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绵绵的秋雨过后,便是到了黄昏的时节,到处都是黑漆漆的一片,淡淡的凉风夹杂着窗叶发出的咯吱咯吱的声音将秦朵唤醒了,秦朵茫然的看了一下四周,然后就是朝着外面走去,原本只是和一个朋友一起去鬼屋探险,不知道怎么的,就是出现在了这里。

    “混蛋,这个鬼屋做的还真是真实?!鼻囟渫献潘坪跏鞘痔弁吹纳碜幼叩酵饷?,打开门朝着外面看去,却是一个满是泥泞的院子,院子的一角有一棵很大的树,又是一阵风吹过,发出了簌簌的声音。

    秦朵四处打量了一番,一种十分怪异的感觉袭上了心头,眼前的这一切,怎么那么的熟悉可是明明,却是陌生的很。

    “高丽,你在哪里?”秦朵转过身,朝着里面喊了一声,没有人应声,空荡荡的,只有她一个人的声音,秦朵摸向了自己的手臂,小巧的,没有穿衣服,秦朵一惊,又是跑到了外面,细细的打量了一番自己,一身满是补丁的衣服,还不是她平时所喜欢的款式,秦朵左右看去,这才发现,这个地方,竟然就和古代一样,怎么可能出现一个和古代一样的地方?秦朵晃了晃脑袋,头发也是跟着秦朵晃动,秦朵摸了一下自己的脑袋,长长得头发绑着一条长辫子,直到臀部。

    “大概是做梦吧,竟然梦到自己闯到鬼屋了,继续睡觉?!鼻囟溧洁炝艘簧?,然后就是走了屋子,继续开始睡起了觉,地上是厚厚的稻草,似乎微微还有一点潮湿的样子,但是这个时候秦朵的背部火辣辣的疼着,根本就是不愿意动一下。

    这一夜,秦朵做了一个梦,她梦到了很多的事情,也是梦到了很多的人,而梦境终止的地方,就是她被一个妇人打得全身都是伤,然后丢到了这个屋子里面。

    “你这个贱丫头,老娘拿着米粮养着你,你倒是在这里偷懒,还不起来给我喂猪!”一个十分粗犷的声音将秦朵喊醒,又是一顿棍子朝着她抽来,秦朵睁开眼睛,外面似乎刚刚才开始天亮,秦朵视线还是有些模糊,但是棍子抽在身子却是十分的疼,秦朵抓住棍子,然后就是直接给抽了去。

    “打什么打,不知道疼??!”说着,秦朵就是狠狠的在女人的身上打了几下,打得妇人一愣一愣的,看着眼前的小女娃娃,然后哭一声跑了出去。

    “当家的,不得了啦不得了啦,你来看看,你来看看,都打人啦打人啦!”

    “真是聒噪?!鼻囟溧洁炝艘簧?,然后及时朝着外面走去,脚踩在地上凉飕飕的,还有一点软,秦朵扶着门槛,看着外面陌生的景色,再看一眼自己,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这是一个梦。

    秦朵一下子掐在了自己的手上,疼,十分的疼。秦朵龇牙咧嘴的看着这陌生的一切,可是陌生中,又带上了一些熟悉。

    无数的记忆纷纷涌过来,将秦朵包了进去,记忆是一个叫秦二丫的小姑娘,三岁以前的二丫,日子过的十分的开心,但是三岁后,亲娘在生了弟弟以后就是死了,她的日子,也是越来越艰难,不仅仅要照顾襁褓中的弟弟,更是要受到后娘的欺负。

    秦朵还没有来得及整理好所有的记忆,一个彪壮的男子就是握着一根大棍子过来了,后面跟着刚才出去的那个女人,也就是她秦二丫的后娘李氏。

    “我打死你这个不孝女!”一棍子下来,若是秦朵受了的话,以她现在这样的身子,估计十有八九就是要死了,秦朵躲开,然后就是看着眼前的这个彪壮的汉子。

    这个爹在没有后娘以前,对她们姐弟,可以说是十分的好,但是,自从后娘进门以后,二丫就是没有过过好日子,整日里身上都是一身的伤痕,身上的伤痕新旧交替,从来都是没有好过。

    “秦大壮,有种你打死我!”秦朵指着汉子,然后就是说道,叫秦大壮的汉子,也就是二丫的爹握着棍子举在那里,然后就是看着秦朵,秦朵冷哼了一声,然后毫不犹豫将上身的衣服脱了下来,这个身体不过才九岁,所以根本就是没有发育,上身更是密密麻麻的都是伤口,秦朵脱下上衣,冷哼了一声?!胺凑疑砩系纳丝谝膊恢拐庖淮α酱α?,有种你就打死我,这样也免得我和我弟弟受苦,我告诉你,秦大壮,我死了你要是敢打我弟弟,我托梦给我弟弟,我守着这个宅子,让你们一辈子不安宁!”

    尽管心里还没有纶清楚这个时代是什么样子的时代,但是不管什么时候,乡下人家都是十分的笃信鬼神之说的,秦朵呲牙咧嘴的看着所有的人,完全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就等你打死我的模样。

    李氏拉了拉秦大壮的手,秦大壮放下棍子,李氏眉头却是微微皱了起来,难道是因为这段时间打她打得太重了,所以她反抗了,要知道,以前的二丫可是从来都是不敢反抗的,不过就是一个贱丫头!李氏的脸上猛的就是带上了凶狠,然后恶狠狠地看着秦朵。

    “当家的,把她抓起来,拿绳子吊着打,连你都是敢骂了,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照着这样下去,以后咱们家不得安宁了,少不得邻里还骂我们家养了个没规矩的小畜生!”

    秦朵迅速的跑开,然后就是瞪了一眼李氏。

    “你才小畜生,你全家都是小畜生!”秦朵的话一落下,李氏指着秦朵,整个人都是在发抖,秦朵却是好像根本就是没有见到一般,迅速朝着外面跑去,跑到外面,更是将院子门一关,锁上,迅速的走了。

    这里毕竟是这个身体的家,秦朵也不好跑到哪里去,只是迅速去了弟弟的房间,六岁的弟弟此刻正吃力地提着个桶子朝着猪圈跑,二丫夺下桶子,然后及时拉着弟弟铁蛋的手,朝着猪圈跑去。

    看書辋小说首发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