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其他类型 > 数与恶魔 > 第五章:但愿还来得及吧(上)
    这个周末对于绝大部分试验区的学生来说都平淡无奇,不过也总有那么几个例外。

    海东因为先前的种种原因还是不出意外的加入了清道夫,当然这并不是许上凌一厢情愿就能决定的。清道夫将自己的淘汰行动称为狩猎,而海东的异能也被王正龙认为可提高搜捕的速度。

    虽然自己已经身在其中,但海东对于清道夫的认知还基本停留在传言和两位报社上司只言片语的介绍上。随着两天的接触,海东的态度变化可以用三个字概括,就是黑转粉。

    关于清道夫的一些坊间传闻确实不假,但那些所谓的知情人却并不知道试验区的千末淘汰计划,他们认为清道夫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杀人组织,熟不知要不是清道夫顶着压力和骂名去淘汰那些没有成长可能的低能力者,那么难说哪天被自然淘汰掉的就是他们自己。不过彻底改变海东想法的还是清道夫规定的无论是谁通过狩猎获取的分数不准保留,一律兑现上交处理。也就是说没有人是为了分数而加入的,这就打破了那些清道夫里全是变态杀人恶魔的谣言

    试验区的课程名义上与外界无异,不过内容上经过了精简,而且没有硬性考试,所以相对轻松很多。不过体育课可就反过来了,试验区的体育课训练强度甚至超过专业的体育学校,因为对超能力者而言强健的体魄是完全发挥超能力的首要条件。

    又到了周一,海东本来想放学后好好找个机会跟柳沫解释瞎编一下那天发生的事情的,可是心中有一件事一直都困扰着他,并且这种困惑越来越强烈。他故意把手中的笔转掉在地上,然后借捡笔的机会偷偷瞟了一眼坐在斜后方的白映寒。

    她同往常一样低着头看着自己的书,看起来仿佛与世隔绝。

    这样的人,真的会是谋杀案的元凶吗?海东又在心中问了自己一遍。

    尽管清道夫在得到自己提供的消息后进一步调查并且断定就是白映寒所为,可是海东还是隐隐感到一丝不安,倒不是因为害怕这么强大的人物如今成了自己的敌人除了王正龙和许上凌再加上赵落落以外,应该还没有人知道自己清道夫的身份,而是因为他不愿意相信身处试验区顶点的墙之女王会用这种下流的手段谋杀掉两个人。

    她的目的是什么?海东拿起手机,给王正龙发了条短信:为什么可以肯定是她?

    海东知道自己问的有些唐突,而且王正龙也未必会,不过只过了半分钟的时间就看到了屏幕上的消息闪烁。

    她在复仇

    海东心中默念这四个字,不觉间后背已经冒出了冷汗。他猛地头,看见白映寒依旧专注的看着书,下意识松了口气。

    “笔摔坏了?我也没多的借你?!焙蟊叩娜丝春6成婀?,以为他是来借笔的。

    什么乱七八糟的海东看了下身后正在努力记着笔记的学霸,皱了下眉后便转过头去,而在转头的一瞬间,他想到了一个计划。

    这世界上有些人遇到事情就躲,而有些人则偏偏喜欢往上凑,没事情还要自己搞出点事情才行,在中国有个专门评价这种人的词叫做“作死”。

    第一节课刚下,任课老师前脚刚走出教室海东后脚就走上了讲台。他大声问道:“班里有谁买了新游守望后卫的吗?可以加好友一起玩?!焙6娜嗽灯涫祷孤淮硭淙灰蛭氖卤欢ㄎ晃喙?br />
    “别开玩笑了,那种大作是你买的起的?”陈欣海东死党在底下嘲笑道。

    “就是就是?!焙芏嗤б灿ι胶?。

    陈海东走下讲台,“买不起就别说话,”接着他走到翁天杨旁边“胖子,我知道你买了,给我报一下?!?br />
    翁天杨点了点头,“带你飞是可以,我元氏玩的贼6,但我找你要了这么久的东西你总该有点表示吧?!?br />
    “我哪有你要的东西啊,你也太看得起我吧?!焙6牢烫煅钪傅氖橇乃秸?。

    “那就没办法喽?!蔽烫煅钜凰始?,摆出一脸无可奈何的样子?!澳训美纤净氪闵铣档??!?br />
    海东也不在意,反正他又不是真的买了,演这一出只是想观察一下白映寒会有什么反应,毕竟那起因果律谋杀的根源是从守望后卫这个游戏开始的??扇盟氖?,白映寒自始至终都在看书,甚至在海东走上讲台大声宣布的时候也连头都没有抬一下。

    接着海东做了个疯狂的决定,一个事后想想都能让自己感觉后怕的决定。他走到白映寒旁边。

    “同学,请问你玩过守望后卫吗?”

    白映寒抬起头,看见海东的眼神已经下意识移向了别处他可不敢跟白映寒四目相接。

    “没有?!苯幼庞值屯房伎词?。

    “好吧,那真是抱歉打扰了?!焙6ψ诺狼?,然后赶紧离开。

    他刚到座位上就发现翁天杨已经坐在了自己前面的位子?!澳悴换崾窍肴门醺阋黄鹜姘??”翁天杨小声道。

    答案当然不是,不过海东也不能说出自己的目的,只好点头。

    “你疯了?女王一个指头就能把你捏死?!蔽烫煅羁雌鹄春孟窈艿P暮6陌参?,但话语中好像带有一层嫉妒的含义。

    “嗯?!焙6?,他现在的注意力完全集中在分析白映寒刚才那句“没有”上。

    “行,算你有种?!碧缴峡瘟逑炱?,翁天杨站起身撂下一句。

    毫无疑问,海东是想证明白映寒是清白的,哪怕清道夫已经认定她就是凶手。他喜欢白映寒,是一种如同无名骑士爱慕公主的感觉,只须对方一个态度就可以赴汤蹈火。正因如此,他仍不愿相信这个只喜欢低头看书仿若与世隔绝的绝美女生会是手沾两条人命的凶手。

    他本想好好观察白映寒的反应,怎奈当她抬头时自己就已经下意识的避开了她的那双黑瞳。不过自己听到了她亲口说出的“没有”,虽然没带什么感情但也丝毫不像是掩饰或者纯粹的打发。上次的事件中有一事令海东一直困惑,就是根据赵落落所说她调查的那条线是陷阱,理由是电话中那头的人答间隔时间很长,而且语气变化太大听起来明显是在按照别人的指示在说,既然对方能够算计那么多步而偏偏在这里故意露出破绽,必然是想让他们接着那条线进行下去。

    赵落落虽然经常蛮不讲理,但作为报社总编无论是见识还是头脑海东都一点不会怀疑,他相信赵落落的判断,只是在两天前就曾有一个假设浮现在他脑中万一这条线也是陷阱呢。

    那天一个叫班昌盛的人通过类似隔空传音之类的异能告诉自己这起因果律谋杀的剩余步骤,之后清道夫的调查虽然一一验证,可海东现在也知道这种类似多米诺骨牌手法的变态之处,在追寻结果的过程中可能不经意间就陷入了分支当中,最重要的是无论你调查到哪一步,你都会认为当前的调查对象就是凶手。所以说,如果对方早就想在这里设下陷阱,那么无论是想要借清道夫之手消灭白映寒,又或是相反,也并不是没有可能。

    王正龙发来消息中的“她在复仇”所为何事海东不得而知,然而如果真的存在这个第三方的话,他们同样可以利用这件事来挑起冲突,倘若真是如此,那么他们就快要得逞了。

    海东丝毫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脑洞开的有点大了,他决定再去找班昌盛当面问个明白,而且是一个人去,让对方不知道自己已经有清道夫的身份才是最安全的。他想了想还是通过通信连接给柳沫发了条消息:今天不去对刷了,这几天有重要的事情在处理,抱歉。

    然而满心期待的等着柳沫原谅的海东却落了个空,一直到最后一节课都没有等到柳沫的信,放学后还没等海东反应过来柳沫就已经离开了教室。不过海东也管不了这么多了,就在最后一节课他又跟王正龙发了一条短信说自己想再单独调查一下班昌盛,而王正龙警告说清道夫高层即将开始动手肃清阻碍组织的势力,下面的成员最好不要轻举妄动。海东自然明白这句话的含义,这意味着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他不在乎结果如何,只是想靠自己去找出真相。倘若白映寒真的是杀人凶手的话,他绝对不会阻止清道夫对她动手。但万一有可能是第三方设下的陷阱,那么将自己比作骑士的海东就有理由在公主需要的时候拔刀相助了。

    天空中不觉间已经挂上了一丝阴霾,天气预报播报的今晚有雨看来不假。海东未吃午饭就直接坐上了前往学院的电车,单纯是一厢情愿的他还真不清楚自己现在肩负着什么重任,他并不知道在其身后对正义的追求完全相悖的两排人已经剑拔弩张。

    一张大餐桌上只坐了两个人,一个长发男子用长吸管吸光了玻璃杯中的果汁,突然问道:“清道夫和守护骑士真的拼起来,你觉得哪边胜算更大一些?”

    “两败俱伤,不,同归于尽最好?!迸员叩亩谭⒛凶佑貌偷肚凶乓豢榭瓷先ゲ坏轿宸质斓呐E?。

    “呦,这么无情。大家同学一场,来试验区可都是缘分啊?!背し⒛凶邮?。

    短发男子干脆扔下餐刀,将剩下半块牛排直接叉起放入口中,猛嚼两下后又拿起饮料喝了一大口,将嘴中的食物全部冲下肚去,接着拿起餐巾随意在嘴角抹了两下。他站起身说道:

    “都是为了正义,正义。正义的事,能算无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