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数与恶魔 > 第四章:都是命(中)
    “八成是在演戏?!庇嗪票咦弑哙杂?,“故意装作遇险看我去不去救他,以此测试我是否忠心?!?br />
    “但是说不通啊,我加入守护骑士只不过是挂个名而已,他们的任何行动我都一概不知,我唯一的任务就是把每个月的分数兑到十点以下而已,这哪里需要表忠心了?!?br />
    (莫非真出事了)余浩停下脚步。(不可能啊,凭李漾帆的异能,就算正面拼不过,想逃的话谁能拦得住他?如果对方真是强到能留住李漾帆的人,那自己去了也是多送一个)

    “那就是什么恶作剧形式的入会仪式了?!?br />
    不过说归说,余浩还是朝着公交车站走去,他是典型的宿命论者,既然那根作价两百万的原始指向骨已经为他指明了方向,余浩还是决定去一探究竟。

    第二学区的学院普遍以水果命名,苹果学院拥有近五千名学生,与余浩所在的橘子学院只相隔一站。第二学区中比较高调的强者哪怕是三位数余浩都有所耳闻,不过却并未听说苹果学院有多厉害的存在。

    余浩紧握着公交车的扶手,刚上车时他就绞尽脑汁忆着自己听说过的那几个高能力值的人中有谁的异能可以让李漾帆束手就擒。不过转念一想就算真是绑架也无所谓,反正自己又不是去打架的,大不了赶紧撇清关系。

    今天是周六,学院内几乎没什么人,教学楼内更是看不见半个人影。余浩谨慎的踩着楼梯,上楼的速度越来越慢。他在思考如果一进门是李漾帆笑着说“哈哈还真来了,骗你的?!?,自己是不是应该表现的很火大。

    704教室的前门虚掩着,余浩小心翼翼的推开门,生怕会被搞恶作剧。他慢慢走了进去,教室的灯并没有开,窗帘也拉的很严,直到余浩打开灯,才看到最后一排靠墙的位置好像坐着个人。

    (李漾帆)尽管那个人低着头,余浩还是认了出来。

    他走下讲台,看见李漾帆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于是试探着问道:“喂,你不会在搞什么恶作剧吧?!?br />
    然而李漾帆没有一点反应,余浩干脆停下不走了,“喂,你要是没死就说句话,再不说话我就叫督查团来了?!?br />
    就在这时,前门突然被关上,余浩赶忙头,却并没有看见半个人影。

    “抱歉,亲爱的小姐,刚才去处理了一点事情?!币桓銎行缘纳舸佑嗪贫叽?。

    余浩及时开启了异能,但听到这个声音还是惊出了一身冷汗。他转头,看见已经坐在自己旁边椅子上一个头发怪异而衣着更怪异的男子,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北翼男爵?。?br />
    这是一个试验区皆知的名字,或者应该说名号。在试验区的传闻中北翼只喜欢男性,并喜欢称呼男性为小姐,据说是个不折不扣的基佬。他被称之为第二学区的王牌,拥有试验区数一数二的异能和超高的能力值。连学院老师们都称他为“从不穿校服的男爵阁下”。

    余浩现在可管不了那么多传闻,他本身对北翼男爵的印象只有两个数据,能力值7986和异能窃取。

    北翼男爵的异能是只要接触到对方就可以暂时偷取对方的异能,其强大之处在于被偷取异能的人在这段时间内无法使用异能,如果说瞬间移动是试验区公认的顶级异能,那异能窃取就是公认的变态异能。据说拥有这种窃取异能的学生不止北翼一人,但所有异能的强度都是取决于超能力大小的,只有北翼一个人可以做到窃取别人的异能持续一天的时间。刚才还在公交车上时余浩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只是他不敢相信这个号称第二学区的王牌竟然可能是清道夫。

    “你是清道夫?”余浩直接问道,异能的作用已经使他克服了胆怯。

    “真是可惜,为什么像你这样可爱的姑娘偏偏要加入守护骑士呢?”北翼的语气似乎是在反问。

    余浩与北翼对视,他知道在这种人面前越是显露出胆怯对方就越会毫不手软?!澳阆朐跹??”

    “我想怎样?亲爱的小姐,你好像哪里搞错了吧,之前守护骑士想方设法的阻碍我们也就不说了,毕竟都还只是小打小闹,但是十一学区清道夫在两周之内接连被你们杀害两名成员,你们不会真以为我们没有底线吧?”北翼的语调十分奇怪,让人听不出他到底是什么态度。

    (守护骑士杀了两个清道夫?)余浩可不知道有这种事情,他下意识的看向还坐在角落的李漾帆,不过刚要开口就被北翼打断了。

    “不用白费口舌了,那位小姐暂时可醒不过来?!?br />
    “那你是准备报复了?”余浩毫不顾忌的问出来。虽然他看上去嘴硬,其实心里已经后悔死来这里了,但是脸上绝不能表现出来,因为现在想撇清关系已经太迟了。

    “报复?好吧,你要是愿意用这个词也无所谓。既然守护骑士可以肆无忌惮的杀害我们的成员,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在被你们杀光之前做出点反应呢?”

    “所以说?!北币碚酒鹕?,瞟了李漾帆一眼,又把目光移余浩身上?!澳俏还媚锝裉炜赡芤⑸阋馔饬?,而至于你,可爱的小姐,我还没有想好到一个好主意?!?br />
    余浩听得出北翼的语气中满是玩弄的味道,就像是对待已经到手的猎物。他毫不怀疑眼前这个怪胎可以在眨眼之内取掉他跟李漾帆两人的性命。虽然同样拥有顶尖的能力值,但他跟白映寒不同,从他眼神中透露出来的不是不屑,而是一种控制欲,跟这种人求饶下场只会更惨。

    “他是督查团的人?!庇嗪瓶刂谱抛约旱纳舨环⑸?,尽量表现的无所畏惧?!白菔故悄忝且膊桓叶远讲橥趴??!?br />
    北翼盯着余浩的脸看了半天,好像很意外他还能以这样的口气跟自己说话,“多谢提醒我的小姐,如果你认为我会没看见他胳膊上那么大一个红袖标的话?!苯幼潘胺嬉蛔骸安灰晕挥心忝强梢宰龅缴比硕涣粝轮ぞ??!?br />
    “说实话,我不认为你敢对我动手?!庇嗪扑祷凹渚孤冻隽诵σ?。

    “哦?”北翼装作没有听懂的样子。

    “督查团的规定我看过,有一条写着一旦发现能力值一千以上的能力者死亡或失踪,应立即上报,不得私自处理?!?br />
    “你不会凭这个就断定我不会对你动手把?”北翼瞪大眼睛,做出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那你就动手啊?!庇嗪苹耙粑绰?,突然就抄起了旁边的板凳。

    “注意,您已发起对决?!蹦灾械纳羧缙诙?,与此同时,余浩的已经使出全力将板凳扔向了北翼。然而一瞬间北翼已经消失不见,而飞出的板凳竟砸在了李漾帆的身上,板凳上的余力硬是把还昏迷着的李漾帆打的身体一歪。

    “有本事就呆在那里别动??!”看着再次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北翼,余浩提高了音量,嘴角的冷笑更浓。

    “可以可以,亲爱的小姐,没想到沉寂了两年的零可以在这里觉醒?!北币砼牧伺淖约毫裂鄣幕ㄒ路?,“不过这可不是说你就能与我一战了?!彼低晏直闶且蝗?。

    什么觉醒之类的话余浩听不懂,但他知道北翼这一拳自己可不能想着躲开。他将重心下压,双臂架在胸前。余浩心里清楚哪怕北翼这看似随意的一拳他也丝毫不敢掉以轻心。

    “嘭!”就在北翼的拳头接触到他的瞬间,余浩已经带着一排桌椅飞到了讲台之上。

    (好疼。)一时间浑身上下同时传出疼痛感,正常人恐怕已经晕过去了,但在异能的作用下余浩还能听得到被挤飞的课桌落地的哗啦声。

    对方只是随意一拳就能让自己站不起来,同为四位数,却是天大的差距。余浩脑中不经意间闪出了这个念头,当然也只是在脑中一闪而过,他无助的看着北翼一瞬间就站在了自己面前,他的身体被散落的桌椅紧紧围在中间,而这些桌椅并不能给看上去狼狈不堪的余浩带来一丝安全感。

    不,现在的他不需要安全感,他需要的是剧情能按照自己的剧本再进一步。

    “男爵对待可爱的小姐还真是粗鲁?!北币硪×艘∈?,像是在自责。

    “喂,我还没点认输?!彼淙换肷硖弁茨讶?,但余浩还是费力的从脸上堆出笑容,现在应该说是苦笑更加合适。

    “我很奇怪?!北币碇迕即蛄孔庞嗪?,“你到底觉醒了没有”

    “哦!”北翼突然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霸词钦庋?,一直到现在为止你都是用你那个异能在撑着对吧嗯,那好了,我倒是想看看如果没有异能的话,可爱的小姐此刻该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呢?”

    当北翼将带满各种戒指的手放在余浩的脸上时,余浩顿时感觉整个大脑像是被掏空了一般,每当在紧要关头突然中止异能都是如此,就连他的笑容还呆呆地挂在脸上。

    然而这次不同,这是他刻意保持的微笑,当北翼的手从他脸上拿开时,他的计划已经完成了。

    “漾帆!”余浩紧闭双眼,竭尽全力的喊道,他的表情就像赌场里孤注一掷等待最终结果的赌徒。

    下一瞬间,余浩已不知自己身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