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朵就是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朝着下面看去的,等待着云锦然的到来,小半个时辰以后,秦朵方才是看到一匹枣红色的骏马出现在了她的视野,一个少年骑在马上,穿着代表着吕阳王府世子才是可以穿的黑色镶金边的官服,头上戴着玉冠,小麦色的肌肤,相貌亦是俊朗不失威严,看着这样的云锦然,秦朵的眼中闪过一抹侘傺,五年的时间,她还在原地踏步,但是云锦然,却赫然已经成了一个落落大方,威严和俊朗并存的吕阳王世子了。

    可是,这样的形象只是保存了瞬间,下一刻,秦朵立刻就是跳脚了,一上楼,云锦然直接就是一扇子敲在了秦朵的脑袋上面,“你在心里说你变漂亮了,我还真相信了,现在见着你本人,我方才是知道,这五年,你都是干什么去了,除了长高一点儿,其他地方就不见有变化了?!彼低?,云锦然还刻意的扫了一眼秦朵的前面,看着云锦然的样子,秦朵恨的龇牙咧嘴,实在是无法将眼前的这个损人损的十分开心的云锦然和先前那个骑在马上,威严和俊朗并存的世子爷放在一起。

    “你不也是一样,咱们彼此彼此半斤八两罢了?!鼻囟湟彩且坏阋彩遣皇救?,听到云锦然的话以后,毫不犹豫就是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以后,云锦然也是没有丝毫的恼意,只是笑眯眯的坐在那里,然后就是招来了店小二。

    “但凡是你们店里的特色菜,都是上一轮,你放心,今儿个有个大金主在这里,少不了你的银子的?!痹平跞恍γ忻械亩宰判《档?,小二看了一眼秦朵,又是看了一眼云锦然,笑眯眯的点头,然后就是下去了,秦朵翻了个白眼,轩之则是笑眯眯的坐在那里看着两个人拌嘴。

    “我可没带钱?!鼻囟涫炙钡乃档?,更是将腰间的荷包放在了桌子上面。云锦然拿起秦朵的荷包,倒过来抖了几下,然后就是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秦朵。

    “我说丫头,你不会真要我数钱吧?”

    秦朵笑眯眯的点头?!澳惴判?,客栈五年的收入现在都是在我这里,等下若是你身上钱不够的话,咱们可以让掌柜的送钱来的?!?br />
    “我说丫头,我可是出去了五年,这五年,我不在云城,云城发生了那么大的改变,听说你的秋水伊人可是已经开出了云城,在江南已经有了七个店铺了,你怎么还这么的小气?”云锦然瞪着一双眼睛看着秦朵,然后就是十分肉痛的说道。

    看着云锦然这爱钱如命丝毫没有改变的样子,秦朵只能无奈的摇头,枉她先前还认为云锦然改变性格了,现在看来,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贪财的性格,估计不管怎么样都是改变不了了。

    “我倒是一点都是不小气,但是某些人却是真的让我受不了,为你当了五年的官家,又是给你送信又是你给想方设法的将你的银子弄过去,又是给你扫尾吧,还要瞒着王妃娘娘,你倒是好,来还要我这个苦力为你准备东西,你说,这气不气死人?”秦朵看着云锦然,然后 就是说道,云锦然听了秦朵的话以后,翻了个白眼,打开不知道从哪里弄出来的扇子,慢慢的晃了起来。

    “丫头,瞧你这话说的,这些年,难道我就没有为你辛苦?你看,这些年,你需要那么多的花,若是没有我,你怎么弄来的,还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还有一那些你需要的奇人异士,哪一个不是棘手的很,若是没有我,你会有今天这样的成果么?我说丫头,你看,你转眼就是要朝着北边开店了,我和你说,越往北啊,就是越富裕,开店成本也就是越高,你看,要不我来入股,我要求也不高,你只管带着你的人过去,我保证,你需要的东西我都是可以帮你准备的好好的,你瞧怎么样?”云锦然笑眯眯的和秦朵说道,秦朵抬起头看着云锦然,看着云锦然脸上和小狐狸一般的笑容,无奈的摇头。

    “别说了,现在的店铺刚好可以养活我和我的员工们,所以我也就没有扩张的想法了,不过世子爷自己不是也有收入了么,这些年,世子爷的生意可以说是蒸蒸日上啊,要不,世子爷的生意也允许我去参股参股”秦朵笑眯眯的看着云锦然,然后就是说道,云锦然咳嗽了一声,然后就是转过了头去。

    “我看时候不早了,咱们还是快点吃过饭吧,吃过饭以后,咱们去云城逛逛,这可是五年都是没有出现在云城了?!痹平跞恍γ忻械乃档?,轩之吃东西吃的正起兴,听到云锦然的话以后,抬起头看着云锦然。

    “姐姐,云大哥,你们终于知道要吃东西了,要是再不吃的话,饭菜都是要凉了?!毙幕坝锔章湎?,门外忽然就是传来了一声惊呼声,秦朵和云锦然都是好奇了一下,然后就是朝着窗外看去。

    079.

    惊呼声是从楼下传来了,秦朵和云锦然朝着楼下看去,只见一阵香风飘过,一辆粉红色的车辇换换的朝着这边走了过来,车辇是没有盖子的,所以车辇上面的人自然也就是那样出现在了大众的视野,车辇很大,就这样走在云城的主街道,几乎是占据了整条街,车辇上先是八个穿着十分艳丽的少女,少女们手中都是各自端着东西,在正中央,则是做着一个穿着粉红色襦裙的女子,女子的香肩半露,洁白细腻的肌肤让秦朵忍不住的吸了口气,少女的长相也无疑十分的吸引人,秦朵看到那一张脸以后,狠狠的吸了口气,云锦然则是冷哼了一声。

    车辇缓缓的停在了天香楼的门口,司梦文抬起头,看着似乎是惊呆了的秦朵,露出了一个足以倾国倾城的笑容,秦朵看着司梦文的笑容,整个人完全就是沉陷进去了,根本就是无法自拔。

    “死丫头,你在想些什么!”看到秦朵的样子,云锦然直接就是一扇柄敲在了秦朵的脑袋上面,秦朵吃痛,然后就是转过头来,看着云锦然?!昂芡蹿?,你干什么!”

    本文来自看书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