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时间,两个人还是走在一起,但是总算是不至于不见面了,不过秦朵还是不大乐意和云锦然说话,也只是鉴于工作上的往来而已,云锦然看着秦朵的样子,十分的头疼,想要和秦朵说点什么,但是秦朵却是一副我不想理会你的意思,咱们之间也是没有多余的话说的样子,这让云锦然有一点牙痒痒,牙痒痒过后,又是开始往秦朵身边凑,但是秦朵不过就是浅浅的给了个眼神,就是做自己的事情去了,这段时期秦朵迷恋上了做手工,几乎每天都是和赵五娘腻歪在一起,根本就是不曾理会其他人。

    赵五娘虽然是跑江湖的人,但是对于儿女情长这类倒也是心思细腻,如果先前没有看出来的话,自从那一拨小劫匪以后,自然便是看出来了,眼前的这一对笑脸人,绝对是有猫腻的,就是因为看出来了,所以赵五娘有时候看着秦朵的样子,便是显得格外的好笑。

    “你们年轻人啊,真好,什么爱恨情仇都是可以摆在脸上,不像我们啊,人老咯,什么都是不剩下了?!闭晕迥镄γ忻械亩宰徘囟渌档?,秦朵楞了一下,看了一眼赵五娘,见到赵五娘的目光看向了云锦然,不由得有些无奈的转过了头去。

    “那不是我的恋人,和我也无甚关系,咱们只不过是路上任何的罢了,他不要脸?!鼻囟涓砂桶偷乃档?,这些话刚好是传到了云锦然的耳中,云锦然立刻就是跑到了秦朵的面前。

    “我说小朵儿,你可不能这么说,咱们从小认识,到现在怎么说也有六七年了,虽然不是什么青梅竹马,但是好得也算得上是好朋友铁哥们,你现在这话,可是着实让我心碎了,你知道么?”云锦然抬起头看着秦朵,十分认真的说道,秦朵翻了个白眼,然后就是看向了旁边。

    “不知道事情是什么你可以不搭话么?我可没有想要和你做朋友的意思,是你自己死皮赖脸蹭上来的,甩也甩不掉?!鼻囟涓砂桶偷乃档?,云锦然摸摸鼻子,就是坐在了秦朵的身边,跟着货车一起朝着前面走。

    “那也不能这么说啊丫头,你看,咱们什么跟什么关系你说是不?要不是我,这个世界上会有你今天的生意的一帆风顺么?”云锦然枕在货物上面,吊儿郎当的说到?!叭舨皇怯形?,你肯定就弄着一家小客栈就是十分的知足了,肯定是没有想过”云锦然的话还没有说完,秦朵就是直接踢在了云锦然的大腿上,云锦然猛地跳了起来,幸好货车行驶缓慢,倒也是没有什么,但是云锦然却是龇牙咧嘴的站在那里,一只手捂着伤口,一只手指着秦朵。

    “死丫头你凭什么踹我?”

    秦朵没有理会云锦然,云锦然看着前进的马车,喊完之后,又是巴巴的跟了上去,赵谦却是挡在了云锦然的面前?!笆雷右?,请您原谅一下小的吧,让秦小姐坐在货车上本就是我的错了,当初我可是答应了秦老爷,不让秦小姐见任何外人的?!闭郧嘧乓徽帕晨醋旁平跞?,然后就是说道,云锦然指着自己的鼻子,然后就是看着赵谦。

    “我也是外人?我可是和小朵儿认识六七年了,不,七八年了,我们可是青梅竹马!”云锦然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赵谦,然后就是说道,赵谦无奈的叹了口气。

    “是不是青梅竹马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世子爷,秦老爷的吩咐就是,不能见到任何男子,尤其是”赵谦看了一眼云锦然,然后就是十分笃定的说道,“尤其是世子爷您?!?br />
    云锦然有一瞬间的短路,不明白为什么秦大壮不让他见秦朵,他可是记得,秦大壮可是十分乐意撮合他和秦朵的,因为这件事情,他和秦朵以前还赚了一笔不少的钱来着。

    “为什么?”云锦然很快就是跟上了赵谦,然后就是问道,赵谦头看了一眼云锦然,眉头上挑。

    “世子爷真不知道?”

    “不知道?!痹平跞焕鲜档囊⊥?,然后就是说道。他还真不知道,为什么秦朵不理他了,秦大壮也是不让秦朵理他了,尤其是,他和秦朵,不过就是吵了一场小架而已,现在不都是解决完了,怎么秦大壮也是不让他见到秦朵, 难道秦朵就是因为秦大壮的原因才是不让他见秦朵的么?

    看着秦大壮一脸雾水的样子,赵谦深吸了口气,眼睛一闭,方才是开口?!扒匦〗阋丫搅嘶榕涞哪炅?,但是整个云城,谁不知道秦小姐和世子爷的关系,是故大家都是觉得秦小姐必然是要嫁入王府的,就算是不做正妻,那也是妥妥的一定会成为贵妾的,但是王府没有和秦家联姻的意思,自然也就是不能再毁了秦小姐的清誉,以前世子爷和秦小姐走得近,是小时候,现在长大了,自然是要避嫌的?!?br />
    赵谦十分认真的给云锦然解释,云锦然听了话以后,整个人却是愣在了那里,抬起头看着秦朵,秦朵正在专心致志的编中国结,手有些笨拙,但是却是将所有的心力都是放了上去,曾几何时,让云锦然一直认为只是哥们的女孩子,现在云锦然方才是看清楚,原来不是哥们,秦朵,是女孩子。

    看着秦朵的样子,秦大壮无奈的叹了口气?!笆雷右羰怯惺裁词虑?,喊我一声即可,我先去了?!彼底?,赵谦就是离开了,徒留下云锦然一个人站在那里,心里却是思绪纷飞,他怎么都是没有想到,原来,以前他敲脑袋,虽然有时候很笨但是大部分时候很聪明的女孩子,就要嫁给别人了。

    接下来的几天,云锦然都是沉浸在了自己的思维里面,似乎是不可自拔,赵五娘看着云锦然的样子,又是开始担心起了云锦然来?!按竺米影?,你看,看云公子这些天都是这样的闷闷不乐的,你看你要不要过去安慰一番,我和你说,大妹子,这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没有过不去的坎,他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你让他改,以后做好就是了,我看着,也着实是挺可怜的?!?br />
    赵五娘的话语里面都是柔和和可惜还有心疼,秦朵在听了以后,却是有些哭笑不得,“五娘,我们真不是夫妻,也不是恋人,我们以前就是好哥们,好朋友,现在呢,我也长大了,他也快要成家了,我们定然是不能再向以前一样聚在一起说说笑笑了才是,这次出来,我就是准备多走走,散散心,去以后,爹就是会给我指定一户人家,我就是要成亲了?!?br />
    秦朵的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弧度,赵五娘听了以后方才是恍然大悟,却是根本就是没有看到,秦朵勾起的那个弧度,苦涩是多于微笑的,云锦然就跟在不远处,听了秦朵的话以后,整个人都是震了一下,是啊,秦朵长大了,他也长大了,他们都是要有各自的家了。

    第二天,云锦然悄悄的离开了镖局,没有人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但是自从镖局里面少了云锦然,那欢乐的气氛倒也是少了不少,大家都是沉沉闷闷的低头赶路,秦朵 也是一门心思沉浸在自己的新手艺里面,显然是没有多少的精神理人的。

    如此在山间行走了一个多月,中途遇到了好几拨小型的土匪以后,方才是到达蜀中,蜀中的气候和南方还是有很大的不同的,秦朵一道了蜀中就是开始感冒了,镖局要忙着送货,还要去和商户谈价格,运一批货物云城,所以自然是没有多少的时间来管秦朵,秦朵拖着病体自己去买了药熬了喝下,好了一些以后,便是开始在成都城里面逛了起来。

    成都城和云城也一样,都是一个地方的行政中心,所以也还算是十分的大的,但是蜀中人喜食麻、辣两道口味,秦朵走在这里,总感觉空气中还带着花椒的味道,让人十分的难受。

    这天下去,秦朵在街道逛了一圈到成都城以后,又是开始发起了烧,本来就生病没有好,还要拖着病体到处走,加上水土不服,秦朵那铁打的身子也终于是成了绕指柔,看成风一吹就倒。

    第二天早上迷迷糊糊的醒来,秦朵还不知道自己处于何方的时候,一个药碗就递到了秦朵的面前?!吧×艘裁挥懈鋈苏展?,我说死丫头,我若是不出现的话,你是不是就是会病死在这异国他乡了,到时候我可是不会给你收尸带去的,这天气,热得很,身边带着个尸体,那还不被臭死去?!?br />
    云锦然一边嫌弃的说着,一边就是扶起秦朵喝了药,奇诺抬起头看着云锦然,“你怎么出现在这里了?”

    听了秦朵的话以后,云锦然楞了一下,不知道从哪里变出来一把扇子摇了摇,“我本来就是要来蜀中有些事情,所以自然就是出现在这里了,这有什么好奇怪的,只不过昨儿下午在大街上看到你,想着你也是来蜀中玩耍的,所以便是跟过来看看,哪知道跟过来以后,方才是看到你晕倒在了客栈门口,若不是我啊,那掌柜的估计就是直接已经将你丢到荒郊野外去了?!痹平跞蛔谀抢?,看着秦朵,然后就是说道。

    秦朵翻了个白眼,她早就是已经习惯了云锦然这张臭嘴了,狗嘴里面一向来是吐不出象牙来的,所以自然也就是不和眼前的小孩子争执了,听了云锦然的话以后,只是呵呵一笑,然后就是缓缓 的下了床。

    “那照这么说来,我还是要好好的感谢世子爷照顾我一个晚上了?!?br />
    “不是我照顾的你,我请的丫鬟,我就是过来看看你,你没事的话,我就是走了?!彼低?,云锦然就是风一般的;跑出了房间,秦朵疑惑的看了一眼云锦然,这可是一点都不是云锦然的风格,啥时候云锦然变了性格呢?秦朵低下头,猛然便是看到胸前一大片雪白,秦朵急忙就是拉好了衣裳,哦了一声,然后就是看着门外,秦朵自然是知道,她的睡相实在是不怎么样,这十有八九便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将衣服给弄开了。

    接下来的几天,云锦然都是没有出现,好好的玩了几天,秦朵也是开始着手她的计划,她的本意,还是希望可以像秦大壮一样,将秋水伊人,开出云城的,但是这些年她限于种种原因,只不过是在楚地一带,距离云城不远的城镇弄了几家分店,现在有机会到成都城,秦朵自然是不想放过这样的机会。

    所以秦朵接下来的时间,几乎都是在成都城里面开始了调查,第一天的时候云锦然没有出现,第二天云锦然也是没有出现,第三天就在秦朵要出去找人了的时候,云锦然就是好整以暇的出现在了秦朵的身边,“我说丫头,你一个姑娘家的,身边还是要有个人?;つ愕暮?,你今天可是要出去挑人,我就勉强陪着你吧?!痹平跞皇掷锬米派茸?,然后就是说道。

    秦朵挑眉,然后就是看着云锦然?!澳阍趺粗赖??你是不是派人跟踪我了?”

    “需要跟踪么?”云锦然上下打量了一番秦朵?!澳阏庀肮?,都这么多次,我怎么可能不知道?第一天了解市场,第二天看地方,第三天找人,第四天,五天,六天,七天以后的半个月,都是培训,我只是好奇,你什么东西都是没有带,连货物都是没有带,怎么开店?”云锦然左右看看,秦朵翻了个白眼,然后就是无奈的摇头。

    云锦然立刻就是跟上秦朵?!把就?,这次我和你一起开吧,你看怎么样,我投资,投一半,不,我将我所有的余钱都是投出来,你看怎么样?”云锦然笑眯眯的看着秦朵,然后就是说道 ,听了云锦然的话以后,秦朵只是耸了耸肩,然后就是转过了头去。表示我不接受,但是云锦然显然已经是习惯了秦朵这样的习惯,笑眯眯的跟在秦朵的身后,用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开始和秦朵周旋了起来。

    本书源自看书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