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死丫头,处理家务事,这个时候还是没有起来?我倒是不知道当家的怎么想的,怎么就找了这么个死丫头来?!彼底?,李氏就是随手的拿起了桌子上面的一本账本,打开账本,上面却已经是写的十分的好了,条理清楚,字迹干净,清晰,李氏也是个识字的,毕竟是好得曾经也是县太爷的女儿,书还是读了的,算盘也是大的噼里啪啦响,看到秦朵算出来的账目以后,李氏的脸色却是越来越苍白,打算盘的手也是越来越抖得厉害。

    她李氏六岁开始学习打算盘,十二岁的时候,先生被她彻底的输了,十五岁的视乎,她可以左右开弓,两只手两个算盘两笔账,左右都不会错,可是现在,面对一个九岁孩子做的账目,她却是一句话都是说不出来了,因为秦朵的账目,不但一点错误都是没有,甚至于是做的比她还漂亮。

    “小姐昨天给母猪生了小猪仔,今天去看小猪仔了,有两只小猪仔,不吃奶?!笨醋爬钍系难?,老秦叔只是叹了口气,然后就是说道,他也不得不承认的就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世上新人赶旧人,李氏,在这个方面,根本就是不是秦朵的的对手。

    “是谁教她算账的,这不可能?”李氏听了老秦叔的话以后,却是抬起了头,脸上都是带着不可置信?!澳歉鏊姥就?,从来都是没有学过这些,是谁教给她的?”

    老秦叔也是因为这句话而楞了一下,他确实也是没有问过秦朵这个问题,只是秦朵对账目,一上手,就是十分的熟稔,所以他们都是不知道,秦朵的这一身本事,都是在哪里学来的。

    “以前大娘不肯帮忙一起照顾奶奶,都是朵儿一个人在照顾,奶奶感激朵儿的照顾之情,不仅仅是个朵儿取了个名字,自然也是教导朵儿做了这些事情,大娘若是不相信的话,这件事情,奶奶可是十分的清楚的?!鼻囟湫γ忻械某爬锩孀呃?,看到李氏,脸上就是带着笑容?!按竽锏纳硖蹇墒呛昧?,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您刚流了一个孩子,现在最不适合做的事情,就是发脾气,这要一不小心,孩子给发脾气发掉了,那就是您的损失了?!?br />
    秦朵的脸上带着没心没肺的笑容,然后就是进了里面。李氏听了秦朵的话以后,整个人都是被噎住了,看着秦朵,眼中虽然是冒着火光,却是什么话都是没有说,秦朵这个人,在现在的李氏看来,就是最喜欢在伤口上撒盐,自从她流产以来,只要一见着她,左一句是流产,右一句也是流产,这样的感觉,让李氏很是不喜欢。

    “哼,秦二丫我问你,为什么仓库的钥匙被换了?”李氏的脸色阴沉,将一串钥匙都是摆在了桌子上面,今儿早上肚子不疼了,她就是起来到处转转,这以前也是她爱做的事情,所以做起来自然是十分的得心应手,可是过去了以后她方才是发现,这件事情,简直就是过分之中的过分,十有八九的放着物品的地方,都是换锁了!

    李氏一路气冲冲的跑到账房来,一来是为了查账,另外,就是为了质问秦朵这个问题,她秦二丫不过就是个帮忙做两天事情的,有什么理由去换了仓库的钥匙!

    “这个事情大娘可真是冤枉我了,我可是一点儿也是没有做的,不信您看,我身上可是一个钥匙也没有,就昨儿下午我去仓库那个东西,不也是用的大娘您的要是么?”秦朵的脸上都是无辜,看着李氏,李氏看着秦朵,一只手指着秦朵的鼻子,整个身子都是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秦二丫,你欺人太甚!”

    “大娘这句话说的倒是有点过分了,我和大娘本就是一家人,大娘还是我的娘,我怎么就欺人太甚了?”这个时候,老秦叔已经默默的退了出去,然后就是关上了门,秦朵看了一眼门外,脸上的笑容立刻就是没有了,优哉游哉的坐在桌子面前,然后就是看着李氏?!叭羰撬档榔廴颂?,我和大娘,哪里能够比了,大娘对我和我弟弟做的事情,我可是一辈子都是记在心上呢!对了,大娘,我都是忘记和你说一件事情了,让你不要激动不要生气,您偏不听,你下面又流血了?!?br />
    听了秦朵前面的话,李氏还是十分的气愤,听了后面的话以后,李氏就是疯子一般的跑了出去,半个时辰以后,李氏的房间里面传来了摔盘子摔东西的声音,红儿站在门口,却是没有进去,老秦叔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里面,秦朵手里拿着米糊,然后就是摇了摇头?!安话?,情绪郁结在心里容易得病,这样散发出来就是好了,等到累了,自然就是睡觉了,就不会气坏身子了?!彼低?,秦朵就是悠悠的走了,看着秦朵远去的身影,老秦叔的眼中闪过也一抹意味深长,不过却是什么都是没有说,只是默默的跟着秦朵,然后就是去了里面。

    下午的时候,李氏果然是心情好了不少,喝了一碗鸡汤,又是吃了好几碗饭,又是睡了下去,秦朵找了个大夫来给她诊脉,又是好好的威胁了一番,方才是笑眯眯的送走了大夫,老秦叔看着秦朵的样子,无奈的摇了摇头。

    “小姐的心,到底还是善良的?!?br />
    秦朵看了一眼里面乖乖躺着的李氏,然后就是摇了摇头,晃了晃手中的钥匙,却是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拔乙膊凰闶巧屏嫉?,但是不管怎么说,她都是我爹的妻子,我再不喜欢,也是灭有权利去对她指手画脚的,我唯一能够做到额,就是好好的过好自己的日子就是可以了?!鼻囟渌低?,就是准备出去了,老秦叔也没有挽留,目送秦朵远去以后,就是去了李氏的房间,秦朵不知道李氏和老秦叔说了些什么,只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李氏就是变得十分的乖巧,每天都是在床上养身子,一直到秦大壮来。

    红儿则是开始绣起了嫁妆,虽然不是大红色,但是红儿依旧是绣的十分的开心,秦朵自然是不会打扰红儿的唯一一点兴趣的,只是看着眼前的少女,难得的叹了口气,转过头,秦朵心情就是好了,生活在这个时代,很多事情,都是自己找的,所以她也不可能去改变什么,她唯一能够做到,就是让着自己在这个混乱的社会,可以好好的活下去,活出自己的一片精彩。

    十二月很快就是到了十二月二十一,秦大壮就是到了家里,看到在门口迎接他的秦朵和铁蛋,秦大壮楞了一下,老秦叔走上前去说明了一番,秦大壮方才是看了一眼秦朵,然后就是点点头,朝着里面走去,秦朵只不过是无所谓的耸耸肩,不过被秦朵硬拉过来的铁蛋看到秦大壮的样子以后,却是有些委屈的扁起了嘴。秦朵拉了拉铁蛋的手。

    “铁蛋,你是不是忘记姐姐告诉你的了?”

    “铁蛋没有忘记,所以铁蛋不会给姐姐丢脸的,姐姐,咱们进去吧?!碧暗阃?,然后就是说道,老秦叔转过头看了一眼秦朵和铁蛋,然后就是跟在两个人的后面朝着里面走去,秦大壮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进去看李氏,李氏正坐在床边喝汤,看到秦大壮来,李氏的脸上立刻就是戴上了笑容,放下汤碗,笑容下面,眼泪却是再也忍不住的往下掉着。

    “当家的,你来了,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我们的孩子,我”李氏的眼泪在眼框里面打转,一边说话,一边就是看了一眼铁蛋,秦大壮转过头看了一眼秦朵和铁蛋姐弟俩,眉头却是皱了起来,然后就是轻轻的握住了李氏的手。

    “没事,孩子没有了,咱们可以再生,你放心,这一次,不管是谁做了这样的过分的事情,我都是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的?!?br />
    秦朵坐在一边,然后就是哂笑了一声,李氏这个人,还真是厉害,这一来,闷声不响的,就是开始离间秦大壮和铁蛋之间的关系,铁蛋毕竟是个孩子,又有这个傲娇的甚至于是搬到祖宅去住着了的姐姐,所以李氏自然是认为,只要这样,秦朵和铁蛋,就是会离去,家里的财产,都是归她所有,但是,李氏却是忘记了,家里不仅仅有她,还是有其他人的。

    尽管是半个月过去了,红儿脸上的巴掌印,却是依旧没有消去,秦朵看着秦大壮和李氏耳鬓厮磨了好一会,方才是给红儿搭了个眼色,红儿会意,然后就是走到前面,跪了下去。

    “红儿见过老爷,恭喜老爷来?!?br />
    这个时候,秦大壮的身上,还穿着红儿做的棉袄,听到红儿的声音以后,秦大壮转过头,然后就是低头看着跪在那里的红儿,红儿的脸上的红紫立刻就是吸引了秦大壮的目光,秦大壮脸上的表情难得的柔和了下来,李氏看到秦大壮的样子,暗叫一声糟糕,红儿的眼泪却是哭了出来。

    “呜呜,老爷总算是来了,刚给老爷送货去的时候,小姐收到了不知道什么人递过来的单子,说是老爷被绑架了,要拿钱是赎老爷,可算是把我们一家子都是吓着了,那份东西,现在还是在小姐的手里?!焙於薜睦婊ù?,听了红儿哭诉以后,秦大壮的眉头立刻就是皱了起来,秦朵就在这个时候恰到好处的走上前,然后就是将先前的那张礼单子拿了出来,不过这张礼单子,是秦朵已经做过了手脚的东西了。

    秦大壮在看到礼单子以后,整个脸都是黑了下来,这写字的人这么的熟悉,秦大壮就是不需要想,就是知道是什么事情了,当下就是转过头,然后就是恶狠狠的看着李氏。

    “你教得好女儿?!崩钍匣故悄涿畹氖焙?,秦大壮就是已经出门去了,秦朵笑眯眯的看了一眼李氏,然后便是示意红儿跟着,一起走了出去。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