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朵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从王府出来的,只是面对着那么多的人,心底忽然就是有一股厌倦,出了王府,秦朵还没有走远,云锦然就是跑了出来,然后就是笑眯眯的看着秦朵。

    “我说死丫头,你怎么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我娘和你说什么了?”

    “没有什么?!鼻囟涞乃档?,低头,方才是发现自己似乎是掉落了什么东西,转眼,便是想到,却是画眉送给她的加以,丢失在那里了,秦朵看着云锦然?!拔乙チ??!?br />
    云锦然却是一把就是拉住了秦朵,然后就是笑眯眯的看着秦朵?!跋衷诰鸵チ??你 去做什么?”然后就是摇头晃脑的看着秦朵好一会儿,方才是开口?!拔宜笛就?,你不会还在生气吧,不过就是那么一点小事情罢了,你有必要这么耿耿于怀?我母妃是不是惹你生气了,我母妃就那个性格,你不要放在心上才是,走了,今儿哥高兴,请你吃东西去,说吧,你要吃什么?”云锦然笑眯眯的看着秦朵,然后就是说道。

    秦朵没好气的看了一眼云锦然,看着云锦然脸上的吊儿郎当 ,实在是无法将云锦然和吕阳王府的任何人联系起来,当然,除了那一张和吕阳王一模一样的脸。

    “喂,云锦然,我看到你爹了,在画眉的院子里面,当时我正在和画眉玩耍,你爹忽然就是闯了进来?!鼻囟淇醋旁平跞蝗缓缶褪撬档?,后面的话她没有说,她知道,自己是不可能成为云锦然的小妾的,就算是逃婚,她也是会逃离这个陷阱,绝对不会因为一些事情,改变自己的想法的。

    听了秦朵的话以后,云锦然却是愣在了那里,转过头看着秦朵,秦朵就那样的坐在那里,似乎就是说着一件普通的事情一般,云锦然却是一扇子打在了秦朵的脑袋上面?!澳愀鏊姥就?,你怎么不早说,这下好了,事情可是大了,我爹爹看了你不雅的样子,以后可是”

    云锦然无奈的摇头,然后就是拉着秦朵上了酒楼,随便的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着,看着云锦然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秦朵的心情难得的就是好了一些,嘴角也是勾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看到秦朵脸上的笑容,云锦然就是翻了个白眼。

    “我说死丫头,我都是快急死了,你倒是还有心情来笑,到时候等你成为我爹的妾室了,我看你怎么笑得出来?!?br />
    “你放心,不可能的?!鼻囟涮玖丝谄?,然后就是说道,有些阴郁的看了一眼云锦然,“云锦然,你心里有没有喜欢的女子?”

    听到秦朵的话以后,云锦然立刻就是红着脸别过了头去,扇子也是合了起来,许久,方才是讷讷的开口?!拔矣忻挥邢不兜娜?,和你又什么关系?”嘴上虽然是这样的说着,但是脸上的表情却是明显的写着,我是有喜欢的人了。

    “你们都有喜欢的人了,我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面飘荡?!毕氲交级哉匝暗南不?,秦朵忽然就是楞了一下,转而,嘴角就是勾起了一抹淡淡的苦涩,原来年少的爱情,是这样的经不起风霜的,也不知道,画眉曾经对赵寻的感情,究竟有几分是真的,但是听着今天画眉那些吗明显听上去违心的话语,秦朵忽然就是想到了,婆子为什么让她去后门,这不就是明显的画眉告诉她这些事情的么?先前因为画眉的话语而不开心的秦朵,在这样的想着以后,心情瞬间就是好了,画眉,还是在乎她的。

    “喂,丫头,你在想什么?是不是那个画眉和你说什么了,我和你说,你可是不要相信那个女人,最近这段时间,我可算是看清楚那个女人的面孔我,枉费我以前”说到这里,云锦然就是不说话了,秦朵抬起头,然后就是有些疑惑的看着云锦然,显然,云锦然似乎是有什么话,不好意思说出来。

    转而,秦朵就是笑了出来,她又不是傻子,自然是知道云锦然接下来的话语是什么的,原因很简单,画眉的长相,绝对是倾国倾城的,虽然不及司梦文,但是却也是真的很容易就是让人心动的。

    “原来你也是喜欢画眉的?!?br />
    “那可没有,只是一点点好感,但是很快就是没有了,因为”云锦然看了一眼秦朵,然后就是一扇子敲在了秦朵的脑袋上面?!靶⊙就?,套我话是不是,真当我傻??!”

    “嘿嘿,不过就是随意问问罢了?!鼻囟湫γ忻械乃档?,然后就是摇头晃脑的看着上来的小二,嘴角勾起一个邪笑,想着要怎样的欺负一下云锦然,云锦然看着秦朵的样子,却是对着小二招手,让小二到他的身边去,看着云锦然的样子,秦朵撇撇嘴,小气鬼就是小气鬼,这么大了还是个小气鬼。

    “我说云锦然,你们家和画眉是怎么相遇的?”

    云锦然听了秦朵的话以后,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就是摇头,再然后,便是转过头有些 阴暗的看了一眼秦朵?!罢饧虑槟阕詈镁褪遣灰柿说暮?,以后也是不要提及,尤其是我母亲身边,你是绝对不可以提及的,我母亲最是忌讳别人提出这件事情来的?!痹平跞坏牧成行┏林?,然后就是对着秦朵说道,秦朵楞了一下,许久,方才是点头。

    “但是画眉是我们年少时候的朋友,我还是希望,可以帮助一下画眉的?!鼻囟溆行┪弈蔚乃档?,听了秦朵的话以后,云锦然就是摇了摇头,“小丫头,画眉现在是我父亲的妾室,又是那么的得宠,只要她不来找我们麻烦就是好了,咱们就是没有必要去管她了,我和你说,小朵儿,你以后千万要保持警惕,不要被画眉那个女人给骗了?!痹平跞皇盅纤嗟暮颓囟渌档?,秦朵听了云锦然的话以后,却是扁扁嘴。

    “云锦然,我和画眉,还有你,我们都是朋友,你怎么可以这么说画眉呢,再说了,画眉还给我做了嫁衣,那可是她以前就是答应我的,你是没有看到,画眉做的真漂亮,我就是知道,画眉的心里,肯定是有我的?!碧嗽平跞坏幕耙院?,秦朵的心情微微有些激动,提高了一点,然后就是对着云锦然说道。

    “我也想,但是有些人却是不会想要的,所以你也是不要为了一个不相干的人去做那么多的事情了,你最好是记住,有些事情,不是 别人说要给你就是会给你,不是别人说对你好就是对你好的,你不要 一个劲儿的只是都想着去对别人好,小朵儿,人都是可以改变的?!痹平跞坏幕坝锢锩娑际怯朴迫?,然后就是看着秦朵?!坝绕涫腔寄茄恋呐?,你不知道,她的心里,都是不知道装着多少的坏水才是?!?br />
    “但是我相信我家画眉是美有改变的?!鼻囟涞牧成洗盼潞偷男θ?,然后就就是对着云锦然说道,听了秦朵的话以后,云锦然却是愣在了那里,看着秦朵那开心的样子, 只是嗤笑了一声,然后就是迅速的转过了头去了。

    对于画眉那个女人,云锦然人文,自己比起对秦朵的了解,要稍微的了解得多一点的,那个女人,可再也不是当初秦家村里面那个温和善良的女人了,但是对于画眉的所作所为,其实云锦然一点都是不想让秦朵知道的,因为云锦然知道,秦朵一旦知道了,肯定是会伤心的。,不知道怎么的,云锦然就是一点也是不希望秦朵伤心。

    “小朵儿,你只要记住,很多东西都是改变了的就是好了?!痹平跞晃⑽⒂行┓吃甑亩宰徘囟渌档?,秦朵楞了一下,许久,方才是点头,点过头之后,就是觉得有些恹恹的,为什么云锦然要这么说她的好闺蜜了,一时间,秦朵的胃口也是不怎么好了。

    “今天我胃口不好,还是不吃饭了,你下次再请我吃饭吧?!鼻囟渌底?,就是站起来,迅速的离去了,显然,她还是一点都是没有将云锦然的话放在心上不说,还和云锦然置起气来了,看着秦朵的背影,云锦然却是沉吟了起来,要怎么告诉秦朵,画眉那个女人,现在已经不是以前的画眉了呢。云锦然一边想着,然后就是跟着秦朵,秦朵自然是知道跟在身后的秦朵的,但是却是什么都是没有说,许久,还是云锦然先开口。

    “小朵儿,你有没有觉得画眉是不是有些改变了?”云锦然就是对着秦朵说道,他觉得采取烩肉政策,以退为进,。让其你多知道画眉的改变。

    听了云锦然的话以后,秦朵就是楞了一下,然后就是摇头?!懊挥邪?,我觉得画眉还是以前的画眉,但是我觉得你爹爹做得太过分了,为了满足自己一时的私欲。竟然是这么大的年纪了,还是去欺负画眉一个小姑娘,我想,画眉嫁给你爹爹,一定是十分的不开心的,以前的画眉,从来都是不会这样的伺候人的,而且还笑得和什么似的,有时候我觉得你父亲才是最坏的?!?br />
    想到画眉和吕阳王在房间里面的画面,秦朵的眉头就是皱了起来,说实在话就是秦朵对于画眉当时候的话语,还是十分的介意的,画眉作为她你最好的朋友,竟然是对她的婚事加以随意的说辞,这样的话语可以说是十分的伤秦朵的心,但是等到秦朵想清楚以后,便是又是不恨画眉的,原因很简单,一看吕阳王就是 一个上位者,很喜欢掌控别人的事情,若是画眉不这样说的话,秦朵想,明天就是一顶轿子将她抬进了王府和画眉作伴去了,而他,可不想嫁给一个老男人。

    云锦然看着秦朵的样子,挑挑眉,然后就是转头走了,显然,他十分的不满意秦朵这样的说吕阳王的话?!八姹隳阍趺此蛋?,不过我父王倒也不是那般好色之人,至于他们究竟发生了什么,我是一点也是不知道的?!彼低?,云锦然就是已经远去了,秦朵撇撇嘴,然后就是朝着另外一条路走去。

    “画眉可不是一般的美貌?!鼻囟淝嵘泥洁?,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就算吕阳王以前再怎么样,她也是相信,面对画眉,即使就是百炼成钢,也会成为绕指柔的。秦朵一个人闷闷不乐的在大街上走着,走了许久,抬起头,方才是发现自己竟然是到了锦然客栈,看着熟悉的招牌,还有客栈上的秋水伊人,秦朵的心情稍微的好了一些,然后便是朝着上面走去,走了一半,掌柜的就是佝偻着身子走了出来,看到秦朵,脸上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

    “小姐来了,世子爷怎么没有来,世子爷今儿让人捎信来说和您一起来的?!闭乒竦奶匠鐾烦磐饷婵慈?,但是根本就是没有看到云锦然的背影。

    “我不知道,大概是生气了吧?!毕氲皆平跞焕肴サ氖焙虻哪歉鲅?,秦朵淡淡的说道,然后就是上了楼,走了一半,就是看着掌柜哦的?!叭羰撬戳?,就告诉他,我去了,我也不想见他?!彼低?,秦朵就是直接上楼去了。

    云锦然对于秦朵说他父亲的坏话一时间心里有些难受,堵在心里便是直接走了,他知道秦朵一向来就是这样子的一个性格,但是他却是不想和秦朵因为这件事情而争执,因为这样,所以云锦然就是直接走开了,最开心的时候,她不过是想说说这件事情,让秦朵被伤心,但是很快,云锦然就是想到,自己这样的走开,是不是伤秦朵的心了?如此想着,云锦然又是转身走了去,到那里,果然是看到秦朵走了,这个时候,秦朵想必是去了客栈吧,云锦然如此想着,便是朝着客栈走去。

    到了客栈以后,问掌柜的秦朵在不在,却是得知秦朵已经去了,云锦然有些无奈,他还是有好些事情要和秦朵说,但是秦朵就是走了,在客栈坐了一会儿,云锦然就是去了,秦朵坐在楼上,看到云锦然离去的背影,冷哼了一声,月环笑眯眯的走到了秦朵的后面。

    “小姐可是和云世子生气了?”

    “没有,不过谁叫他莫名其妙就是离开了,本小姐不开心,所以便是不打算理他了,你怎么来了?”秦朵转过身看着月环,月环将手中的茶杯放到了秦朵的面前。

    “姨娘和秦袖这两天有些事情要处理,所以就是让我来了,小姐最近身体可是好,我都是好久没有见到小姐了,最近小姐可是越来越懒了,就是老宅,我也是没有看到小姐怎么过去了?!?br />
    本文来自看書惘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