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你干嘛啊,我还要喂猪哩!”铁蛋不明所以的看着秦朵,秦朵对着铁蛋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然后将猪圈的门打开,将所有的猪都是放了出来,平日里猪都是姐弟两个人喂养的,所以秦朵一过来,猪自然都是跑了过来,秦朵却是不管不顾,直接将里面的大母猪赶了出来。

    “弟弟,这猪是咱娘来咱们家的时候,带过来的,这是咱们的财产,走,咱们赶着咱们的猪,老房子去?!鼻囟浜敛挥淘サ母献糯竽钢?,铁蛋先是愣了一下,一向来听姐姐的话的铁蛋想也不想,就是将后面的院子门打开,姐弟俩赶着大母猪直接就是离去了。

    等到秦大壮和李氏过来的时候,满院子的都是小猪仔,而秦朵和铁蛋已经赶着大母猪去了很远了。

    “秦二丫你给我站住,你要把猪娘子赶到哪里去?”李氏看到事情不对,急忙就是跑了过去,秦朵朝着后面看了一眼,又是看了一眼慢吞吞不着路的大母猪,一跺脚,看到不远处的一辆小马车以后,狠狠地在伤口上按了几下,眼泪一出来,坐在那里,大声嚎叫了起来。

    “来人啊,救命啊,地主欺负人啊,要把我们家的唯一的猪都是要赶走??!”秦朵一边看着李氏将大母猪往屋子里赶,一边对着弟弟铁蛋打眼色,眼角的余光却是看向了不远处的马车,远处的马车不是十分的华丽,但是以秦朵在地球三十年的目光一看,却是绝对不错的,尤其是那四匹马,更是一匹匹的油光发亮。

    “姐姐,咱们不要咱们的猪了,姐姐,咱们家,姐姐!”铁蛋感受到秦朵的目光,二话不说,也是跟着嚎了起来,李氏根本就是没有管后面的姐弟俩,只是赶着猪朝着猪圈去了,秦朵有些心急的看着那一辆马车,眼睛里面都是焦急,但是声音却是更加的大了。

    身为吕阳王的家眷,这洞庭八百里甚至于周围的一带都是吕阳王府上的封地,作为王妃,她也是经常来这些封地上面巡逻,封地到处都是一片融洽,吕阳王妃的脸上带着笑容,就在这个时候,忽然就是听到远处传来了哭声,吕阳王妃的眉头微微皱了起来,掀开帘子朝着哭声看去。

    那边的帘子一掀开,看到里面光鲜亮丽的妇人以后,秦朵暗暗点头,看来是有戏的,更是狠狠地压了一下伤口,眼泪就是更加的肆虐了。

    “这还有没有天理了,光天化日之下,欺负一个无父无母的姐弟,唯一的财产都是要抢了我们家的?!?br />
    “姐姐,姐姐,咱们不要了,咱们家”铁蛋似乎是受到了秦朵的感染,也是使劲儿的嚎哭着,吕阳王妃的眉头皱了起来,当下就是让马车停下。

    “你们且去问问,究竟是什么事情?!?br />
    “娘,我也去?!痹诼沓档暮竺?,一个小男孩子跳下马,然后就是跟着丫鬟一起到了秦朵的身边,秦朵抬起头,就是看到一个少年站在她的面前,脸上带着笑容,然后就是看着她们姐弟两个。

    一边是一身的补丁,满身的狼狈的姐弟两个,一边是锦衣华服如玉的少年,这样两相对比,一股凄凉之意却是开始蔓延在整个周围,少年看着眼前的小女娃娃?!澳愀嫠呶?,你有什么冤屈?”

    虽然少年时长得好看,但是也不算是特别好看的,秦朵很快就是过了神,双手放在后面使劲儿的掐着自己的伤口,就着眼泪说起了自己的心酸故事,自幼无父无母,姐弟两个相依为命,本来还有爹娘留下的一对猪,可是却是被万恶的地主抢走了,铁蛋抬起头看着秦朵,明明那就是家,为什么姐姐要这么说,秦朵拉着铁蛋到自己的身后,然后就是戚戚然跪在了少年的面前。

    “求贵人给我们姐弟做主啊,呜呜?!?br />
    云锦然原本只是好奇,所以便是想过来看看,身为吕阳王世子。他一直都是锦衣玉食,平素在封地上巡逻,也是看着一片和乐,这样恶霸欺负小孩子的事情,却着实还是第一次见到,身为堂堂吕阳王世子,又是这一片封地的主人,怎么可以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云锦然的脸上立刻就是戴上了怒火,然后就是直接拉着秦朵朝着那边走去。

    “走,本世子去为你们讨公道?!?br />
    真是个愣头青,秦朵撇撇嘴,看着眼前的少年,秦朵想着挣开手,那边却是抓的十分的严,秦朵无奈,转头示意铁蛋不要跟上,让铁蛋安心的站在那里,待到秦朵转过身来准备和云锦然好好的说一下这件事情的时候,云锦然已经拉着他进了后院。

    李氏正在那里骂骂咧咧的将猪赶去,秦大壮则是坐在屋檐下抽着旱烟,看到进来的华服少年,秦大壮的眼睛一两,他可不是傻子,这堂堂未来的吕阳王还是认识的,可是看到后面的秦朵以后,眼睛一瞪,怒火冲天,“我打死你个死丫头!”

    秦朵闭上眼睛,就在想着这一次一定是躲不过了的时候,棍子却是根本就是没有落到她的身上,秦朵睁开一只眼睛,然后又睁开另外一只眼睛,却是看到前面的云锦然已经毫不犹豫的抓住了棍子,然后就是十分严肃的看着眼前的秦大壮。、

    “锦然,你这是怎么了?”吕阳王妃看到儿子迟迟没有来,所以便是跟了过来,待到过来一看,却是看到秦大壮正拿着棍子要打云锦然,而云锦然握住了棍子,吕阳王妃的声音一落下,身后一个十分严肃的声音就是想起了。

    “好大的胆子,连吕阳王世子你也敢打,不耐烦了?”

    吕阳王世子?秦朵挑眉,然后就是看向了前面的少年,她只想到了前面的少年非富即贵,却是没有想到,原来却是八百里洞庭实际上的大头头,吕阳王家的世子。

    秦朵挑眉,嘴角却是勾起了一个淡淡的弧度,这个愣头青容易骗过去,这后面的那个妇人,肯定不容易骗过去。

    听到母妃的声音,云锦然毫不犹豫就是放下了手中的棍子,然后到了吕阳王妃的身后,“母妃,你说这恶霸该不该打,竟然是欺负一个无父无母的小姑娘?!痹平跞坏牧成隙际谴乓宸咛钼?,然后就是对着吕阳王妃说道。

    正说着,那边一个少女便是跑了过来,“爹,娘,你们说好给我买的胭脂呢?今天我和张员外家的小姐约好了一起去玩耍的,要是没有新胭脂,我肯定要输给她了?!鄙倥┳乓簧砗焐薹?,长的也是十分的漂亮,但是隐约间还是可以看出来和秦大壮有四五分像,此刻正十分开心的走过来,然后看到云锦然,眼睛一亮。

    “爹,娘,这个哥哥好生俊俏啊,是你们给我找的郎君么?”这个秦大丫,翻了一下眼睛,不过却是乐开了花,有了秦大丫出现,这件事情,肯定是可以很好的解决了。

    本书首发于看书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