的时候学姐已经拉上了衣服。虽然刚才那让海东感觉浑身充满力量的一瞬间像照片一样定格在脑中,旦任凭海东怎么使用异能,从这张照片只能得到一个信息:紫色的

    “够了吗?”许上凌背过身开始扣扣子。

    (自然不够啊,这也太快了吧,除了颜色啥都没看清。)海东心里想,却连忙答“够了,够了?!彼翟诓桓蚁胂褚亲约赫嫠挡还唤酉吕椿够岱⑸裁词?,作为老处男的他心脏已经承受了够多了。

    “那现在你还需要什么?”许上凌已经扣好了扣子,转过头看着海东。

    “嗯,还需要去你的住处看一下?!焙6侠鲜凳档拇?,其实这才是最重要的环节。

    “我的宿舍吗?”上凌想了想,还是点头答应了?!跋挛绶叛е罄幢ㄉ缯椅??!?br />
    “所以说就是这么事?!焙6吭谛C趴诙悦媲暗牧档?。

    下午放学后海东因和许上凌学姐有约,只得拒绝了柳沫一起去k歌的提议,在柳沫的逼问下无奈的编了个故事,大概是自己被叫去处理工作然后无意间听到学姐说东西丢了于是拜托我用异能帮她找。(海东自然知道中午真正发生的那段少儿不宜的桥段是绝对不能说的,不过除此之外好像也没什么说的了,于是只好编故事糊弄过去)

    “没看出来啊,我听说许上凌学姐对男生的态度冷淡在整个十一学院都是出了名的,居然要拜托你说明你已经很有机会了呦,没想到你追学姐还挺有一套的嘛?!?br />
    海东被比自己矮半个头的柳沫像大哥表扬小弟一样拍着肩膀,总觉得有些别扭。他苦笑地解释:“我刚说错了,是我主动要求去帮学姐的,还有什么我有机会了乱七八糟的,我跟学姐只是单纯的同事关系,再说,那么多能力值六七百的天才还有富二代都没一个能让学姐多看一眼,就我这三百多的穷二代,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br />
    “好啦,不要这么想啦?!绷参康?,“男人要对自己有信心,而且像学姐那种强势的类型,说不定就喜欢你这种又笨又弱的?!?br />
    “stop!”海东打断道?!澳阋窃诎参课业幕熬偷酱宋拱?,我本来没什么失落感的,听你这么一说反而觉得不对劲了?!?br />
    “这样吧,我跟你一起去?!绷孟裢耆惶胶6谒凳裁?。

    听柳沫说要一起去,海东有些急了:“哎,我就是去找个东西而已,你就别添乱了好不好”。毕竟找内衣这种事怎么能让柳沫知道,万一这事传开了那自己不得被学姐的追求者们群殴致死才怪了。

    “什么添乱,我是去帮你好不好,像你这种遇到机会都不知道珍惜的人?!?br />
    “实话告诉你吧,上凌学姐哪里都好,但是是个平胸,我喜欢的是胸大的女生?!焙6低旰薏坏酶约阂话驼?,这tm想的什么鬼的借口。

    柳沫的反应果然不出海东所料,只见她瞪大眼睛一脸惊讶的看着海东,又下意识的偷瞄了一下自己的胸部,气鼓鼓的说道:“笨海东你这个变态!我以后再也不理你了?!彼低昃妥砼艿袅?。

    看到柳沫的反应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内,海东松了口气,小声嘀咕了两句:“男生喜欢大胸妹有什么错,再说你的规模也不小啊,搞得好像我在说你一样?!被案账低?,似乎就注意到周围人投来的鄙夷的目光,海东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被围观了,而更惨的是自己八成是被当成了被女朋友甩了的渣男了,他赶紧低下头,三步并作两步的快速离开现场,暗暗祈祷围观群众没有自己认识的熟人,不然就不知道第二天会传出什么奇怪的流言了。

    没过一会儿海东就来到了报社,跟一楼两位正坐在一起用平板电脑看喜剧笑的连头也不抬的招待妹子打了个招呼后就直奔二楼。

    “咚咚咚”。

    海东小心翼翼的敲了几下门,没人应,不过过了一会儿门打就开了。

    “不用进来了?!笨诺男砩狭枭裆行├涞?,让刚准备打声招呼的海东咽了口口水。

    许上凌头拿起了放在桌上的单肩包挎在身上,然后走到门口,看着海东,海东赶紧后退了几步让出路来,许上凌走出来,顺手把就门关上了,看样子应该是早就准备好走了。

    “跟我走?!毙砩狭杩戳撕6谎?,也不管其反应,就直接转身走了。海东只得老老实实跟在后面,却是不知道为什么学姐态度变化这么大。

    下到一楼,许上凌瞥到那两个正笑的前仰后合的女生,大步走到两个女孩旁边,猛地一拍桌子,吓得两个女生立马站了起来,手忙脚乱的取下耳机。

    “你们两个,这里不是学院里那些没纪律的社团,也不是给你们随便混过去的地方,这是你们的工作,如果不想干了随时可以走?!?br />
    看的到那两个女孩紧紧贴在一起,头都不敢抬一下,虽然有所耳闻,但现在海东还是第一次见到许上凌对待工作居然这么认真。

    “哎?!毙砩狭杼玖丝谄?,态度好像稍微放软了一点:“下午的工作时间只有三个小时,我不管你们两个怎么分配,但在这段时间我随时都要看到一个站在前台工作的人,明白了吗?”

    两个女孩连连点头。

    许上凌也不多说,走到门口朝海东使了个眼色,海东会意的跟了出去。

    天色渐晚,不过路边的行人还很多,两人一前一后的走在路上,海东盯着许上凌的背影,又调出虚拟界面看了看时间,然后重复这两个动作。不过最后还是忍不住试探性的开口说道:

    “上凌学姐(一旦海东认真起来还是会这么叫,他觉得这个称呼比较正式),如果是因为中午的事情我真的十分抱歉,实在是因为太突然,不不不,全都是我的错?!?br />
    许上凌停下脚步,过头看着海东的眼睛:“说了多少次不要这么叫我,听着很不舒服,还有,刚才是因为别的事情心情有点烦躁,跟你没有关系,不要多想?!?br />
    “哦哦,那就好?!焙6嗔巳嗪竽陨?,看着学姐虽在责备却并不像在生气,心想自己真是多虑了。

    “中午的协议还有效,要是能帮我找到犯人的话,就请你吃饭,地方随便你挑”

    许上凌突然停了下来,而海东也却丝毫没有感到意外,因为他也感觉到了什么就在刚刚,一个人影几乎是贴着他的左肩瞬到了他身后,之所以用瞬是因为那人速度很快,快到海东几乎没有看清他的脸,只能大概感觉到是个男的。而最让他感到意外的是,当那个人走到他身旁的一刹那,明显感觉到一股强风就像海浪一样有力而又精准的打在了自己的左边身体,让毫无防备的海东身体略微向后一仰。

    这是异能,而且是风能力,海东自然而然的想到,可他没想到的是,面前的许上凌脸色突然变得凝重。

    “龙哥?!毙砩狭杩诤暗?。

    海东下意识的头,他确定许上凌是在叫刚才那个人,因为如果不出意外,他已经知道那人是谁了。

    不过令海东意外的是,那人居然就站在离他两步远的地方,他似乎停住了,以他刚才的速度海东原以为应该已经不见人影了。

    “呦,真是巧,没想到这个时间点能在外面遇到你啊?!蹦侨俗?,笑着说道。

    其实还未看到那人的脸,海东就已经确定了自己的判断,海东认识这个人,或者说整个十一学区也找不出几个不认识他的。

    王正龙,第十一学区晨曦学院学生会长,能力值7795,控风者,他有一张俊朗的脸以及模特般笔挺的身材,使得平时看来再平凡不过的黑色校服在他身上都像是特意定制的一般,而不论何时那一头金色长发都像是在随风飘曳,使得其更加引人注目。

    一个典型的天才加学霸再加高富帅,在这样天之骄子面前,海东能感到的只有差距,是那种所谓天与地的差距。他甚至不知道该怎么跟这种人正常的交流,但毕竟作为学生会的一员,还是有必要跟学生会长打个招呼。

    “会长”海东刚镇定下来。

    王正龙只是瞥了一眼海东,却未将目光停留在海东身上,点了下头算是应。

    “结束了吗?”许上凌看着王正龙,说话时有些犹豫,声音中少了往常的自信,海东仿佛看到了许上凌此刻目光中的黯然。

    “嗯,结束了?!蓖跽咽酉叽雍6砩吓部?,用低沉的声音给出了答案。

    “凶手会是他吗?”

    “我觉得不是,但决定不能并未更改?!?br />
    “那你特意来找我干什么?”

    “什么叫我特意找你啊,明明是碰巧遇到的好吗?”王正龙本想故作轻松的开个玩笑来缓解下严肃的气氛,却发现许上凌的表情丝毫没有变化,于是收起了笑脸:“每个人对事情的看法都不一样,有些人喜欢从大局出发,有些人却只想得到结果”

    “想一下我们几个人哪次没出过分歧,但还是那句话,只要你觉得这里还有人比他更无辜,那你做出的决定就没有错?!?br />
    王正龙顿了一下,侧脸看着海东,海东正听得起劲,过神来发现王正龙正盯着自己,赶紧偏过头作出哼歌状虽然他明知道这招又老又蠢只能骗骗傻子,不过好在王正龙也没有太在意。

    “结果既然不能改变,你如果有什么不满的情绪,要怪就全都怪在我头上吧,我虽然坚信自己是为了维护秩序,却从未把自己当成好人?;褂?,我只是希望你们都能没事?!?br />
    “我不怪谁?!毙砩狭枞嗔巳嘌劬?,极力摆出平淡的表情,“我也不能判断谁对谁错,只是觉得心中有些不安?!?br />
    “哼,这已经算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结果了?!蓖跽?,似乎并不打算再做停留。

    “但是所谓的正义,起码首先要自己相信是正义吧?!?br />
    一阵猛烈的狂风毫无征兆的从四周刮了起来,周围的行人都纷纷放缓了脚步并将目光转移过来,海东甚至要压低身子才能保证自己不被吹动。而他能看见,站在狂风交汇处的王正龙,已经在风力的作用下如离弦之箭一般飞了出去。

    风渐渐停了,海东直起身,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真不公平,为什么这种帅b还可以有这么装逼的异能?)海东心想,轻轻叹了口气,转头看向许上凌。许上凌的视线依然停留在王正龙所站的地方,俏丽的脸蛋上仍然挂着一缕迷茫。

    过了好一会儿,许上凌才过神来,她揽了一下被风吹之眉前的深蓝色长发,带些歉意的对海东笑了一下,轻声解释道:

    “不好意思,是一些私事,浪费了你不少时间?!?br />
    这还是海东第一次听见许上凌这么轻柔的声音,他连忙道:“没关系,反正我家也没什么事?!?br />
    “嗯?!毙砩狭璧懔讼峦?,“时间也不早了,走快一点吧?!?br />
    许上凌所住的女生公寓跟海东的男生公寓只隔了两个街道。不过这里无论是从规?;故巧枋┙ㄉ枥纯炊既煤6艘坏阕员案?,的确像他这样每个月只有三十几分的穷b也只住得起学区最差的公寓。

    电梯正好停在一楼,许上凌打开电梯门走了进去,海东跟在后面,可刚走进电梯门的一瞬间,却感觉身后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他头环顾了一眼,却发现四周并没有人。

    “怎么了?”许上凌问道。

    “没什么,感觉刚才后面有人?!焙6??!肮孛虐?,应该是我看错了?!?br />
    “嗯?!毙砩狭璋聪率质坏陌磁?,然后按下关门按钮。

    海东紧紧靠着电梯的内壁,双眼盯着电子显示牌上变化的数字,此时他的脑子里一直重复着今天所发生的事。(哎,先是看了学姐的胸,现在又要到学姐家里,平时做梦都梦不到的事真的发生,现在却又恨不得只是在做梦好了,如果是做梦的话只要睁开眼就什么都不用管了。)

    “我每天在公寓的时间很短?!毙砩狭柰蝗豢诖蚨狭撕6乃夹??!八苑考洳⒉皇呛苷?,不要太介意?!?br />
    “额?!焙6阃?。

    电梯一路到达了十一层。在一声叮咚的提示音后门也应声打开。

    走出电梯门的一刻海东已经开启了异能他所谓的心眼。在心眼的作用下,眼前的场景甚至是之前的景象都如同照片般一张张出现在海东面前。万物的存在和发展都遵循着因果联系,而他的异能则可以找到这些联系,再通过这些联系找到他所需要的信息。

    举个例子,比如他看到了桌上的杯子,通过与杯子的联系,他找到了把杯子放到桌上的人,通过与这个人的联系,他又找到了杯子原来所在的茶几,而通过这个茶几,他找到了茶几上放的水果盘,甚至又找到了放这个水果盘的另一个人。总之,异能能够给他提供一段时间内有所关联的影像片段,然而在这些多且凌乱的片段中检索信息的工作仍要靠自己来完成。现在海东的目光完全集中在许上凌面前的那扇门上,他正在翻找着自己能力范围内所能获取的内容,期待能从中找到一些有用的信息。

    不过让海东失望的是,他所能看到的这段时间内,除了许上凌本人和令一个茶发女生以外就再也没见谁进出过了,不过那个茶发女生是昨晚跟许上凌一起出现的,肯定不是要找的变态了。

    “没什么发现吗?”许上凌看到海东略有些失望的表情。

    海东点了点头。

    “进来看看吧?!?br />
    海东站在门外环顾了一圈,确实有些凌乱,门口的鞋子直直的摆了一排,而旁边的鞋架却成了摆设。原本看起来很宽敞的房间椅子放着东一个西一个,基本每把椅子后面都搭着衣服,沙发上更是摆满了衣服裙子,桌子上和地上散落着各种杂志报纸。不过除此之外,倒是没什么垃圾之类的,比海东所想象的零食袋饮料瓶夹杂着方便面味道的腐女房间还是要好上不少。

    许上凌踢开脚边的一本杂志,对海东说:“不用换鞋了,我平时都不擦地的?!?br />
    “哦?!焙6兆呓棵?,一股淡淡的清香就传入鼻中?!罢飧鑫兜谰褪亲蛱斐鱿值?,昨天比现在更浓,我昨天本来找了异能是提升嗅觉能力的朋友帮忙,不过她却因为这个味道阻碍不能找出犯人,只是告诉我这个气味只是单纯的香水味罢了?!?br />
    “嗯,如果那家伙放的香水是故意针对你那位朋友的,就说明他对你还有一定的了解?!焙6治龅?。

    “那还用说,既然做出这种事,肯定是对我有了解啊?!?br />
    “好吧,不过话说来,如果是人干的那就已经算是入室行窃了,像这样私自解决真的好吗?”海东问道。

    “不自己解决还能怎么办,像这种一年偷一件内衣的事,你认为督查团那帮家伙会当真吗?”

    “那倒也是?!焙6底?,伸手去关大门??筛瞻咽址诺矫虐咽稚?,就感觉手臂好像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

    “我说这栋公寓是不是闹鬼啊?!焙6蝗焕戳艘痪?。然后看到许上凌一脸疑惑地看着他,赶紧解释道:“怎么老感觉有什么东西在撞我?!?br />
    “这种吓女孩子去躲你怀里的老伎俩就不要拿出来对学姐用了好吗?”许上凌似笑非笑的伸手捏了下海东的脸。

    突然间的身体接触让毫无防备的海东老脸涨得通红,海东赶紧连声道歉,虽然自己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真无聊,连个玩笑都开不起?!毙砩狭枳白饔行┦目醋呕乖诓恢氲暮6?,无奈的说道:“算了,我也不打扰你了,阳台你看见了吧,有什么需要的就告诉我?!?br />
    海东点点头,看着许上凌坐到沙发上看起了随手从地上捡的一本杂志,他也冷静下来再次开启了他的异能。

    海东的异能无法锁定特定的时间段,因此只能通过从现在的时刻开始慢慢地拨。

    影像片段在海东脑中飞速的倒带,寻找着可能在这里出现过的可疑人物,可出乎海东意料的是,这两天之内除了许上凌和昨天跟她一起的那位拥有感官强化异能的女性朋友以外,再没看到半个人影。

    (难道是翻得太快了?)海东心想,决定慢一点再重新来一遍。不过这一次只过了一会儿,海东就停了下来。应该是今天下午的场景,跟现在最大的不同,就是地上的报纸和杂志还整齐的摆在桌上。而许上凌正坐在桌子旁边。

    (学姐下午没去上课吗?而且,她好像在哭。)海东所能还原的景象十分模糊,但事实证明了他的猜测:他开始往后放,接下来一个瞬间,许上凌将桌上的杂志一把推翻,然后一边擦拭着脸上的泪痕一边起身拿起了沙发上的单肩包,甩门而去。

    (这就是她下午态度不好的原因了吧)海东很清楚这还跟刚才路上遇到的王正龙有关系,但这毕竟是别人的私事,眼下还是把自己接下的事情处理好就够了。

    第二遍依然一无所获,还有唯一的希望就是阳台了,但是在这十一层楼上想要不经过正门直接上到阳台,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用了异能,而且是空间移动这样能够从一楼直接到十一楼的异能,可这正是海东最担心的地方,他的心眼只能看到一些片段,只有停留的时间越多才越有机会找到需要的时刻,像空间移动这种一瞬间就完成的动作,本来就不会跟这里的其他事物留下太多的联系,这也是为什么他中午就明说了前提是对方不是瞬间转移的异能者。

    不过事到如今也只能抓住最后的机会了,海东打开了阳台的隔门,将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心眼之上。

    结果跟海东想一模一样,上一个场景还能清楚的看见那枚紫色的胸罩好端端的挂在那里,而下一个场景就连衣架子都没了。

    (真tm是会瞬间转移的变态干的)海东心里哀叹,他隐隐感觉到自己的好日子要到头了。虽然他有言在先,自己的心眼拿瞬间转移没辙,但是自己毕竟到了人家的房间,窥探了别人房中的**,最重要的是还看了人家的胸。虽说如此,可他清楚现在还不能放弃,他开始一遍遍的翻看着阳台上的影像,虽然明知道这样不会有什么收获,但好歹还可以拖延时间,再多活一会儿。

    就在海东第十四遍切到昨天的场景时,阳台上的灯突然亮了,接着许上凌的声音从客厅传来,可能是已经等的有些烦闷了。

    “发现什么了吗?”

    “啊,嗯?!焙6τΦ?,他关闭了异能,才发现天色已经有些暗了。其实他虽然一直开着心眼,却从刚刚就开始思考怎么坦白,可是一想到许上凌知道真相后失望的再也不看他一眼又或是气愤的要生吞活剥了他的样子,还是把刚才想的方案全都咽了去。

    海东小心翼翼的从阳台走了出来,发现许上凌已经坐在了桌子旁的椅子上,一只手臂放在桌上撑着脸蛋,双眼略带疲倦的瞅着海东,然后朝桌子对面瞟了一眼,示意海东坐到对面的椅子上。

    “是不是没找到什么?!毙焐狭栉实?,她自然明白海东脸上的表情。

    “还是缺了一些线索?!焙6侠鲜凳档拇?,“而且,很有可能是异能者直接瞬移上来的?!?br />
    他想说的其实是后面这句话,因为这句话才真正表明了他的意思这种瞬间移动的异能者凭他的能力是找不到了。

    “哦,对了?!毙砩狭璺路鹜蝗幌肫鹄词裁?,“还有个东西给你看一下?!毙砩狭杵鹕碜呓允?,出来时手上多了一个衣架。

    海东立刻认出来这就是挂内衣的衣架。他惊奇的问道:“这是在哪找到的?”

    “就放在我的床上?!?br />
    许上凌把衣架递给海东,不过海东却并没有接,他转过身,双眼,不,应该说是三眼紧紧的注视着连接阳台的那扇隔门。

    (刚才看客厅的时候居然没注意到这里)海东盯着隔门看了一会,又突然站起身走向大门,又盯着大门看了半天。终于,海东好像明白了一切一般长长的舒了口气。

    “找到了吗?”许上凌换了个姿势,靠在椅背上。

    “嗯”海东仿佛想起了什么一样预言又止。接着,海东开始做起了奇怪的事情收拾地上的杂志。

    “你在干什么?”许上凌感到不能理解。

    “我帮你收拾一下房间好了,整洁一点的话有利于我的异能发挥?!?br />
    “你不是说能联系到的东西越多越好吗?”

    “那是第一阶段,现在已经开始第二阶段了?!?br />
    “那我跟你一起收拾好了?!?br />
    “不,凌姐你坐在那里不要动,我需要一个人做?!焙6ψ柚?。

    看到海东一脸认真的表情,虽然不知道海东要干什么,但许上凌还是答应了,“好吧,随便你好了?!?br />
    整理完地上的报纸杂志,海东又从房间角落拿出了扫把,看起来是要全面打扫一遍。

    “喂,你不是没找到犯人,想这么跟我赔罪吧?!毙砩狭韬孟窀芯醯搅耸裁?。

    “别担心凌姐,要对我有信心?!焙6?。

    “你会不会扫地啊?!毙砩狭杩醋藕6笠幌掠忠幌碌乃ψ派ò?,忍不住问道。

    可是海东好像丝毫没有理会,他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先扫客厅,再扫阳台,最后扫卫生间,哦玲姐,你的卧室我就不进去了?!?br />
    “真不懂你在想什么?!?br />
    接下来许上凌就看着海东拿着扫把四处挥舞,从客厅到阳台再到卫生间,然后把各个房门都关上。

    “现在可以进行你的第二阶段了?”许上凌倒是有些好奇海东的方法了。

    最后关上卧室的房门,海东快步走到许上凌身边,凑到其耳边低声说:“凌姐,你认识的人中有没有异能是隐身的?”

    “隐身?是有一个,你不会要说”

    “不仅如此,”海东刻意压低了声音:

    “而且,他现在就在你的卧室?!?br />
    “什么?!”

    “别冲动啊凌姐?!焙6吹叫砩狭柚敝背逑蛭允颐趴?,连忙制止?!岸苑娇墒且硇偷囊炷馨?,我费了这么大劲把他骗进去,就是怕把他逼急了跟我们来硬的?!?br />
    可还没等海东说完,许上凌就已经打开了卧室门。

    “赵落落你给我出来!”许上凌站在卧室门口喊道。

    (赵落落?)海东赶忙跟了过来,(名字叫的还挺秀气,可却是个偷内衣的变态。)

    过了几秒钟,房间里却没有一点动静。

    “我数三个数,你不主动出来的话,被我抓住你就死定了?!?br />
    听到许上凌这么不客气的要挟,海东已经明白这个人跟许上凌关系一定非常不错,他倒是开始好奇这是个什么样的家伙。

    “一二三!”

    就在许上凌刚刚念出三的时候,海东感觉整个人都不对了,因为他清楚的看见在许上凌的床上,赫然凭空出现了一位粉色头发的可爱女生。这位看上去只有十三四岁的少女趴坐在床上,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望着许上凌。

    “姐姐大人,我知道错了啦”

    可海东还没来得及把眼前这位美少女和前一刻自己所想象的变态猥琐男联系起来,许上凌就已经一个箭步冲到了床上,顺势把毫无反抗打算的粉发美少女压在床上,然后开始挠痒痒

    两个风格迥异的美丽人儿在床上旁若无人的嬉戏,看的一旁的海东连口水都忘了咽。虽然剧情并没有往下发展,但对于一条已经十六岁的单身狗而言,这波不亏。

    “喂,陈哈哈陈海东,咿呀呀,你看够了没有哈?”

    “嗯?”就在海东一边听着一句句“姐姐不要住手啊姐姐不要揉那里啊?!币槐咦孕心圆棺庞才躺霞甘甮的剧情时,突然发现被压在床上的粉发少女正冷冷的看着自己,他虽然很想知道这女孩是怎么坐到一边笑个不停一边又能像看垃圾一样恶毒的看着自己,不过一想到自己刚才口水都要流下来的丑态被女孩看到时,心里一虚,赶紧背过身去。

    “你装什么装啊,还想要你那份哈哈哈工作的话,就过来帮我哈?!?br />
    “社,社长?”在一间高档西餐厅里,海东一脸惊讶的看着坐在对面的赵落落。

    “你居然还不知道?”坐在海东旁边的许上凌也有些惊讶。

    “嗯?!焙6愕阃?,“在报社从来没见过面啊?!?br />
    “也难怪,这家伙天天开着异能,小小年纪还喜欢装神秘感?!?br />
    “话说,我为什么要请你这个家伙吃饭啊?!倍悦嬲月渎湟谰捎迷苟镜难凵穸⒆懦潞6?。

    “额?!焙6膊恢栏迷趺创?,其实是因为许上凌说这顿饭就当做是海东帮忙的报酬了,海东才觉得理所当然的跟来的,可他没想到的是居然是赵落落请客。

    “还有,为什么姐姐你会坐在这个家伙的边上,我请客的话位子就要我来选,我要坐姐姐旁边,旁边的家伙就随便找地方待着去?!?br />
    (完了,这梁子算是结大了)海东万万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发展到这个地步,自己帮顶头上司抓到的变态偷衣狂居然是自己另一个顶头上司,而且现在这个顶头上司还要老老实实的请自己在这么高档的餐厅吃饭。如果可以的话海东现在真想借口上厕所然后直接跑路算了。

    “小偷就给我老老实实的反思,然后负责结账就行了?!毙砩狭杳缓闷牡勺耪月渎?。

    “哼?!闭月渎涑6隽烁龉砹?,然后把脑袋趴在了桌上。

    海东真是奇怪为什么这样一个看起来只有十三四岁大的小女孩居然会是报社的社长,他不禁怀疑这报社到底有没有外面说的那样正规

    “对了海东,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找到这个家伙的?我还是没有明白你的异能是怎么事?!?br />
    “额,其实我在刚上电梯和进门之后都感觉被什么东西撞了一下,还记得我刚进你家里时问你是不是闹鬼吧?!焙6宰虐迅詹欧⑸氖麓鹄凑硪槐?。

    “什么嘛,原来是这样,所以你就已经知道小偷是个能隐身的人了吗?!毙砩狭韪芯跤行┦?。

    “那可没有”海东却并没有注意到许上凌的表情,“说实话我以前从来没有见到过拥有隐身异能的人,所以一开始我完全没有想到隐身上。在客厅时我花了很长时间去注意大门和房间却一无所获,当时我就觉得小偷可能是通过瞬间移动之类的直接上到这里,因为我的异能只能通过事物之间的联系来获取之前的片段,也就是说维持时间越长的景象我就越有机会看到,但是像瞬移取物这样一瞬间发生的事情我就没辙了。所以在阳台上我发现胸内衣在两段时间内消失时就以为没戏了。不过在我听到学姐说在卧室找到了衣架时才感觉奇怪,因为一个能够瞬间移动的人怎么可能还需要特意把衣架取下来再把衣服拿走。再想到之前被撞了两下,我才想到隐身这种可能?!?br />
    “那你在房间到处乱扫是怎么事?”许上凌问道。

    “那是之后?!焙6路鹄戳诵酥?,继续解释道:“想到了这个可能之后,我才发现自己遗漏了对客厅和阳台间隔门的检查,然后就被我发现了那扇门在前天中午时被开过一段时间。这几乎印证了我的判断,接着我又把目光放到大门,把注意力从之前有谁开过这扇门转变成这扇门什么时候开过一段时间却看不到人经过,终于发现前天早上学姐在出门时像是听到家里座机的铃声而转去接,却没有关门,我估计就是在这个时候小咳咳,社长大人趁机溜了进去?!焙6底磐低得榱苏月渎湟谎?,发现赵落落居然也在认真听。不过他的举动立刻就被赵落落发现,赵落落立刻敬给他恶毒的眼神。

    “我就说怎么有人打电话之后立刻就挂了。居然是你耍的小心眼?!?br />
    赵落落立刻收了目光,装作一脸呆萌的样子噘嘴吹着额前的刘海。

    “当我确定社长的异能以及她就在房间里时,那时候我还不知道社长的身份,加上隐身能力实在是不好处理,要是搞不好发生冲突我也不能确定我们是不是对手。不过既然社长当时没打算出来,我也就装作没发现你的样子,就想了个办法骗你躲进卧室,本想再跟学姐商量下对策,可谁知道然你们关系居然这么熟,嘿嘿?!焙6嘈ψ琶嗣竽陨?,故事虽然讲完了,但接下来该怎么收场他可丝毫没有头绪。

    “呦,想不到平日看你呆呆地样子,坏主意还不少嘛?!闭月渎涮鹉源?,言语中倒是少了份之前的恶意。

    “嘿嘿,社长教训的是?!焙6匀徊换岱殴飧鲎吧凳救醯暮没?。

    “有小聪明不是坏事”赵落落又装成一本正经样子,“但要是用在工作上”

    “哪有,我工作很努力的?!焙6ξ约罕缃?。

    “别被她吓住了,有我罩着你呢?!毙砩狭枳匀皇强创┝肆礁鋈说南敕?。

    “什么嘛,两个人跟小情侣一样欺负人家一个?!闭月渎淦艉舻泥阶抛炜挂?。

    “你说什么?”许上凌一拍桌子,吓得赵落落赶紧伸手抱住头。

    “好啦好啦,上菜了,上菜了?!焙6辖羧跋乱丫0五笳诺男砩狭?。

    没过多久,三人点的西餐都上齐了。

    看着赵落落和许上凌都已经开动后,海东也拿起了刀叉。

    正当海东下刀的一刻。身旁的许上凌突然问道:

    “陈海东,你听说过清道夫吗?!?br />
    “听说过,就是传闻中专门找那些能力值低分数少的人决斗,然后夺取他们的分数使得他们被遣退出试验区的一群人吗?”海东随意的答道,可说着说着就发现对面的赵落落表情有些惊讶。

    “姐姐,你不会”

    “那你听说过千末淘汰计划吗?”许上凌没有理会赵落落,接着问。

    “没有?!焙6丫畔铝嘶刮词褂玫牡恫?,他已经感觉到要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这个计划规定试验区内每个月必须要淘汰掉试验区学生总数的千分之一?!毙砩狭璐?。

    “这是谁定的计划?我怎么完全没有听说过?”海东自然是明白许上凌口中的淘汰指的是遣退的意思。

    “试验区的高层,你要知道这里被称作试验区,试验的目的是提升我们的超能力和异能,而我们都是试验标本,现在大家都依靠互刷分数来保证自己的安全,这种太过安逸的现状与试验的原则相违背了?!?br />
    “不是说我们是国家的希望吗?像我们这种拥有异能的人不应该越多越好吗?”

    “听说你玩过不少游戏,你觉得对指挥官来说是一百个小兵重要还是十个英雄重要?”

    “去粗取精吗?”道理海东自然是明白,“那如果每个月淘汰的人数没有达到千分之一呢?”他隐隐有些后怕,千分之一,对试验区来说那可是两千个超能力者啊。

    “那就会随机淘汰?!毙砩狭枇成系谋砬樗亢撩挥幸坏阃嫘Φ囊馑?。

    “随机淘汰?连四位数都会被随机吗?”海东明显有些难以相信。

    “没错,如果每月的最后一刻统计本月没有驱逐出千分之一的人,那么第二天,可能你我中的一个就会被强制驱逐出试验区。你应该听说过那些被遣退出去异能者的传言吧?!?br />
    “听说会被外面的科研机构用来进行人体试验?!?br />
    “嗯,前年入学的你估计不知道,在三四年前试验区刚刚创立的时候,就已经出现过这种随机淘汰的情况了,而直到有一位分数不可能输完的四位数被遣退之后,这个规则才引起学生了注意,也就出现了清道夫这个组织。所以所谓的清道夫,就是为了防止随机淘汰的这种情况发生,因为它已经威胁到了我们所有人的生活?!?br />
    “可清道夫所做的同样是让别人遣退啊?!?br />
    “你怎么还不明白?!币恢背聊恼月渎渫蝗豢?,“清道夫所做的是可以选择的,而随机淘汰却是谁都没法预料的,等于说清道夫是在默默帮助所有人?!?br />
    听到赵落落这么一说,再结合下午许上凌跟学生会长王正龙的对话,海东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这她们都是属于清道夫这个组织的了,可这并不代表他就认为清道夫就是一个正义的组织了,相反心里还觉得有些自私,就为了让自己不被随机淘汰,就去取走别人的分数让别人被遣退,再堂而皇之的挂上帮助所有人的名义,然而海东也找不到这种做法错在哪里。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所有人在真正了解到清道夫之前都不认为这是个什么正经的组织,觉得他们只是在给自己找替死鬼罢了。但其实清道夫的做法才是现实中唯一正确的。我们的目标是那些能力值既低又不努力提升能力和那些利用异能去违法连督查团都没办法处理的人,世界上的任何一处都有渣滓存在,试验区也不例外。所以告诉我陈海东,如果你站在中立的角度,把这样的人和你所认识的任何一个人放在一起,选一个被淘汰,你会选哪个?”

    这决定对谁而言都不难做,可却不代表所作出的决定正确与否,在海东看来清道夫的所作所为或许是最合理的,可他此时还并不能将这所谓的合理和正确画上等号。

    “你可能已经听出我的意思了?!毙砩狭璧纳羰チ似绞钡哪欠智渴疲?br />
    “你愿意加入我们吗?如果我刚才的话能颠覆你对清道夫这个名词的认知的话?!?br />
    “我需要好好想一想,从那个千末淘汰开始,上凌学姐,今天我恐怕做不出来决定?!?br />
    许上凌点点头,这次她没再职责海东这么称呼自己,毕竟清道夫这三个字在普通学生的认知当中,除了神秘就只剩下残忍了。

    “我们需要你的异能,它能够帮助我们做出更准确的判断。但结果还是要由你自己决定。我随时等你的消息,但不论结果如何,只要你愿意继续在报社上班,希望我们的关系都还能跟以前一样?!?br />
    这顿西餐算不上丰盛,但在这样高档的西餐厅价格也必然不菲??珊6衷谌锤械搅豢诙寄岩匝氏?。

    (清道夫)

    这个只存在于学生之间传言的组织,如今居然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自己身边,而自己还需要决定是否要加入其中,今天发生的事实在是太多了,多到海东自认为够用的脑子都有些转不过来。

    (快八点了。)海东扭头眺望窗外的夜色,轻轻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