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古时候,医疗卫生条件十分差,新生婴儿的死亡率非常高,而对于这些死去的婴儿,许多人的处置方法就是找一个僻静的地方扔掉。从前,有个叫婴儿沟的地方就是这样一个所在,婴儿沟其实就是一个大峡谷,因周围几个村常年把死去的婴儿或者非正常死去的人扔在哪里,所以大家就把这个峡谷叫婴儿沟了。为什么大家都选择把婴儿扔在这个大峡谷呢?只因这个大峡谷到处是荆棘利刺,虽然处于张、王、李、赵四村的中心,但是除了人们从峡谷边路过外,基本上没有人去峡谷,渐渐的这个峡谷就成了人们扔死去婴儿的乱葬岗,而又加之人迹罕至,荆棘利刺占据了整个山谷,即使白天大太阳,这个峡谷也是黝黑一片,想当然的这个地方成了一片极阴之地,当人们从这里经过的时候,也感觉很是阴森恐怖。

    渐渐的,人们只有白天从这里敢经过,晚上一个人根本不敢走。因为发生过很多让人匪夷所思的事情,有人在晚上经过这里的时候听见了婴儿的啼哭声,也有人莫名其妙的在这里失踪,人们于是都说婴儿沟里闹鬼了。毕竟这里扔掉的死去的孩子太多了,谁也说不清到底有多少,从刚出生就死去的婴儿到十几岁死去的大孩子应有尽有。按照当时农村流传的说法,人小鬼大,意思就是越小的孩子,死去后变成的鬼魂越是强大。虽然,婴儿沟发生了种种奇怪的事情,但是人们想到婴儿沟离村子比较远,而且平时大家也顶多从哪里路过,尽管会害怕,但是还不至于影响大家正常的生活,但是直到发生了一件事情后,张、王、李、赵四村平静的生活终于被打破了。

    又是一个月圆之夜,人们还像往常一样,在月圆的这个晚上,借着皎洁的月光,一家人尽情的坐在一起聊着天,这是大家最快乐、最悠闲的时光了。而孩子们也吵闹着、嬉戏着、有时候还会缠着大人们讲猪八戒和嫦娥的故事。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几乎睡去了,只剩下星星独自伴着月亮熠熠生辉,这个时候,谁也没有发现,婴儿沟里正发生着惊人的一幕,只见那些死去的婴儿,有的只剩下了森森白骨,有的还将腐未腐,更有的已经变成了干尸。但是这个时候,毫无列外的,这些孩子身上都冒着丝丝的白气,当这些气息升到婴儿沟上方的时候,远远望去竟然越聚越多,越来越浓,最后竟然漆黑如墨,到了半夜,竟然直奔月亮而去,时间不长就完全堵住了月亮,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发生了月食。而这些孩子呢,竟然一个个“活了”了起来,并在山谷里嘻嘻起来,不多时,突然在峡谷的最中心传来一声轻喝声,所有的孩子在听到这个声音后,竟然齐齐的本能的向着中心的高台上跪拜起来。而高台上,只见一个仿佛玉雕似得小孩飘在哪里,他的眼睛里闪着奇异的光泽,在他的下面则坐着两排小婴儿。当看到所有的孩子都停止吵闹并向他跪拜了,高台上的小婴儿飘到了最高空说道:“今天大家都借着月光开启了灵智,一部分原因是这里地处极阴之地,常年不见阳光,有利于大家吸收天地极阴之气;但是最重要的是,是我唤醒了大家,从现在起,我是你们的王,你们所有的人都要听从我的吩咐,大家挺清楚了么?”,所有的孩子都高喊明白了,高台上的婴儿看到这里笑了笑道:“很好,那么从明天晚上起,你们按两人分成一组,每天给我从张、王、李、赵四个村里任意抓两个血食来,但是你们必须记住,越年轻越好?!彼低?,高台上的婴儿眼里,充满了愤怒,因为当他产生了灵智,他知道了他的遭遇。原来他的母亲是张村人,叫张翠花,是当时村长家内定的儿媳妇,但是他的母亲却爱上了王村的王玉峰并且生下了他。当张村村长知道后,他联合两个村子逼死了他父母并把他扔到了这个大峡谷,虽然这已经过去好多年了,但是自他开启灵智后,每每想到此,他都愤恨的要命。本来,他只打算报复张村和王村的,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四个村的人通过不断的各种走动差不多都已经成了一个整体了。所以,他就打算统统报复了。但是这一切四个村的人没有任何人知道,他们都已经进去梦乡了。

    接下来,怪事就这样接二连三的在四个村子里发生了,几乎每一天晚上都有几个孩子离奇的失踪,活不见人死不见尸。这事也惊动了县令,可是根本无从可查,不管你派多少人来,到了晚上还是有孩子失踪,不久四个村的小孩子很多都失踪了,而有的家人也终于开始带着孩子逃离了。但是这一切都无济于事,仿佛被施了魔咒似得,只要你是这四个村子里的人,不管你走到哪里,你的孩子第二天还是会失踪,不走还好一点,只要你逃离,孩子反而失踪的更快。就这样,四个村子里的孩子越来越少,甚至到了后面连青壮年也开始失踪了。

    面对每况愈下的形势,一天,四个村的村长商议,说恐怕是他们这个地方中了邪,必须请风水大师来解决此事。经过商议,他们四个村分别派人去请高明的风水大师了,可是几天后,他们派出的人却是无功而返。一问得知,当他们派出的人到那些风水大师家后,那些风水大师不巧的都被人已经请走了。原来,婴儿沟的那个小孩王已经通灵,只要你说话,不管多远他都能听到,所以他早先知道了四个村的计划并比他们早一步派人去请了风水先生,且无一例外的把风水先生请到婴儿沟杀死了。无奈,四个村只能继续去请其他的风水先生了,但是一连好几次都是无功而返,这令四个村完全陷入了恐慌之中。同时恐慌的还有各地的风水大师,他们都听说了婴儿沟附近的怪事和四个村请风水大师不到,但是那些本打算被请的风水大师也离奇失踪的事情,就这样,好多风水大师都逃跑了,他们十分怕被人“请走”。

    一天,张村的张二又一次请风水大师无功而返,他沮丧地走在了家的路上。当他走到了一个小镇子上时,远远看到一个挂摊挤满了人,他好奇的向路人打听怎么事,经过询问,才得知这个挂摊的主人被人称为活神仙,听说算命特别准,于是张二也打算去算一卦。到了近前,张二发现算命的是一个白胡子老头,人看起来很慈祥。不待张二询问,算命先生便对张二说道:“我知道你所求何事,我更知道你们很多人正在受的磨难,你明天去你们村一直向西100里地的地方,哪里有能帮助你们的人”,张二很震惊算命先生的话,但是既然人家说知道,张二也就没有再说其他,他打算给算命先生钱,可是算命先生却没有收,并告诉他尽快去找能帮助他们的人吧。

    且说,从张村以西100里的地方,正是朝阳村。这里有个很厉害的风水大师名叫李清风,他也听说了婴儿沟哪里的事情,但是并没有像其他人那样逃跑。不过他为了防止被人请走就提前就做了准备,他怕出意外,甚至全身上下都藏满了符咒。果然有一天,有人来请他了,来人自称是张村人,请他去村里看风水化解村里的邪气。李清风呢,尽管心有疑虑,但还是跟着去了。这一走就是整整一天,直到晚上,李清风才走到了“张村”,刚到张村,引入眼帘的是一大帮孩童,这时李清风才知道上了当更知道他是被鬼童给请去了。因为几乎所有人都知道现在的张、王、李、赵四个村子里现在就剩下了老弱病残。既然李清风已经知道上了当,他也就假装镇定地表现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见这时来了几个小孩,他们把李清风请到了一所大宅子里,让李清风在哪里休息并说正在准备饭菜。说完那几个孩子就出去了,李清风左右看了看,见没有其他人,便偷偷的摸出一张纸符藏在了手里,时间不长,那几个小孩来请李清风去吃饭了。他们领着李清风一直向“村子”中心走去,到了村子中心,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广场,广场的中心有一个高台,高台上站着一个很漂亮的小婴儿,而高台下面不远处则放着一口大油锅,锅里面的油已经煮沸,正在争相翻滚着,而周围则站满了大大小小的孩子??吹秸饫?,李清风知道了为什么那些被请的风水大师失踪的原因了,今天他一个不好也会失踪。他心里直打鼓,他不由得攥紧了手里的符咒,这个时候,只有这些符咒能带给他安慰了。只见这时,高台上的小婴儿对李清风说道:“先生一路辛苦,现在锅里饭菜已好,还请先生享用”,说完便笑着看着李清风。其实,当李清风第一眼看到这个婴儿,他就知道这个小孩已经有了很深的道行,是这里的孩子王。而这个孩子也看穿了他,现在他们只是心照不宣而已。

    李清风走到了大油锅旁,一抬手便将符咒扔进了大油锅里,只听见滋滋的几声轻响,一大锅油立马冷却了下来??吹接凸锏挠鸵丫淞讼吕?,孩子王不慌不忙的又命令那些小孩子去烧了,而他则悠闲的走开了。就这样等油开了,李清风就向锅里扔张纸符,可那个孩子王等了半天,还不见李清风的肉被送来。他愤怒的去了广场,只见一切还和他走时一个样,于是他大怒道:“你们这帮蠢货,看把先生都饿成什么样子了,现在还不快把先生请到锅里去吃饭?”,他刚说完,几个小孩便去抓李清风了,打算把他扔进油锅里。但是由于李清风身上藏了很多法器和符咒,那些小孩根本就进步了他的身,只能看着李清风干着急??吹秸饫?,孩子王也出手了,虽然他道行高深,可是他也拿李清风没有办法,顿时整个“村子”大乱,所有的小孩都向着李清风涌去了,他们都一下子变得呲嘴獠牙,想把李清风撕得粉碎。尽管如此,他们还是拿李清风没有办法,尽管李清风很害怕,但是他凭借着符咒,把来到他身边的那些鬼童一个个制服了。就这样僵持着,而李清风身上的符咒也越来越少,行动也越来越慢,这时李清风着急了起来,他多么期盼天快点亮啊。就在他的符咒不多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远处的鸡叫,鸡叫声一响起,那些鬼童一下子齐齐的向后倒去,许多都一动不动了,这时李清风大喜,因为鸡的叫声是这些鬼童之类的致命克星。他利用这个时机,眼疾手快的猛然用他手里的阴阳印连续拍了几下孩子王,而孩子王因鸡叫影响,立马被李清风拍翻在地用符咒制服了。等制服了孩子王,所有的鬼童都不动了,这时李清风也终于松了一口气。

    等到了天亮,李清风才发现他处在一个大峡谷最中心,而周围全部是荆棘利刺和密密麻麻的婴孩尸体。他试着往出走,可是任他如何努力,他都无法走出去。无奈,他只有拼命的呼喊,希望有人可以救他。直到中午,他才被人们发现,当人们通过喊话确定了他的身份后,发动了四个村的所有人用了好长时间才把他救了出去。

    李清风出去后,被请到了张村,众人听说他降服了害人的孩童,都兴奋的围着他,让他讲讲到底是怎么一事。于是李清风就详细的告诉了众人一切,并于第二天发动四个村的力量,用一把火烧了整片大峡谷,自此,四个村才过上了稳定、祥和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