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骄阳似火,也就是在八月,秦朵也是将许久准备好的小铺,开业了,开业的这天秦朵出去的十分的安静,云锦然的马车将秦朵接走,秦大壮笑眯眯的将秦朵送到了门外。

    “我说丫头,你这秋水伊人,我可是给你出了这么多的力气,怎么着,给我个一二成股呗?!痹平跞恍γ忻械目醋徘囟?,然后就是说道。秦朵翻了个白眼。

    “这可不行,这秋水伊人可是我的宝贝疙瘩,这是我哦为我弟弟准备的,别人我是不会给的,不过咱们什么关系呢,你若是要的话,我肯定也是不会拒绝的,要不这样吧,我提供货物,你再去开一家秋水伊人就是好了?!鼻囟浣器锏亩宰旁平跞凰档?,云锦然转过了头去,然后就是朝着外面走去,秦朵嘿嘿笑道。

    “别这么气馁啊,我可是投资的,咱们对半分,你看怎么样?”秦朵挑眉,看着云锦然,云锦然的扇柄终于是忍不住打到了秦朵的脑袋上面。

    “我说丫头,你可不可以不要这么贪财?”

    “我可没有贪财,现在贪财的可是你哦?!彼低?,秦朵就是摇头晃脑的下了马车,云锦然跟着一起下了马车,然后就是朝着客栈的楼上看去,原本的客栈现在被分成了两部分,一部分是锦然客栈,另外一部分,则是秦朵的秋水伊人,殷娘和秦袖都是站在楼上, 看到秦朵,两个人俱是掩嘴偷笑,月环从中间露出了一个脑袋。

    “小姐您来的可真是慢的,若是再慢一点儿,咱们店里的第一笔生意,你可就是赶不到了,您快上来,咱们店里,来客人了哦?!?br />
    秦朵笑着点头,急忙就是奔了上去,云锦然跟在秦朵的身后,摇着扇子,慢慢的走了上去,走到店里,秦朵愣在了那里,云锦然推了一下秦朵。

    “丫头,你走快一点,我也要看看,咱们秋水伊人的第一位客”云锦然的话没有说完,就是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在那里挑来挑去,云锦然的嘴角微张,也不顾秦朵还在那里,转身就是朝着外面跑去,吕阳王妃转过头,然后就是带着笑容看着云锦然。

    “锦然?!?br />
    云锦然的脚步站住,摸摸鼻子,然后就是缓缓的走了上来,走到吕阳王妃的面前,笑眯眯的看着吕阳王妃?!澳稿?,您怎么在这里?”

    “你的胆子倒是不小,这么多天都是在外面野,我若是不出来,是不是还不知道你在这里了?你且先坐着,我看这里的胭脂不错,我先选上一二个,等下你就是一起付钱就是了?!?br />
    吕阳王妃慢悠悠在货架面前走着,走了一会儿,看到秦朵,又是对着秦朵招手?!靶《涠?,你来给我看看,挑挑,这么多,我都是挑花眼了?!?br />
    “好?!鼻囟渥叩交跫苌?,很快就是挑了几款胭脂?!巴蹂锬?,您看一下这几款,这都是咱们店里独一无二的,是我们的师傅们制作的,外面绝对是没有买的?!鼻囟湫γ忻械亩宰怕姥敉蹂档?,吕阳王妃点头,然后就是接过而来秦朵递过来的胭脂,放在鼻端闻了闻,挑了两款,打开在手背上晕开了一点点。

    “听说小朵儿的胭脂铺子开业了,我肯定是要过来捧场一番的,只是这刚一上来,就是看到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王妃娘娘,好久灭有请梦文去府上一起品茶了?!彼久挝奶赜械哪锬锴辉诿趴谙炱?,然后就是拿起了秦朵为吕阳王妃挑的胭脂里面的一款。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这店里的胭脂,要数能够配得上王妃娘娘的,当属这款桃夭了,娘娘何不用一下呢?”司梦文对着秦朵翻了个眉眼,然后就是亲自点了些胭脂晕开在吕阳王妃的手背上?!罢嫫?,王妃娘娘的皮肤保养可真是好,梦文要是有这样的皮肤就是好了?!?br />
    “你皮肤也不赖,今儿个怎么是有时间过来玩耍了?我记得你现在可是要给你父亲管理旗下的产业,每天都是忙得很呢?!甭姥敉蹂獾牡愕阃?,然后就是示意身后的丫鬟将这款胭脂拿上?!靶《涠?,你这里好多新奇的玩意儿,你且来教教我,这些东西都是怎么用的?!?br />
    秦朵笑着点头?!罢庑┠?,是睡前用来美容的,这是用一些美颜的药材加上珍珠粉,每天睡觉前敷一次,看到我们的殷娘了么?殷娘就是一直都是要这个的?!鼻囟渲噶酥刚驹诓辉洞ξ⑿Φ囊竽锖颓匦?,吕阳王妃点头,“给我来十盒?!?br />
    “我也要十盒?!彼久挝募负跏呛吐姥敉蹂黄鹚档?,秦朵笑眯眯的点头,然后就是朝着前面走。

    一轮走下来,不过多是一些简单的东西,但是吕阳王妃却是好奇的很,这也是选了一些,那也是选了一些,司梦文就是跟着选,这个时候,云锦然反倒是被晾在了一边,殷娘秦袖不会说话,月环则是拿货拿的十分的开心,云锦然有些郁闷的在店里走了一圈,然后就是看向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我说小丫头,这些东西都是用来做什么的?倒是奇怪的很!”

    “这些都是用来做哪些敷面用的东西的?!痹禄沸γ忻械拇鹆嗽平跞坏奈侍?,然后就是迅速的走了,云锦然吃味,那边秦朵和吕阳王妃还有司梦文三个人时不时的就是在交流什么,都是十分的开心,根本就没有人来关心他,云锦然有些气闷,拿着捣药的钵,随便抓了一把东西进去,开始捣了起来。

    殷娘秦袖对视一眼,秦袖要上钱去,姨娘却是拉住了秦袖,然后就是摇了摇头,秦袖有些不解的看着殷娘,殷娘的目光却是落到了秦朵的身上,秦袖楞了一下,然后就是点头,却也是转过头去,和殷娘之间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吕阳王妃这一逛,就是一个上午,胭脂水粉还敷面的玩意买了一大堆方才是兴致勃勃的离去,司梦文也是,不过司梦文却是没有这么早就是离去,在离去之前,还给了秦朵一张红灿灿的帖子。

    “九月初三我特地准备了一场郊游,到时候小朵儿可是一定要来哦,我到时候会派人来接朵儿的?!彼久挝乃低?,也不容秦朵说话,就是直接走了,秦朵看着手里红灿灿的帖子,然后就是无奈的叹了口气,好不容易看到吕阳王妃还有司梦文离去的云锦然舒了口气,然后就是走到秦朵的身边,直接就是将秦朵的帖子给撕碎了。

    “这什么东西,你就是别看了,不适合你,现在你的当务之急,应该是好好的做好你的生意,司梦文那种人,不是好人,不适合你?!彼低?,云锦然就是直接将碎片从窗户给丢了下去,秦朵的嘴角抽了抽,司梦文这个时候也不过是勉强的下去了而已,这么一丢下去,秦朵想,司梦文肯定是知道的。

    这一天的生意,就是做了司梦文和吕阳王妃的,秦朵在店里坐到晚上,就是再也没有人过来了,看着秦朵苦哈哈的样子,月环的脸上却是带着笑容?!靶〗隳诵氖裁窗?,您看,今天王妃娘娘和司小姐一共买了二十盒胭脂,还卖了那么多的东西,那可是殷娘姐姐和秦袖姐姐半个月方才是准备好的东西呢?!?br />
    秦朵无奈的叹了口气,看着开心的月环,然后就是摇头?!靶⊙就纺愣裁?,那司家,自己也是有胭脂铺子的,就是秀色里,据说也是有司家的一部分,那王府呢,年年还有宫中进贡的胭脂,不过就是出来买个开心,咱们秋水伊人以后想要继续做下去,那就只有打出自己的品牌来,再说了,这里可是好几千两的银子,我可不是为了那么一点简单的东西准备的,不管怎么说,那也是为了以后财源滚滚,可是现在,却是一个人都是没有”秦朵的脸上都是无奈,云锦然拍拍秦朵的脑袋。

    “不碍事,生意慢慢来就是好了嘛,再说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你这么急着,也没有钱啊,所以你也不要心急,我相信,很快生意就是好了,到时候,你肯定可以日进斗金,丫头啊,我看你最近生意不怎么样,资金肯定紧张吧,要不,我也投进来这么个一成半成的股,到时候也分点小钱,你看怎么样?”云锦然先是好生的安慰了一下,不过下一刻,就是狐狸尾巴露了出来,笑眯眯的对着秦朵说道。秦朵原本失落的心情却是好了一些,毫不犹豫的摇头,然后就是站了起来。

    “好了,今天咱们秋水伊人一起出去吃饭,刚好世子爷在,世子爷转了个盆满钵满,愿意请我们吃饭,咱们现在就是过去吧?!鼻囟湫γ忻械乃档?,三个人都是为了秋水伊人忙活了许久,自然立刻就是点头,云锦然跟在后面,一行五个人下了馆子,男女坐在一起,狠狠地就是吃了一顿。

    第二天上午,秦朵就是去了,刚一进门口,赵红棉就是挺着个肚子走了过来,红姨娘的孩子生下来以后,又是一个女孩子,这下子,赵红棉可以说是十分的开心了。

    “哼?!辈辉洞Υ炊辞卮笱镜囊簧岷?,秦朵无奈的摇头,然后就是喊了一声二娘,直接就是从赵红棉的身边走过,赵红棉故意就是迎了上来,然后就是哎哟了起来,秦朵反应快,在赵红棉落地之前,直接就是趴在了地上,让赵红棉坐在了她的身上,赵红棉在她的上面哎哟,她就默默的趴在下面。

    秦大壮扛着锄头出来,就是看到赵红棉坐在秦朵的身上哎呦,皱着眉头,看着赵红棉,眼睛里面都是不悦?!澳阏飧瞿锸窃趺吹钡?,你要是疼要是痛,就是请个大夫过来看看,这坐在孩子的身上是个什么理?”

    赵红棉的哎呦声止住,这才是看清楚,原来她坐的地方,竟然是秦朵的后背,秦朵转过头十分艰难的看着赵红棉?!岸?,您快亲来吧,朵儿的肋骨,都是快要断了?!?br />
    赵红棉的脸色立刻就是阴郁了下去,急忙就是坐了起来,身姿矫健的很,根本就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秦大壮看了一眼,就是直接远去了,赵红棉跺跺脚,看了一眼秦朵,眼睛里面都是火气,秦朵却是呵呵笑笑。

    “二娘,少发火,对胎儿不好,你也不想,我的弟弟或者妹妹出来,一脸的火气吧?!鼻囟渌低?,就是直接朝着里面走去,赵红棉被转过身看着秦朵?!澳愀艺咀?!”

    秦朵转过头,然后就是看着赵红棉?!笆裁词虑槟??二娘,若是没有事情的话,我要进去了, 等下我还要和爹爹交代昨天的行程呢!”秦朵一副我现在很忙的样子看着赵红棉,赵红棉愣住,转而就是冷哼了一声。

    “我问你,为什么你卖给李氏的东西只需要十两,我的就是要三十两了?”赵红棉看着秦朵,然后就是气哼哼的问道,脸上似乎是还有一些委屈,秦朵楞了一下,转而就就是笑出了声。

    “原来就是这个事情啊,大娘不管家,没有钱,二娘不一样,二娘管家,这油水多丰厚,爹爹每个月还给你这么多的零花钱,二娘的日子过得这么好,东西,当然是要一个符合二娘你身份的价格啦?!鼻囟淞成隙际抢硭比?,看着赵红棉,然后就是说道,赵红棉气急,然后就是秦朵,但是在看到秦朵那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赵红棉想说的话,却是 一句都是说不出来。

    “既然二娘没有什么事情,我就是先走了,二娘你自己注意着身体,孕妇啊,不能总是发脾气,对婴儿不好?!彼低?,秦朵就是直接走了,赵红棉看着秦朵远去的身影,心里想的都是这些年秦朵究竟是骗了自己多少钱,越想越生气,越想越生气。

    “秦朵,这件事情,咱们没有完!”朝着里面走的秦朵听到这句话以后,只是无辜的耸耸肩,然后就是直接就是走了,这样的话,对她来说,根本就是没有任何的威胁,谁叫你处处都是和我作对呢?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十全十美的事情。

    本书首发于看书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