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朵最终是没有拿到司梦文送她的礼物的,因为云锦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她的身边,然后就是直接拉着她走了,秦朵手里抱着个大盒子,然后就是看着云锦然。 “我还在和司姐姐说礼物的事情呢,你怎么就是闯进来了?”

    “我就是看不惯那个娘娘腔,皇宫里面那么多的机会给他,他死活都是不愿意去,每天都是这样的,算个什么东西?!痹平跞焕浜吡艘簧?,然后就是说道,秦朵听了以后,先是楞了一下,转而就是无奈的摇头。

    “不管怎么说,你们每天都是这样的你争我抢的,起码也是有一点都争者之间的情谊了,咋就这么咒他呢!”收到礼物的秦朵显然是开心得昏过了头去,在云锦然的面前开始给司梦文说起了好话,司梦文嗤笑了一声,看着秦朵,然后就是摇头?!拔铱茨憔褪潜荒歉瞿锬锴桓懔嘶耆チ?,现在还替那个娘娘腔说话,我告诉你,那个 娘娘腔可不是什么好人?!痹平跞坏ǖ目戳艘谎矍囟?,然后就是说道?!澳悄锬锴?,手段可是阴得很,别到时候在他的面前背阴了,你还是一无所知?!痹平跞幌侣?,然后就是伸了一个懒腰。

    “好了,这里环境不错,咱们先休息一会儿,等下我就是送你去?!?br />
    秦朵有些意外的看了一眼云锦然?!拔易约嚎梢匀??!彼低?,就是坐在云锦然的身边,淡淡的说道。

    “你一个女孩子,还这么大了,虽然长得不是十分的漂亮,但是好得也是一个美人,这样冒昧的走去,有些不妥,所以你还是乖乖的听话吧,我会将你送去的?!痹平跞簧舷麓蛄苛艘幌虑囟?,然后就是说道,秦朵楞了一下,然后就是打量了一下自己,一身普通的衣裳,有些强壮的四肢,不大发达的前面,怎么看上去都是没有什么可趁之机。

    看到秦朵的样子,云锦然就是笑了出来?!翱蠢茨阕约阂彩呛苡凶灾髀?,知道自己长得不怎么样?!?、

    “喂,云锦然,你的嘴真臭?!?br />
    云锦然嗤笑了一声,然后就是摇头?!拔也还褪鞘祷笆邓蛋樟?,我说你一个女孩子,好得也注意一下妆容,头发乱糟糟的,都是可以安下一个鸟窝了?!痹平跞皇治弈蔚乃档?,秦朵楞了一下,然后就是急忙摸了一下自己的头发,早上编织好的头发都是散了,显然是刚才骑马导致的,虽然不知道后来云锦然是怎么又弄出一匹马来的,但是这样的妆容,确实是有些邋遢了。

    秦朵吐了吐舌头,然后就是从怀里拿出梳子,开始梳妆打扮了起来,看着秦朵拿出来的梳子,云锦然先是楞了一下,转而就是转过了头去,秦朵很快就是给自己编了一条大辫子,将所有的头发都是编了起来。

    云锦然转过头来,看到秦朵小脑袋上面的那一条大辫子,最后只能无奈的摇头,大概或许这样的秦朵,才是他记忆里面,那个调皮捣蛋得劲秦朵吧。

    “这样倒是顺眼多了?!痹平跞涣轨睦戳艘痪?,秦朵翻了个白眼,然后就是站了起来?!拔乙チ?,不和你扯了,只是轩之还在云城,我要去将轩之带过来?!鼻囟涞乃档?,云锦然也是跟着站了起来。

    “轩之已经提前去了,去之前让我将你送去,不然我才不会这么无聊送你去呢!”云锦然大大咧咧的说道,秦朵翻了个白眼,然后就是上马。

    “那就不劳你云世子了,我可以自己去?!彼蛋?,秦朵就是直接上马了,看着秦朵直接上马,云锦然也急忙跟着上马,刚上马,秦朵就是直接一会马鞭,远去了,看着秦朵远去的身影,云锦然吃了一口灰,挥挥马鞭,跟了上去。

    “我说小丫头,你不会生气了吧?”云锦然跟上秦朵,然后就是问道,秦朵不理会云锦然,只是挥了一下马鞭,迅速的离去了,看着秦朵的样子,云锦然摸摸鼻子,知道秦朵这是生气了无疑,但是又是想不到什么办法不让秦朵生气,只好跟了上去。

    “我说丫头,你也没有必要这么小气吧,不就是说了一句话,你生什么气啊,再说了,本来就是你弟弟让我送你去的啊?!痹平跞桓谇囟涞纳肀?,絮絮叨叨的说道,秦朵抬起头看了一眼云锦然,转而脑袋就是转了一下。

    她这是在做什么呢?云锦然不过就是说了一句话罢了,她怎么就是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来了,轩之做事一向来细心,所以会有这样的结果也是不足为奇啊,云锦然也不过是奉命行之,自己现在摆出这样的一副态度,又是什么意思。

    想清楚了,秦朵也是舒了一口气,然后就是看着云锦然,放缓了马的速度?!拔颐挥猩?,也没有生你的气,我在生自己的气,怎么就是将轩之这样随意的丢在了那里?!?br />
    秦朵有些闷闷的说道,听了秦朵的话以后,云锦然先是一愣,然后就是笑着点头?!拔业故鞘裁?,原来不过是这么一件事情罢了,你放心吧,轩之根本就是没有怪你,他还说,你难得这么开心出来玩一次,要我好好的陪着你玩耍,喂,小丫头,这五年你都是没有和别的男子在一起玩耍么?”

    秦朵楞了一下,然后就是看着云锦然,云锦然似乎也是觉得自己的话过于孟浪了,干笑了两声,然后就是骑着马走在前面?!昂臀依幢墒右环?,看咱们谁的速度快吧”吧字还没有说完,秦朵就是已经骑着马迅速的远去了,看着秦朵远去的速度,云锦然嘴角微张,然后就是迅速的跟了上去,奈何秦朵早就是快了这么多,尽管他的速度比秦朵快,但是到了秦家村,也不过就是个平分秋色,云锦然从马上下来,然后就是一脸无奈的看着秦朵。

    “我说小丫头,你这速度,未免也太快了一点吧?!?br />
    秦朵转过身看了一眼云锦然,然后就是耸耸肩?!拔业郊伊?,你呢?”

    “我去吧?!痹平跞豢戳艘谎矍卣?,然后就是上了马?!暗任矣惺奔淞?,我就是来找你一起出去玩耍,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射猎?”

    秦朵愣了一下,转而就是点头?!翱梢?,等我有时间就是和你一起去射猎?!彼低?,秦朵就是直接转身走了,看着秦朵的背影,云既然咂咂嘴,然后就是骑马走了,看着云锦然远去的身影,秦朵的嘴角抽了抽,然后就是转身进了院子,原先云锦然给她骑的马也是在秦朵下马之后就是走了,显然是已经调教好了的,秦朵虽然是有些眼馋,但是也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只是有些遗憾的家了。

    到宅子,秦大壮就是站在门口,秦朵看到秦大壮,愣了一下,这个时候正是夏天,农活虽然不重,但是由于土地多,这个时候也是没有松懈的时候,所以对于秦大壮从现在就站在这里,秦朵还是有些怪异的。

    “爹?!本」苄睦锲婀?,但是秦朵面上并没有显示出来,只是淡淡的喊了一声,秦大壮看了一眼秦朵,然后就是点头,“你今天和世子爷,在云城骑在一匹马上?”

    秦朵愣了一下,然后就是点头,楚地这边的民风比起京城要开放了不少,加之这个时代女子在外行走的也是多,虽然也是有女戒,但是女规女则的却是没有,所以女子也是没有那么多的束缚,加之楚地远离京城,在京城眼中又是有蛮荒之地的称呼,所以这边一向来倒也是没有在乎这些东西,现在秦大壮这样闻起来,秦朵反倒是在心里打了个转,思考究竟是什么地方做错了。

    秦大壮却是叹了口气?!澳憧墒怯邢牍?,若是云家不愿意让你进门,就凭你今日这般,你说,还有哪家敢娶你进门?”

    秦朵却是楞了一下,头一次认真的看着眼前的这个被称为爹的人物,以前,在秦朵的印象里,秦大壮就是一条在利益的驱使下不顾一切的人,但是现在看着,秦朵觉得,其实秦大壮的心里,还是有一点温情的,只是平时的时候,秦朵都是看不到秦大壮的温情罢了,听了秦大壮的话以后,秦朵只是笑笑。

    “我当时正和司公子在一起说话,云锦世子觉得这样有些不好,所以就是将我带出了云城,出了城门才是有马驹,所以”秦朵后面的话没有说,秦大壮在听了秦朵的话以后,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就是沉吟了一下?!靶诵碚馐呛檬乱膊灰欢?,你也不要太过于放在心上,不过尽管你和世子之间都是有情有义,但是有时候仪容举止也是要稍微的注意一下,这以后若是让人知道你和云世子之间的关系,世子和你又是和别人在一起了,我担心,以后你的日子就是没有这么好了,姑娘家,最终,总是要嫁人的?!?br />
    秦大壮的话语虽然是说的有些隐晦,但是秦朵也是瞬间就是明白了过来,这确实也是实话,不管怎么说,姑娘家的,以后终究是要嫁人的,这样的和云锦然呆在一起,好像似乎也真的不是什么好办法,可是秦朵下一刻,却是又是为自己的想法给吓了一跳,秦朵收敛起多余的心思,然后就是十分郑重的点头。

    “爹爹,我知道了,以后我会注意的?!?br />
    看到秦朵的样子,秦大壮点点头,然后就是转身朝着外面走去?!澳阕约汉米晕??!?br />
    秦朵看着秦大壮的背影,许久,方才是点点头,若是换做是以前的秦二丫,秦朵想,就算她可以成功的长大,但是这个时候,也不过就是一个简单普通的小姑娘罢了,或许秦大丫也是可以离家出走,想到这个,秦朵却是忽然就是楞了一下,她其实并不认为秦大丫可以真的离家出走成功,因为秦朵从秦大壮的身上,总是看到了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可是终究是哪里,又是不清楚了,只是看着秦大壮,秦朵就是觉得,总是有不正常的地方,像秦大壮这样的大地主,就算是勤劳,也不应该勤劳到这个境地的,但是秦大壮就是不一样,不仅仅什么事情都是自己亲力亲为,甚至于待人处事也是完全的没有任何的地主的派头不说,对村民也是冷漠的很,但是当年在画眉的事情上,却是对画眉家多有照顾,这就是不正常的地方,这些年,秦朵可以看到许多的村民或因为一些小事或者因为得罪了什么人而发生了无数的事情,但是秦大壮从来都是没有深处过援手,可是画眉家

    秦朵想到秦大壮拿出的那五百两银子,有什么东西在脑海里面盘旋,可是秦朵却是总是找不到源头在哪。

    转过身,秦大丫就是那样突兀的站在那里,秦朵吓了一跳,然后就是 抬头看着秦大丫?!澳愫孟湃??!闭饷炊嗄?,秦朵从来都是没有韩国秦大丫姐姐,秦大丫也是,两个人之间就是保持这样的一种怪异的关系,朋友,算不上,姐妹,也不是,出门也是不会打招呼,除非是两个人之间有什么话要说,方才是会以话语开头罢了。

    “不过是你没有发现吧,你自己在那里已经占了很久了?!鼻卮笱镜目醋徘囟?,然后就是将一个荷包甩到了秦朵的身上?!罢馐俏乙幕跷锏那?,你给我准备好了,我明天就要,情况十分的紧急?!?br />
    秦朵打开荷包看了一下,眉头一挑,秦大丫不过一间小小的铺子,还是她奋斗了半年的时间方才是花了身上所有的积蓄买下来的,却是没有想到,这么快,资本就是这么的雄厚了,这里面的银钱,可是她铺子半个月的纯利润了。

    随着自己的商铺的发展,最开始出去奋斗的殷娘秦袖还有月环都是已经从新到了秦朵的老宅,因为老宅的地契在秦朵的手中,这些年秦大壮没有问秦朵要,也是没有人再提起这件事情,所以秦朵就是理所当然的据为己有了,而老宅后面,早就是已经被秦朵改善,称为了当之无愧的属于她的工厂,那里生产的,就是她的秋水伊人所需的胭脂,还有其他的东西,但是却是没有多少人知道了,因为殷娘秦袖月环三个人来到这里以后,很快就是和村民融在一起了,至于其他的人,也是以两个人的丫鬟的名义过来的,所以秦朵的工厂,估计知道的人,也就只有秦大丫了,不过秦大丫和她,本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这些年,秦大丫的保密工作,做得十分的好。

    “这么多啊,明年你自己过去拿东西就是了,我会和殷娘秦袖说的?!鼻囟涞乃档?,然后就是朝着里面走去,秦大丫看着秦朵的样子,嗫嚅了几下,然后方才是开口了。

    “喂,你要小心那个画眉?!?br />
    秦朵站住,然后就是楞了一下,转过身,对着秦大丫露出了一个无害的笑容?!笆裁葱⌒牟恍⌒牡?,画眉都是在蜀中的成都城呢,咱们隔着好几个月的路程啊?!?br />
    秦大丫嗫嚅了一下,却是冷哼了一声,转过了头去?!胺凑乙丫嫠吣懔?,日后你若是吃了亏,也怨不得我?!彼低?,秦大丫就是直接走了,留着秦朵站在那里,心里却是开始思考了起来。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