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朵一脸的理所当然,看着云锦然,脸上带着得意洋洋的笑容,云锦然翻了个白眼,然后就是转过了头去。

    “没有?!?br />
    “是你把我弄到云城来的,现在又不给我钱,你什么意思?难道你是准备眼睁睁的看着我饿死在这里不成?”秦朵冷哼,然后就是说道。

    云锦然噎住,看着秦朵,秦朵嘿嘿笑笑,然后就是重新伸出了手,“不管你愿不愿意,这钱,你是必须给我的,如果你不给我钱的话,估计明天我就是会一不小心就是饿晕了,你知道,人一晕,就是什么话都是说得出口的,这玩意要是泄露了什么秘密,例如,堂堂王府少爷竟然身边连一个贴身丫鬟都没有,你说,大家会怎么看”秦朵的脸上带着得意洋洋的笑容,看着云锦然,然后就是说道,云锦然的身子动了一下,整个人都是差一点摔倒,秦朵却是浑然不惧,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云锦然,看的云锦然整个人都是一片凉飕飕的。

    云锦然有些不甘心的将腰间的荷包解了下来,然后就是交到了秦朵的手中,秦朵掂量了一下荷包,然后就是十分满意的点头,也不让云锦然送,自己笑眯眯的朝着客栈去了。

    看着秦朵的样子,云锦然一阵气苦,自己不过就是想坑一把秦朵,却是没有想到,后面所有的好处都是被秦朵给得了。

    拿着云锦然给的玉佩,秦朵自然是很快就是得到了她休息的房间,掌柜的虽然好奇怎么不是云锦然自己过来,但是看到女子拿着云锦然的玉佩,知道这一定不是一般的女子,自然是什么都是安排的妥妥帖帖的,尤其是吃的东西,更是准备的十分的精致,而秦朵也是旁敲侧击,从掌柜的口中得知,这玉佩,竟然是云锦然的信物,只要有了它,在云城里面,谁都是要卖王府的面子。

    秦朵的眼珠子开始滴溜溜的转,看着手中的玉佩,嘿嘿笑了两声,然后就是了房间,腿间虽然没有那么疼了,但是疼痛依旧在,秦朵脱了衣服,看到皮都是蹭破了的双腿,咬牙切齿的给自己上了药,然后就是让店家出去买了一身衣服来,所有的帐,自然都是记在了云锦然的身上。

    换了一身衣服,秦朵又是好好的梳了一下头发,给自己弄了一条大长辫子,然后就是对着铜镜欣赏了一番,铜镜里面看不清楚人,但是却是可以看看影影绰绰的洁白无垠的面孔,秦朵嘿嘿笑笑,十分自恋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蛋。

    “果然是人要衣装,这一身衣服,这一打扮,看来我也是个小美人了?!?br />
    小二原本是为秦朵送来热茶的,在听到秦朵说的话以后,双手忍不住的抖了一下,看着秦朵那黑不溜秋的脸,实在是无法将秦朵和美人给联系起来,不过某些人根本就是没有关注到小二的表情,只是十分洋洋自得,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眼睛里面都是笑容。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不知者无畏了。

    好好的整理了一番自己,秦朵坐在窗边,看着即使是到了黄昏时节,依旧还是十分热闹的云城,秦朵嘿嘿笑笑,然后就是直接朝着街道上面走去,到处却是都是小摊小贩,云城的晚上,竟然是比白天还要热闹。

    云城属于南方,距离京城十分的遥远,所以这一带,倒是没有京城之中那么多的规矩,尤其是宵禁,这些年,随着吕阳王的势力越来越大,宵禁竟然是慢慢的在云城被取消了下来,除了部分地方,云城的大部分地方,宵禁都是得到了开放,有些地方甚至于是到了子时方才是结束晚上的娱乐,自然,烟花乐馆一类的地方,那就是时间更长了。

    秦朵慢悠悠的走在大街上,腰间挂着从云锦然那里打劫来的荷包,荷包虽然不鼓,但是却是有好几张银票,这个时代的银票还不是十分的盛行,而云锦然手中的银票,也是吕阳王府造出来的,只有在吕阳王府的地盘,方才是可以使用,所以大部分的商铺,对于银票这样的东西,还是无法接受,能够接受的,都是一些大型的商铺。

    这对秦朵是一点影响也没有,小的不要,那就是找大的,秦朵手中拿着银票,专门去那些百年老字号买东西,什么饰品首饰布料玩具,只要是她看得上眼的,就是买,她可是知道,她绝对是没有可能拿着云锦然的荷包离开的,因为这个荷包,可不是上次云锦然随意丢给她的那样的荷包,这个荷包,上次可是刻下了云锦然的名字的,买了这么一大堆东西,秦朵又是去了书楼,给铁蛋选了好些个东西,其他地方秦朵买了一堆,也不过是耗费了一白两都是不到,可是到了书楼,上百两,就是随意的挥霍出去了,秦朵有些郁闷的看着自己买的东西。

    “我都是挑便宜的买的,怎么就是花了这么多钱呢?”

    掌柜的看到秦朵郁闷的样子,呵呵笑笑,“姑娘有所不知,贵的倒不是笔墨纸砚,您看,这一打黄纸,也不过二两银子左右,但是却是有五六百张,最主要的,还是这书贵,这书,可是都是一本本一本本的抄下来的,这不仅仅是要耗费纸张,还要耗费大量的人力,尤其是这书?!闭乒竦闹噶酥盖囟涫种心且槐竞袷?,“这书光是写书的人,就是耗费了半个月的时间方才是完全的写完,所以光是这一本书,就是二十两银子?!?br />
    秦朵的小心肝狠狠的抖了一下,看着这本稍微厚点的书,最后,只能无奈的点头,她还有很多字不认识,而这本书,显然就是一本相当于字典一样的书,只是里面记载更加详细罢了。

    在前世的时候,买一本中华词典也是要三位数,就权当是买了一本词典吧,秦朵叹了口气,然后就是将荷包里面的两张银票拿了出来,看到吕阳王府的银票,掌柜的眉头还是忍不住的调了一下,看着眼前的黑不隆冬的姑娘,心里却是重新思考了一番,笑笑,然后又是从柜台上面拿出了半打草纸外加一方小砚台。

    、“我看姑娘买的东西实在是多,这草纸和砚台,就当是在下送给姑娘的礼物吧?!?br />
    秦朵笑眯眯的点头,然后就是笑眯眯的接过了,免费的东西,不要白不要,再说了,她不要,她就是傻子。

    拿着东西除了书楼,一个年轻人立刻就是走到了秦朵的面前,看着秦朵手上大包小包的东西,脸上带着笑容,“姑娘提着这么多的东西,想必一定很累吧,要不要小的帮忙,只要十个铜板,小的可以为姑娘将东西送到云城任何一座府邸?!蹦昵兹说纳砗蟊匙乓桓龃笾窨?,看着秦朵,然后就是笑眯眯的说道。

    秦朵看了一眼年轻人,眼睛一亮,“如果我还要逛街呢?”

    “加十个铜板,小的帮忙?!?br />
    “成交?!鼻囟湫γ忻械慕械亩鞫际欠诺搅四昵崛松砗蟮睦鹤永锩?,在秦朵看不见的地方,书楼的掌柜给了年轻人一个警告的眼神,年轻人不动声色的点头,然后就是跟在秦朵的身后开始逛起了街。

    这一下,年轻人总算是知道什么叫做苦不堪言了,秦朵逛街的心情可以说是十分的好,这家店铺去了去那家,秦朵一一走过,看到喜欢的,就是买下来,年轻人的整个竹筐都是满了,手里也是大袋小袋的提着,看着秦朵兴致盎然的样子,年轻人一脸苦水,却是不知道向谁说去。

    秦朵又是买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转过头看到身上堆满了东西的年轻人,秦朵终于是意识到,自己似乎是快要将云锦然的荷包用空了,秦朵叹了口气,“咱们去吧?!?br />
    听到秦朵的话,年轻人的脸上立刻就是带上了笑容,忙不迭就是对着秦朵点头,秦朵有些郁闷的看着年轻人,看到年轻人的样子,只能点点头,然后就是朝着客栈走去,将所有的东西都是搬上楼,秦朵从荷包里面拿出一两银子,然后就是交到了年轻人的手中。

    “谢谢你啊?!?br />
    年轻人咬了一口银子,然后又是放在衣服上面擦了擦,脸上带着笑容,慢不迭弯腰点头,“多谢小姐,多谢小姐?!?br />
    “你叫什么名字,下次我还找你?!鼻囟湫γ忻械乃档?。

    年轻人一愣,转而脸上就是戴上了狂喜,“小的赵三儿,就在运城里面走动,平时都是做些这样的事情,若是小姐想要找小的的话,就去东三街的禾泽苑,平日里小的都是在那里休息的?!?br />
    秦朵笑着点头,赵三儿就是一脸开心的离去了,看着小半屋子的东西,秦朵却是没有心思再管了,更夫打着火把提着铜锣一路走过去,秦朵打了个哈欠,就这样的躺在被窝里面睡着了。

    第二日早上,云锦然自然是早早的就是到了客栈,上了楼,却是看到荷包和玉佩都是丢在桌子上面,而秦朵,则是在睡觉,十分的香甜。

    云锦然看着秦朵的样子,现实将玉佩收起来,在看到小半屋子的东西以后,打开荷包,看着里面那一张孤零零的银票和几两碎银子,云锦然的争个脸都是黑了,这下好了,差不多一年的月俸,都是被秦朵给花的只剩这么一点了,想着以后的日子还有这么长,云锦然的整个人都是个黑黑的。

    而罪魁祸首,在这个时候则是慵懒的伸了个懒腰,坐起来,看到云锦然,嘴角勾起一个大大的笑容?!澳憷戳?,要走了么?你等下啊,我先洗把脸?!?br />
    云锦然看着秦朵云淡风轻的样子,想着自己彻底干瘪了下去的荷包,嘴角就是戴上了满满的阴霾,看着云锦然的样子,秦朵一时不知所以,只是朝着摆放脸盆的架子走去,一边走,一边嘟囔。

    “难道这比赛现在就是比完了?这公子爷输了不成?难怪脸色这么差?可怜的我,又要去欺骗无知的少年了?!鼻囟淝嵘洁?,声音很低,根本就是没有想到云锦然可以听到,偏生云锦然什么不厉害,但是听力却是十分的厉害,秦朵的话,他自然是听了个十分的清楚,在听到秦朵的话以后,云锦然的嘴角抽了抽,看着秦朵迷迷糊糊东倒西歪的样子,却是什么都是没有说,只是默默地将荷包塞到了怀里。

    本部小说来自看书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