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数与恶魔 > 第三章:因果律的陷阱(下)
    “怎么了?”被赵落落拉出店门,海东连忙问。

    赵落落也不隐瞒,“姐姐给我发消息说清道夫已经开始调查了?!?br />
    “那是不是意味着我们该停手了?”

    “怎么可能?这可是你刚加入清道夫就能立功的大好机会?!?br />
    “等,等一下。谁跟你说过我要加入清道夫了?”海东已经不是第一次觉得自己有点跟不上赵落落的思维了。

    “这还用说?”赵落落看着海东,似笑非笑的答?!澳阋闱宄宓婪蚩墒歉霾徽鄄豢鄣陌瞪弊橹?,你一个小小的三百能力值知道了他们这么多秘密不说,还想来个誓死不从?虽说他们现在还只拿两百能力值以下的下手,但谁又能保证不会给你一个保送名额呢?”

    海东听后一愣,觉得这话好像在理,自己在清道夫眼中可不就是说干掉就干掉的角色吗。

    “这样吧,我们一人追一条线索?!闭月渎淇春6挥蟹床?,于是提议(应该说是命令)道:“我调查买游戏的,你调查修电脑的?!?br />
    “嗯?!背潞6乱馐兜挠α艘簧?,他好像还在低头思考刚才的那番话,当他抬起头来的时候,已经看不见赵落落的影子了。

    “喂,别隐身好不好?!彼∩盗艘痪?,却是不敢再伸手去到处乱摸了。

    不过这一次他没有等到应,赵落落想必真的离开了。(刚才她说过什么来这?)海东转过身,挠了挠脑袋,(让我去调查修电脑的人,那不是又要去麻烦那个店员妹子了。)他蹑着脚,再一次踏进七彩虹游戏店的店门。

    “欢迎光临,还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发现走进店中的又是海东,女店员似乎在极力克制自己厌恶的情绪。

    “实在是抱歉?!焙6限蔚男ψ?,“我想调查一下前天那个修电脑的人,你还记得他的长相吗?”

    女店员摇头,“前天跟昨天都是店长自己在看店,那台笔记本电脑也是她拿出去给那个人修的?!?br />
    (也就是说监控也没有记录到那个人了。)海东想了想,“那能麻烦你给我一个你们店长的联系方式吗?”

    另外一边。

    赵落落拨通了刚刚记下的电话,在听了许久奇怪的英文铃声后,电话里终于传出一个男人的声音:

    “喂,哪位?”

    “先生您好,我是三天前您购买狗熊联盟游戏的七彩虹游戏店管理员,很高兴的通知您经核实您是我们店第一万位顾客?!闭月渎溲ё鸥詹诺暝钡挠锲档?,她已经在商场外面的广场了。

    “什么?什么一万位顾客?”电话那头的人好像没听明白。

    “是这样的,您现在可以到我们店中以三折价格购买任意一款游戏,包括最新的守望后卫?!?br />
    短暂的沉默后,电话那头的人突然放声笑了起来:“清道夫的人还是比督查团有能耐啊,不过可惜的是,你们到现在为止也只查到了这条因果锁链三分之一的位置,而我只是多米诺骨牌中的一张而已?!?br />
    “我已经录音了?!闭月渎浔淞俗约旱纳?。

    又过了十几秒,电话里的声音提的更高,“那我可真是高看你们了,实话告诉你,我现在就可以承认自己参与了早上的谋杀,可我是怎么参与的?今早我在离商场六站远的一家咖啡厅内打工,店老板和所有的顾客都能为我证明?!?br />
    “我们会找出所有符合你所说的咖啡厅和里面的服务生?!闭月渎涞挠锲亢撩挥斜浠??!扒宓婪蚱瓢缚刹恍枰ぞ??!?br />
    再一次沉默之后,对方的声音压低了许多:“尽管来”,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赵落落放下手机,嘴角微微扬起,随即给海东发送了一条消息:

    这边的线索是陷阱,真正的线索在你那边。

    海东刚刚要到了名叫班昌盛的电脑修理员的电话,其实修理电脑只是班昌盛的个人爱好而已,他的正式身份是晨曦学院二年级二班学生。跟那位中年店长是亲戚关系,在听到海东说要调查案件的时候,那位店长显得很震惊,不过倒是非常配合,他坚信自己这个外甥不可能是什么谋杀案的嫌疑人。

    这个时候海东收到了赵落落的消息,他低声念道:“真正的线索在你那边什么鬼?”

    不过这则消息还是让海东谨慎了起来,他连做了两次深呼吸,拨响了要到的号码。

    “喂?!钡缁班至肆缴?,海东听到了声音。

    “你好,我是督查团调查员马俊东。我现在需要你立刻到券汇商场旁的督查团分局接受调查?!?br />
    “喂?!倍苑剿坪趺挥刑?。

    这可让海东有些发蒙,他担心自己被对方识破了。不过事到如今只能硬着头皮上了,于是又重复了一遍:“你好,我是督查团调查员马俊东。我现在需要你立刻到券汇商场旁的督查团分局接受调查?!?br />
    “喂?!?br />
    “”海东彻底无语了,他不知道对方是有意试探他还是根本就是个聋子,如果是前者,连督查团都可以不放在眼里,那海东服。如果是后者,那尼玛纯粹是感觉到手机震动才接的电话。

    “算了,不捉弄你了?!本驮诤6急腹叶系缁暗氖焙?,突然从耳边传来了声音。

    听到这句话把海东惊出了一身冷汗,他感觉自己此刻仿佛脱光了衣服站在别人面前一样。

    “放下你的手机吧,我没有在用手机跟你讲话?!?br />
    海东立刻拿下手机,屏幕上很清楚的写着接通状态。他以为只是对方又在耍他,但正当他要把手机再放耳边时,耳边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我都说了不捉弄你了?!?br />
    这突入起来的声音吓得海东连连后退两步,对方不仅在监视他,并且还可以不借助任何东西直接把声音传给他,就算此时他人站在督查分局旁边也并不能让他感到一点安全感。

    对方也很识趣的等着慌了神的海东慢慢找了一点冷静,才继续道:“不用四处张望了,你是找不到我的?!?br />
    “你是”

    海东刚开口就被对方打断,“不要说话,我听不见的。现在你只需要听我说就行了,我会问你问题,你只需要点头或者摇头,当然我也会告诉你你想要的,成交吗?”

    海东点头,根据赵落落的消息可以推测这个人就是凶手之一,但现在的状况他不知道除了答应对方的要求以外还能怎么办。

    “你不是清道夫,你那个能隐身的女朋友也不是?!?br />
    他不知道怎么跟对方解释赵落落不是自己的女朋友,但现在非常时期他只好点头。

    “那就说明你们还要快上一步,看来我为清道夫准备的一套说辞就暂时用不上了。不过你们多少也跟清道夫有些关系,这样吧,我把你想要找到的答案告诉你,但你要跟我保证,你会把整件事原封不动的告知清道夫,成交吗?”

    海东想了想,点了点头。

    “能联系到我说明你们前面的路线没有问题,接下来就从我这里开始讲下去,事先声明,在这起策划周密的因果犯罪当中,调查充当连接首尾的棋子是没有意义的,包括三折买游戏的那个家伙,他女朋友,游戏店员,我,我之后的,还有另一条线后面的倒霉鬼,那个故意搞坏电脑的家伙估计也只是收钱办事,并且他也供不出什么线索来。而我,则是碰巧找到了事件真相的一颗棋子而已?!?br />
    他接着说“两天前我接到舅舅的电话说请我帮他修一下店里的笔记本。我让他六点放学后带着笔记本在学校门口等我,可他说还要看店所以让我先在学校等到8点钟再来找我。见面后他让我拿宿舍修他明天早上直接来学校门口拿。等拿宿舍后我发现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在开机时加了一段无限长的黑屏界面,应该是哪个顾客搞得恶作剧。当我准备关机时室友看见桌面上有守望后卫,便求我借他玩一晚,我没有拒绝。室友信守承诺的玩了一个通宵,说是后半夜有妹子陪他玩,两人玩的投机还加了好友互发照片,室友知道这毕竟不是他的电脑,所以关掉电脑前把所有照片保存到手机上然后删掉了,这事情还是我追问他他才告诉我的,后来我才知道应该是这个时候被对方发了木马。木马潜伏在后台直到昨天晚上修改了商店的顾客人数然后自毁,而今早来上班的店员并不知道昨晚实际的顾客人数,就按照电脑上记录的开始算起,游戏迷在放假前一晚绝对不会早睡,自然第二天早上也不会早起,所以本来是起早给女朋友挑礼物的郭子龙就成了当天游戏店第一位顾客,而电脑上的记录正好是第九千九百九十九?!?br />
    “听店员说了这件事后,舅舅因为不在十一学区所以让我去帮忙处理一下。我也是发现昨晚室友玩的和今早发现尸体身上的是同一款游戏才注意调查了一下,可能因为我处在这一排多米诺骨牌中间的位置才得以联系上整件事情然后找到结果。虽然我的能力值并不高,但也不希望自己被人当棋子一样用来谋杀。你应该很想知道最后的结果了吧,那我也就跳过前面的部分。我调查了室友保存的照片,照片上的女生穿的不知道是哪个地方的校服,一看就不是本人的照片。不过百密终有一疏,互加好友之后可以显示对方的首次登陆时间和总在线时长,对方的首次登陆时间就是和我室友一起玩的那天晚上,而总在线时长只有三个小时,而之后就再也没有登陆过,这个账号几乎完全就是为了跟我室友一起玩然后寻找机会下木马而创建的,到这里我确定了这起案件就是谋杀,再加上所有的事件都发生在十一学区,凶手的守望后卫八成是临时从我舅舅的游戏店中买的,因为他的店还在独占期。当查过了这两天店中的监控摄像之后,我锁定了幕后的主使,一个完全能负担得起独占期游戏的价格而且并不把这款游戏本身当事的人?!?br />
    “白映寒?!蹦侨丝桃舛倭艘幌?,似乎在强调自己没有开玩笑。

    “刚才所说的任何一件有疑问都可以去自己察,我只是在帮你们节省时间而已。毕竟我可没有能力去对付这个我认定的幕后黑手,相信督查团那帮人也会把刚才那番推理当成放屁,所以斟酌之后就决定交给你们了,后续的发展可千万别跟我扯上关系”

    海东的耳边没有再响起过声音,但他依然目瞪口呆地站在那里。

    其实他早就发现了另一条线索,因为他或许是唯一能看到那个游戏盒下面有一块透明墙的人,他也判断的出王博是将自己的重心放在了透明墙上而后墙突然消失才致使他坠楼而下。只是这一条线索的指向性太过明显以至于他甚至把这当成是陷害,而且他也完全不能把有试验区顶尖强者之名的墙之女王跟谋杀案主谋联系在一起。

    “嘀嘀嘀?!焙6哪灾薪拥搅苏月渎浞⒗吹南ⅲ?br />
    你在哪?发现什么了吗?

    过了半饷海东才过神来,他道:出事了。

    (是出大事了)消息发出去后海东才觉得应该再加上一个字。(为什么白映寒会与清道夫为敌?难道她想灭了清道夫不成?)

    海东眨了眨眼睛,抬头看向天际,自言自语道:“真的要出大事了?!?/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