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大丫的伤春悲秋显然是没有对秦朵造成什么影响,但是张云生的事情,对秦朵却是造成了不小的影响。当天下午秦大壮就是将秦朵的意思带给了张家,张家这个时候却是重新杀了来,意思就是秦朵看不起她儿子,她儿子还看不起一个农民的女儿,秦朵自然是没有什么的,嘴长在别人的身上,别人要怎么说,就怎么说就是。

    但是这件事情却是间接的引发了两家的大战,赵红棉和李氏都不是什么忍气吞声的主儿,先前因为是秦朵的事情,所以她们便只是睁一只眼闭只眼,这下敢骂到秦家来了,两个人立刻就是翻了脸了,就好像打了鸡血一样,立刻就是绽开了战斗状态。

    于是乎,秦赵两家,由一件拒绝的婚姻大事,便是展开了一场两家之间的大战,这一场战争一开始,受罪的就是秦朵,因为秦朵毕竟还是张家的外甥女,所以不管什么时候,李氏和赵红棉都是会将秦朵带在身边,当然,这样的情况,也无疑就是加深了秦朵对秦家的感情,不管先前在家的时候几个人有多么深的龌龊,但是在对外的时候,这样的齐心协力,让秦朵真的十分的喜欢。

    这天下午,张家又是上门来了,秦朵无奈的哀嚎,看着她那个名义上的外婆,老实说,如果不是这几天的事情,秦朵还真是不认识自己的外婆,就是轩之看到她,也是绕着道走,根本就是不愿意和她见面,秦朵看到她,正准备悄悄的离开,身后却是出现了一个温润的少年。

    “表妹,表妹这些天都是不愿意见我,意欲何为?”张云生的声音十分的柔和,一身儒衫在他的身上愣是穿出了十二分的感觉来,本来这样的温润的少年,按理来说也是所有人欢喜的,但是这一份欢喜里面,并没有包括秦朵。

    或许张云生这个样子可以打动那些深闺里面的小姐,让她们对她情深意切,但是对秦朵来说,这样的小白脸,着实是没有多少的兴趣,尤其是眼前的男人,当初负了秦大丫,重新娶了别人做妻子不说,还一脸不知羞耻的来到她家来扰乱她的生活,秦朵早就是在张云生的身上刻下了渣男两个字。

    “张老爷,不好意思,我不是你的什么表妹,我娘去世的早,这么多年,我从来都是没有接到过来自所谓的外婆家的消息,所以我也不知道我有没有外婆家,外公家,有没有什么表哥,我只知道,我有好几个堂兄弟姐妹,不过都住得远,他们不住在这个村子,过年的时候咱们聚聚,其他的,我就是都是不知道了,如果张大官老爷要找什么表妹,你且去找你的表妹,不要来打扰我的生活了,我都是受不了你们了?!?br />
    说完,秦朵就是直接转身走了,张云生看着秦朵远去的背影,嘴角微张,眼睛里面都是愕然,她没有想到,秦朵会这么直接的就是讲华语给说出来,这样的结果,并不是他想要的,他想要的,不过是这个有钱的表妹罢了。

    “云哥儿,咱们还是去吧,这秦家吃力不讨好,咱们也是没有必要?!北绕鹫旁粕你等?,秦朵那便宜外婆却是要直接很多,张云生轻轻的握着老张氏的手,然后就是摇了摇头。

    “奶奶,咱们张家虽然现在是当了官,但是咱们的底子终究还是太薄了,那个女人又是那样的凶险残暴,若是不能将秦朵骗过去,将秦大丫骗过去也成的,咱们最后要的,不过就是秦家的钱罢了,那秦大丫曾经自认为和我有一段情,比起那秦朵,却是要好骗多了的?!闭旁粕ба?,然后就是对着老张氏说道,老张氏犹豫了一下,想到那个女人,最后便是点了点头。

    “这件事情孙子你去做就是了,奶奶老了,只能在后面给你掠阵了,那秦家的大丫虽然刁蛮了一点,但是以后自然是恶人自有恶人磨,咱们只需要坐着看戏就是了?!?br />
    “你就真的以为我这么好骗么?”一个清冷的声音忽然就是响起,秦大丫抬起头看着张云生,眼睛里面都是鄙视?!罢旁粕?,以前真是瞎了眼了我,才是看上去这么一坨屎,秦朵说你是个渣滓,我现在总算是相信了?!彼低?,秦大丫就是直接朝着里面走去了,看着秦大丫离去的背影,张云生嘴角微张,不过很明显的事情就是,这件事情,显然是已经解决了。

    当然了,事情是解决了,但是余下来的事情,就是没有那么的好解决了,秦张两家撕破脸,这中间涉及到的大大小小的事情都是被牵扯了出来,秦朵坐在一边旁观,时不时的点个火,陈年旧事便是一件件的往外面翻了出来,当然,当年秦朵娘去世的事情,也是被翻了出来。

    这一天,秦大壮正在地里做事,老张氏也不知道这么的就是忽然找上了秦大壮,秦朵本来是不想出去的,但是就是赵红棉也是出门去了,无聊的她便是去地里帮忙,恰好便是听到了这一段陈年旧事。

    “姓秦的,当年要不是你无情,在外面有了女人,我女儿会死么?”老张氏的声音里面都是嚣张,看着秦大壮,然后就是大声吼道,秦大壮本来是不想和老张氏多说什么的,他不是个多话的性格,一向来也是不大说话的,但是老张氏却是不依不挠,一直都是缠着秦大壮吵闹,惹得秦大壮根本就是做不成事情,秦大壮一把就是甩开了老张氏。

    “当初是你张家欺负我家穷苦,让那个女人打了孩子进了我秦家的门,我秦大壮什么都是没有说,接受了张氏,夫妻曾经也是举案齐眉,感情极好,你倒是来说这样的话,你不问问你自己,张氏是怎么走的,为什么进不了秦家的祖坟,这些事情,不是你比我更加的清楚么?”秦大壮甩开手,然后就是看着老张氏。

    “事情都是已经过去了,所以我也是不会再在意了,我希望你也是不要再纠缠了,小朵儿不愿意嫁到你们张家去,我秦家也不需要攀附你张家这根高枝,所以这件事情就是就这样的过去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吧,张秦两家的关系,早在张氏过世的时候,就是断绝了?!鼻卮笞车乃低?,然后就是继续做起了事情,老张氏就那样的站在那里,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事情,脸上便是带上了一些忆的样子,秦朵坐在那里,好整以暇的看着两个人。

    忽然,老张氏忽然就是发了疯一般,朝着秦大壮打去?!岸际悄?,当初若不是你,我家女儿也不会死,是你贪图荣华富贵,是你,是你?!崩险攀暇湍茄乃底?,说到后面甚至于是连是你两个人都是说不全了,秦朵觉得好奇,就抬起头,然后便是看着张氏,她也很好奇,这件事情,究竟是如何个是你法了。

    张氏喘了很久的气,方才是缓过气来,然后就是看着秦大壮?!暗背蹙褪悄?,在我女儿的药里面放了藏红花,让我的女儿失血过多而死,是你,就是你,你不要不承认,就是你?!崩险攀掀嗬鞯乃档?,秦大壮却是扛着锄头直接就是准备家了,秦朵坐在那里,听到老张氏的话以后,眉宇间却也是慢慢的阴郁了下来,看着老张氏那歇斯底里的样子,甚至于那明了的样子,让秦朵的心里忽然就是觉得十分的厌恶了起来。

    “一个女孩子家,这么大了,理应该就是应该呆在家里,老老实实的等着安排婚事,而不是这样整天的不着家?!痹谇囟浞⒋舻氖焙?,秦大壮及时出现在了秦朵的身边,然后就是十分严厉的说道,秦朵哎呀了一声,点头,然后就是站了起来。

    “哦哦,我知道了,我这就去休息?!?br />
    看到秦朵的样子,秦大壮点点头,然后就是朝着家里走去,秦朵跟在身后,看了一眼歇斯底里似乎是还没有反应过来的老张氏,脸上闪过一抹疑惑?!罢偶胰绱苏庋牟盼颐羌?,究竟是想做什么?”

    “无非是为了钱罢了,你以为,当个官容易么?像张云生这样的没有任何背景的,要想往上面走,自然就是需要银钱打理,我记得张云生的那个妻子,也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九品官员家的庶女罢了,能有什么,所以,她们家是看上了我们家的钱了,就和一年对待你娘一样,不过都是为了钱罢了?!鼻卮笞程玖丝谄?,第一次,在秦朵的面前露出了一个父亲该有的样子,秦朵楞了一下,转而就是低着脑袋,什么都是没有说,表面上,大家都是说秦朵秦轩之是秦大壮的第一任妻子的儿女,但是显然的一个事情就是,张氏不过就是单独葬了一个地方,根本就是灭有入秦家的祖坟,就是他们姐弟俩,在秦氏的族谱上,也是没有名字的,不知道是秦大壮忘记写上去了还是其他,秦朵心里虽然有些什么想说出来,但是到了嘴边上,什么都是噎了去了。

    本文来自看书网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