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人,刚才看李氏和赵红棉两个人都是去了那秦朵的房间,尔后就是出来了,进去的时候和出来的时候表情都是差不多的,不过那秦朵倒是没有出来,我不敢走近,所以不知道房间里面具体在说些什么。 ”丫鬟低着脑袋,然后就是说道。

    赵红棉点头,然后就是看着红儿?!澳闼?,她们在说些什么呢?”红儿抬头看了一眼赵红棉?!拔薹蔷褪悄切┦虑榘樟?,二小姐有一项秘方,最是能够养颜,那秘方,乃是二小姐的娘留给二小姐的,大夫人去找二小姐,无非就是为了养颜罢了,二小姐不愿意说出来那秘方是什么,所以大夫人每次都是去找二小姐,给钱,让二小姐给她调制?!?br />
    红儿的声音十分的淡雅,对着赵红棉说道,秦朵让她呆在赵红棉的身边以后,红儿的心就是慢慢的安定了下来,她知道,秦朵向来是不会害她的,因为她是秦朵的棋子,所以红儿倒也是心安理得跟着赵红棉过来了。

    赵红棉居住的房子,并没有和李氏的在一起,那原本是秦宅后面的一个小破院子,一直都是没有人去的,确切的说,那边是曾经秦朵的娘居住的地方,只是荒废了好些年,以前都是秦朵和铁蛋住在里面,后来秦朵来的时候就是没有过去了,因为那边没有整修,雨天里外都是下雨,直到赵红棉进门,秦大壮方才是将那边的小院子给修好了。

    “原来如此,看来这养颜的秘方,倒是有些不一样了,改天我也是过去看看?!闭院烀薜牧成洗盼潞偷男θ?,然后就是说道?!澳忝窍认氯グ?,为红姨娘去收拾好旁边的厢房,以后红姨娘就是住在那边了,你们要好好的伺候红姨娘,就和伺候我一样的,可是明白了?”

    丫鬟们都是下去了,红儿也是退了出去,赵红棉支着脑袋坐在那里,眼神飘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原本好端端的一个敬茶上族谱,就是这样的被搁浅了下来,被搁浅的人虽然心里有话,但是却是什么都是不好说,本想着后面补上的,但是春耕的时候,事情一下子就是多了起来,秦大壮虽然娇妻在怀,但是做事却是一如既往,根本就是没有什么闲心休息,也只有晚上的时候,才会是和家人一起吃晚饭,吃过饭以后,就是直接和赵红棉走了。

    秦朵又是去了一趟云城,买了好些东西来,瓶瓶罐罐的都是十分的奇怪,李氏不关注这样的事情,但是赵红棉却是每天都是关注的十分的认真,就在三天后,秦朵便是拿着那些怪里怪气的东西去了李氏的房间,李氏也是每天开始改变了很多事情,晚上不再吃饭了,而是喝一点红豆薏米粥,中午也不再吃很多东西了,每天不过是一小碗米饭,一点肉,大部分的都是吃青菜,赵红棉在进门前,早就是好好的研究过李氏了,知道李氏的生活绝对是不可能这样的简单的,因为李氏不是这样的简单人,可是现在事实就是李氏每天都是吃着这样的东西,甘之如饴。

    秦朵自然是不会将李氏的变化说出去,李氏自己也是不会说,所以这件事情,倒是成了赵红棉的一块心病,每天都是疑神疑鬼,明里暗里话里话外的都是问李氏,奈何李氏根本就是不说,半个月后,秦大壮的偶然的一句,李氏瘦了一圈的话瞬间就是提醒了赵红棉,赵红棉转身看向李氏,每天和李氏相处,每天监视着李氏,所以她方才是没有看出来,李氏不仅仅是瘦了一些,更重要的是,李氏的脸色,可以说是红润了很多。

    “爹爹这个时候才发现娘瘦了呢,这段时间,娘的胃口一直都是不好呢?!鼻卮笱究戳艘谎矍囟?,看到秦朵使眼色,就是不慌不忙的说道,这一幕赵红棉并没有看到,因为赵红棉的所有心思,都是放在了李氏的身上,秦大丫的话一出来,赵红棉方才是吃了一惊,然后就是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秦大丫。

    在赵红棉的想法里面,秦大丫就是一个胸大无脑的女孩子,这个时候,怎么就是说出了这样的话来,秦朵则是坐着吃饭,听了秦大丫的话以后,有些疑惑的看了一眼李氏,秦大壮听了秦大丫的话以后,这才是细细的朝着李氏看去,李氏嫁过来的时候,也是个如花似玉的姑娘,美貌比起赵红棉,其实是一点也不差的,现在细细的去看李氏,李氏虽然是老了一些,这些年又是随着他打拼,自然是看上去没有以前那么光鲜亮丽了,但是细细一看,依稀还是可以看见李氏旧时的美貌,秦大壮就是欷歔了一声,感受到秦大壮的欷歔,李氏的脸上就是有了笑容,这让李氏看上去便是更加的光彩照人,尤其是秦朵精心给李氏准备的淡妆,淡淡的,根本就是看不出来,赵红棉看到李氏和秦大壮的样子以后,心就是咯噔了一下,这下,她的独宠算是到家了。

    赵红棉看着李氏,眼中都是妒火。这个李氏不出手则已,一出手,不过半个月的时候,就是抢走了她的恩宠,赵红棉紧紧的抓着碗,手都是在颤抖,秦朵抬头看着赵红棉。

    “二娘你怎么了?”

    “哦,我”赵红棉的脸上带着笑容,这个时候,大家所有人的目光都是聚集在了赵红棉的身上?!拔疑硖宀淮笫娣?,肚子疼?!闭院烀薹畔峦?,然后就是抱着肚子,说道。

    “妹妹想必是这段时间运动多了,是应该好好的修一下,这样的伤身体,不好,这女人家哪,身体就是革命的本钱,若是伤了身体,以后生孩子什么的,就是不好了?!?br />
    李氏听了赵红棉的话以后,就是淡淡的说到,站在后面给赵红棉夹菜的红儿的手就是抖了一下,然后就是为赵红棉夹了一块肉放进赵红棉的碗里。

    “夫人平时都是吃肉吃得少,应该多吃一点肉?!焙於幕?,让红儿这个自从怀孕以后就是开始了隐形的人终于是站了出来,秦大壮平时忙碌,都是只给红儿送了银钱还有药材去,现在看到红儿站在那里,拉着红儿坐在了身边。

    “你这怀着孩子,还伺候我们吃饭做什么,咱们不过乡下人家,也是没有那些繁文缛节,以后你就是坐着吃饭吧?!闭饩浠笆撬蹈於?,但是明理人都是知道,秦大壮的这句话,显然就是说给赵红棉听的,赵红棉的脸就是白了,对秦大壮这个人,她了解还时太少了,她怎么都是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秦大壮会为红儿说话。

    秦朵则是一点都是不感到意外,秦大壮是个什么样子的人她不好评说,但是秦朵知道,秦大壮这个人,表面上看着憨厚无比,就是她曾经,也是被秦大壮的外表给骗过,可是后来,秦朵算是明白,秦大壮就是只老狐狸,彻底的狐狸,起码,秦朵可以保证,那就是秦家,绝对是没有任何人知道,秀色里其实是秦大壮的家产。

    这个晚上,秦大壮去了李氏的房间,秦朵只是带着铁蛋早早的入睡了,准备迎接第二天。

    第二天,赵红棉的病就是奇迹般的好了不说,更是亲自下厨为秦大壮准备了她自制的一些糕点,李氏站在那里,端的是羡慕嫉妒恨,秦朵坐在那里,好整以暇的看着,三天以后,李氏终于是忍不住,找到了秦朵,在这个秦家,秦朵的厨艺,秦大壮不知道,但是李氏,可是知道的十分的清楚的。

    看到李氏过来,秦朵自然是知道李氏是要做什么的,自然是坐地开价,五十两银子,教李氏厨艺,李氏再三砍价,秦朵根本就是不为所动,反而是笑眯眯的看着李氏。

    “大娘应该知道,我教导你厨艺,这可是一件十分费心思的东西,再说了,这东西教给你了,就是你一辈子的东西,难道夫人还担心学了没有用不成?”

    秦朵的脸上都是吊儿郎当,李氏看着秦朵,秦朵也是看着李氏,许久,李氏咬牙,然后就是从怀里掏出五十两银子,给了秦朵,秦朵笑眯眯的接过,然后就是毫不客气的放到了怀里。

    “今儿晚饭之前,我教你做简单的菜,学厨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所以你最好是拿出你的耐心来?!?br />
    李氏冷哼了一声就是走了,秦朵摇摇头,看着李氏的背影,只能啧啧感叹,这样的钱,真是好赚,不仅仅是好赚,实在是太好赚了。就在这个时候,什么东西忽然就是拍了秦朵一下,秦朵吓得跳了起来,然后就是转过身,云锦然笑眯眯的看着秦朵。

    “不过就是小小的吓了一下你,你有必要这样么?”

    秦朵翻了个白眼,然后就是一锤头打在了云锦然的胸口?!翱髂愫靡馑妓党隼?,你来试一下,看吓不吓得死你,说吧,来找我什么事情?”

    “借我点银子花花呗,我最近要做一点事情,需要一些银钱,要的不多,二百两就是够了?!痹平跞恍γ忻械目醋徘囟?,然后就是说道?!澳惴判?,半个月后我就是还给你?!?br />
    “没有?!鼻囟涫盅纤嗟乃档?。二百两,那可以说是要了她的血命了,现在她的手上,秀色里是她故意在放纵,所以交上来的钱十分的少,而客栈,和云锦然平分,她又要养着殷娘三个人,又是要装修客栈,还要买各式各样的材料,身上的银钱,根本就是不多。

    “我说丫头,你那么有钱,我刚才看你的收入就是上千两,你也太小气了,怎么可能没有钱呢,你就不要小气了,先借给我花花吧,你放心,我绝对是会还给你的?!痹平跞豢醋徘囟涞难?,就是十分认真的说道,秦朵有些哭笑不得的看着云锦然?!罢娴牟皇俏也唤韪?,我是真的没有那么多,五十两,这是我现在身上所有的身家了,你也知道,最近我买了四个丫鬟送到秀色里,又是装修客栈,又是养着那么多的丫鬟,我哪里有那么的钱?”

    云锦然撇撇嘴?!澳窍冉栉椅迨?,我再去想想办法?!?br />
    “你要借钱做什么?”秦朵看着云锦然脸上的表情,然后就是问道。

    “是以前的朋友,上战场的战士,受了伤来以后,我爹将他们安置在了一个小山村,安置过去以后,这些人虽然是可以做些简单的农活,但是日子都是十分的艰难,甚至于有好几家妻子都是抛儿弃女的走了,剩下的还有一些则是没有找人家,我娘那人,最是看钱看的紧,虽然给出了银子去,但是根本就是不够花,他们找我借些钱,前些日子村子里面孩子生病了,需要钱救治?!?br />
    听了云锦然的话以后,秦朵沉默了下去,云既然看着秦朵的样子,就是吓了一跳?!鞍?,丫头,我就是暂时借用一下,我还你的,如果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随我一起去看的?!?br />
    秦朵站起来,从床下面搬出一个坛子,然后就是从里面拿出了五十两?!爸尾〉幕?,也不需要那么多钱,对他们来说,钱多了其实就是一种祸害,你只给治病的钱就是了?!?br />
    秦朵淡淡的说道,看到秦朵一下子就是拿出了五十两,云锦然好奇的朝着秦朵的坛子看去,秦朵却是急忙就是抱住了坛子口?!拔?,我把你当好朋友才告诉你的,你不会要做出什么不正当的事情来吧?!?br />
    云锦然看着秦朵的样子,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暗昧税?,我对你这小破坛子,没有兴趣,真是搞不懂你这个小财奴,这才几岁,就把钱看的比命还重?!彼低?,云锦然就是朝着外面走去,秦朵哼了一声,小心翼翼的将坛子放到床下面,然后就是坐在那里怔怔出神,这下好了,刚才才赚了五十两,一下子就是出去了一百两了,秦朵有些小哀怨的站了起来,想着一百两就这么的借出去,欠条都是没有打一张,显得十分的无奈痛苦,奈何云锦然都是走了,就是有无奈,有痛苦,秦朵也只能默默的将这些无奈都是吞进了肚子里面,罢了罢了吧,秦朵如是想着,云锦然这个人,还是个挺好的人的。

    本書源自看書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