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半个月,秦朵也是帮着殷娘一起专心致志的整理起了店铺,云锦然只是差人过来说了一声,他有事情就不能来了,至于具体是什么事情却是没有说,秦朵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却是不知道云锦然在哪里。

    这天下午,秦朵坐在院子里面吃零食,玛雅却是带着一个陌生人走了进来,来的人是一个少女,女子穿着十分的干练,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到秦朵,便是 眼睛一亮。

    秦朵不大喜欢这样的眼光,这样的眼光让秦朵觉得就好像老虎看到了食物一样,当然,这个少女确实就是将秦朵当成了食物,因为她就是来找秦朵的。

    “秦小姐,奴婢映云,我家夫人想请秦小姐去叙叙旧?!庇吃瓶吹角囟?,自然便是认出了秦朵便是那天庙会的时候见到的少女,因为秦朵那大声的喊叫,让映云对秦朵的印象十分的深刻,但是映云对秦朵的印象深刻,并不代表秦朵对映云的就是有印象,那天只顾着看偶像了,所以秦朵根本就是不知道眼前的女子,就是谢夫人身边的丫鬟。

    “我说姑娘,你肯定找错人了,我在成都城已没有朋友二没有故人,所以呢,是不可能认识你的什么夫人的。我看映云姑娘你肯定是走错地方了,若是映云姑娘还有事情的话,那我就是不送了,您慢走?!鼻囟湫γ忻械亩宰庞吃扑档?,听了秦朵的话以后,映云的嘴角就是勾起一个淡淡的笑容。

    “秦姑娘说笑了,奴婢来找姑娘,自然是因为,奴婢是认识姑娘的,若是不认识姑娘的话,怎么可能来找姑娘呢?”映云笑眯眯的说到?!拔壹曳蛉四耸切环蛉?,那日庙会偶见姑娘一面,夫人便是对姑娘念念不忘,所以便是差了奴婢过来请姑娘过去坐坐?;骨牍媚锊灰芫攀??!庇吃频牧成洗盼潞偷男θ?,然后就是说道。

    “这样子?”听到映云的话以后,秦朵的眼睛瞬间就是亮了,尤其是听到谢夫人的名字以后,秦朵的整个人几乎都是改变了,对于偶像的崇拜让秦朵瞬间就是将所有的事情都是抛到了脑后,站起来,也不顾走进来的殷娘,直接 就是朝着外面走去?!耙竽?,我出去了,等下就是来?!?br />
    看着秦朵的样子,殷娘开口想说点什么,但是自己却是根本就是说不出口,殷娘对着玛雅点点头,然后就是朝着里面走去,玛雅一时间不明所以,不过还是跟着殷娘进去了。

    映云笑嘻嘻的带着秦朵走在大街上,走了好一会儿,绕了一个弯,便是有马车停在那里,映云的嘴角带着温和的笑容?!靶〗闱氚?,秦王府在东边,过去的话,肯定是需要好些时间的?!?br />
    秦朵点头,上了马车,马车夫便是赶着马车朝着东边走去,一盏茶的时间以后,便是在东边停了下来,秦朵抬起头,便是看到眼前的后门,映云不好意思对秦朵笑笑?!靶〗?,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们”

    “没事没事?!鼻囟浜敛辉谝獾陌诎谑?,脸上的疑惑一瞬间就是去了,然后就是跟着映云朝着里面走去,弯弯绕绕,从清冷,简单的地方走到越前面,便是越富贵,尤其是到了谢夫人的院子以后,可以说是直接就是掉进了富贵乡里面的感觉,秦朵看着眼前的建筑,亭台楼阁都是经过刻意的修缮的,潺潺流水缓缓的动着,小巧的拱桥直接架在河上,秦朵便是站在桥的这边,看着桥上的白衣丽人转过头,然后就是对着她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小姐,这就是我们夫人的子衿阁了,这是王爷专门为我们夫人打造的,整个子衿阁都是我们夫人自己设计的,桥梁,桥下的荷花,还有鱼,都是我们夫人自己亲力亲为的,小姐可是喜欢?”

    “喜欢,就像一幅水墨丹青,美不胜收?!鼻囟湟凰劬α辆ЬУ?,看着眼前的女子,然后就是点头,映云的嘴角勾起一个淡淡的微笑,对着谢夫人点点头,然后就是退了下去。

    “秦小姐,你好,快上来吧,我还以为秦小姐不会来了呢?!毙环蛉说淖旖枪雌鹨桓鑫潞偷男θ?,对着秦朵招手,秦朵点头,然后及时毫不犹豫的走了上去,谢夫人的脸上带着温和的笑容,看到秦朵上来,嘴角的笑容就是越来越深了。

    “秦小姐还是第一次来成都城吧,我瞧着秦小姐,倒是陌生的很?!鼻囟渥呱先ヒ院?,拉着秦朵的手,然后就是轻声问道。

    “是,第一次来成都城,也是第一次看到谢夫人,夫人可是咱们大秦的传奇,也是秦朵的偶像?!鼻囟湫γ忻械乃档?,听到谢夫人的话以后,整个脸上都是带上了笑容。

    谢夫人笑着点头,拉着秦朵坐在和河边的椅子上?!拔乙彩堑谝淮慰吹角匦〗?,我无儿无女,可是看到秦小姐以后,却是有一种想要亲近的感觉,大概是秦小姐您的性格吧,曾几何时啊,我也是希望可以像秦小姐这样的肆意任为,可是终究还是老了,再也没有那一份激情了?!毙环蛉颂玖丝谄?,然后就是说道。

    “夫人不老,一点也是不老,如果不是看了夫人的传记,我还以为夫人是只有十八芳龄呢!”秦朵笑眯眯的对着谢夫人说道,谢夫人摇摇头,失笑了一声。

    “终究是比不得你们年轻人了,没有了这份活力,秦小姐来成都城,可是因为有什么事情?”谢夫人笑眯眯的看着秦朵?!罢夤媚锛业某鲈睹?,可是不多的?!?br />
    “是因为一些事情,所以爹爹让我出来走走,说成都城的环境好?!鼻囟湫γ忻械乃档?,不过说话的时候,还是留了一个心眼,听了秦朵的话以后,谢夫人笑着点头。

    “成都城确实是个不错的地方,冬暖夏凉,一年四季都是没有严寒酷热,秦小姐可是喜欢成都城?”

    “喜欢,不过我更喜欢云城,那里有好多朋友,这里什么朋友都是没有,有一些无聊?!鼻囟湫γ忻械乃档?,谢夫人楞了一下,然后就是点头。

    “我听说,大秦第一商司家也是在云城?”谢夫人笑着问道,秦朵思来想去这些东西似乎也是没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就是点点头。

    “是啊,就在云城,我在传记里看到,夫人可是走遍了我们大秦的每一片土地,夫人可是喜欢我们云城?”

    “自然是十分的喜欢的,云城风光好,以前我还见过司五公子的母亲,那也是风华绝代的人物,可惜身份还是太差了一些,到头来,却也是未能求得一份良缘罢了,不知道司五公子现在怎么样呢?”谢夫人笑眯眯的看着秦朵,然后就是问道?!拔液退?,以前可是十分要好的闺蜜,他娘出嫁的时候,我还是去喝了喜酒的,却是没有想到造化弄人,最终,她还是先我一步走了?!彼档篮竺?,谢夫人便是开始掉起了眼泪,秦朵还是头一次知道司梦文的母亲已经死了,因为司梦文从来都是不大说他的家事,所以秦朵自然是认为,司梦文的母亲还是在世的。

    “不好意思啊,夫人,勾起您的伤心事了?!鼻攵嘤行┎缓靡馑嫉亩宰判环蛉怂档?,谢夫人抬起头来。擦掉眼泪,然后就是摇头、

    “是我不好意思,尽是说些这样的事情来,不知道秦小姐可是知道司五公子现在怎么样了?”

    “司姐司五公子在咱们云城还是很有名气的,长得很是漂亮,又乐于助人,还很会做生意,现在只要一到云城,一说到司五公子,便是没有任何人是不认识他的?!鼻囟渥邢傅恼遄昧艘幌禄坝?,然后就是说道,谢夫人听了请你多等额话以后,却是破涕而笑。

    “看来是继承了他母亲的性格了,这孩子,诶,也不知道我有生之年能不能见他一面?!毙环蛉说牧成嫌行┮藕?,秦朵看着谢夫人的样子,心间的一丝丝的怜悯的情绪迅速的蹿升了上来,然后很快就是换成了对眼前的谢夫人的遭遇的无奈。

    “夫人放心,有时候司五公子是要出去有事情的,如果他要来蜀中的话,我就是给您信,您就是可以见到他了?!鼻囟湫γ忻械亩宰判环蛉怂档?,谢夫人听到秦朵的话以后,眼睛立刻就是一亮,不过很快就是沉淀了下来,点点头。

    “这样便是极好的,那就多谢秦小姐了,对了,秦小姐逛了这么久的成都城,想必也是去了不少地方吧,我派人从蜀山顶上的德庄弄了好些菜肴,秦小姐可是要来尝尝,这德庄的厨子最是弄得一手好菜,就是我们秦王府,也是比不上的?!毙环蛉诵ψ哦郧囟渌档?,秦朵呵呵笑笑,托云锦然的福。她当然是已经去吃了,不过看着谢夫人期待的样子,秦朵便是点了点头,谢夫人的脸上立刻就是绽放了如花般的笑容,然后就是跟着谢夫人一起去了花厅,丫鬟早就是已经准备好了东西,秦朵坐下,谢夫人便是迫不及待的让丫鬟上菜。

    “这个吃东西,我最是喜欢这样弄火锅吃,不知道秦小姐可是喜欢还是不喜欢?”谢夫人笑眯眯的看着秦朵,然后就是问道,秦朵跳了一下眉头,然后就是笑着点头,其实在大秦,火锅还算不上一个十分普及的东西,当然,也还没有这样的十分专业的名词,所以现在从谢夫人的嘴中听到这个的话,秦朵还是感觉有些怪异的,不过这一份怪异被秦朵很好的掩饰了起来,和谢夫人坐在一起,笑眯眯的看是吃起了东西。

    食不言,秦朵低着脑袋安安静静的吃,谢夫人便也只是安安静静的坐在那里吃,时不时的丫鬟会给秦朵夹菜,秦朵便也是微微笑笑,然后就是接纳,这一顿午饭,吃的十分的怪异,但是怪异之余,又是让秦朵舒了口气,看来,谢夫人找她,纯粹就是为了问问她故人之事而已,这个时候,秦朵方才是为自己先前莽撞的事情找到了一个突破口,将心间的那一份胆战心惊给收敛了去。

    秦朵并没有放开吃东西,稍微吃了一点以后,便是放下了筷子,显然谢夫人也是没有吃什么,秦朵一放下,她便也是跟着一起放下了?!扒匦〗愠缘牡故峭ι俚?,我在你们那个年纪的时候,吃的倒是真的很多的,反而是现在吃不下了?!毙环蛉诵ψ哦郧囟渌档?,秦朵点点头,谢夫人拉着秦朵在河边走了一会儿,两个人一边走,便是一边说一些家常,都是一些普通 不过的事情,秦朵自然也是没有多少的在乎,有时候还会补充一些,让谢夫人可以将所有的事情都是了解透彻,如此两个人转了好几个圈以后,秦朵承认,她饿了,但是看着谢夫人兴致勃勃的样子,秦朵到嘴边的话便是收了去,这个时候正是谢夫人开心的时候,秦朵想,她大概是不可能拒绝自己的偶像的。

    如此好一段时间以后,映云便是匆匆忙忙的走了过来,看到谢夫人,附在谢夫人的耳边说了两句话,谢夫人听了以后,脸色立刻就是变了,然后便是转过头看着秦朵?!氨纠椿瓜肓羟匦〗愣嘁坏闶奔?,这样便也是可以让我尽尽地主之谊,但是实在是不好意思,我这里有些紧急的事情要处理,只能下次再来找秦小姐说话了?!毙环蛉说牧成隙际乔敢?,秦朵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不过还是彬彬有礼的告辞之后,转过身,方才是微微舒了口气。

    若是谢夫人继续留着她说的话,秦朵保不准自己会发飙。

    送秦朵的依旧是映云,将秦朵送到门口,找来马车以后 便是退了下去,秦朵坐上马车,还灭有好好的舒一口气,冷不丁就是被马车上面的东西给吓了一跳,尤其是看到马车上面那红红的一团以后,秦朵几乎便是眼睛一晕。

    “我说丫头,你摆着那个表情干什么,不过就是司梦文这个小子差点丢了小命而已,你还不快点让马车夫去你那里?”看到秦朵的样子,云锦然翻了个白眼,然后 就是对着秦朵说道,秦朵忙不迭点头,吩咐马车夫去。

    本部小说来自看書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