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晚上,秦朵可以说是做了一个好梦,接下来好半个月的时间,赵红棉都是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只是将家里的事情都是处理好,一家大小的开支和以往,可以说是灭有任何的变化,秦朵自然也是乐得开怀,对她来说其实这样的时间更加的比较适合她,这半个月的时间她又是去了两趟云城,和云锦然也是见面了一次,同时,秦朵也是准备好了自己的第一家属于她的胭脂铺子,原本,秦朵是打算做出不一样的格调来的,但是后来却是有所改变,而现在,秦朵将她的院线的计划改变ian了一下,最后就是弄成了这一家胭脂铺子。

    胭脂铺子卖的不仅仅是胭脂,还有的就是其他的一些东西,珍珠粉,海藻泥,还有好些都是秦朵按照前世的记忆照搬过来的美容物品,这些东西大部分都是改进了,所有材料都是纯天然的,自然成本也是高了很多,当然,生产出来的产品也是十分的有限了。

    这一家铺子现在管辖的是月环,秦朵只不过是过去看看,然后就是指点指点几句而已,秀色里的胭脂早就已经闻名遐迩了,所以秦朵的清平乐一开业的时候,基本是没有多少人去,去了看看秦朵标出来的价格,也是吓了一跳,一个个的都是默默的走了。

    这天又是去了清平乐来,秦朵舒了口气,身上的钱差不多都是投入过去了,这要是还想继续的话,恐怕是得想其他的方法捞钱了,秦朵思来想去,却也是想不到还有其他的可以赚取更多的钱的方法了。

    到院子,秦朵刚想坐下来休息,红姨娘就是进来了,肚子已经三个多月了,虽然还是没有十分的显怀,但是还是可以勉强的看到了,秦朵站起来,然后就是笑眯眯的看着红儿?!澳阍趺垂戳??”

    “快去大厅,二夫人正在和大夫人对账,老爷的脸色,十分的不好?!焙於吹角囟?,基本的寒暄都是没有,然后就是直接说道。秦朵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就是苦笑,她没有想到,赵红棉会选择在她出去以后,再去找李氏查账,这也是做的太过于小心翼翼了。

    “我就说秦大丫今儿个怎么没有在门口对我冷嘲热讽的,感情是出事情了?!币槐咚底?,秦朵就是朝着大厅小跑了过去,这段时间铁蛋每天都是在先生家里呆得很晚,所以秦朵倒是不担心轩之也是在,到了大厅,秦朵率先听到的,就是赵红棉的声音。

    “我原来却是不知道,尚德三年,鸡蛋竟然是三钱一个的卖出去的,这倒也是太贱价了一些,还有那些猪肉,尚德三年竟然是比往年杀得猪多了不止二十头不说,原本三钱银子一斤的猪肉,在那一年,也不过才一钱银子一斤不说,还有好几百斤是对不上账的?!闭院烀薅俗谏厦?,秦大壮皱着眉头坐在一边,李氏则是坐在下首,秦大丫也是,两个人都是在颤颤发抖,秦朵楞了一下,然后就是笑眯眯的走了进去。

    “爹爹难道忘记了,尚德三年,爹爹不过才是成为地主的第五年罢了,朵儿也才五岁,那一年到处都是发生大旱灾,爹爹可怜那些穷苦百姓,所以便是在家门口摆了摊子,但凡是受了旱灾的家庭,只要是愿意给我家做短工的,每天都是包一顿饭,一个月的时间的话,就是送半斤肉,还有,鸡蛋都是一钱一个卖出去,让那些孩子有些东西吃,我还给大娘帮过忙呢!”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坐在了李氏的身边,赵红棉看到秦朵,咂咂嘴,然后就是盖上了账本。

    “我说秦朵,你好得也是地主家的孩子,也是读过书的,怎么就是一点儿规矩也是不懂?大人说话,你个小孩子插嘴做什么?”赵红棉有些尖锐的对着秦朵说道,秦朵只是呵呵笑笑。

    “二娘和我说规矩,我倒也是想问问二娘,朵儿承认,读的书不如二娘的多,见过的人也不如二娘的广,但是,我都是知道,尊为长,做上面,按理来说,大娘是大,二娘是小,大娘理应该坐在我爹的身边,哦,就算不是大娘坐在我爹身边,那也应该是我娘,我倒是不知道,为什么二娘就是坐在上位了呢?”

    秦朵不是三岁的小孩子,也不是一个十岁的小姑娘,二十七年的智慧,超过赵红棉十几岁的年纪,也不是白长的,秦朵抬起头,看着赵红棉,眼中一片柔和,赵红棉整个人都是堵在了那里,因为秦朵的目光,是在是有些可恶,怎么看过去,秦朵的目光,都好像是一个长辈在看着一个小孩子,然后告诉你,孩子,别闹,阿姨给你糖吃的样子。

    “我这不是在和姐姐谈论事情么?”赵红棉别过头去,然后就是说道。

    “妹妹和姐姐谈论事情,姐姐理解,但是妹妹不分青红皂白,拉着姐姐就好像在审判坏人也一样,就是让姐姐不理解了?!崩钍侠湫α艘簧?,然后就是抬起头看着赵红棉,秦大壮看着李氏的目光依旧是十分的冷冽,感受到秦大壮的目光以后,李氏的身子还是忍不住的抖了抖,秦大丫更是不敢朝着前面看去,秦朵叹了口气,然后就是摇摇头。

    “从进门到现在,我这个做姐姐的,可是才开始说话呢?!彼淙皇且蛭卮笞吃谏肀?,所以李氏有些话语不敢说出来,但是李氏也不是什么简单的人物,一抓着机会,自然是要给自己推脱,秦朵看着李氏,只能无奈,李氏,就是太心急了,所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就是因为太心急,所以李氏方才是处处都是失利,让赵红棉步步紧逼。

    “别说了?!鼻卮笞痴酒鹄?,手掌狠狠的拍在了桌子上面,李氏的心也是跟着秦大壮的手上上下下,抬起头,李氏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秦大壮,秦大壮却是朝着外面走去。

    “这件事情先到这里,红棉你讲李氏这些年贪去的账目都是记下来,然后便是交给我就是可以了?!?br />
    “秦大壮,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就在秦大壮的话语落下的时候,李氏就是站了起来,然后就是看着秦大壮?!澳阕约核?,你是不是个男人,这些年,我对秦家难道还不好么?我十三岁就是跟了你,十四岁剩下大丫,你却是娶了别人为妻子,我差点被我爹娘打死,我偷跑出家,带着大丫躲在寺庙里面,不敢家,不敢找你,我们母女俩天天及一顿饱一度,直到张氏去世,我才是敢来找你,带着大丫来,这些年我为秦家做的还不够么?”李氏坐在地上,眼泪使劲儿的网往下掉着。

    “对我爱钱,因为我已经受够了那样的日子,带着大丫,什么都是没有吃,每天饿肚子,大丫哭着闹着要吃东西,我没有,要喝奶,也没有,你说我为什么不能生孩子了?秦大壮,你真的以为就只有我的事情么?这一切都是你害的!可是现在呢,秦大壮,你算个什么东西,有了新人忘了旧人,这就是你对我的态度么?”李氏这一次倒是难得的硬朗了起来,话一说完,就是直接就是走了,秦朵看着李氏离去的方向,自己也是跟着沉思了起来。

    秦大丫看了一眼秦朵,然后就是迅速的跟着李氏走了,秦大壮愣在那里,看着李氏离去的方向,脸上的怒气就是慢慢的消去了,赵红棉换换的走到了秦大壮的身边。

    “老爷,一是一,二是二,我知道姐姐为秦家,吃了不少苦,但是账目还是账目,这些年,这些账本上,少说也是上千两的亏空,咱们秦家,一年的收入,也不过才几千两罢了啊?!闭院烀尢鹜房醋徘卮笞?,然后就是说道。

    秦大壮有些烦恼的摆了摆手?!罢饧虑槲依醋霭?,你若是没有钱花的话,我等下就让老秦叔给你送些零钱过来,我还有事情,你先走吧,朵儿留下来?!?br />
    赵红棉噎住,看着秦大壮,秦大壮的目光根本就是没有在赵红棉的身上,赵红棉点点头,眼中有委屈一闪而过,然后就是缓缓的走了出去,秦朵坐在那里,秦大壮转过头看着秦朵,秦朵依旧出于沉思之中,根本就是没有理会秦大壮。

    “朵儿,你今天是不是和世子爷见面了?”

    “见面了,不过没有多长的时间,世子爷和我说了一些事情,不过都是小事罢了?!鼻囟浒诎谑?,然后就是说道,秦大壮点头,然后就是坐在了秦朵的身边。

    “我听说,世子爷和京城尚书府家的嫡出千金订婚了,这件事情,你可是知道了?”秦大壮脸色有些沉重的看着秦朵,然后就是问道,秦朵点头。

    “知道了,世子爷还在和我抱怨,说那尚书府家的小姐长得太丑了,连我都不如,连画眉的十分之一都是没有?!鼻囟涮鹜?,然后就是说道。秦大壮点头,许久,方才是叹了口气。

    “你和那画眉,关系倒是不错,但是画眉家,却是出了些问题,那画眉的爹,不知道怎么的,就是在外面赌博,欠下了上千两的债务,那些人上门讨债,愣是将画眉家的爹给打死了,现在摆灵堂都是不成,小朵儿,这儿是五百两,你拿去给画眉家送去吧,就当你和画眉的一片友谊之情,还有,就以你的名义送过去就是的,剩下的,你若是有钱的话,就是提供一点的,那孩子,我看着也是十分的讨喜的?!鼻卮笞程玖丝谄?,然后就是说道,秦朵愣了一下,整个人都是呆在了那里。

    “我前两天还和画眉一起做荷包来着,画眉家怎么”秦朵想也不想,就是直接朝着外面跑去,跑了一半,秦朵又是折了来?!拔沂翟谑歉悴欢?,为什么你看画眉都是看不上眼,你会娶赵红棉来,长得实在也不怎么样?!?br />
    “有些事情,不是你说的那么简单的,没有处在那个位置,你就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事的,你还是快去吧?!鼻卮笞车牧成厦挥惺裁幢砬?,就好像在说这一件和他不相干的事情,秦朵不明所以,不过也是没有在乎,就是直接走了,秦大壮看着秦朵离去的方向,然后就是摇了摇头。

    “小孩子,你怎么会懂,我可以容忍李氏欺负打你们,但是我也不会让赵氏给你们难看啊,若是李氏有你一半的聪明吗,就是好了,我也无需为这样的事情来头疼了?!彼低?,秦大壮就是背手出去了,秦朵疯狂的跑到了画眉家,原本干净整齐带着小院子的家现在却是一片凌乱,屋子里面哭声震天,秦朵楞了一下,急忙就是跑了进去,只见画眉和张婶子每个人的手里都是抱着一个孩子,在两个人的前面,则是放着一床席子,席子上面盖着百布,隐约还是可以看见一个人的样子,看到秦朵进来,张婶急忙就是站起来将秦朵往外面推。

    “小朵儿,你快走,快走,等下那些该死的人过来,什么事情都是做得出来,你快走才是?!?br />
    秦朵扶住张婶,“张婶您别怕,您告诉我,究竟是怎么事?”画眉一把就是保住了秦朵,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了起来?!靶《涠?,那些人太讨厌了,他们打死了我爹爹,还说我们欠他们好多钱,那个借条,都是他们临时打的,呜呜”

    画眉的眼泪怎么都是忍不住,秦朵看了一眼张叔露在外面的手,手上还有一个红印子,显然,这个红印子,就是才印下不久的。

    “他们要多少钱?”

    “一千两?!毙砭?,画眉方才是停了下来,一停下来,秦朵就是扶着画眉和张婶坐下,然后就是问道,画眉报出了数字,然后就是看着秦朵?!靶《涠?,我们家所有的钱都是给他们了,他们还不知足,还要一千两,还说,如果不给钱给她们,就那我和我娘去抵债,还要摔死我的弟弟,呜呜,朵儿,我真的好害怕,朵儿”画眉抱着秦朵,再一次哭了起来,秦朵气急,但是却是没有任何的办法,从怀里拿出先前都是放在身上的钱,然后就是看着画眉。

    看書惘小说首发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