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安生了几天,秦朵也是舒服了几天,这天早上,秦朵从房间里面出来,就是下了一跳,只见她的房门前摆着香案,一个道士正坐在那里跳来跳去的,十分的打眼,秦朵叹了口气,正准备关门,那倒是手中的木剑却是直接就是朝着秦朵刺了过来,“要你额,哪里跑!”

    秦朵欲哭无泪,看着胸前的木剑,然后就是一点点的拿开了,“我说道长兄,你这玩意儿看着还挺不错的哈,这朱砂也挺红的,符也画的不错,不错不错,不过能不能别挡了我的门呢?”秦朵随意的从桌子上面拿了一个煎饼果子,然后就是送到了嘴里。 “我说大娘,你现在确定我不是妖精了?”

    秦朵笑眯眯的看着李氏,然后就是看向了赵红棉,赵红棉转过了头去,秦朵却是根本就没有放过赵红棉的意思?!岸镆彩窍械没拍?,这大六月的,天气确实是不错的,要不大家就这样,道长你施法,大娘二娘你们呢,要虔诚一点,跪在蒲团上,这才是送灾啊,站在屋檐下,不算的?!鼻囟湫γ忻械亩宰帕礁鋈怂档?,两个人都是转过了头去,秦大丫恰好是从防奇偶按里面出来,然后就是对着秦朵招手。

    “你那胭脂,我这边有朋友要是四盒,你给我四盒,我等下拿了钱来将钱给你?!鼻卮笱镜牧成隙际切θ?,秦朵楞了一下,好些天都是没有秦大丫的消息,却是没有想到,秦大丫这么快就是做成了生意。

    “好啊,你等下啊,这桌子摆在这里,我出不来?!鼻囟涞阃?,然后就是了房间,手里拿着四个木盒子,然后就是给了秦大丫,又是从怀里拿出了好些个小样?!罢庑┠憧梢运透怯涝?,这小竹子筒里面的,是我们的香氛,只要涂上一点,整天都是香味浓郁,这可是不传之秘哦?!?br />
    秦朵笑眯眯的说道,秦大丫接过去,点点头,然后就是转身走了?!爸懒?,我走了?!彼低?,秦大丫也是不管李氏,就是直接离去了,李氏看着秦大丫离去的方向,一时间却是有些无可奈何,不知道秦大丫这是怎么了,秦朵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就是看着李氏和赵红棉。

    “我说,你们两个可以将这些东西都是搬开了么,我饿了?!鼻囟涫治薰嫉乃档?,听了秦朵的话以后,李氏和赵红棉都是愣了一下,看着已经不知所措的倒是,两个人都是叹了口气,然后就是直接挪开了,她们算是知道,这样对秦朵,根本就是没有多少的影响了。

    桌子挪开,秦朵就是掸了掸身上,然后就是看着门外乱七八糟的那些符文?!奥榉辰庑┒鞫际撬毫?,这大宅子,人声鼎沸的,弄这么一堆东西,看着都怪异?!彼低?,秦朵就是走了,留下李氏还有赵红棉两个人在那里面面相觑。

    “你不是说,那秦朵一定不是二丫的么?这倒是可是出了名的,怎么一点事情也没有?”赵红棉看着鞥历史,然后就是问道。

    “我若是知道,我还会站在这里么?秦朵绝对不是秦二丫,秦二丫可是三岁就是我带着的,她是个什么样子的性格,我难道还不知道么?”李氏看着秦朵的背影,咬牙切齿的说到?!八允茄Ч砉?!”

    “ 你们在这里胡闹些什么?”秦大壮走进来,然后就是看着李氏还有赵红棉?!疤锢锒际且珊粤?,今年少雨,还不快去看看哪边有水早点将水引过来?”秦大壮看着李氏,然后就是问道,李氏急忙就是点头。

    “好,我这就去?!彼低?,李氏就是跟着秦大壮出去了,赵红棉站在那里,看着李氏离去的方向,一时间却是不知道怎么做了,秦朵刚好是端着早餐出来,看到赵红棉的样子,摇摇头,然后就是也是出门去了,她以前也是做这样的事情的,现在自然也是一样的做。

    一直到黄昏,一家人都是没有来,赵红棉站在门口,然后就是朝着外面走去,丫鬟都是跟在她的身边,然后都是焦急的看着外面。

    “你们去看看,老爷和李氏都是在哪里,还有秦朵,找到了,就是来告诉我吧,”赵红棉有些无奈的说道,丫鬟点头,立刻就是跑出去了,四个丫鬟很快就是来了,“夫人,她们都是在田边守着放水呢,还有好些个长工也是在?!?br />
    赵红棉楞了一下,然后就是看着四个丫鬟?!凹依镎饷炊喑す?,不就是一个水而已,何必全家人都是过去?”赵红棉说完,就是狠狠的咋了手中的杯子,丫鬟都是低着脑袋没有说完。

    “算了,指望你们也是指望不上了,去吧咱们?!彼底?,赵红棉就是率先朝着里面走去,张婶恰好是这个时候出来拿东西,看到赵红棉发火,什么都是没有说,然后就是转身准备离开,赵红棉立刻就是看到了张婶,看到张婶竟然是避开她走,就是气不打一处来。

    “你给我站住,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赵红棉在这个家什么都不是,连个厨房里面的厨房都是要绕道走么?”

    “二夫人息怒?!闭派艏泵褪枪蛄讼氯?,然后就是对着赵红棉说道。

    “你让我怎么息怒?你倒是和我说说,这大主子欺负我就算了,你个厨娘也是来欺负我,真当我好欺负不成?”赵红棉看着张婶,将身上所有的怒气都是发泄在了张婶的身上,张婶跪在那里灭有说话,赵红棉发了好会儿脾气,看到张婶不话,也是灭有了兴趣,放过张婶,就是离去了,张婶看着赵红棉离去的方向,慢吞吞的站起来,叹了口气,然后就是直接离去了,老实说她自己也不过就是一个仆人罢了,主人骂她,也是她理所当然应该受的。

    张婶颤颤巍巍的到厨房,还要张罗一大家子的晚饭,有眼尖的在厨房做事的丫鬟看到了张婶瘸腿进来,急忙就是扶住了张婶?!罢派?,您这是怎么了?”

    “不碍事,你们做事吧,等下长工们来,都是要吃饭的,比往常多准备一些,你看,这都是在外面坐了一天的事情呢?!闭派粜ψ潘档?,丫鬟点头,迅速的就是做事去了,张婶坐下来揉了一会儿膝盖,也是开始准备东西了。

    一直到月亮升上高空,所有的人方才是来,秦朵和轩之姐弟俩跟在后面,轩之的手里还是拿着书本,秦大壮走在最前面,长工们一个个的都是疲惫不堪,一到家,看到热腾腾的饭菜,都是急忙跑了上去,赵红棉自然也是知道秦大壮来了,乐淘淘的去饭厅等着,但是左等右等都是灭有等到秦大壮来,赵红棉站起来,然后就是去了外面,却是看到秦大壮李氏还有秦朵姐弟都是在外面和长工一起吃饭,秦大壮坐在角落里面,如果不仔细看的话,赵红棉都是无法找到,那个蹲在角落里的人,是这个家的当家的。

    还是秦朵率先看到了赵红棉?!岸锬愎戳?,快来吃饭吧?!闭院烀抻行┫悠目戳艘谎鄯考?,房间里面一股子臭味,但是所有的人都是聚集在那里吃饭,赵红棉摆摆手。

    “我刚才吃了些东西垫肚子,现在不饿,就是不吃了,你们慢慢吃吧?!彼低?,赵红棉就是走了,秦朵露出一个笑容,然后就是放下饭碗追了出去。

    “喂,你是不是觉得有些格格不入?”秦朵看着赵红棉,然后就是问道,赵红棉楞了一下,然后就是看着秦朵?!拔颐钦饫锊皇鞘裁锤咛檬サ?,说来说去,不过就是一户农家大院罢了,农家人,哪里有不做事的,就算我天天玩耍,在大事情上面,也是不能含糊的?!鼻囟渌低?,就是走了,赵红棉却是站在那里怔怔出神,一时间,心里却是想了许多的事情去了。

    秦朵要睡觉的时候,李氏就是出来了,直接就就是躺在了秦朵的床上?!罢庖惶炝扯际巧购诹?,你那东西,给我准备着,我要用?!崩钍细砂桶偷亩宰徘囟渌档?,秦朵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就是很快就是准备好了东西?!安恢滥阆不痘故遣幌不?,不过,这个东西还是不错的?!鼻囟浯邮嶙碧ɡ锩婺贸鲆桓鲆桓鲂√?,然后就是打开盒子,里面放着一块皂角,李氏看了一眼,然后就是转过了头去。

    “无非就是一块皂角罢了?!?br />
    “不能这么说,这皂角可是殷娘做的,里面放了好些养颜的东西,以前我倒是觉得没有什么,现在方才是发觉,其实,也挺不错的?!鼻囟湫ψ潘档?,李氏愣了一下,然后就是直接拿了过去。

    “今儿个忙了一天了,这个东西怎么用?”

    “直接打湿涂脸上就是好了?!?br />
    “那就是这样吧,反正我家大丫现在也是在为你做事,拿你这点也不为过,我先走了?!彼低?,李氏就是脚步匆匆的就是走了。

    “站住?!鼻囟湫γ忻械目醋爬钍?,“还有更好的哦?!?br />
    李氏前行的步子就好像被定住了一般,转过头看着秦朵,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看着李氏?!笆揭?,还有衣服十两,二十两银子,咱们这么熟悉,就是给你打个折好了,十五两银子,明儿早上我就要看到,不然的话,可是要讨账去了?!蓖袂逍∶孛艿乃档?,李氏看着婉清,婉清根本就是不惧怕李氏的目光,李氏冷哼了一声,然后就是转过了头去?!澳惴判?,我是会立刻给你准备好的?!彼低?,李氏就是走了,秦朵吹了个口哨,然后就是提着桶子去打水准备洗澡,赵红棉站在那边,看到秦朵,脸上带着笑容。

    “刚才你给姐姐的那东西是什么?什么价格呢?”

    “洗脸用的,里面加了很多美白用的花瓣,也不算贵,一块三十两,那东西,可是十分的精致的,一块都是要做好几天才能够完成呢!”秦朵笑眯眯的说到,屋子里面的李氏哼了一声,秦朵看着赵红棉。

    “不过呢,虽然价格不高,但是现在还是没有货物,如果二娘要的话,还要等几天?!彼低?,秦朵就是提着桶子走了,李氏的房间里面没有了声音,赵红棉跺跺脚,然后就是了自己的院子去了,第二天的时候,赵红棉难得的将身上的衣服给换了下来,然后就是扛着锄头跟着大家一起去田里看水了,看水并不是什么艰难的事儿,主要就是看看田里的水位一类的,秦家属于这一带的土财主, 土地足足有好几百亩,这水需要也是十分的大,所以便是需要大把的人去守水,赵红棉是第一次做,秦大壮也只是安排了她一畦小田就是走了,赵红棉看着秦大壮毫不留恋的背影,咬咬牙,然后就是去另外一边了。

    赵寻笑嘻嘻的出现在了秦朵的身边,“小朵儿,你想不想知道一件事情?是关于你们家二娘的,我今天去集市上卖柴的时候,偶然听说的,我想你一定感兴趣,你想不想知道?”

    秦朵转过头看着赵寻?!笆裁词虑??”

    “就是你二娘嫁到你们家来的原因,我和你说,是你二娘上了你爹的床,你爹没有办法,方才是娶来的,在这之前,你二娘是虚了人家的,据说是许给了一个瘸子”赵寻笑眯眯的对着秦朵说道,秦朵楞了一下,转而就是笑了出来。

    “这件事情你可只能和我说,不能和别人说,这是咱们二人之间的秘密,你说行不?对了,我问你个事情,画眉的事情弄完了么?”

    “弄完了,昨天就是弄完了,据说是半夜送上山去的,画眉家好像也是在收拾,我听画眉说,她们家可是要搬走了,朵儿,你什么时候整完,咱们一起去给画眉送行吧?!彼档阑?,赵寻的目光也是暗淡了下去,秦朵点点头,眼中的 落寞也是一点儿都是不掩饰。这个好朋友,不过才不到一年,就是要离开了,秦朵一时间只觉得心里十分的失落。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