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小丫头,你这一手好字,是怎么练出来的?怎么那么多字都是不认识?”云锦然一脸鄙视的看着秦朵,然后就是给秦朵将秦朵不会写的字给说了出来,秦朵点头,然后就是一个个的誊写上去。

    “练出来的?!鼻囟涞乃档?,根本就是没有抬头看云锦然,云锦然愣住,刚想反驳秦朵,一个字都是认不全的人是怎么练出来的,在看到秦朵写出来的合约以后,整个人的精神都是被秦朵的合约给吸引了过去,毋庸置疑的是,秦朵的合约,还是做得十分的漂亮的。

    “小朵儿,这就是客栈的分成?合约?”云锦然一时间有些不大清楚,这个一直都是学文言文长大的孩子,看着秦朵这一纸的白话文,确实是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这些文字,这也太直白了,就是随便找个村妇,说出来的话,比这个便是要好三分。

    奈何秦朵只会写白话文,所以便是只能写下白话文了。

    “小丫头,你这是怎么做到的?真是服了你了,果然是没有读书的,你天天送你弟弟读书,怎么不送你自己去读书?”云锦然一脸的吊儿郎当,然后就是对着秦朵说道,秦朵翻了个白眼,然后就是开始誊写一份。

    “你休要管闲事?!?br />
    听了秦朵的话以后,云锦然愣住,然后就是拿着扇子,毫不犹豫就是朝着秦朵敲去,这用扇子敲秦朵,倒是要已经成为了云锦然的一大爱好。秦朵却是抓住了云锦然的扇子,然后就是抬起头,对着云锦然露出了一个阴森森的笑容?!叭绻阋窃偾梦业哪源?,信不信这个客栈的分成,就没有你的?!?br />
    云锦然讪讪的收扇子,摸摸鼻子,然后就是坐在了秦朵的对面,翘起二郎腿,使劲儿的抖个不停。秦朵实在是不好写字,看着云锦然,云锦然看了一眼秦朵,整个人看上去就好像一个吊儿郎当的小混蛋,秦朵咬牙,“男抖穷,越抖就越穷?!?br />
    云锦然的双脚立刻就是止住,秦朵这次俺是开始仔细认真的写好了两份合约,签下自己的大名,然后就是用印泥在手上印了一下印在自己的名字上,秦朵将两份合约送到了云锦然的面前?!斑?,两份都要签字?!?br />
    云锦然扫了一眼合约,无非就是两个人共同经营这个店铺,纯利润对半分,如果要是有什么天灾人祸的就是一起承担一类的,对云锦然来说,这些条款,都是可以接受的,所以毫不犹豫就是按照秦朵的样子做了。

    秦朵自己拿来一份,然后就是叠好放进荷包里?!昂昧?,咱们一人一份,这家客栈的经营权,就是我们两个人一起了,掌柜的还是他,小厮由掌柜的去请,价钱就按照一般的价钱来就是了?!鼻囟湫γ忻械乃档?,原本站在门外尖着耳朵听的两个小厮在听到秦朵的话以后,两个人的脸上都是带上了笑容,最起码,这一份饭碗,算是保住了的。

    云锦然笑眯眯的看着秦朵?!靶《涠?,你的合约要我帮你收着么?你看,你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是你爹娘在管事,尤其是你那后娘,恨不得将你弄死,还有,你很快就是又要看到一个新的后娘了,你的日子,一定是不好过的,这玩意要是他们弄出了你的合约,然后将它拿走了,你岂不就是身无分文了?”云锦然看着秦朵,眼睛里面使劲儿的冒着精光,看着秦朵,然后就是说道。

    “你是穷哭了吧?!鼻囟浞烁霭籽?,然后就是朝着里面走去,云锦然笑眯眯的看着秦朵?!拔仪畈磺钅阌植皇遣恢?,说起来,我会这么穷,还不是你害的?”说到后面,云锦然的话语里面就是有了浓浓的哀怨,秦朵是在是太难逛街,那一次,可是差一点就是将他的荷包用了个底朝天,害他现在什么都是不敢做,就是赌场,也是几乎不去了,没有办法,资金太少,根本就赌不起来啊。

    “上次司家的一个黑赌坊被你给端了,你就没有得到一点好处?”秦朵轻声的问云锦然,云锦然摇头。

    “司家毕竟四皇商,再说了,那赌坊,也不是全就是一个人的,我们家顶多也就是进去参了一点股份,还不是被你给怂恿的,这下好了,那间赌坊,我现在都是不敢去了,这只要一进去啊,王府的人立刻就是过去告状,家等待我的,就是几米长的藤条了?!痹平跞坏幕坝锢锩娑际俏弈?,秦朵却是轻笑了一声,然后就是摇了摇头。

    “谁叫你平时都是那样的,这就叫做活该?!痹平跞徽咀?,看着秦朵开心的背影,扁扁嘴,然后就是跟了上去。

    “小丫头,你也太过分了吧,你看你今天,都是我在帮着你,又是镇场子又是威胁人的,我容易么我?你没有一句话就罢了,反而还是来和我说这样的事情,我和你说,小丫头,你可不要见异思迁?!?br />
    “你才见异思迁呢!”秦朵翻了个白眼,将东西收拾好,然后就是将一叠纸放到了掌柜的手里?!靶±贤沸蘸?,姑娘,这是我的合约,和客栈签订的合约,还有厨房,小厮的都是在这里,您且看看罢?!焙乒竦牧成洗判θ?,就在秦朵上楼的这个时候,就是已经将所有的事情都是处理好了,秦朵点点头,然后就是打开了纸张,纸张上面的,都是几个人的合约书,秦朵点头,然后就是将纸条都是收了起来?!拔抑懒?,我过一段时间还是会过来的,这一段时间,你帮我将二楼休整一下,这里是客栈,平时来吃饭的人也是不多,用一楼就是够了,二楼你找个工匠,按照我的纸上画的,弄出来,钱要是不够的话,你就去吕阳王府找云锦然世子爷,他会给你钱的?!鼻囟湫γ忻械乃档?,云锦然愣住,然后就是看着秦朵。

    “我说小丫头,你你怎么问我要钱?我和你说,这所有的钱我今儿都是拿出来弄这客栈了,我没有钱了?!痹平跞晃兆抛约旱暮砂?,然后就是说道,活脱脱一副守财奴的样子,秦朵看着云锦然的样子,无奈的也鳌头。

    “我倒是希望,你还是那个先前的,毫不犹豫就是给出一荷包钱的世子爷,而不是现在这个守财奴?!?br />
    云锦然不以为然的嗤笑了一声,“我落到今天这个地步,不是还要多亏了你么?小丫头,你可不要忘恩负义,再说了,我是真的没有钱,要找,也是找你,反正你就是一个小富婆现在?!?br />
    “那你给我捎信好了,我这可是好不容易才是从我爹爹那里骗来的钱,要是被别人知道了,保不准就是真的被弄走了?!鼻囟湮弈蔚淖啡?,看着云锦然的样子,实在是无话可说。

    云锦然这才是点头?!罢饣共畈欢?,你放心好了,小爷我只要有时间,就是来找你,和你演戏,完成你的大业,当然,还有我的,如果要是客栈装修要钱的话,我也是会来找你的?!?br />
    秦朵点头?!澳呛冒?,今天还有些时间,你陪我出去一趟吧?!鼻囟湔酒鹄?,然后就是朝着外面走去,云锦然跟上。

    “喂,去做什么?”

    “去奴才市场?!鼻囟渌底?,就是摇下了一辆马车,云锦然疑惑的看了一眼秦朵,然后就是跟着秦朵上了马车?!澳闳ツ抢镒鍪裁?,那里的人,不是大罪恶的,就是一些用外地送过来的,很多都是身世不清白的人,买来,这万一要是出事了,我看怎么担待得起?!倍杂谂攀谐〉娜?,云锦然显然是十分的不待见的。

    “没事,我不过就是过去买几个女孩子?!鼻囟淙词且×艘⊥??!拔揖拖胝倚┣羁嗳思页錾淼呐⒆?,所以这不就是找你来了么?”秦朵的脸上带着笑容,然后就是说道。

    云锦然摇摇扇子,然后就是点头?!靶⊙就?,我不得不说你的目光不错,实话告诉你吧,那就是,这个市场呢,我比较熟悉,等下我带你过去,一定给你挑几个好的?!?br />
    看着云既然的样子,秦朵摇摇头,然后就是转过头去朝着外面看去,秦国并不是一个十分保守的国家,走在大街上的男女都是有,很多女子甚至于都是穿着暴露,看到心仪的男子,便是会毫不犹豫的就是将手中的手帕给丢出去,这一带是秦国的南部地方,在现在的秦国来说,这样的地方,都是十分贫穷的蛮荒之地,所以许多流放的犯人,都是往这边送,所以云城便是十分的繁华,这一份繁华,在这个蛮荒之地,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云锦然,你说,云城这一年的主要收入,都是些什么?”秦朵坐在马车上面,忽然就是问道,云城的百姓并不富裕,但是诚如秦朵看到的,像那些地主,那些富人,却是一个个的都是冒油的。所以秦朵对这些,还是十分的好奇的,她就是想知道,这个城市的繁华,建立在什么东西上面的。

    本书首发于看书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