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年的时间可以说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慢慢的过去了,五年说长不长,说短也是不短,五年的时间里面, 很多事情都是得到额改变,首先最大的改变还要数秦朵,这个以前黑不溜秋的小姑娘,可以说是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皮肤白了,又是拔高了一些,加上又是开始发育了,真可以说是女大十八变。

    这五年,可以说是秦朵一个慢慢长大的时间,最开始的时候,秦朵要面对的, 是赵红棉还有李氏,慢慢的,李氏开始认清了自己,加上多年的身体保养,最后愣是让她给生出了个儿子,反倒是赵红棉五年的时间,便只是生了两个女儿罢了。

    红儿早就是已经不再受到宠爱,带着女儿安安静静的住在一边,过着自己的日子,李氏和秦朵时常也是帮衬着她,她和孩子的日子,倒是过得还不错。

    赵寻的目的很明确,那就是要赚钱,开镖局,他的小镖局经过五年的时间,也是有了一点点的小规模,可以说是做的风生水起,反倒是秦朵的秋水伊人却是止步不前,五年的时间,也不过才是那么一点点罢了。

    秦大丫五年的时间,已经十八岁了,这个时代的女子,一般来说十四五岁就是成婚了,但是秦大丫却是始终都是都是不愿意成家,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还是在等着张云生,张云生却是三年前就是不再出现在秦大丫的面前,秦朵也是不想出现在张家的面前,所以自然也是什么都是没有说。

    五年的时间,秦朵和云锦然的联系,一直都是没有断过,和画眉也是,朋友之间的那些感情一直都是在那里弯弯绕绕着,一直都是没有改变,恰是在这样的没有改变的前提下,有些东西,却是忽然就是默默的改变了,那就是云锦然,在黔中历练了五年以后,终于是到了云城。

    这天早上,秦朵方才是醒来,秦大丫还在院子里面练舞,秦朵起来,轩之已经上学去了,过了童试以后,轩之的时间明显的就是忙碌了起来,这些年,轩之也是开始慢慢的接手秦朵交给他的生意,并且是自己也是有了一些小生意,但是秦大壮却是 一直都是没有将生意 交给轩之的想法,秦朵心里虽然是有一些小小的介意,但也是什么都是没有说,但是话里话外,却是难免也是有了一些怨怼。

    秦朵刚吃过早饭,老秦叔就是走了进来,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岸〗?,您快过去吧,老爷找您,有些事情呢?!?br />
    秦朵点头,然后就是朝着外面走去,走到一半,就是看到红姨娘的小女儿秦依正在门口玩耍,秦朵看到秦依,对着秦依招了招手。

    “小依依早上好?!?br />
    秦依抬起头点点头,然后就是低下头玩自己的去了,赵红棉恰巧是经过,看到秦依,然后 就是哂笑了一声?!叭羰俏业呐钦庋幕?,我恨不得就是直接打死她?!?br />
    听了赵红棉的话以后,秦朵无奈的叹了亏钱,然后就是直接就是走了,对于赵红棉,她也是在是不好说什么了,赵红棉就是孩子心性罢了。

    去了秦大壮的房间,秦大壮显然就是在等她,看到秦朵进来,嘴角就是勾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岸涠戳?,坐吧,爹爹有些事情想和你说说?!?br />
    “是?!鼻囟渥谇卮笞车亩悦?,然后就是点点头,抬起头看着秦大壮,五年的时间几乎都对秦大壮灭有什么改变,要说改变的话,那也就是秦大壮的两鬓似乎是开始有了白头发,但是精神,却是越来越好了。

    “世子爷来了,你可是知道了?”秦大壮抬起头看着秦朵,然后就是问道,秦朵楞了一下,然后就是点头。

    “知道,我和世子爷有通信,世子爷说三天后和我们一起聚聚,到时候我们一起去锦然客栈聚聚?!鼻囟湫ψ潘档?,秦大壮点头,然后就是从下面拿出了一个盒子,放到秦朵的面前。

    “你现在也不是以前的小姑娘了,和世子爷相处,也是要有一点姑娘家的样子了,坐姿站姿吃饭都是要有点章程了,我和你二娘讨论过了,刚好前段时间有个京城来的嬷嬷,那个嬷嬷以前是在皇宫里面做事的,对于规矩都是十分的明白的,到时候你姐姐,你,还有你两个妹妹,都是一起学学,你看可好?”秦大壮虽然是讨论式的和秦朵硕大,但是脸上却是根本就不是讨论的样子,而是直接就是命令式的对着秦朵说道。

    秦朵无所谓的耸耸肩,对于这样的事情,她还真是就是不怎么在乎的?!拔抑懒??!?br />
    看到秦朵的样子,秦大壮点点头,然后就是挥了挥手?!懊皇铝四憔褪亲约喝ネ姘??!?br />
    秦朵点头,站起来刚要走,秦大壮却是又是喊住了秦朵?!把就?,你等等?!鼻囟淅懔艘幌?,然后又是坐了去,抬起头看着秦大壮。

    “轩之年纪也是不小了,那读书也书读了这么多年,不过也就是才个童子罢了,这当官了,首先最忌讳的就是商人,所以你就是和他说说,从今年秋天开始,就是和我一起来做事吧,也是不要去学堂了,那里能够教他的东西,也就是只有这么多了,以后就是来吧?!鼻卮笞车亩宰徘囟渌档?。

    秦朵楞了一下,许久,方才是点头?!昂?,我会和轩之说的?!?br />
    “恩,你去吧?!?br />
    秦朵站起来,拿着盒子就是直接离去了,原本从秦大壮手里拿到钱的那种喜悦瞬间就是没有了,秦朵想着秦大壮的话,许久,就是叹了口气,最后,只能无奈的转过了头去,其实秦朵并不否认秦大壮的话语,这年头,当官的渠道都是掌握在了官家的手,真正落实到民间的,根本就是不多,加上秦大壮不仅仅是个地主,更是个商人,士农工商,商人在这个时代的地位,是最低最低的,低到根本就是没有多少人愿意走上这条路,所以轩之想要成为一个文人,确实也是一件十分麻烦的事情,但是秦朵也知道,轩之对书本,对学识,是十分的感兴趣的,想让轩之抛弃这个东西秦朵思来想去,都是觉得,似乎是有些不大现实,轩之似乎是不会接受这样的结果的。

    “只能看一步走一步了?!毙砭?,秦朵叹了口气,然后就是说道。

    这天晚上轩之来以后,秦朵还是去找了轩之,对于秦朵出现在自己的房间,轩之还是感到有些意外的,因为如果是没有什么事情的话,秦朵都是不会出现在他的房间的,一般来说,就算是有事情,她也是直接就是在门外喊自己出去,秦朵对于这些事情,都是看得比较深刻的,所以一向来都是不会出现在轩之的房间,免得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东西,这也是充分的尊重轩之的个人隐私。

    “姐姐,你来我这里,可是有什么事情?”轩之抬起头,笑着问道。

    “你身上的钱可是够花了?”

    “姐姐忘记了么?姐姐的两家秀色里现在都是我在打理,我自己还有好几家小铺子,钱是够花的,所以姐姐不要牵挂才是?!毙ψ藕颓囟渌档?,秦朵笑着点头,轩之看着秦朵脸上犹豫不决的脸色,十二岁的他却也是已经心思透亮。

    “姐姐可是有什么话不好说的,姐姐尽管说就是了,轩之在这里听着的?!毙牧成洗盼潞偷男θ?,然后就是对着秦朵说道,秦朵愣了一下,然后就是看着轩之,许久,方才是叹了口气。

    “我家轩之,终于是长大了?!?br />
    轩之就是那样的坐在那里,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着秦朵,秦朵苦笑了一声,最后,还是缓缓将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

    “今天早上爹爹找我,便是和我说了,以后你就是跟着他一起学习,就是不去学堂上课了,你也不小了,是应该学习打理家族的生意了,所以我便是过来告诉你这件事情,其实轩之,你若是 不喜欢的,姐姐是可以去和爹爹说的,你”秦朵有些紧张的看着轩之,然后就是说道,轩之一直都是在秦朵的呵护下长大,所以秦朵不认为轩之可以坦然的接受这一切,然而,让秦朵失误 的事情却是,轩之却是坦然的接受了这一切不说,根本就是没有任何的反感,轩之笑眯眯的打断了秦朵的话。

    “姐姐尽管放心就是,轩之早就是有这样的想法了,学堂里面先生可以交给我的,也差不多都是交给我了,以后的事情,就是要看我自己的本事了,既然是这样,跟着爹爹四处走走,还有可能到处见识一下,姐姐不是常和我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么?我想好了,以后我就是跟着爹爹一气出去走走,多见识见识,来以后,说不准还有机会去当个官什么的,就是不能当官,我也是可以经商,可以帮助姐姐,不是么?”轩之倒是比秦朵还要乐观,秦朵却是有些愕然的看着轩之,不知道轩之为什么会接受这样的改变,轩之却是呵呵笑笑,然后就是 摇了摇头。

    “姐姐尽管放心就是,在轩之的心里,很多事情还是可以分辨清楚的,再说了,轩之也不是那种只知道读书的傻瓜,这些年来,一直都是姐姐照顾轩之,轩之现在,是时候挑起大梁照顾好姐姐了?!毙谷坏亩宰徘囟渌档?,秦朵看着轩之许久,然后就是叹了口气。

    “是姐姐想左了,姐姐以为,轩之会舍不得的?!?br />
    “姐姐你想多了,轩之才不会想不开呢,不过云大哥来了,姐姐什么时候去云城?带上我一起去吧,我想去墨斋买些笔墨,听说墨斋又是新进了好些徽墨来,我想去看看?!?br />
    “后天出去吧,到时候跟上,秀色里的生意这几个月我看着是不错的,你的小荷包倒是鼓了不少,不过可是要存钱娶媳妇了,姐姐可是没钱给你了?!鼻囟湫ψ诺阃?,看着轩之迅速红了下去的脸色,带着喜悦出了轩之的房间,出了房间,就是看到秦大丫正坐在屋檐下剥瓜子,显得十分的悠闲。

    “我刚才在爹爹的桌子上面看到好几个年轻人的画像,一个个的都是长得挺不错的?!鼻囟湫γ忻械亩宰徘卮笱舅档?,秦大丫抬起头,然后就是冷哼了一声,低着脑袋,不再理会秦朵,秦朵耸耸肩,然后就是转身朝着里面走去,进了自己的房间,哪知道秦大丫也是跟着走了进来。

    “我的货没有了,你给我一批,送到我的店里去就是可以了?!鼻卮笱舅低?,就是走了,秦朵看着秦大丫离去的方向,扁扁嘴,然后就是直接将门给关上了?!笆裁慈寺镎馐?,就知道要货要货要货,也不看看我的日子多么的不容易?!彼低?,秦朵就是直接躺在了床上,舒服的舒了口气,然后 就是从枕头下面拿出了画眉寄过来的信,画眉这些年也是一直都是没有嫁出去,具体原因画眉自己说是因为她太漂亮了,所以方才是迟迟没有定下来,但是秦朵知道,画眉肯定是在等着来,然后见到赵寻,赵寻在画眉的心里,还是占据着十分重要的位置的。

    但是秦朵对赵寻,却是越来越不肯定了,这些年,秦朵和赵寻也是经常有交往的,正是经常有交往了,所以秦朵的心里方才是不大确定赵寻在想些什么,因为有时候秦朵可以清晰的感觉到赵寻对她是有些心意的,可是大部分时候,赵寻又是那样子的安静的隐藏着,让秦朵无数次的产生误会,但是,秦朵却是知道画眉对赵寻的心意的,若说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最喜欢赵寻的话,那就是画眉了,秦朵不知道画眉和赵寻的感情是缘于什么,但是却是知道,画眉对于赵寻,却是一直都是念念不忘的。

    “真是一件头疼的事情啊?!鼻囟涫掌鸹嫉男?,然后就是感叹道,感叹完,秦朵就是蒙着脸,努力的不再想这个话题,跳过去想其他的事情,因为她也是不知道,这件事情究竟是要怎么样去解决。

    看書罔小说首发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