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姐姐没有必要在乎那些人的,在轩之的心里,姐姐一直都是最厉害的,不管姐姐以后怎么选择,轩之都是支持姐姐的,再说了,我秦轩之的姐姐,也确实是不需要做人家的妾,我想,云大哥这么在乎你,肯定是不会让姐姐做妾的。 ”轩之的声音十分的柔和,秦朵呵呵笑了一声,难道她要告诉眼前的弟弟,云锦然对她,根本就是无意,她对云锦然,也是没有任何的意思?

    先前的事情只不过就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对秦朵来说,误会,解释完就是没有事情了,可是秦朵没有想到的是,这个误会现在一直还存在着。

    “姐姐可是要出去走走?”看到秦朵吃完了一盘子的肉食,轩之挑眉,然后就是问道,秦朵点点头,爬起来,转而又是躺了去?!暗认轮形缰拔一崛サ?,你先去吧,爹爹不是在教你经商么?你也无需要管我,你放心,我这么大了,会照顾好自己的?!?br />
    轩之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秦朵,然后就是点头出去了,秦朵果然是在中午的时候就是家了,秦大壮只是抬头看了一眼秦朵,然后就是离去了,对于秦朵,他倒是一点也是不在乎。

    秦朵也是没有说什么,只是安静的吃过午饭以后,朝着里面走去,走到一半,赵红棉就是走了过来,故意挺起个肚子看着秦朵,秦朵摇摇头,嗤笑了一声,然后就是转过了头去。

    “孩子还没有生出来,就是不要在这里炫耀了,这万一又是个女儿,你就是要好好的哭一场了?!鼻囟渌低?,然后就是迅速的离去了,赵红棉站在那里看着秦朵离去的身影,脸上闪过一抹恼怒,但是很快就是调整好了心情,然后就是朝着自己的院子去了。

    将赵红棉刺了一下,秦朵难得的心情就是好了一些,轩之正在院子里面打算盘,看到秦朵来,然后就是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秦朵点点头,然后就是进了自己的房间去了。

    睡了两天,秦朵也是没有发多少的睡意,在房间坐了一会儿,刚准备出去,老秦叔就是进来了?!岸〗?,门外有人找,说是您的朋友,是个很漂亮的女子?!?br />
    秦朵心思转了一下,漂亮的女子,秦朵自然就是想到了画眉,“老秦叔,我先出去了?!?br />
    原本的郁闷心情完全就是不见了,然后就是直接朝着外面走去,到了外面,一辆粉红色的马车就是出现在了秦朵的面前,秦朵看到马车,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是不见了,司梦文从里面走了出来,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耙《涠?,可是真不容易呢?!?br />
    看到司梦文,秦朵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是僵硬了?!八窘憬??!?br />
    “小朵儿,今儿天气正好,可是愿意一起出去走走?!彼久挝男γ忻械睦徘囟涓揪褪遣蝗萸囟渚芫?,就是直接拉着秦朵朝着外面走去了,秦朵十分的无奈,想要将手抽出来,但是根本就是抽不出来。

    司梦文笑眯眯的拉着秦朵上了马车,秦朵无奈的跟上,“司姐姐你找我可是有什么事情?”

    “无非就是出去走走吧了,这天气这么好,在家里呆着多无聊,都是要发霉了,你瞧这春暖花开的,咱们就是出去走走吧?!彼久挝男γ忻械乃档?。

    马车缓缓的动了起来,司梦文笑眯眯的看着秦朵?!靶《涠墒遣辉敢夂臀乙黄鸪鋈プ咦??”司梦文说道后面,脸上立刻就是戴上了哀怨?!拔抑?,朵儿就是不愿意和我一起出去玩耍,可是夏小朵儿却是和云锦然那个臭小子一起出去吃东西呢,小朵儿可是不喜欢我才是这么做的?”司梦文一脸哀怨的看着秦朵,然后就是说道,秦朵的嘴角抽了抽,然后就是看着司梦文 ,刚要开口,司梦文又是说话了。

    “我知道,小朵儿其实心里就是不把我当做朋友,可是?”

    “司姐姐,我自然是把你当做朋友的,真的?!鼻囟涫秩险娴乃档?,然后就是看着司梦文?!八窘憬惚绕鹪平跞荒歉鲂∽?,可是很多了?!彼底?,秦朵还哼哼了两声,她和云锦然,可是有很多生意都是连在一起的,所以比起司梦文,自然是和云锦然往来多了,再者,对于司梦文,秦朵还是真不大待见,光是司梦文这比三月天还善变的脸,就让秦朵有一点不想近身的无奈。

    “我就知道我家小朵儿是最好的,我也是最喜欢我家小朵儿的,云锦然那个人,不过就是仗着自己是个世子爷,有那么两三分权势罢了,其他的事情,肯定都是不如我的,若是我是他啊,我才不会活得那么窝囊呢,人嘛,一辈子就要尽兴的,缩手缩脚的像个什么鬼东西?!彼久挝陌淹孀抛约旱乃?,秦朵朝着司梦文的双手看去,手指上面涂着红色丹寇,趁着白色的几乎,十分的漂亮,司梦文就是个尤物,若是个女子的话,秦朵别过头去,心里却是极大的不舒服,任何一个女人,肯定是都不愿意和一个比自己漂亮那么多的女子站在一起的,尤其是那个女子还是一个男人,对秦朵来说,这样是真的很伤自尊的。

    司梦文却是根本就好像没有看到秦朵脸上的无奈和被深深的打击后的无奈一般,轻轻的拉住了秦朵的手,像是看到了什么新奇的东西一般?!鞍パ?,小朵儿的手好粗糙,平时都是做什么去了?”司梦文的一声惊呼让秦朵的整个身子都是抖了一下,转而看着自己虽然不细腻但是也不粗糙的手,悄悄的朝着里面缩了一下。

    “哈,农家人大概就是这样子了,这手,不过就是做事情多了,没事的?!笨吹剿久挝囊桓绷巳坏难?,秦朵悄悄的把手给收了来,心里却是想着,有时间的时候,还是要去好好的休整一下的,下次肯定是不能被司梦文这也的咋咋呼呼的说出来了,怎么说,自己也是个女孩子,而司梦文,才是个男人。

    “小朵儿这样可使不好的,小朵儿你等一下,我这里有些上好的花露,都是用来护手的,那些花露啊,可都是秋水伊人里面的好东西?!彼久挝牡牧成洗判θ?,转而就是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我怎么忘记了,秋水伊人就是小朵儿的,不过小朵儿呢,我稍微的改进了一下,到时候给你瞧瞧?!彼久挝牡牧成洗盼潞偷男θ?,然后就是说道,秦朵楞了一下,司梦文就是从里面的柜子里面拿出了好多的瓶瓶罐罐出来,秦朵拿过那些瓶瓶罐罐,打开瓶子 闻了闻,味道十分的清香淡雅,虽然她不大会这个东西,但是看着眼前的东西,就是知道,眼前的东西,肯定都不是什么差的,这些她自然也是知道,有一部分是出自她的店里的,但是大部分,她却是没有看出来。

    司梦文看着秦朵的样子,笑眯眯的拿过,也不知道从哪里弄出了一盆水,然后就是将秦朵的手放了进去。

    “这女人哪,一张脸,一双手,那可都是宝贝着呢,以后啊,就是男人啊,也少不了看着这俩玩意儿,若是丑了啊,小朵儿以后找人家,肯定也是找不出好男人来,我和你说,男人啊,就是那样的玩意,肯定是先看相貌再看人的”司梦文的声音十分的柔和,柔和中还带着一丝女子的柔软,虽然说司梦文尽量的想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是十分的女性化的,带上不管怎么说,司梦文都是男子,尤其是那低沉的声音,怎么都是改变不了他是一个男子的事实。

    但是这个时候,秦朵却是难得的接受了眼前的这个怪物,虽然司梦文的性格多变了一点,但是做起事情却是真的好的,尤其是现在,看着司梦文细心的为她保养手的时候,从来都是没有感动过的秦朵,心间忽然就是有了一些不一样,多少年风雨都是一个人度过,秦朵都是不知道,自己多久没有这样的被人关心了。

    “司姐姐,谢谢你?!?br />
    看到秦朵脸上的感动,司梦文却是立刻露出了一个十分温和的笑容?!吧倒?,我们是朋友,这都是朋友应该做的,你谢什么?!彼低?,司梦文就是专心致志为秦朵忙活着,秦朵看着认真的司梦文,忽然觉得,这样的司梦文,其实是有一股异样的柔和的,只是平时的司梦文虽然笑面迎人,但是大部分的时间,却是将自己归类于异类,而是鲜少和别人相处罢了。

    “司姐姐,其实你也是个好人,以后若是多和别人相处相处,大家肯定都是知道,你是个好人的?!鼻囟涫溉险娴亩宰潘久挝乃档?,司梦文听了秦朵的话以后,却是楞了一下,然后就是点头。

    “我不是还有小朵儿这个漂亮的朋友么?”说完,司梦文就是将将秦朵的手缓缓的推到了秦朵的面前?!耙院罂墒且煤玫淖⒁庹馑至?,这些东西我等下就是让小厮将配方给你,我给你改了改,你用着,肯定是更好了的?!彼久挝男ψ哦郧囟渌档?,秦朵楞了一下,然后然后就是点头,看着秦朵的样子,司梦文的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来。

    “我家小朵儿,笑起来真漂亮?!彼久挝男γ忻械亩宰徘囟渌档?,秦朵楞了一下,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是收敛了,眼前的司梦文,可是实实在在的一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的,竟然说说出了会展业的话,面对秦朵来说,感觉确实那么的虚伪,看着秦朵忽然就是变了的脸,司梦文楞了一下,然后就是看着秦朵。

    “小朵儿可是有什么想说的?”秦朵摇头,然后就是看向了窗外。

    “没有,只是觉得,往常都是没有仔细的看过这边的景色,没有想到这边的景色还是挺漂亮的”秦朵的话语还是没有说完,一匹马就是直接冲秦朵的马车旁边过去,撩起了一地的灰尘,秦朵这个时候恰好在说话,好巧不巧就是吃了一口灰,十分的不舒服,司梦文的脸瞬间也是冷了下去。

    “真不知道是哪里跑出来的冒失鬼,小朵儿你放心,我一定给你找到这个人报仇?!彼久挝目醋乓蛭砉ザ悠牧弊踊褂性诜缰惺サ囊豢椴剂?,咬牙切齿的说道,秦朵咳嗽了几声点头,然后就是迅速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漱口,朝着外面吐了出去,刚吐完,一个不大好听的声音就是立刻的响起来了。

    “我说丫头,咱们往日无冤近日无仇的,你这是要做什么,有你这么小气的么?”云锦然不大友好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秦朵一口水全部都是吐在了他的大腿上,云锦然黑着脸看着秦朵。

    看到云锦然,秦朵翻了个白眼?!澳愫靡馑妓得??我说云锦然,你自己还呛了我一口灰尘呢可是?!鼻囟涮裘?,然后就是凶巴巴的说道,听到秦朵的话以后,云锦然指着自己身上的衣服。

    “你还好意思说,你自己看看你自己的杰作,这要是让别人知道,我还怎么”云锦然后面的话没有再说下去,因为司梦文的脑袋已经从里面缓缓的凑了出来,看到云锦然腿上的那一个印子以后,翻了个白眼。

    “不就是个水印子,你瞧什么,你以前的衣服,那可是油印子灰印子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印子口子都是有,这个算什么?!彼久挝牡幕八档目梢运凳遣钜坏闫涝平跞?,看着司梦文,云锦然感觉自己的额牙齿立刻就是疼了起来,翻了个白眼。

    “总比你个娘娘腔从小到大没有一件男子的衣服来得好,天可怜见的,你大概都是不知道裤子是长个什么样子的?!痹平跞惶怂久挝牡幕耙院?,一边牙疼,一边立刻就是反驳,这两个人见面,就好像火山要喷打,绝对是不可能友好相处的,秦朵无奈的转过了头去,实在是不想认识眼前的这两个人。

    看書惘小说首发本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