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朵握着棍子,狠狠的就是朝着秦大丫打去,一棍子下去,狠狠的打在了秦大丫的脑袋上面,秦大丫不可思议的转过头,秦朵闭着眼睛,对着秦大丫的脸上又是一棍子,秦大丫吃痛,惊呼了一声,抓着铁蛋头发的手就是松开了,铁蛋趁机从秦大丫的身下离开,离开的时候,不忘记狠狠的在秦大丫的胸前裸露的皮肤上面抓了一把。

    秦大丫爱美,这个时代的穿着也不是十分的保守,所以铁蛋这一下,可以说是抓在了秦大丫的胸前,很快就是一片红印子出来了,五个长长的血痕十分的渗人,秦朵看着铁蛋,对着铁蛋竖起了大拇指,铁蛋被秦大丫打了几个巴掌,争个脸都是肿起来了,但是还是对着秦朵露出了一个笑容,秦朵以铁蛋一个笑容,姐弟俩站在一起,然后就是看着秦大丫。

    李氏在这个时候却是已经反应了过来,没有朝着秦大丫去,反而是朝着秦朵冲来,要???秦朵,对于李氏,秦朵早就是十分的明白了,所以在李氏冲过来的时候,就是带着铁蛋,然后拖着秦大丫挡在了前面,李氏收不住手,一巴掌狠狠的打在了秦大丫的脸上,秦朵只有秦大丫的胳肢窝那么高,站在后面,冷冷的看着李氏和秦大丫。

    秦朵经常做事,相反秦大丫却是每日里都是在家中玩耍,所以根本就是没有秦朵那么大的力气,先前秦朵在秦大丫的手中吃亏,完全是因为那个时候她没有使劲,现在一使劲,秦大丫便是犹如一个小粽子一般,被秦朵拉到了面前,秦朵在心里默默地感激这个身体,原来力气这么大,也是有好处的,并且好处是不言而喻。

    秦朵舒了口气,然后就是看着李氏,李氏因为打了秦大丫一巴掌,整个人都是还愣在那里,而秦大丫则是猛的就是大哭起来,秦大壮拉住了李氏,死死的拉着李氏朝着外面走去,“跟我去,你们难道还不够丢脸的么?”

    秦大壮头也不的朝着前面走去,脸上还是一片火辣辣的,秦大丫被李氏拉着,一路哭哭啼啼离开了祖屋。

    秦朵无所谓的站在那里,看着远去的一家三口,嘴角的冷笑则是越来越大,铁蛋只是安静的站在秦朵的身后,肿着一张脸,低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秦朵去厨房煮了两个鸡蛋,然后就是拉着铁蛋坐在一边,看着铁蛋脸上的伤口,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着,“对不起,铁蛋,是姐姐无用,没有?;ず媚??!?br />
    秦朵的话语里面都是愧疚,看着铁蛋肿得老高的脸,悄悄别过头去,生怕眼泪溅到了铁蛋的脸上,脸上看到秦朵的样子,却是咧开嘴,对着秦朵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姐姐,我不疼的?!彼底?,便是狠狠的吸了一口冷气,却原来是牵动了脸上的伤,铁蛋将要出来的眼泪强行忍了去。

    秦朵轻轻的拉着铁蛋的手,收了眼泪,然后就是点头,“我知道,我家铁蛋最坚强了,铁蛋,你先坐在这里,姐姐去给你煮好鸡蛋,然后放到脸上揉揉,明天就是不疼了?!?br />
    铁蛋点头,规规矩矩的坐在那里,秦朵进了厨房,看着火上的鸡蛋发呆,她不仅仅是在自责没有照顾好铁蛋,同时也是在因为一些过往的事情而产生了怀疑,秦朵不是个九岁的孩子,所以思维自然也不是停留在一个九岁孩子所拥有的童稚阶段,三十年的博士生,虽然人人都说她是个书呆子,但是秦朵自己却是明白,她只不过是愿意做一个书呆子,原因很简单,做一个书呆子,总是要比出去面对那些尔虞我诈强大很多,可是李氏的一番话,却是让秦朵的心间布满了无数的疑云。

    李氏对秦大壮的那一番话,似乎是话中有话,很多年前,她也是听李氏和秦大壮吵过架,但是这具身体十分的厌恶李氏,所以对于两个人吵架的内容,从来都是没有记住过,可是这一次,秦朵却是听得明明白白,这个身体的娘亲,似乎不是难产而死的。

    这个时代女子生产就是在鬼门关走一遭,秦朵已经记不得当初这个身体的娘亲将她喊到身边去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了,但是她还是记得,那个时候,铁蛋已经出生了,但是并没有躺在她的身边,所以,她去世的时候,是已经生产完了铁蛋的,还给自己留了话,秦朵的整个人忽然都是颤抖了起来,似乎好像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了,可是一时间这东西又是没有出来,让秦朵的脑海搅成了一团,就是煮鸡蛋的小锅子在沸腾也是没有注意到。

    “姐姐,姐姐,姐姐”铁蛋的声音在门口响起,秦朵过神来,看着火上的锅子,急忙是端开,锅子是铝锅,不过就是用一条铝线将锅子的两端连在了一起,这样的话方便提起来锅子,秦朵直接去提锅子,哪知道铝线却是热的,秦朵哎哟一声,急忙丢下了锅子。

    手掌心很快就是起了两个水泡,秦朵看着手掌心的水泡,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铁蛋却是急忙跑到了秦朵的身边,看着秦朵手上的水泡,急忙给秦朵吹气。

    “姐姐,铁蛋给你呼呼,就不疼了?!?br />
    铁蛋的话语十分的单纯,秦朵在听了铁蛋的话语以后,眼泪又是止不住的往下流着,看着十分认真的在给自己手掌心吹气的铁蛋,秦朵轻轻的摸了摸铁蛋的脑袋,“乖,姐姐没事的,你再这里别动,姐姐先去将手给绑了,然后给铁蛋用鸡蛋揉揉脸,这样铁蛋过两天就是可以消肿,然后就是去读书了?!?br />
    铁蛋点点头,乖巧的放下了秦朵的手,只是自己因为不停的吹气,而让脸显得格外的疼,眼泪终究是没有止住,哗哗哗的往下流着,秦朵轻轻笑笑,然后用袖子轻轻的为铁蛋擦去了眼角的眼泪?!肮?,不哭了,男儿有泪不轻弹,铁蛋不是最喜欢这句话的么?”

    本书源自看书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