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那天开始,李氏就是开始不理会秦朵了。 秦朵自然也是不会去李氏的面前自讨无趣, 不过心里有事情,秦朵的心也是十分的痒痒的,想尽方法都是想得到以前的事情的原委,可是偏偏却是没有任何人来时候。

    不过才是三五天,秦大壮就是出现在了秦朵的面前,秦朵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秦大壮,秦大壮看着秦朵,眼中都是严肃,看着秦大壮的样子,秦朵也是瞬间就是庄严了起来。

    “我听说,你最近在研究你娘的死?”秦大壮坐在秦朵的面前,然后就是问道,秦朵楞了一下,转而就是点头?!笆??!?br />
    “你娘就是难产致死,也没有什么蹊跷的,你就是不要再胡思乱想了,安安心心的呆着就是了,一个姑娘家,你也是应该好好的学习一下女戒女德了,一个姑娘家,左右还是要有一个姑娘家的样子才是?!鼻卮笞乘低?,就是直接走了,秦朵愣了一下,许久,方才是笑了一声。

    “怎么许多年前,就是没有听见你和我说,一个姑娘家,应该有一个姑娘家的样子?”秦朵讥诮的声音让秦大壮的步子顿了一下,转而直接就是走了,秦朵站起来,然后就是升了个懒腰,关上门,直接就是出去了。

    李氏从暗处走出来,秦大壮跟在李氏的身后,“这件事情,你觉得,还能怎么着?”

    “还没有那么严重。你不要管就是了,好好做好你自己就是?!彼低?,秦大壮直接就是走了,李氏看着秦大壮离去的方向,嘴角就是带上那个了一抹淡淡的哂笑,转而也是走了,秦朵从屋顶探出个脑袋,看着秦大壮离去的方向,心里就是更加的好奇了起来,她真的是十分的好奇,这件事情让秦朵更加的上心了,但是这个时候,秦朵却是根本就是没有任何的办法来处理这件事情,这让秦朵的心里,十分的不好过。

    接下来的时间割谷子,秦朵的所有时间都是开始去忙了起来,秦大壮几乎是根本就是不给秦朵休息的时间,每天都是跟着长工一起做事,朝九晚五,一到屋子,秦朵基本就是属于直接睡着的状态,秦大壮似乎是十分的喜欢秦朵这个样子,每日里竟然是亲自抽出了一些时间来教导轩之学习,秦朵看到这个样子以后,眉头一挑,却是什么都是没有说。

    接下来秦朵的时间,几乎可以说是脚不沾地,首先是收割谷子,再然后,就是成堆成堆的账本丢到了秦朵的面前,每天都是要求整理许多账本出来,甚至于有时候秦大壮还是会从账本里面挑出一些问题来问秦朵,秦朵心里自然是明白为什么是怎么事的,不过每天还是抿着嘴看着,什么都是不说,只是每天都是踏踏实实的完成所有的事情,当然,在完成这些事情的过程中,秦朵有时候会和老秦叔聊聊天,旁敲侧击的问一些问题,但是老秦叔却是守口如瓶,只要是涉及到往事的,基本都是不会说,秦朵心里十分的气馁,但是却是根本就是没有任何的办法。

    这天,秦朵又是去找老秦叔,看到秦朵,老秦叔就是无奈的叹了口气?!靶〗?,您就省省心吧,不是老奴不告诉您,实在是夫人就是因为难产方才是故去的,根本就是没有其他的原因,所以您就是不要担心了?!?br />
    “老秦叔,没有的事情,我这次来,就是想问问你,这鸡蛋的价格,怎么这年便宜这么多呢?”秦朵笑眯眯的对着老秦叔说道,老秦叔愣了一下,看着秦朵,秦朵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看着他,老秦叔看到秦朵的样子,直接就是转过了头去,“这个啊,是有些年头了,我还是需要好好的看看,等下才是和你说,你快去整理账本吧,老爷这些年都是有些惫懒,这账本都是堆积在努力,辛苦小朵儿了?!彼低?,老秦叔就是直接就是走了。

    秦朵笑眯眯的点头,然后就是朝着里面走去,走到一半,赵红棉就是捧着个肚子出来了,脸上都是带着喜庆,身后跟着一个面生的婆子?!岸锖??!?br />
    秦朵的心情不错,难得给赵红棉打了个招呼,赵红棉楞了一下,然后就是看着秦朵?!班?,这不是小朵儿么?小朵儿的心情倒是不错,现在在做什么呢?”

    “检查账本啊?!鼻囟涮鹜?,然后就是抬起头对着赵红棉说道?!疤刀镒蚨龌ㄎ迨揭勇蛄艘豢樵斫?,我就是听见有嘴碎的丫鬟说的?!彼低?,秦朵就是走了,赵红棉抓紧了手里的手帕,看着秦朵离去的方向,眼睛里面都是浴火,秦朵根本就是不理会赵红棉的目光,直接就是离去了。

    这天下午秦朵受到了云锦然寄过来的信件,却是云锦然去到黔中以后写过来的第一封信,信过来以后,先是过了秦大壮的手,秦朵看到信封上被拆开的火封,一双眼睛却是眯了起来,她不喜欢这样的感觉,尤其是不喜欢,有人动她的东西。

    索性云锦然这只是一封报平安的信,上面也没有多少的东西,秦朵舒了口气,然后就是默默的写了一封信,主动去找了秦大壮看了,方才是送出去,秦大壮看着秦朵的样子,十分满意的点头,秦朵对于秦大壮,却是愈加的厌恶了起来,她不是个这样的人,也最是不喜欢这样的事情。

    第二天的下去,信就是寄出去了,秦朵也是找了个理由,去了云城,秦大壮现在对秦朵可以说是十分的不放心,甚至于是找了长工跟在秦朵的身后,秦朵为了掩人耳目,每次都是直接去秀色里,但是因为这次毕竟还是要有事情,再者这段时间秦大壮跟得太紧,所以秦朵自己的秋水伊人却是很久都是没有过去看过了,秦朵的心情有些不大好,坐在秀色里,脸上都是愁云惨淡。

    “小姐,您这是惆怅什么呢?”月环出现在秦朵的面前,然后就是笑着说道?!澳砩弦菹?,直接去锦然客栈,不就是可以了么?到时候您 就是可以晚些的时候去店里看看,不是么?”月环笑眯眯的对着秦朵说道,秦朵叹了口气,然后就是摇头。

    “要是这样就是好了,可是他已经为我准备好了休息的地方,根本就是不允许啊,这件事情,真是难办,月环啊,你说,我不过就是一时间好奇罢了,怎么就是惹出了这么多事情呢?”秦朵十分无奈的说道,月环楞了一下,然后就是摇头,忽然,月环的脸上就是露出了一个笑容,附在秦朵的耳边说了一句话,然后就是出去了,秦朵的眼睛一亮,然后就是点头。

    第二天上午,秦朵到秦宅,还没有进屋,秦大壮就是直接拦住了秦朵,然后就就是看着秦朵?!白蛱煜挛?,你消失了半天的时间,做什么去了?”

    “???爹,你说什么啊,昨天下午我一直都是在爹你给我安排的宅子里面休息啊,然后今天就是看了一下秀色里的账本,将银两收来,就是直接家了,爹可是有什么事情么?”

    秦大壮转过身看着秦朵,秦朵抬起头看着秦朵,眼睛里面都是坦然,喜酒,秦大壮方才是说话?!岸涠?,你骗不过我的,你的脸告诉我,你在说谎?!?br />
    “爹,我真得只是呆在院子里?!?br />
    “你自己好自为之吧,就算是不为你自己想想,也要为你弟弟想想,你可是要知道了,你弟弟现在也是不小了?!彼低?,秦大壮就是离去了,秦朵抬起头,看着秦大壮的背影,心里像是被什么堵得慌。

    “我没有再在乎那件事情,但是我还有我的事情?!彼低?,秦朵就是直接离去了,秦大壮转过头看着空空如也的后面,脸上的表情却是越来越银城,晚上的时候,秦朵一个人坐在屋顶上,赵寻慢悠悠的爬上去,然后就是坐在了秦朵的身边。

    “小朵儿,你不开心么?”

    秦朵将酒坛子直接就是丢到了赵寻的怀里?!昂染??!彼底?,秦朵就是自己喝起了酒,赵寻抱着酒坛子,看着秦朵,欲言又止,但是最后却是什么都是没有说,只是抢过了,秦朵手里的酒坛子。

    “小朵儿,你别喝酒了,对身体不好?!?br />
    “没事,给我,我没有醉?!鼻囟涿悦院目戳艘谎壅匝?,嘴角就是勾起了一个笑容?!霸平跞?,你怎么长胡子了?”说着,秦朵就是笑了一声,然后就是抢过酒坛子,直接就是灌了一口,赵寻看着秦朵的样子,心里都是无奈,将身上的外套脱了,然后就是直接穿到了秦朵的身上。

    “小朵儿,你下去吧,你看,时候不早了,你应该休息了?!?br />
    “喝酒?!鼻囟淠钸读艘簧?,就是根本就是不再理会赵寻,自己自顾自的喝酒,赵寻看着秦朵的样子,叹了口气,最后就是这样的安静的看着秦朵喝酒,秦朵看到赵寻的样子,转过头对着秦朵露出了一个笑容,然后就是闭上了眼睛。

    秦朵不知道自己喝了多少酒,也不知道自己最后怎么样了,只是知道似乎是有人在耳边告诉她有人愿意陪伴她一辈子,可是她却是怎么都是想不起来那个人是谁,或许是自己的南柯一梦吧,秦朵如是想着,然后就时坐了起来。

    晚上宿醉还是没有醒过来,脑袋一片浆糊,头痛欲裂,秦朵抬起头,左右看了,确定是自己的房间,穿的也是自己昨天的衣服,可是却是不知道是怎么从屋顶上下来的,秦朵看了一眼自己,然后就是苦笑了一声。

    赤着脚走出房间,外面走就是已经太阳高挂了,南方的冬天来得晚,即使已经是十一月中了,也不过是才开始结冰,秦朵抱着手臂抖了几下,然后就是关上了房门,就在秦朵关门的时候,秦大丫却是走了进来,照样将一个荷包丢在了秦朵的身上,然后就是看着秦朵,脸上都是嫌弃。

    “你喝酒了?”

    “没有?!鼻囟浞袢?,但是一开口,整个房间都是一股子酒气,秦大丫有些嫌弃的看了一眼秦朵,然后就是朝着外面走去?!暗饶惴考渚破⒘宋以倮凑夷??!?br />
    “别走?!鼻囟渲苯泳褪抢×饲卮笱?,然后就是从柜子里面拿出了一堆东西,直接就是丢到了秦大丫的面前?!熬褪钦庑┝?,你都是拿着去吧,喜欢什么就选什么?!?br />
    秦大丫打开,里面一包的衣服,秦大丫有些无语的将衣服推了去?!扒囟?,你知道你给我的是什么么?”

    “不就是你要的胭脂么?”秦朵低下脑袋,看到一包的里衣,咳嗽了两声,然后就是将所有的衣服都是收了起来?!拔夷么砹??!彼底?,秦朵就是甩甩脑袋,踉踉跄跄的朝着柜子走去,秦大丫看着秦朵的样子,嫌弃的哼了一声,转身直接就是走了,秦朵在原地打了个圈,脑袋又是在柜子门上砸了一下,兴许是心情不好,加上没有穿上外衣有些冷,直接就是重新滚被窝了,秦大丫站在门口,看着秦朵的样子,弄了一炉火放到秦朵的房间,然后就是关门走了。

    下午的时候,秦朵还是没有起来,老秦叔本来是来找秦朵有些事情的,但是来了好几次,都是没有听到秦朵开门,一时间好奇的老秦叔就是打开了秦朵的房间,房间里面有一股淡淡的气味在蔓延,老秦叔闻了一下,急忙就是走了进去,然后就是打开了房间所有的窗户。

    “谁将小姐的房间的所有窗户都是关了还放了炭火的?”老秦叔怒吼一声,然后就是急匆匆的跑到了秦朵的床边,秦朵翻了个身,然后就是摆了摆手。

    “别闹,我还再睡一会儿?!?br />
    看到秦朵安然无恙,老秦叔舒了口气,看到秦朵似乎是睡得十分的香,老秦叔便是没有再打扰秦朵,而是直接就是走了,走之前细心的为秦朵开了两扇窗户,也是关上了门,秦大丫从房间里面出来,看到老秦叔,就是看向了秦朵的房间。

    “秦二丫还是没有醒来么?”

    “没有,大小姐,大小姐找*小姐可是有什么事情?”

    “没有?!鼻卮笱舅低?,就是直接关上了门,老秦叔看着秦大丫的样子,无奈的摇头。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br />
    看书罓小说首发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