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你没有必要这样的,你若是不喜欢的,我也是不强求的。 ”秦朵笑眯眯的说道,赵红棉看着秦朵,然后就是从鼻子里面哼了一声,秦朵呵呵笑笑,然后就是将东西放到了赵红棉的面前?!笆紫人岛?,不是我强求你来买的,是你自己要买的,再者,这件事情,你若是捅出去的话,咱们以后的交易,就是终止,你以后是再也别想用到这些东西?!?br />
    秦朵说到后面,话语就是严肃了起来,赵红棉看着秦朵,眼睛里面都是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秦朵却是根本就是没有在意,只是笑呵呵的看着,再然后就是当着赵红棉的面,将钱倒了出来验真假,赵红棉冷哼了一声,然后就是出门去了,秦朵一点也是不在乎,只顾做着自己的事情,做完以后,就是吊儿郎当的将钱给存了起来。

    李氏恰在这个时候就踏了进来,看着秦朵?!澳愕纳獾故切寺〉暮?,小朵儿,今儿我和你大姐要去终南观上香,你也跟着一起去吧?!崩钍闲γ忻械目醋徘囟?,然后就是说道,秦朵就好像看什么奇怪的东西一样看着李氏,许久,就是摇头。

    “今天我和爹爹约好了,咱们有一些事情要讨论,所以我是没有时间过去了,你若是要过去的话,就是你自己过去吧?!鼻囟浜敛挥淘ゾ褪蔷芫死钍系幕?,李氏抬起头看着秦朵,秦朵就是朝着外面走去,看着秦朵离去的背影,李氏的好奇心忽然就是起来了,她就是想知道,秦朵究竟是有多少钱,不管怎么说,现在的秦朵,可是从她和赵红棉的手里弄走了很多钱的,这样的想法一起来,李氏根本就是压制不住自己的想法,忍不住的就是在秦朵的房间里面查看了起来,秦朵对钱财这样的东西,自然是保管的十分的好的,所以根本就是不怕李氏去查看的,所以李氏在房间里面查看了一圈,都是没有找到秦朵的藏钱所在,李氏叹了口气,然后就是朝着外面走去,看来这个秦二丫,对钱财的爱好,可不是一般了。

    如此想着,李氏到自己的房间,等到她到房间的时候,却是看到房间一片狼藉,李氏楞了一下,急忙就是到处查看,恰在这个时候,秦大壮和赵红棉就是走了进来,看着李氏,赵红棉的脸上都是带着笑容。

    “呀,姐姐,你这屋子这是怎么了?难道遭贼了不成?”赵红棉的眼睛里面都是幸灾乐祸,李氏抬起头,看着赵红棉脸上的眼睛里面的幸灾乐祸,指着赵红棉。

    “是不是你派了人来翻我的屋子u?”

    “姐姐可不要胡乱说,我一直都是和老爷在一起,你若是不相信的话,是可以问老爷的?!?br />
    秦大壮看着李氏的房间,眉头皱起,听到赵红棉的话以后,就是转头看向了秦大壮,秦大壮点头,然后就是上下打量了一番李氏的屋子?!昂煤檬帐耙幌?,我等下有些话,要和你说?!?br />
    说完,秦大壮就是出去了,秦大壮最是喜欢干净,也不能容忍屋子这多么脏乱的,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李氏对秦大壮的习惯,早就是了如指掌了,听了秦大壮的话以后,李氏乖乖的点头,然后就是毫不犹豫就是开始收拾了起来,这一收拾,就是半个小时,李氏一边收拾一边也是检查了一下自己的东西,什么都是没有丢,李氏舒了口气,然后就是去外面将坐在廊下的秦大壮喊道了房间,秦大壮一直以来眉头都是皱着的,似乎是有很多的不开心,李氏看到秦大壮的样子,心里也是微微有些忐忑,看着李氏的样子,赵红棉脸上的笑容却是越来越欢畅,然后就是从怀里拿出了一个本子放在李氏的面前。

    “姐姐一直掌管后宅,十分的有心,妹妹也是十分的佩服,只是昨天的时候,相公让我查了一下账本,我发现,姐姐的账本,倒是错误很多呢!”赵红棉将正本推到了李氏的面前,李氏的心忽然就是抖了一下,然后就是看着赵红棉,赵红棉得了天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看着李氏,眼睛里面的幸灾乐祸没有了,取而代之的,却是喜悦,是的,喜悦,无尽的喜悦,看到赵红棉的样子,李氏忽然就是想到了秦朵那天说的话,让她收敛一点,可是这么多年来,李氏都是这样的,所以她没有听秦朵的话,她原本就以为,一个小姑娘,她难道还要怕不成?李氏颤抖着手打开了账本,账本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用朱笔标了出来,李氏看了一眼就是闭上了眼睛,那边却是有人不愿意放过,指着上面的红色的标记。

    “姐姐你看,这里,姐姐扯了三米细棉布来,这细棉布的价格,倒是贵得很,一米可是二两银子呢!”赵红棉嗤笑了一声?!皕这里,姐姐的将卖入的麻绳多记录了一边,这些,可都是百花花的银子呢,姐姐下次记账的时候,可是一定要小心,这样的账本,我都是不好意思拿出来呢!”赵红棉可以说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看着李氏,然后就是笑眯眯的说到,李氏抬起头,然后就是看向了秦大壮,秦大壮的脸色十分的银城,看着李氏,眼睛里面都是凄凉。

    “我不愁你吃穿,不管什么我都是给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李氏看着秦大壮,却是什么都是说不出来了,赵红棉却是轻轻的抱着秦大壮的手臂?!跋喙?,你也不要怪罪姐姐,姐姐只是一时鬼迷了心窍,所以才是做出这样的事情来,我知道,姐姐也是一定想要为你管理好后宅的?!?br />
    听了赵红棉的话以后,李氏大概就是已经明白了赵红棉的意思了,不由得闭上了眼睛,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她的错,是她太贪心了,想到以前秦朵的警告,李氏忽然就是十分的后悔,可是,现在所有的事情都是迟了,李氏睁开眼睛,然后就是看着秦大壮,秦大壮却是什么都是没有说,只是站起来,然后就是朝着外面走去。

    “以后这个家,就让红棉来管吧,你也在家里好好的反省一下你到底做错了什么?!彼低?,秦大壮就是已经离去了,赵红棉笑眯眯的将账本收了起来,然后就是朝着外面走去。

    “以后就是妹妹官家了,若是妹妹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还请姐姐告诉我,也不要生分了我们的姐妹之情,才是?!?br />
    李氏冷笑了一声,闭着嘴,也不说话,赵红棉自讨无趣,转身就是离去了,李氏看着赵红棉的背影,整个脸部的表情都是变得十分的狰狞了起来。

    黄昏的时候,秦朵带着红音到院子,就是听说了这件事情,尽管早就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但是听到说出来的时候,秦朵的心里还是有些无法接受的惆怅,客户数,所有的事情都是已经过去了,秦朵叹了口气,然后就是朝着里面走去,吃饭的时候,秦大壮自然是宣布了这件事,并且是狠狠的批评了一次李氏,可是李氏没有出来吃饭,只有在外面的秦大丫听了以后,却是觉得十分的委屈,眼泪使劲儿的往下掉着,看着秦大丫的眼泪,秦朵只是摇头,这件事情,说到底,还是李氏的错,所以,秦朵可不认为,秦大壮这话是说的不对的,只是,以后赵红棉当家的话秦朵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也不知道以后的日子,要怎么过了。

    吃过晚饭以后,秦朵将轩之打发走,自己则是去了外面的屋子,到了里面的时候,就是看到李氏正坐在那里发呆,秦朵走到李氏的对面坐下?!拔以缇褪撬倒?,让你收敛一段时间,现在好了,赵红棉已经拿到了掌家的权利,你就等着日子凄惨的过的?!?br />
    “秦二丫,我的日子不好过,你的日子就能好过,赵红棉那个女人,可不是什么善茬?!?br />
    “不是善茬也总比你好,说话也不停,再说了,我也不是那么弱的人,我的事情,我可以自己做好的,反倒是你,以后,里里外外的事情都是管不了了,你说,以后你的日子要怎么过呢?”

    李氏抬起头,然后就是眯着眼睛看着秦朵,秦朵也不怕李氏看,只是笑眯眯的看李氏,许久,还是李氏败下了阵来?!澳憷凑椅?,就是来嘲讽我的?”

    “也不完全是,我是希望你还是可以好好的和赵红棉一起的,所以,我会帮助你出去的,你照着我的去做就是可以了?!鼻囟湫ψ潘档?,然后就是抬头看着李氏?!澳阆热ト细龃?,再然后的事情,你就这样这样”烛火明亮,李氏抬起头看着秦朵,秦朵的双眼放光,这个时候正在十分认真的说着她的构思,李氏看着秦朵,脑海里面却是开始涌起了滔天的大浪,眼前的秦朵,真的只是个小女孩子?r如果不是切身体会,李氏都是不敢相信,可是毕竟,秦朵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

    “好了,我能帮助你的,就只有这么多了,以后你会怎么样,这就不是我的事情了,我还是衷心的希望你不要早早的就是挂了,不然一点意思都是没有了?!彼低?,秦朵就是朝着外面走去,李氏伸出手,想要喊住秦朵,最后却是什么都是没有说,只是低着脑袋,开始沉思秦朵告诉她的事情,毋庸置疑,这一件事情,是十分的不错的,不仅仅是不错,甚至于是李氏这儿时候,唯一的出路。

    到房间,秦朵也是开始沉思了起来,她也是逐渐的开始明白了秦大壮的为人,一来,希望家和万事兴,所以做事的时候,都是雷声大,雨点小,二来,又是小心眼,眼睛里面容不得任何的沙子,所以李氏的事情,他直接就是剥夺了李氏的掌家权,然后就是交给了赵红棉,秦朵的手指轻轻的在桌子上面敲打了起来,她现在十分好奇的就是,赵红棉和秦大壮,是怎么混到一起去的,一个是三十多岁的庄稼汉子,一个是十四岁的大家小姐,怎么看,这一对,都是十分的怪异的。

    秦朵虽然是好奇,但是也知道,这件事情,她根本就是灭有办法去想到答案,想了一会儿,红音就是进来了?!靶〗?,可是要休息了?”

    “红音,你说,赵红棉堂堂一个官家千金,怎么就是心甘情愿嫁给一个可以做父亲的人了呢?”

    秦朵的问题让红音瞬间就是愣在了那里,看着秦朵,秦朵还在沉思,红音苦笑了一声?!芭疽彩遣磺宄?,不过这世间上,人来人往,无非就是一个利字当头罢了?!?br />
    世间之人,熙熙攘攘,皆为利来,皆为利往,“可是秦家不过就是一个小地主,怎么可能让别人另眼相待呢?”秦朵的话音刚落下,整个人就是豁然开朗了起来,然后就是看着红音,眼睛里面都是兴奋。

    “我怎么就是没有想到呢!”说着,秦朵就是伸了个懒腰,然后就是朝着外面走去,红音急忙跟着秦朵?!靶〗?,可是要去哪里?”

    “没有,我去厨房打水洗脚睡觉?!?br />
    “那让奴婢去吧,您就在屋子等着就成?”

    “没事哈?!鼻囟渥房醋藕煲?,“以后这些事情你就是不需要做了,我爹他这个人,最是讲究勤劳朴素,这些事情他都是自己亲力亲为,我这个做女儿的,怎么可以让别人来代替呢?”秦朵笑着说道,红音默默的点头,然后就是跟在秦朵的身后,一起去了厨房,秦朵自己打水,又是在厨房外面洗了脚,然后将水倒了,方才是了自己的房间,红音就睡在秦朵的房间里面,秦朵的房间不是特别大,但是放两个床还是可以的,秦朵的床放在里面,红音的床则是挨着秦朵的床,只是红音的床是个小床,放在窗户边上,红音的东西,则是放在床下。

    本書源自看書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