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唇枪舌剑过后,就在秦朵昏昏欲睡的时候,忽然就是被一股大力弄醒了,“小朵儿,你说,云锦然是不是个王八蛋?”

    “丫头,从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马车上面下来和我走?!痹平跞灰彩鞘址吲乃档?,秦朵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想到那天因为和云锦然同坐一匹马而受到的低谷,秦朵嘟囔了两声,然后就是晃了晃手中的瓶子。

    “司姐姐要和我谈一下这个,怎么制作更好的手霜,你要一起么?”秦朵笑眯眯的说道,云锦然看了一眼秦朵手中的东西,再看一眼司梦文得意洋洋的样子,摇头。

    “我还有事情,就是先走了,过几天去找你玩耍?!彼低?,云锦然就是毫不犹豫的骑马走了,秦朵看着云锦然远去的方向,无奈的摇头,司梦文却是嗤笑了一声,然后就是将帘子放了下去。

    “这都是些什么人吧这是,认识他真是三辈子倒血霉才是?!彼低?,司梦文就是拉着秦朵坐在了马车上,“来来来,小朵儿,咱们先不管那个事情,咱们两个人先好好的在一起,你放心,所有的一切我都是已经准备好了到时候你就是和我一起好好的过去看看,我保证,你绝对会喜欢这次我安排的?!?br />
    司梦文笑眯眯的对着秦朵说道,秦朵笑着点头,因为对司梦文的心扉敞开了一些,所以这个时候面对司梦文的话,也是一点也不担忧,反而是笑眯眯的点头,看到秦朵脸上的笑容,司梦文脸上的笑容就是更欢快了,就是旁边服侍的丫鬟们,嘴角也都是勾起了淡淡的笑容。

    司梦文一向来孤僻,出了视为竞争对手的云锦然,可是从来不还是没有过这样的和一个人这么开心的想出国的时间的。

    马车一路行驶,并没有进云城,丫鬟递给司梦文一个小盒子,司梦文打开,一股淡淡的清香就是从盒子里面溢了出来,秦朵转过头来,司梦文拿了一块小饼放到秦朵的嘴角?!罢馐茄诀哐兄瞥隼吹南驶ū?,你尝尝看味道怎么样,这些课都是我从很远的地方弄过来的花儿,云城是绝对没有的?!彼久挝男γ忻械乃档?,秦朵点头,轻轻的咬了一口,入口即化,味道也是十分的好,秦朵的眼睛一亮,转而就是低下了脑袋,不再吃了。

    马车开始上山,秦朵朝着外面看去,司梦文笑呵呵的看着秦朵?!拔扌氲P?,这山上,乃是白云寺,这些年庙堂之上主张笃信佛教,所以寺庙也是逐渐多了起来,但是咱们云城也就是只有白云寺这么一座出名的佛寺罢了,其他的,倒大部分都是道教?!彼久挝男ψ潘档?,秦朵一愣。

    “司姐姐去过很多地方么?”

    “整个大秦,大抵都是走了一遍的,丫头可是有兴趣,我说给你听听,你想听什么?”

    “司姐姐就给我说说各地的风土民情罢,我终究是个女子,也走不了那么远的地方,司姐姐你给我说说才是?!鼻囟涞难劬锩娑际窍蛲?,看着这样的秦朵,司梦文的眼睛里面闪过一抹心疼,点点头,然后就是十分温和的给秦朵说了起来,司梦文的话语十分的柔和,秦朵就那样的坐在那里听着,对于大秦的山河,也是开始初步的了解了,但是终究是不能好好的出去看看,秦朵的心里要说没有遗憾还是有的。

    讲到一半,马车就是停了下来,司梦文为秦朵将耳边的碎发都是别到尔后,然后就是拉着秦朵下了马车?!敖穸铱墒翘氐刈急噶私加?,也让下人准备了好些肉食,可都是你爱吃的,小朵儿,你且做好,等下就是可以吃了?!彼久挝牡牧成洗判θ?,对着秦朵说道,秦朵笑眯眯的点头,果然是乖巧的坐在了那里,这一片应该是寺庙的后面,秦朵坐在那里,便是可以看到红黑相间的寺庙,偶尔可以看到一两个僧人在地里忙活,司梦文的侍女过去和喝上说了什么,很快就是提了一篮子的青菜来。

    和风吹过,秦朵舒了口气,然后就是坐在了草地上,看着秦朵惬意的样子,司梦文的嘴角也是带上了温和的笑容,坐在司梦文的身边,跟着秦朵一起朝着下面看去。

    “这儿可是好?”

    秦朵笑着点头,“真好,司姐姐,要不要一起去烤肉?”看着那边侍女忙活,秦朵笑眯眯的问道,司梦文站起来,率先 朝着那边走去,倾国倾城的司梦文总算是在秦朵的心里有了不好的地方,那就是做菜,看着司梦文笨手笨脚的样子,秦朵熟稔的切肉,串好,放在火上慢慢的烤了起来,司梦文还在那边奋斗,转过头看着司梦文切出来的丑不拉几的肉,秦朵忍不住的窃笑了起来。

    司梦文自然是可以闻到秦朵的笑容的,将刀放下,转而就是串了几根青菜?!拔一挂3稚聿?,就是不吃肉了,免得明儿个早上起来,身上都是肉?!?br />
    司梦文笑着对秦朵说道,秦朵转过头去,专心致志的摆弄起了自己的东西,司梦文看着秦朵的样子,觉得有些牙痒痒,但是却是无话可说,他虽然喜欢装作女子,但是不管怎么说都是男子,君子远包厨,这样的思想,在他的心里,也还是根深蒂固的,这次出来游玩,都是下人献策的,说是这样出来走走,可以舒缓小朵儿郁闷的心情,所以司梦文方才是做了。

    “给?!笨醋潘久挝目竞诹说那嗖?,秦朵递了一个肉串过去,肉串的颜色刚刚好,也是十分的好吃,司梦文的眼睛一亮,然后就是接过了肉串,吃的十分的开心。秦朵无奈的摇头,转而就是开始忙自己爱吃的去了,时不时的递给司梦文一串,两个人倒也是这样的和和乐乐的度过了一个下午。

    吃过了东西以后,司梦文自然又是拿出了各式各样的当家小玩意,一样一样的都是十分的精致,秦朵一度认为,司梦文是不是将天下的厨师都是囊括在自己的荷包里面了,经过这一次,秦朵可是深深的明白,司梦文,根本就是个不会煮饭做菜的,做出来的那个东西,也根本就是不能吃的。

    “小朵儿,走咱们去庙里走走,拜拜香?!彼久挝男ψ爬鹎囟?,然后就是朝着下面走去,秦朵跟上,司梦文缓缓的走在前面,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秦朵则是跟在后面对于无神论的她来说,寺庙,不过就是参观参观的东西罢了。

    两个人一起走到寺庙,司梦文似乎是有什么事情去了,秦朵则是一座一座的大殿的走过去,一座座大殿都是十分的不错,秦朵走了好几座大殿,忽然身后一个苍老的声音喊住了秦朵。

    “秦施主好久不见?!?br />
    秦朵转过头来,眼前的是一个其实算不上老的和尚,脸上的眉头胡子都还是黑色的,光秃秃的脑袋在这个时候格外的打眼,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看的秦朵一脸莫名其妙。

    “施主倒是已经忘记在老僧了,多年前,我和施主有一面之缘,老僧乃是慧智?!?br />
    那个说她死了好久不该存在的人?秦朵挑眉,然后就是看着慧智大师,对于眼前的这个和尚,其实秦朵还是慌张过一段时间的,毕竟她不是真的秦二丫,所以那个时候,慧智大师说出那样的话来,对秦朵来说,可以说是一种沉重的打击。

    “慧智大师?!毙睦锼淙皇且苫笾刂?,但是面对眼前的这个和尚的时候,秦朵还是很有礼貌的喊了一声,虽然她这么多年没有见过眼前的这个和尚,但是却是知道,眼前的这个和尚,可是很出名的,起码在云城这一带,慧智大师的名字,家喻户晓。

    “六年前,我观施主眉心有一团黑气,却像是早已去世之人,没有想到六年后,施主眉心黑气依旧在,施主可是做了什么大孽障只是你?”慧智大师的脸上带着笑容,然后就是问道,秦朵的心小小的抖了一下,但是脸上却是不显,脸上依旧还带着温和的笑容。

    “我不过一个小姑娘,又怎的带上大孽障?大师说笑了?!?br />
    “那就是施主是已死之人,却还活着,这不是大孽障,便是大福缘,施主和我有佛有缘”慧智大师说到这里,后面的话还没有说下去,秦朵就是跳开了。

    “我和你佛,是绝对没缘的,我可不想当尼姑,那红尘万丈,我还没有逍遥够呢!”秦朵大义凛然的道,听了秦朵的话以后,慧智大师只是摇摇头。

    “施主说笑了,我是说施主既然和我佛有缘,免不得为施主超度一番?!?br />
    “哦,这样啊,我会让赵寻给你送些香火钱过来的?!鼻囟湫ψ潘档?,眼睛滴溜溜一转,然后就是笑着说道,慧智大师只是弯弯腰,然后就是进了里面去了,秦朵看着慧智大师的背影,就是继续朝着前面走去,整个寺庙都是笼罩在一股淡淡的香味里面,这股香味十分的好闻,秦朵坐在廊下,等着司梦文出来。

    或许是因为先前看到了慧智大师,所以这个时候秦朵的心情并没有十分的好,尤其是想到慧智大师的话以后,秦朵的心情就是更不好了,不过有些话秦朵又是感觉慧智大师说得对,一时间,秦朵便是陷入了自己的纠结之中,难道身体的这个秦二丫,一直都是存在这个身体上,没有离去?

    如此想着,秦朵的心情就是十分的不好了,这样的不好只持续了一分钟,就是没有了,因为慧智大师又是走了过来?!笆┲??!?br />
    对于慧智大师这样的在别人背后说话,着实是让秦朵吓了一跳,转过头,慧智大师笑眯眯的看着秦朵,然后就是将手中的一块玉佩放到了秦朵的手中。

    “施主将它戴在身上,便可逢凶化吉,吾观施主身后运势滔天,必当是有大气运之人,日后施主若是有所成,不忘老僧今日赠送玉佩 之恩便是?!被壑谴笫πψ哦郧囟渌档?,秦朵有些愣愣的接过玉佩,玉佩的色泽十分的好,显然不是凡品,而眼前的这个人,就是这样随意的将这么好的东西就是送人了。

    “我说慧智大师,你面对任何人都是这样的大方的么?”

    慧智大师摇头,“并不曾,只是这块玉佩和施主有缘,所以便是赠与施主罢了?!被壑谴笫πψ潘档?,秦朵随着慧智大师的样子行了个礼。

    “那就多谢大师了?!?br />
    慧智大师礼,恰好这个时候司梦文从后面走了出来,慧智大师看到司梦文,脸上又是带上了笑容?!?原来是司公子来了?!?br />
    司梦文淡淡的嗯了一声,然后就是拉着秦朵的手朝着外面走去?!靶《涠?,时候不早了,我送你去罢?!?br />
    “若是你还有事情,可以先完成你的事情,我们家吃晚饭向来是晚的,只要在吃饭前去就是嘞?!鼻囟湫ψ潘档?,司梦文楞了一下,然后就是点头,慧智大师却是看着秦朵和司梦文离去的方向,叹了口气。

    “强求的缘分,终究是不甜的?!?br />
    只是这句话两个人都是没有听到,秦朵自然是不理解这句话的意思的,但是司梦文或许是知情的,又或许,还是不知情的,司梦文的马车将秦朵送到秦家村就是走了,秦朵自己走去的院子,在楼道一般,秦朵就是看到有熟人站在那里,转过头去一看,却是赵寻,赵寻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然后就是看着秦朵。

    “小朵,你要的东西我已经给你找来了,是直接送过去么?”

    秦朵笑着点头,难得看到赵寻,脸上也是带着笑容?!罢匝案?,你这个时候就来了,不是说这趟送货有些远,需要半个月的么?”

    “我本咯爱也是这么想的,但是我们在路上偶然就下了一个老翁,老翁给我们指点了一条小路,我们科室省下了不少的时间?!闭匝暗牧成洗判θ??!拔颐蔷潜叩氖焙?,偶然间就是看到了好几个村子,都是以种花为生,我记得小朵儿你最是喜欢这个,所以我就是留下了一些,你且看看,看喜欢不?!闭匝靶ψ哦郧囟渌档?,这么多年,他面对秦朵的时候,也不像以前那么促狭了,兴许是走得远了,所以见识也就多了起来,对于自己的感情,也是可以掩饰的更加的好了。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