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数与恶魔 > 第二章:数字概括的人生
    虚拟界面上的时针刚刚指到九点的位置,余浩已经呈大字型躺在床上,他从小就没培养过什么兴趣爱好,除了挂着耳机听歌以外。虽然脑植入芯片可以直接在脑中播放音乐,不过余浩戴耳机只是单纯为了隔绝耳朵外面的声音罢了。

    身旁的同学大都因为他四位数的能力值以及他表现出的冷淡性格而对其敬而远之,这种不易近人的性格是余浩刻意调节出来的。他把独来独往当成是一种自保行为,这也包括他所租住的这间还算体面的单人公寓,因为只有独来独往才能让人看不透他,看不透他其实是一个披着四位数外衣的纸老虎,这样就可以让自己少遇到点麻烦他最怕麻烦了。

    此时余浩正玩弄着手上一张,应该说是小半张类似某种门票的彩纸,嘴中不时发出的喃喃声只有他自己能听见:

    “8796,墙之女王,白映寒?!?br />
    这是余浩早上打听到的名字,要打听到这个名字并不难,几乎没人不知道这个站在两百万人顶点传说般的存在。

    “白映寒”正当余浩再一次念出这个名字时,从大门外传来了砰砰的敲门声。

    (这个点会是谁啊。)余浩将那张彩纸放到枕头下面,却并没有下床,他想假装这声音是什么人拿东西上楼时不小心撞到门发出来的。

    可让他失望的是敲门声没过一会儿便再次响起,而这次门外的人更是一连敲了六下,而且一下比一下响,好像是在告诉余浩我知道你在里面。

    余浩无奈的起身去开门,透过猫眼他能看到站在门口的是一个自己丝毫没有印象的高个子,不过他倒注意到了高个子右臂上的红袖章。

    “督查团的?八成是附近谁家被偷了吧?!庇嗪菩睦锵胱?,拉下了门把手。

    奇怪的是,当他打开门之后发现外面并没有人。

    “有人没有?”余浩把头探出去扫视了一圈,可就连楼梯间都不见半个人影。

    “神经病?!庇嗪乒厣厦?,转身返房间。

    “这么评价督查团可不好吧?!闭庇嗪仆吡肆讲绞?,突然听到身旁的声音。

    余浩略微吃惊,但在转过头的瞬间已经开启了异能,房间虽然很暗,不过余浩已经适应了很久的眼睛还是认出了这个坐在小沙发上的大高个子正是刚刚敲门的人。

    “瞬间移动?!庇嗪谱砻嫦蛘飧龃游茨泵娴牟凰僦?。

    “猜对了?!贝蟾鲎由硖逑蚝笠豢?,胳膊伸开架在靠背上,一副随意的样子,好像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

    “有何贵干?”余浩往后退了两步,凭感觉按下了客厅灯的开关。

    “你猜猜看?!贝蟾鲎涌醋庞嗪?。

    “没事的话就出去,我不记得督查团有权利私闯民宅?!庇嗪扑亢撩淮蛩愀飧鋈撕昧?。

    “哎呦呦,登门拜访一下而已,怎么就成了私闯民宅了?”大个子不仅没有生气,反而翘起了腿,摆出一副更加悠闲的姿势。

    余浩现在并没有把眼前这个傲慢的家伙揍一顿的想法,虽然他现在正处于冷静状态,但哪怕是在肾上腺分泌的状态,也是万万不敢跟眼前这个家伙动手的,大个子督查团的身份是一方面,而瞬间移动这种堪称变态的异能已经完全不是他所能应付的了的了。

    “你叫什么?!庇嗪谱灾话旆ǜ险饧一镒?,干脆拉了把椅子坐下。

    大个子慢慢坐起身,表情突然变得有些严肃。

    “我调查过你的异能,所以建议你不要开着异能跟我说话,这种口气听起来让人很不舒服?!?br />
    (在我家里还管起我来了?)余浩虽然心里这么想,但还是关闭了异能。

    “大晚上找我有什么事吗?”异能关闭后,余浩从表情到声音都恢复了正常。

    “李漾帆,能力值六八八?!贝蟾鲎幼绷松碜?,快速带过自我介绍,直接切入正题。

    “你昨晚跟女王对决了?!?br />
    (果然是因为这件事)

    “你这是陈述句的语气,好像不需要我答吧?!庇嗪瓶醋爬钛?,提醒道。

    “为什么?”李漾帆突然问道。

    “她强制对决我啊?!?br />
    “我是问她为什么要跟你对决?”

    “我还想知道为什么呢?!?br />
    李漾帆站起身,走到余浩面前,他接近两米的个头让坐在凳子上的余浩感到莫大的压力。

    “你知道我是来干什么的吗?”

    “找我收集证据的吧?!庇嗪撇虏?。

    “收集什么证据?”

    “当然是她故意伤害我的证据啊,怎么变成你问起我来了?!?br />
    “证个屁!女王故意伤害你的证据?我要这证据去干嘛?帮你主持公道?你的脑子是不是不用异能冷静就锈住了,我帮你一个能力值3打头的去对付一个8打头的能有什么好处?”李漾帆没好气的说道。

    “你不是督查团的吗?”余浩瞟了一眼李漾帆胳膊上的红袖标。

    “正常的对决不归督查管。行了,我大老远跑过来可不是跟你扯淡的。你快点穿好衣服,跟我出去一趟?!?br />
    “我可以拒绝吗?”

    “可以,不过你明天醒来的时候,可能会惊奇的发现这间房子里除了钉在地上的以外其他东西全都消失了,而且我保证公寓楼下的监控不会监测到任何证据。

    “这种情况傻子都看得出来是用异能干的,督查团会介入调查的?!?br />
    “那我很高兴为你服务?!?br />
    “好吧,我服?!?br />
    街边已经没有什么人了,两人并排走在宁静的街道上,准确的说是余浩跟在旁边。

    “你听说过清道夫吗?”李漾帆突然来了一句。

    “大概听说过?!?br />
    “那你知道女王跟清道夫的关系吗?”

    “白映寒?难不成她是清道夫的?”余浩略有些吃惊。

    “正好相反?!崩钛诼繁咭患蚁闫囊绲纳湛镜昵巴W×私挪??!芭踉詈玫呐笥?,就是‘死’在清道夫手里?!?br />
    “啧啧,连女生都不放过啊?!?br />
    “那都是以前的事了,重点是女王很长一段时间一直都只保留两点分数,她想利用自己来吸引清道夫的注意,可是清道夫好像一直对她避而远之?!?br />
    “她的能力值快到九千,我听说清道夫基本只以三百以下能力值的人为目标,估计他们也就是一群能力值五六百的家伙,只是因为做法偏激才有这么臭的名声?!惫乇樟艘炷艿挠嗪频故窍缘媒√噶艘恍?。

    “进来吃点东西,我请客?!?br />
    余浩虽然跟李漾帆才刚刚认识,但因为懒得出门而没吃晚饭,所以也不客气。烧烤店的一个服务员兼顾店内的一切事务,余浩瞟了一眼正低头算账的服务员,他的相貌并不出众,看年龄应该是打工的学生。两个人点完了东西,面对面坐在最里面的一张桌子。

    “那你应该没听说过守护骑士吧?!崩钛找蛔?,就迫不及待的说道。

    余浩摇了摇头。

    “这是一个为了对抗清道夫而创立的组织,在与清道夫的数次交锋中证明清道夫里面有很多厉害的家伙,甚至包括四位数?!崩钛档剿奈皇泵飨约又亓擞锲?,好像是在提醒余浩他并没有开玩笑。

    余浩却未显露出过多的惊讶,虽然一般情况下认识他的人都会下意识的忽视他也是四位数的事实,但余浩自己还是记得的,虽然他十分清楚自己和其他四位数之间超能力的差距。

    “你不会要告诉我你就是那个什么骑士的一员吧?!庇嗪莆实?。

    “没错,督查团的身份只是方便我掌握只有督查团才有权获取的消息,至于你昨晚的事就是我无意间调取附近的监控发现的?!?br />
    “等一下?!庇嗪屏Υ蚨?,他听到李漾帆这么快就跟自己透底就感觉不对劲,连忙站了起来?!澳悴换嵯肴梦壹尤肽忝前??!?br />
    李漾帆站起身,再一次杵在刚准备跑路的余浩面前,余浩迫于压力只得无奈的坐了去。

    “我可没准备让你拒绝,你对我们接下来的行动有至关重要的作用?!?br />
    “你调查过我的话就应该知道我的实力其实跟能力值完全不相符吧?!?br />
    “你的战斗力我自然清楚,又不是让你去跟清道夫交手,守护骑士的任务就是在督查团无法事先行动的情况下?;と跽??!?br />
    “弱者”余浩嘀咕了一声,“那不用动手还要我去干嘛?去当指挥还是当参谋?”

    “不,是去当诱饵?!?br />
    “”

    余浩抬头看着李漾帆脸上丝毫不像是在开玩笑的表情,心中默默咒骂着什么清道夫守护骑士之类的东西。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崩钛坪醵杂嗪泼挥斜硐殖鎏苛业目挂楦械铰?,于是又坐了下来,双目注视着一脸郁闷的余浩,“不用担心安全问题,既然我们的目的是阻止清道夫的暴行,那自然也对他们的底细了如指掌?!?br />
    “不对啊,清道夫不是只对点数少的人下手吗,我每个月可是能剩下五六十点?!庇嗪品路鹫业搅司让静菀话慵弊潘?。

    “分数可以直接换钱啊,换到十点以下,这有什么问题吗?”

    “十点以下?那我要是真被盯上了不就完了吗?!?br />
    “那说到底你还是不相信我们,觉得我们保证不了你的安全喽?!?br />
    “倒不是不相信你们的实力,虽然我不清楚你,但白映寒的实力我还是了解一些的,只是你们不可能二十四小时盯着我啊,万一清道夫趁你们防备的空隙下手呢?!?br />
    “那你可就错了。第一,白映寒并非我们守护骑士的成员。第二,我们就是要一天二十四小时盯着你。

    “那为什么偏偏要找我啊。就因为我被白映寒打了一顿?可是换成谁都打不过她吧?!?br />
    “先吃两口再说?!崩钛孟褚坏阋膊蛔偶?,拿起服务员刚端上来的肉串就吃了起来。

    “我哪有心情吃,换做你突然被一伙黑帮命令去挑衅另一伙黑帮,你还吃得下饭吗?!?br />
    “别说那么难听,哪有你说的那么严重?!崩钛氏伦炖锏氖澄??!疤匾庹夷阕匀皇怯性虻?,刚才已经跟你说了,女王长期保持两点分数却一直没能引清道夫出面,我们需要弄清楚他们的行动是不是存在一个界限,他们不对女王出手的原因仅仅是出于对女王实力的忌惮,还是说除了分数以外他们对能力值也有限定。你明白了吗?”

    “所以你们就是想知道他们会不会对我这个没什么战斗力的四位数下手?可就算知道这些对你们来说又有什么意义?”

    “实话告诉你?!崩钛桃庋沟土松?,“你难道不觉得奇怪?一个专门屠杀低能力低分数学生的组织,如果只是为了夺取分数,怎么可能集结这么多大人物?!?br />
    “那又怎么样,跟你们有什么关系,你们只要?;に腥瞬痪秃昧寺??”

    “当然有关系,这会决定我们日后的走向,已经有一种观点认为清道夫与试验区的高层有所联系,这也解释了他们为什么随时获取别人的分数信息?!?br />
    “我就搞不懂了,你们闲的没事为什么非要找清道夫的麻烦,他们的目标又不是你们?!?br />
    “你什么意思?”李漾帆的态度变了,“稍微有一点黑白之分的人都会斥责他们的暴行吧?!?br />
    然而这次余浩却没有服软,他已经开启了异能,他知道如果自己再不表现的强硬一点,那以后一定会后悔今天的决定。

    “是,你们要维护正义,那你们去就好了,别拉上我这么一个路人。实话告诉你,你们守护骑士跟清道夫哪边赢哪边输都跟我一点关系没有。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啊?!?br />
    李漾帆站起来一把抓住余浩的肩膀。下一瞬间两人就从烧烤店中消失了。

    在余浩眨眼的功夫,自己已经被李漾帆用异能带到了外面。他环视了一下四周空旷的街道,然后把目光聚集在面前的李漾帆身上。这相似的一幕让他不觉间想起了昨晚的经过。

    余浩运转异能,将集中和冷静的心态上升到职业运动员在世界级决赛上都难以达到的程度。

    只有在特殊的情况下余浩才会将某种情绪比例调节到极高的程度,这种不自然的改变在运用次数过多后会带来副作用,这个副作用就是会影响到日常状态下的情绪,比如突然出现情绪失控。但是相对的异能所带来的效果立竿见影,在余浩印象中他的异能还从未有一次让他失望。

    “看来我今天有幸跟传说中的四位数来打一架了?!崩钛衩残缘暮笸肆讲?,倒是让余浩感觉舒服了一些。

    余浩并不理会李漾帆的嘲讽,他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李漾帆身上,原本就很安静的街道仿佛变得连空气都停止了流动。

    论超能力余浩的能力值虽然是4180,然而他实际上只有四百左右的水平。论异能就更不用说了,瞬间移动可是试验区中公认的顶级异能。余浩之所以要打这一架并不是为了赢,而是想让面前这个丝毫不把自己当事的李漾帆知道,不要把事情想得太理所当然。他的想法很明确,只要用出全力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态度,这就足够了。

    终于,脑海中响起了等候已久的声音。

    “注意,对决开始?!?br />
    听到对决开始后余浩虽然下意识的瞄了一眼投降界面,但很快就重新集中了注意力??占渥撇煌诟咚僖贫υ谟谒换岜硐殖跏嘉恢糜胫盏阄恢?,几乎移除了中间过程。想要依靠移动轨迹来推测瞬间移动异能者的位置是没可能的。

    四百能力值想战胜六百除非占尽环境优势,这还是不考虑异能的情况。余浩很清楚李漾帆若是谨慎的对待这场战斗那么自己绝对没有还手之力。不过所幸的是情况在余浩的预料之中,李漾帆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任何动作,他显然对自己的异能很有信心。

    下一刻,余浩率先动了起来。

    已经将全部精力都集中在这次决斗的余浩自然不会漫无目的的发起进攻,他需要试探李漾帆到底是怎么想的。余浩虽然很少认真的战斗,但也知道一旦遇上速度完全在自己之上的对手,如果不能事先预料到对手下一步的行动,那就可以直接投降了。

    在两人仅有两步距离的时候,李漾帆仍然未采取行动。在余浩脑中,已经推测出了两种情况。

    第一种,李漾帆选择正面接下自己的拳头,然后嘲讽一句:你就只有这点能耐?之类的,也就是说他不打算通过异能取胜,而是要用超能力硬碰硬的方式教自己做人,这样虽然没有取胜的可能,但起码不用担心会被不知从何处来的攻击秒杀了。

    第二种,李漾帆选择用异能直接躲开。这种情况他估计会这么嘲讽:就你这样也想打到我?或者是“抱歉,你太慢了”。如果是这种情况就说明他完全是想玩弄自己。

    如果单单认为余浩主动进攻的目的是为了试探李漾帆的反应可就错了,事实上余浩已经将自己唯一可能打赢这一架的关键赌在了这一拳赌在李漾帆选择第二种情况上。

    在余浩距离李漾帆只有半步远,基本上只要挥拳就能打到的时候,李漾帆终于做出了反应,就像余浩所预计的那样,他瞬间从余浩面前消失了。

    早已预料到这一情况的余浩面色完全没有变化,若不是异能控制着他的情绪,恐怕他现在已经要咧嘴发笑,因为余浩知道,他唯一的机会来了。

    余浩在还未迈出最后一步时速度就已经减慢,在李漾帆消失的一瞬间余浩也几乎同时刹住了脚步,他将超能力全部集中在左拳之上,随即借助全身力量一个右后转身全力挥出左拳,就好像他背后长眼看见了身后有人一样。

    与瞬间移动的对手战斗根本别想靠眼睛来判断对方的位置,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预判对方的“落点”,并提前做出反应。瞬间移动或许快过了时间,但人的反应速度却逃不过时间。余浩将自己的全力一击赌在了身后的位置,他背后虽然没长眼睛,但如果换做是他就会用这种方式来羞辱对方,想一想如果你的对手自始至终都站在你的身后而你却毫无办法,那会是何等讽刺的事情。

    (打中了?。┯嗪扑渲荒芟嘈抛约核?,但拳头上传来的感觉却是真真切切的。然而这种感觉仅仅持续了不到一秒的时间,不到眨眼的瞬间李漾帆就再次消失在了余浩的视野当中。突然失去了着力点的余浩差点失去重心趴到地上,四百能力值的超能力者能够轻松举起一辆轿车,余浩这一拳起码有普通人五倍以上的力量,若是毫无防备的挨上一下就算是拥有六百能力值的李漾帆也绝不会有什么好果子吃。

    但是再次消失的李漾帆让余浩感到一丝不安,他的第二种猜测显然是正确的,但李漾帆却又转眼间再次使用了异能,一般人的反应速度绝对不可能这么快。

    “您已获胜,您已获得一分,剩余六十三分?!蹦灾械奶崾疽艏负踉诶钛У耐毕炱?。这久违的对决胜利却并未让余浩感到一丝释然,他知道一方投降后系统判定战斗结束到响起提示音之间有一秒钟的延迟,也就是说李漾帆是在一秒之前就已经投降了,可是这一秒之前,自己的拳头还没有打到他身上

    (被算计了)余浩脸色苍白。

    (从李漾帆的反应速度来看应该是猜到了自己的想法,而故意让自己得手的原因难道仅仅是为了试探自己的实力吗?)算计不成反被算计的局面让一向对自己智商充满信心的余浩有些手足无措。

    “抱歉,申请搜捕令花了一段时间?!贝蟾殴肆饺种拥难?,李漾帆出现在了余浩面前,他浑身湿透,就像洗了个澡。

    余浩看着眼前这个好像刚刚穿着衣服参加了跳水比赛一般的家伙,却一点都笑不出来,事实上当听到搜捕令三个字时他就大概知道李漾帆在玩什么把戏了。

    “要是不加防备被你打那么一下估计连骨头都要断了?!崩钛ε攀傅耐贩?,“一旦受到足以对身体造成伤害的冲击时我就会将自己转移到学校的泳池中,利用水起到减震的作用?!彼咚当咦叩接嗪泼媲?,突然一拳打到余浩肚子上。

    “我猜到了”余浩痛的捂着肚子跪在地上,但异能的作用使他还保持着清晰的意识,“只是没想到你对我居然还准备的这么充分?!?br />
    “你的思路不错?!崩钛兰??!岸愿段业囊炷芫鸵姓庋脑づ心芰?,只可惜这个策略我早在刚来的时候就已经吃过亏了,那时候我一还直认为自己是最强的。所以说除了超能力和异能,经验往往也是对决的关键?!?br />
    “你刚才说的搜捕令?!?br />
    “我猜你已经知道你的罪名从何而来了?!?br />
    “在我攻击你之前你就已经点了投降,也就是说我是在对决之后的“和平”状态使用超能力攻击你的?!?br />
    李漾帆走到余浩面前?!懊淮?,并且是足以对我造成伤害的攻击,其实在你朝我冲过来的时候我就知道你在想什么了,若不是利用你的小聪明骗你一下,真不知道你会不会像这样拼尽全力?!彼倭硕?,接着说“不过希望你接下来的选择也能像你之前分析的一样正确,毕竟监狱那种地方跟你现在每月有一百分住在单人公寓里可有些差距?!?br />
    “别吓我,这种投降了之后没收住手的情况很常见,我不相信因为这种事就可以让我坐牢?!?br />
    “可惜你的罪名是涉嫌主动攻击正在执行任务的督查团队员?!?br />
    余浩慢慢站起身,一脸厌恶的看着李漾帆?!拔乙恢币晕讲橥攀且蝗合窦嗫祭鲜σ谎贪宓募一?,没想到你们居然这般狡诈?!?br />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要是不比罪犯狡诈又怎么能抓住罪犯呢?!彼低晟焓肿プ∮嗪频募绨?,下一刻又瞬移到了另一个地方。

    (这就是监狱?)余浩察觉自己正站在一条内走廊上,灯光还算明亮,走廊的两边每隔一米左右就有一扇铁门,门上的标牌上写着编号,若不是可以比得出里面的房间是何等狭小,这里看起来倒像是学校的学生宿舍。李漾帆大口喘了几口粗气,空间转移虽然效果变态,不过想必消耗也十分惊人。他伸手在面前的虚拟界面滑动了几下,似乎是在跟什么人交谈,然后敲响了面前编号为517的铁门。

    本来躺在床上刚准备睡觉的余浩莫名其妙就成了守护骑士针对清道夫的诱饵,拒绝之后却被有着督查团双重身份的瞬间移动异能者公报私仇,一向遵纪守法的余浩都没来得及注意这种逮捕的方式太过奇怪。

    余浩记得电视剧中的监狱房门都是统一控制的,而这里居然还要里面的人自己开门。李漾帆敲了几下之后,里面也传出了动静。过了约半分钟,门打开了,开门的是一个约莫十五六的人,带一副半框方形眼镜,长相斯文,给人几分白面书生的感觉如果不看他****的上身的和拉过肚脐的内裤的话。

    “搞什么?十一点多还查房?”那人一边揉着眼睛,斜靠在墙边上?!懊涣教煳揖托搪头帕?,再蠢也不会这时候逃狱吧?!?br />
    “刘朗,这两天就麻烦你照顾你的新狱友了。?!?br />
    “我要的可是单人套房!”里面的人抗议道。

    “没关系”李漾帆一点也不生气?!澳慊嵩敢夂退芬徽糯驳??!?br />
    “嗯?”那人眯着怎么揉也睁不开的眼睛瞄了余浩一眼,随即就瞪圆了眼睛,“我kao,还来了位贵客啊?!?br />
    “你认识我?”余浩下意识地问道,他对面前这个人可完全没有印象。

    那人顿时睡意全无,同时伸手把内裤拉合适的位置?!霸趺纯赡懿蝗鲜?,你可是大名鼎鼎的试验区最垃圾四位数啊?!?br />
    “我一直以为自己已经很低调了”

    “关于你的传言可是在试验区传的满天飞?!崩钛涣承ψ诺呐牧伺挠嗪频募绨?。

    “那你们慢聊,这里具体的规矩让刘朗给你讲好了,明早我会来告诉你你的监禁时间?!崩钛獯蚊挥惺褂盟布湟贫?,而是老老实实的走下楼,这个细节余浩自然是看在眼里,可又有什么用呢,就算让他跟已经超能力用尽的李漾帆再交一次手,他也完全不觉得自己能打赢。

    “鄙人刘朗,欢迎光临寒舍?!?br />
    面前这个叫刘朗的家伙笑嘻嘻的看着余浩,眼神中透露着一种像是动物学家发现了新物种一样的狂热,这让余浩不禁打了个冷战。

    余浩前脚刚进门,就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妙。

    虽然在外面看到大门之间的间隔他就大概猜到了房间的面积,但真正走进来才发现这简直就是个卫生间。一张一米的单人床几乎占掉了一半空间,再加上床头摆放的一张木质小桌,两个人人光是站在这里就让余浩感觉有些喘不过气。

    “来坐坐坐”刘朗像主人待客一样热情的拉着余浩坐到那张只有一层薄薄床垫的木板床上。他拿起枕头上的枕巾擦了擦刚取下的眼镜,却发现越擦越脏,于是只好又带了去,接着他随口问道:“余浩同学,你是犯了什么事被关进来的?”

    “被刚才那个人阴了,他在我打到他之前点投降了?!庇嗪瓶赡苁蔷醯昧礁瞿腥嗣娑悦孀谝徽判〈采嫌行┎惶匀?,眼睛不由自主的环顾四周,却并没有发现刘朗正两眼放光的盯着自己。

    “嗯,我认识他,异能是瞬间移动?!绷趵实懔说阃?。

    “督查团可以这么抓人吗?什么证明之类的都不给就说抓就抓了?”

    “这可是试验区,督查团只要通过脑芯片就可以申请到逮捕令,遇到督查团那帮人你躲都来不及?!?br />
    “草”余浩忍不住骂了一句,随即看了刘朗一眼,问道“这儿真的是监狱吗?”

    “离监狱还差一点,这儿的全称叫半天式自由限制监禁所,简称半监所,其实就是限制人身自由。规定罪犯必须从每天二十四小时中抽出十二个小时待在这里,时间自己任选,没有狱警,只有监控,全靠自觉?!绷趵式馐?。

    “这哪算是监狱?只要像你这样每天晚上来这里睡觉就可以了吗?”余浩似笑非笑的问道。

    刘朗点点头“我一般是晚上七点来这里呆到早上七点?!?br />
    ”那你是为什么进来的?”

    “我犯的事可就严重了?!绷趵史隽朔鲅劬?,一脸认真的说:“我可是因为盗窃试验机密数据而被判了半年,你要知道这里最长的刑期也才一年而已,而那些可都是杀人之类的重罪?!?br />
    “什么试验数据?”

    “就是试验区里面所有学员的能力值数据?!?br />
    “这算什么机密啊,随便在试验区任个一官半职的就能搞到吧?!庇嗪频谋砬橄袷窃诟嫠吡趵首约嚎擅荒敲春闷?。

    “注意我说的是所有?!绷趵室栽缰滥慊嵴饷此档谋砬?,“除了总部,还有哪里能一下子弄到十五个学区的数据?”

    “你的意思是你跑到那个试验区总部大楼去偷数据,然后被判了半年?”

    这时刘朗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个苹果,直接用手掰成两半然后递给余浩一半?!罢饫锼淙还娑ú荒苁褂贸芰?,不过只要不是拿来搞破坏就没人管?!绷趵士辛艘豢谄还?,嚼了两下就咽到肚中,“我知道你想问为什么,实话告诉你,我要这些数据的目的就是为了研究试验区给我们每个人测定的能力值到底代表着什么,按理说你才应该是全试验区最想知道这个能力值秘密的人啊?!?br />
    “我?我反正每个月有一百点分数可以拿就可以了,至于为什么自己四千能力值打不过六百能力值的,我倒真不清楚”余浩看着手中还带着些许灰尘的半个苹果,断绝了咬上一口的想法。

    “试验区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一个人正面解释过能力值的具体标准,以至于目前绝大多数人仍然是认为能力值越大意味着超能力越强?!?br />
    “难道不是吗?”

    “当然不是,你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绷趵士醋庞嗪?,露出了得意的笑容?!罢饷锤闼蛋?,你的能力值是多少?”

    “四一八零?!庇嗪拼?。

    “不,你的读法应该是四千一百八十?!绷趵蚀蚨系?。

    “有什么区别吗?”

    “区别可大了,从你的读法来看,你是把能力值的几位数当做一个整体,然后以这个整体来衡量超能力的强弱,而事实上,能力值的每一位都代表着不同的含义?!绷趵仕低炅辛娇谄还?,然后把剩下的直接丢到旁边的桌子上。

    “只有左起第一位数,代表超能力的强度”

    “只有第一位数?”余浩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是,这还多亏了你,就是因为听说了关于你的传言才让我产生了这种推测?!?br />
    “关于我的传言?”

    “是啊,你的传言可是多到能让人怀疑你是不是真有其人啊,最广为流传的的说法是你有类似障眼法的异能可以瞒过脑芯片的超能力检测,而实际上你只是个能力值很低很低的废柴。而另一种与之分庭抗礼的说法则把你称之为代号zero的试验区最强者?!?br />
    “zero?”

    “就是0,因为你是全试验区中唯一一个能力值中有零的人?!?br />
    “0不应该代表最弱吗?!?br />
    “所以说是传言嘛”,刘朗摆了摆手,“传言这种东西,别人只会在乎像”唯一”啊这种字眼。到正题吧,有了最初的猜测,我想办法收集了很多对决的数据,试图从大量对决结果中找到证据?!?br />
    “于是你找到了?”

    “哪有这么容易,要是这样就成了的话我也不会每天来这个鬼地方过夜了?!绷趵恃柿丝诳谒??!翱悸堑揭炷懿煌奈侍?,普通的对决结果根本不能说明什么,只要异能足够变态的话一样可以战胜能力值比自己高的人,所以我需要的是看起来有绝对实力差距的战斗?!?br />
    “绝对实力差距?”

    “就是四位数输给三位数的战斗,一般人都会认为“几千能力值”的人超能力是绝对碾压“几百能力值”的,而如果出现了几千能力值的四位数并不能在战斗中依靠超能力占据优势甚至是输给了三位数,就足以说明能力值的数字不全是代表超能力的强弱?!?br />
    “呵呵,你想说的不就是我吗,四位数打不过三位数好像只有我了吧?!庇嗪埔舶咽稚系钠还阶雷由?。

    “我最开始的研究对象的确是你,也偷偷观察过你跟其他人对决的情况,当然是在你还没有养成现在见人就投降的习惯之前。不过你一个人只是个例,没有什么理论是一个个例就可以证明的。全试验区一百九十万人中四位数加起来也只有不超过两百个人,单我们学区十几万人中算上你可能连二十个都凑不够,可想而知四位数与三位数发生对决并且输了的情况有多少了,所以想要随便在路边遇上的可能性几乎没有,再加上高层对四位数的对决数据都保存的很详细,于是我就想何不潜入进去找到这些数据来验证我的结论呢?!?br />
    “然后你就被抓到这里来了?”余浩调侃道。

    “那是后话?!绷趵室涣橙险?,丝毫不在意余浩的调侃?!拔业囊炷苁翘嵘且淠芰?,文字类的信息我只要瞥上一眼就能够记住。实际上我并没能找到四位数的对决数据,却找到了几乎所有学员的能力值,超能力和异能数据,并且通过这些数据归纳了三个现象:第一,百分之九十九以上的学员能力值的第一位都不大于第三位;第二,第二位数字跟异能种类的联系十分紧密,相同的异能对应数字也相同,越强大的异能对应的数字就越高,反之越低;第三,所有的四位数能力者其第三位数一定超过七。正因如此,我推断出了能力值每一位所代表的意义?!?br />
    余浩咽了口口水。

    “第一位,代表超能力的强度,第二位,代表异能效果的强度,第三位,代表超能力潜力的强度,大概是系统估测出来的每个人超能力成长的极限?!?br />
    此时的刘朗就像是一个等待着老师认可的学徒一样认真的等待着余浩的答。

    “哼哼,只用了三个数字就把一个人甚至连他的潜力都概括了啊?!庇嗪瓢肟嫘Φ乃档?,他也不知道这个时候该用怎样的言语来评价面前这个发现了“新大陆”的男人。

    听到这样的答复刘朗明显有些失望,不过还是调整了心态,接着说“总结的不错,然而概括你要用四个数字?!薄暗谒奈皇值暮逦一共惶宄?,但从你是唯一一个第四位数是零的人而且又正好是最弱的来看,第四位数可能是代表开挂的等级吧?!?br />
    “开挂?”余浩被刘朗脱口而出的奇怪词语搞得一愣。

    “第四位数跟第一位也就是能力值那一位有密切的联系,第四位数越高的人第一位数也越高。第一位数是七的人第四位没有低于三的,而第一位数是八的几个人,第四位则没有低于六的。你仔细想想,如果对你们而言第四位数可以影响到第一位数的增长速度,那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们相比我们这些没有第四位数的人是在**裸的开挂?”

    听到这般言论余浩竟无言以对,不过沉默半响,他突然反问:“那我怎么不知道还有外挂这种东西?”

    “你问我我去问谁啊,如果这单纯是你们的天赋那我无话可说,但如果这种提升需要付出什么代价的话,那是不是像动漫里那样是在跟恶魔做交易?试验区的记录中到半年前为止还没有谁第四位数是九的,也许是开挂开到第九次时就要还债了吧,所以我称第四位数为恶魔值,反正对正常人而言你们就是一帮像恶魔一样的存在?!绷趵仕底排牧伺挠嗪频募绨?,笑着解释,“我当然不是说你啦,不过如果以后你知道了第四位数的作用,千万记得第一个告诉我,作为报,今晚床给你睡?!?br />
    余浩无奈的摇摇头。(还恶魔值,还开挂,这人是被这什么监管所关疯了吧。)

    “你不会以为就凭这我就会答应你了吧?”余浩调出了虚拟界面,大声说道:

    “靠,还睡个p,都快四点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