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大壮看着秦朵,然后就是点头,脸上都是讷讷,他虽然身为地主,但是平时却是最怕老婆,虽然在外面他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但是在家里,基本上就是老婆说了算,根本就是不敢违抗老婆的命令,所以铁蛋开开心心的家去,反倒是被李氏欺负了一顿来。

    “你去和铁蛋说话吧?!鼻囟湔驹谝槐?,然后就是淡淡的说道,秦大壮

    站在那里,看着秦朵,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秦朵是个爽快的性格,做起事情来也是十分的麻利,看到秦大壮的样子,秦朵有些嫌弃的叹了口气,然后就是直接将秦大壮给推了进去,秦大壮躲闪不及,被秦朵推进了房间里面,秦大壮转过头看了一眼秦朵,却只见秦朵站在池塘边的柳树下,背对着他,根本就是不理他。

    秦大壮转过身朝着房间里面走去,秦大壮和铁蛋的声音从里面传来,秦朵的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那边却是有一个尖锐的声音传了过来,秦朵转过头去,恰好便是看到李氏带着秦大丫两个人风风火火的朝着这边走来,秦大丫的眼睛里面似乎是还有眼泪在大专,秦朵堵在路上,从旁边拿了一根棍子挡住了李氏和秦大丫的去路。

    “你来干什么?”

    秦大丫直接抓住了秦朵的棍子,然后狠狠的朝着一边甩去,秦朵本意只是拦住两个人,自然是没有使劲,被秦大丫这么大力的将棍子甩去,反倒是连带着秦朵也是一起甩了出去。秦朵被秦大丫狠狠的甩在了柳树上,秦朵身子小,秦大丫又是十分的使劲,所以等到秦朵反应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掉到了柳树底下,此刻后背一片擦疼,眼睛里面冒着金星,而李氏和秦大丫,则是已经朝着里面冲了过去,里面传来了李氏的大声的尖叫声,秦朵顾不得腰间的疼痛,疯狂的跑了进去,到了里面,便是看到秦大丫在那里哭哭啼啼,铁蛋捧着手立在不远处,眼睛里面有泪珠儿在打转,但是却是没有哭出来,李氏则是拉着秦大壮,一脸的凶悍。

    “姓秦的,你有种啊,平素里大丫要买一盒胭脂,你都是舍不得,结果那个野女人的孩子要个什么,你就给买什么,你以为老娘这个家好当是不是?你倒是告诉老娘,你这一年都是交了多少钱给老娘?”

    李氏的眼中都是凶残,这边秦家的祖屋距离其他的人家都是有些远,所以李氏在这边吵闹,也是没有什么人听见,秦朵提着棍子走过去,看到铁蛋没有事情,便是没有冲过去。

    秦大壮的争个脸都是红了,站在那里,似乎是有些不知所措,秦朵站在那里,一时间也是不知道要怎样去安慰秦大壮,可是不管怎么说,对秦朵来说,最要紧的,还是铁蛋。

    铁蛋看到秦朵,眼中闪过一抹迷茫,秦朵对着铁蛋点点头,然后就是安静的看着李氏和秦大壮。

    秦大壮是虽然被气的够呛,但是却是没有说话,只是杵在那里,媳妇是他娶的,当初不顾家里的意愿,在前夫人去世以后,就是将李氏迎娶了过来,老实说,在秦大壮的心里,一个前头夫人,根本就当不起当初的李氏,当初的李氏乃是县令的女儿,长得又是花容月貌,整个人都是十分的温柔,可是秦大壮没有想到的是,娶家的,会是这样的一个女子。

    “秦大壮,你知道你家里一个月的开支要多少么?你给了我多少钱?我家大丫要买盒胭脂,我都是没有舍得给她买,你倒是好,拿钱来养那个贱*人的孩子,那个贱*人的孩子有什么好,难道还当不得咱们之间的大丫么?我为了你,带着大丫这么多年,你管过我们母女么?现在你倒是好,不要我们母女了,一心一意都是扑在那个贱女人的孩子的身上,你若是喜欢那个贱女人,当初你和我一起合算着做出那样的事情做什么,你若是不做的话,你现在”

    “你够了?!鼻卮笞骋话驼拼蛟诹死钍系牧成?,秦朵抬起头,眼中都是冰冷,李氏似乎也是意识到了不对,捂着脸,却是没有敢在说话。

    秦朵冷笑了一声,然后就是看着李氏,“如果当初不是你和他合算,那又会怎么样?”秦朵的话语十分的冰冷,秦大壮看着秦朵,秦朵的眼中都是冰冷,但是这个身体却是在止不住的颤抖,她的记忆里还有那个温柔的女人,那个女人就那样温柔的抱着她,虽然不是倾国倾城的美人,但是那一份柔和,却是将秦朵包裹的十分的严实。

    “二丫,你是姐姐,你要好好照顾好弟弟,娘亲不能陪着你了?!闭馐钦飧錾硖宓哪盖琢粼谡飧鍪兰涞淖詈笠痪浠?,三岁的二丫不知道娘亲为什么会留下这样的话语,但是还是十分郑重的点头,然后看着母亲含笑着闭上了眼睛。

    秦朵闭上眼睛,这个身体都是在止不住的颤抖,就在这个时候,秦大丫却是忽然就是撞到了铁蛋的身上,抓着铁蛋的头发狠狠的打铁蛋的巴掌。

    “我打死你这个畜生,我打死你这个畜生?!鼻卮笱镜幕坝锸值募馊?,秦朵猛地睁开眼睛,秦大壮还没有反应过来,李氏则是根本就没有动,就在这个时候,秦朵忽然发难。

    本书源自看书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