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的时候,秦朵和铁蛋一起吃过了晚饭,老秦家亲自过去为秦朵喂好了猪,然后方才是来,只是有些忧心忡忡,秦朵自然是知道老秦家得到在担心什么,不过却是什么都是没有说,只是看着往年礼单子上面一些的写了一份,然后就是交到了老秦家的手里。

    “秦叔,这些你先去准备?!笨吹角囟淠霉吹睦竦プ?,老秦叔的脸上立刻就是带上了笑容,许久,方才是看着秦朵。

    “这可是好,只是小姐,你还是随我一起去吧,我不识字儿?!崩锨丶业目吹?,脸上立刻就是带上了笑容,然后就是说道。

    “无妨,我这就和秦叔说一下,秦叔先准备着放在那里,我刚才去仓库那边看了,仓库是锁着的,不知道仓库的钥匙是在哪里的?”秦朵微笑着说道。

    “仓库钥匙在夫人那里,我去拿?!崩锨丶业恼急赋爬钍系脑鹤幼呷?,秦朵却是拦住了老秦叔。

    “还是我去吧,老秦叔你先去准备粮食,谷子一千斤,玉米八百斤,还有其他五谷加起来四百担,这些可都是送到吕王府去的,这些东西,绝对不能有一点的缺陷?!鼻囟浣プ痈锨厥?,自己则是朝着李氏的院子去了。

    李氏正躺在床上哼哼,红儿在屋檐下煎药,秦朵去药炉子边看了一下,也没有和红儿说话,就是去了里面,看到秦朵进来,李氏立刻就是转过了头去,秦朵呵呵笑笑,然后就是坐在了一边。

    李氏不说话,秦朵也是不说话,只是坐在那里,好整以暇的看着李氏,李氏被秦朵的目光看的十分的不舒服,转过头,“你来做什么?”

    “爹爹要的礼单子我要给爹爹送过去,有些东西在仓库里面,我要去仓库里面取?!鼻囟淇醋爬钍?,然后就是笑眯眯的说道。

    “管我什么事情,现在不是你再掌家,我不管?!崩钍虾吆吡艘簧?,然后就是说道,秦朵呵呵笑笑。

    “既然是我管家,那么家里的钥匙,是不是应该给我一下,怎么说,现在我也是管家的,大娘拿着钥匙,却是不管家,这又是什么理儿?”

    李氏一只手急忙是握住了腰间,秦朵听得一声清脆的声响,知道钥匙就在李氏的身上,李氏冷哼了一声?!翱词裁纯?,仓库的钥匙我不知道在哪里,再说了,现在不是你管家么,你要什么,你不知道自己去准备,来问我作甚恶魔?你是不是存心的不让我安心了?”李氏哼哼着说道,说完,还哼了两声,红儿立刻就是走了进来,脸上带着焦急。

    “夫人,可是哪里不舒服?”

    “没你的事情,你下去吧?!鼻囟淇醋藕於?,然后就是冷冰冰的说道,红儿愣在了那里,以前,秦朵在她的面前,可以说是什么都不算,她让秦朵做什么就是做什么,秦朵丝毫都是不敢反抗,可是现在的秦朵,红儿看过去,看着秦朵眼睛里面的冷芒,红儿的心抖了一下,然后就是低下了脑袋,只是却是没有迈动步子。

    秦朵冷笑了一声,“好你个贱丫头,主子的话你当耳边风了是不是?”

    红儿的身子又是抖了一下,秦朵冷哼了一声?!罢娴蔽沂悄愕难诀卟怀?,还要你来请我出去?”

    红儿听了秦朵的话以后,猛的就是抬起头,目光却是看着李氏,李氏冷哼了一声?!昂於趺此狄彩俏业呐慵扪诀?,你还是没有权利来管的?!?br />
    “我倒是不知道,我娘买家的丫鬟,什么时候成了大娘的陪嫁丫鬟了,莫不是,红儿的卖身契在你的手里?”秦朵作势就是朝着怀里摸去,“也不知道我怀里的这张又是做什么用的,这样不识好歹不知感恩的丫鬟,我看还是卖了出去得了,养了这么大,也是可以卖个几两银子了?!?br />
    秦朵的脸上带着笑容,红儿的全身却是抖了起来,猛地跪在地上,朝着李氏的床前去了?!胺蛉?,救奴婢,救奴婢啊?!?br />
    “秦二丫,你究竟想做什么?”李氏抬起头看着秦朵,然后就是恶狠狠的说道,秦朵呵呵笑笑,然后就是摇了摇头,手上却是拿着一张纸,显然就是卖身契一类的,李氏的眼睛抖了一下,看着秦朵手里的卖身契,只觉得整个人都是说不出什么感觉来,她来到秦家五年,虽然是掌管着秦家,但是田地铺子还有房子甚至于长工丫鬟婆子的契约都是在秦大壮的手里,但是秦朵的手里,现在却是有了一张,这个时候,李氏的心里的滋味,可以说是五味杂陈,这东西,可是她梦寐以求的,只有了那些东西,方才是可以真正意义上的掌控了秦家。

    “也没有什么,我就是想问问大娘,对这个感不感兴趣,我可是知道,爹爹将那些田土铺子还有房子还有长工丫鬟婆子的契约放在哪里呢,不如这样,大娘给我钥匙,我告诉大娘这些东西在哪里,怎么样?”

    李氏的心颤抖了一下,跪在地上的红儿的眼皮子,也是颤抖了一下,秦朵笑眯眯的看着李氏,等待着李氏的答。

    “红儿,你给我出去,没有我的命令,不准进来?!崩钍鲜盅纤嗟亩宰藕於档?,红儿低着脑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还是很乖巧的听从李氏的话,走了出去,秦朵看了一眼李氏,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哂笑。

    “现在,就是咱们开始咱们的承诺的时候了,大娘,我就用红儿的卖身契做交易,你先给我家里的钥匙,我再告诉你其他的,怎么样?”

    “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在骗我?”

    “我骗你,难道铁蛋会骗我不成?不管怎么说,铁蛋是秦家唯一的男人现在,你认为铁蛋会瞒着我这件事情么?既然是爹爹告诉铁蛋的,那会是假的么?”秦朵看着李氏,她比李氏多一张王牌,那自然就是铁蛋,李氏的孩子流产以后,铁蛋依旧还是秦家唯一的男孩子,所以,秦朵便是依靠铁蛋,然后就是和李氏开始了这样的一场交谈。

    叫李氏交出钥匙,那绝对是不可能的,要知道,李氏这个人,可不是什么好人,发当然,为了自己的利益,也不是什么坏人,只是仓库钥匙乃是秦家的所有的积蓄在里面,李氏不希望这些积蓄让秦朵甚至于让铁蛋知道,她的心里,还是有无数的期盼的,至少,还要等到她生个儿子。

    秦朵自然也是明白这一点的,所以在最开始的时候就是选择了这样的一条道路,用利益来吸引李氏,什么样的利益能够让李氏心动呢,自然就是仓库更高的利益,那就是代替秦大壮,将所有的房产地产还有铺子一类的所有东西都是握在手里,这件事情说难不难,说容易不容易,秦大壮死死握着不松手,李氏问过好多次也是没有得到,秦大丫又是一个离经叛道的性格,丝毫就是没有这方面的天赋,所以这件事情,就是成了李氏的心病,而现在,却是有一个人给她打开一扇心门了,那就是秦朵。

    李氏自然是毫不犹豫就是将仓库的钥匙给了秦朵,秦朵接过钥匙,就是朝着外面走去,李氏却是直接拿过了桌子上面的纸张,待到打开,却是看到一张白纸,李氏的整个脸都是扭曲了起来,死死的盯着秦朵的背影。

    “秦二丫,你骗我?!?br />
    秦朵只不过是耸耸肩,然后就是晃了晃手中的钥匙,掐在这个时候老秦叔已经朝着这边走了过来,秦朵呵呵笑笑,然后就是拦住了老秦叔的路。

    “秦叔你过来了,你先拿着钥匙去仓库吧,我马上就过来,红儿又是偷懒了,我要给大娘将药盛过去,免得大娘误了吃药的事情,坏了身子?!?br />
    秦朵的话说的十分的温和,老秦叔点头,也不疑有他,就是拿着钥匙离去了,秦朵看着老秦叔的背影不见了以后,。方才是转个身,随意的丢了根柴刀火炉子里面,然后就是去了后面,她以前就是经??吹胶於阍谀歉龅胤酵堤钍匣褂星卮笞车幕?,所以秦朵自然就是轻车熟路的就是出现在了红儿的身后,站在那里,笑眯眯的看着红儿。

    红儿原本是在偷听两个人的对话,自然是听到李氏的那一句阴狠的秦二丫你骗我的话语,房间里面传来了什么东西摔破的声音,红儿的心也是跟着一起一乍,在外面停了好一会儿都是没有听到李氏再说话,红儿有些失落,因为没有得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只好转过身,准备离去,就在转过身的时候,红儿便是看到了堵在路上的秦朵,看到秦朵,红儿的整个脸都是煞白的,眼睛里面也是戴上了惶恐。

    秦朵却是笑眯眯的看着红儿,眼中并没有多少的威严,只不过由于灵魂的变化,让秦朵整个人的气质都是发生了大改变,前世读了快三十年书的那一股子书卷气也是让秦朵看起来和普通人有着十分的不同,红儿生在农家,自然是没有见过什么贵人,而秦朵的这一身书卷气,恰恰却是让她心里无形之中的多了一些畏惧,此刻,秦朵正笑眯眯的看着她。

    “我们谈一笔交易吧,如果这一笔交易成了,你就是可以完成你的梦想,做秦家的姨奶奶了,这不是你一直的梦想么?不过是因为房间里面的那位善妒,所以不给你机会,只要你愿意和我合作,所有的机会,我都是愿意给你?!?br />
    秦朵看着红儿,坦言自己找她的目的,“当然,你也可以不和我合作,不过,若是大娘知道,某些人知道她的所有的秘密,你说,会怎么样呢?”

    看書網小说首发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