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是叫小朵儿好听。 ”云锦然笑嘻嘻的说道,转而,脸上就是带上了阴郁,“本来我还是有一件事情要请小朵儿帮忙的,可是小朵儿这个样子,我都是不好意思说出口了?!痹平跞皇治弈蔚乃档?,秦朵抬起头看着云锦然,云锦然的脸上带着笑容,眼中都是狡黠。

    秦朵转过头去,“什么事情,我事先可是说好,我不一定会帮忙的?!?br />
    云锦然嘻嘻笑笑,然后就是从袖子里面拿出了一个小竹筒,神秘兮兮的,到处打量了一番,方才是将小竹筒放到了秦朵的面前。

    “这个东西呢,你一定不认识,不过不要紧,现在我要你帮的忙就是,将这个东西帮我收三天,三天之后,我过来拿,你说可以不?”

    看着云锦然的样子,秦朵有些疑惑的拿过了小竹筒,小竹筒十分的小,秦朵随意的放在手上,云锦然却是立刻就是小心翼翼的抢过去了,脸上都是谨慎,“你小心一点,这是我的大将军,可是花了五十两银子买来的,宝贝的不得了,我过几天还要带着它去和我的一个哥们打架,我可不要输给他?!?br />
    云锦然小心翼翼的擦着小竹筒,秦朵微张着嘴,就是她再笨,几十年的电视剧陶冶,也是让她看出来了,这竹筒子里面装的,十有八九是蛐蛐,秦朵看着云锦然的样子,实在是无法理解,她还道真是一个乖巧得不得了的书生呢,原来也是个假的,秦朵呵呵笑笑,然后就是抢过了小竹筒。

    “放心吧,死不了的,不过你把它关三天饿三天再去比架,你确定行么?”

    “怎么不可以,我的将军可是所向无敌的?!痹平跞皇致獾目醋徘囟涫种械尿序?,然后就是咧开嘴露出了一个十分满意的笑容,“你可是要好好的收着了?!?br />
    秦朵满不在乎的点头,“你放心,我放我枕头边,日夜不离手?!鼻囟湫γ忻械乃档?,云锦然点头,又是从腰间解下一荷包放在秦朵的手上。

    “这个给你,养蛐蛐的钱,顺便也养养你自己,瘦不拉机的,全身就是皮包骨头,穿的那这么脏乱丑,随便从我家弄个丫鬟来,都比你体面?!?br />
    说完,云锦然就是站起来准备离去的,秦朵微张着嘴看着云锦然摇头晃脑小心翼翼的离去,无奈的摇头,感情过来送蛐蛐,是瞒着人来的,看着步行远去的云锦然,秦朵站起来送到门口,等到云锦然远去了,方才是打开盖子,将蛐蛐给放了出去。

    “去吧去吧,想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去,饿你三天,怎么可能拿去打架嘛,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幼稚得可以?!鼻囟湫γ忻械乃低?,放完蛐蛐,随手就是将竹筒子扔到了地上,然后就是转身进去做事去了。

    临近黄昏,铁蛋还是没有来,秦朵想着大概铁蛋是不会来吃饭了,便是准备一个人吃饭,哪知道刚进厨房,铁蛋就是从那边来了,脸上还带着泪痕,秦朵看到铁蛋在哭,整个人都是吓了一跳,急忙走了出去,拉着铁蛋的手。

    “铁蛋,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秦朵一脸焦急的看着铁蛋,然后就是问道,铁蛋看到秦朵,哭的就是更大了。

    “姐姐,以后我再也不去那里了,她们好坏,欺负我?!彼底?,铁蛋就是大声的哭了起来,秦朵抬起头,看着秦大壮正小心翼翼的站在不远处,脸上都是带着焦急,对于这个父亲,秦朵心里并没有多少的感情,不过看到他看铁蛋的样子,还是心下一软,拉着铁蛋进了房间?!袄?,铁蛋告诉姐姐是怎么事?”

    铁蛋抽搭了一下,然后就是缓缓和秦朵说着,秦朵细细的听着,许久,方才是理清楚了事情,原来铁蛋去,李氏留他住下来,铁蛋不肯,要和姐姐一起住,哪知道秦大丫出来,听说李氏要留下铁蛋,就是和李氏吵了一架不说,还把铁蛋给打了,这件事情闹到秦大壮那里,秦大壮还没有说话,李氏就是呼天抢地的先告起了状,秦大壮骂了两句铁蛋,铁蛋便是哭着来了。

    秦朵有些心疼的摸了摸铁蛋的脑袋,“没事,乖,没事了,爹爹不是故意骂你的,是因为后娘,所以才骂你的,所以你不要气爹爹,你看,爹爹陪着你一起过来了,是担心你,不是么?”

    铁蛋抬起头,看到秦大壮,转过了头去,秦朵苦笑了一声,拉着铁蛋,“轩之,我知道,这件事情你很伤心,但是呢,爹爹还是爹爹,虽然爹爹以前是对我们不好,但是现在爹爹对我们很好,不是么?再说了,你看,爹爹都是随着你一起过来了,所以你就是不要伤心了,要不然这样吧,姐姐喊爹爹过来,让爹爹和你道歉,然后再带你去镇上,让爹爹给你买纸,你看怎么样?”秦朵笑眯眯的看着铁蛋,然后就是说道。

    铁蛋听了秦朵的话以后,咬咬牙,然后就是点头,秦朵站起来,叹了口气,然后就是朝着秦大壮走去。

    秦朵并不想和秦大壮打交道,但是那天离家的时候,秦大壮看着她身上的伤痕,却是很快就是同意了,以后的这一个月的时间里,秦朵虽然不说,但是也看得出来,其实秦大壮,是个好父亲,只是有些事情,秦朵不愿意去承认,她活了三十岁,这样简单的事情,对她来说,却是十分的艰难的,尤其是在秦二丫这个身体的记忆里,秦朵几乎是可以知道,这个父亲对她,根本就是没有任何的感情,所以那个时候,秦朵方才是带着铁蛋,走的十分的决绝。

    可是这的走,终究不是走,这一点,秦朵也是十分的明白的,因为这样的走,其实里面更多的,还是一种负气,不管如何走来走去,秦朵都是知道,她依旧还是生活在秦大壮的羽翼下,唯一不同的就是,这片羽翼,隔得开一点,而她,也是离得远一点。

    最终,还是要到秦家去的,只不过是个早晚的问题罢了,秦朵叹了口气,然后就是站在了秦大壮的面前。

    “铁蛋是个好孩子,也是从来不会欺负人的?!?br />
    本书首发于看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