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朵虽然是什么事情做,但是女工,却是完全都是不会,不知道是李氏故意的还是其他事情,秦朵根本就是不会做衣服,只是会做家务事,不管是外面的还是家里的活,只要是不和女红搭边的,她基本都是会做,然而,对女子来说,德言容功,这些是不可少的东西。

    这个时代大抵是买布的人多,买成衣的人少,所以在镇上,成衣除了一些小孩子的衣服,大人的衣服还真是没有,男子的成衣还有买,女子的成衣,几乎是没有的,要是有,那也不过要到大城市去了。秦朵对这个事情是十分的惆怅的,因为总有一天自己是要长大的,所以秦朵自然是想着,若是能够自己学会做衣服,那是最好不过了。

    秦朵从来都是没有做过衣服,她也不知道衣服要怎么做,在得知画眉会做衣服以后,秦朵便是眼睛一亮,拖了画眉,要画眉教她做衣服。

    画眉在和秦朵学习写字,自然也是十分的乐意教导秦朵做衣服,两个人一拍即合,画眉当即就是去镇上买了一些基本的东西,这些不过是简单的针线还有一些女红必备的东西,秦朵家里有布料,东西到手以后,秦朵就是忍不住的跃跃欲试。

    铁蛋对这些事情没有丝毫的兴趣,在看到秦朵和画眉做的事情以后,就是出去了,外面有一群男孩子在那里东张西望,在看到铁蛋以后,都是凑了过来,问铁蛋事情,铁蛋很快就是和那一群孩子凑到一起去了。

    秦朵则是和画眉一起学针线,从做最简单的荷包开始。

    事实证明,有些事情,对有些人来说容易,但是对有些人来说,却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对秦朵来说,就是那样的,秦朵可以轻易的搞定一个高科技的问题,可是面对这么一根小小的绣花针,整个人却是开始发难了,倒不是这个东西十分的难,实在是秦朵手太笨,好不容易剪出了一个像样的荷包的形状,只要照着周围这么一圈缝好了,可是针线在秦朵的手里就是不听话,不过才绣了五针,就是被扎了三下,手指尖儿上三个小巧的孔,周围都是一片紫色,看着十分的渗人。

    秦朵叹了口气,然后就是将布条放在了一边,看着画眉很快的就是绣好了一个荷包,转而开始在布上绣花了,秦朵叹了口气,然后就是看着画眉的十指纤纤上下跳动,很快,一个生动的图案就是在画眉的手上成形了。

    画眉坐了一会儿,感觉到有人看着她,便是抬起头,秦朵正一脸无奈的看着她,针线都是丢在了桌子上面,画眉眨眨眼睛?!靶《?,你怎么了?”

    秦朵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就是将手指伸到了画眉的面前,“画眉你看,我都被眨了三下了?!?br />
    画眉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这个没事的呢,我小时候的时候,刚开始学习的时候,也是被扎了好多下,我还在我娘的面前使劲儿的哭,说再也不做了,娘亲说,你要是学不会以后就没人要,我最后就学会了?!?br />
    画眉笑眯眯的说道,秦朵耸耸肩,然后就是点头,既然画眉都是被扎过,那肯定自己被扎也是很正常的。秦朵又是拿起了针线,一针一线,慢悠悠的做了起来,画眉看着扎了几针,偏着脑袋想了很久,然后就是告诉了秦朵一些方法来阻止这样的事情再发生,秦朵听了画眉的话以后,舒了口气,照着画眉告诉的方式,一手拿着布料,一手捏着针线,果然是没有那么容易扎手了。

    可怜的秦朵姑娘,前面三十年都是没有用过针线,那东西,只不过是存在电视剧里的,一直以为就是电视剧里的东西,演的,现在自己做起来,秦朵方才是发现,原来这一切是这么的艰难。

    画眉是在秦朵这儿吃的午饭,吃过午饭,画眉也是没有和秦朵学字,就是离去了,实在是秦朵太笨,一个上午,就是打发在了针线的起步上,可是偏偏,秦朵还是没有学会,画眉有些无奈的离去,和秦朵约好下次再来,秦朵便是准备背着篓子去准备篓子,可是在放篓子的地方,秦朵却是没有看见篓子,秦朵挑眉,又是在堂屋里面好好的找了一番,都是没有看到篓子,这事情,实在是太不正常了,秦朵挑眉,然后就是去了屋后,屋后对着好大一堆猪草在那里,几个孩子正将篓子放在地上,看到画眉离去,都是兴高采烈的去追画眉了,只有一个憨厚的少年站在那里,看到秦朵,露出了一个不好意思的笑容。

    “那个,小朵,猪草我们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再见?!彼低?,少年就是追着前面的伙伴去了,铁蛋也是跟了过去,秦朵看着这大大的一堆草,再朝着那边看去,整个山头似乎都是秃了,秦朵叹了口气,转而嘴角就是带上了笑容。

    “原来这认识美人还有这么个好处,最起码,自己可以省下很多事情了?!鼻囟浒崃说首幼谥聿莸呐员?,然后便是细细的挑了起来,这个里面,不是所有的草都是可以喂猪的,但是有些草搭配在一起,却是可以让猪长得更快,更肥,这大概就是自己读了三十年书,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用来生存的技巧吧。

    秦朵一边捡着猪草,那边,却是在考虑,要在呢么样的从秦家知道,她这个身体的便宜娘,是如何去世的了。

    “还真是事情多啊,不过看在这个身体的份儿上,还是去做吧,就当感谢给了我身体让我重新来过的二丫吧,二丫啊,你在天之灵就放心吧,我会为你做好一切事情的,照顾好你的弟弟,弄清楚你娘是如何去世的?!?br />
    秦朵十分认真的说道,然后,便是开始十分认真的思考起方法来了。这件事情,毕竟是已经过去了六年的,要想从李氏和秦大壮下手,那是肯定不成的,所以秦朵还要想另外的方法,妥当的来解决这件事情。

    本書源自看書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