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立方娱乐场 > 都市言情 > 别闹,姐在种田 > 第099章 司梦文受伤
    事情似乎是有些出乎秦朵的意料之外,司梦文此刻身上似乎是好些伤口,不过都是不再流血了,灰尘还有脏东西混着干了的血迹,让此刻的司梦文看上去十分的狼狈,甚至于秦朵差一点都是没有认出司梦文来。

    “我说丫头,你怎么会出现在秦王府?”云锦然却是随意的将司梦文丢在那里,然后就是问道,秦朵仔细的检查了一下司梦文,确认司梦文还是有呼吸的,这才是看向了云锦然。

    “谢夫人找我说话啊,我就是来了,对了,我还答应了谢夫人,若是司梦文来成都城的话,我就是告诉她的,等下我就是去和谢夫人说去?!鼻囟湫γ忻械亩宰旁平跞凰档?,云锦然翻了个白眼。

    “换下次吧,这次恐怕是不行的,因为司梦文的身体这样,你不是存心的让谢夫人担心么?”云锦然在心里默默的念叨了一声笨蛋,然后就是看着秦朵?!拔宜笛就?,你能别到一个地方就不听我的话然后到处去认识一些乱七八糟的人么?那谢夫人可是秦王最宠爱的小妾,虽然没有孩子,但是亲王的对她可以说是好得不得了,就是她的后事,也是已经完全准备好,我听说,但凡是接近那谢夫人的亲近的人,都是被那秦王秘密处理掉了?!痹平跞凰档篮竺?,便是故意放低声音,听到云锦然的话以后,秦朵缩了缩脖子,然后就是看着云锦然。

    “你是怎么知道的?”

    云锦然哼哼了两声,然后就是转过了头去?!霸趺此滴乙彩乔赝醯闹蹲?,虽然说两家在不同的封地,但是每年都是还要聚集在一起的?!痹平跞黄奈靡獾乃档??!霸偎盗?,哪个王府的闲情雅致还有什么事情,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得不到的,更何况谢夫人这样的名人?!痹平跞环烁霭籽?,然后 就是看着秦朵?!拔铱茨阋院蠡垢也桓胰デ捉歉雠?,我告诉你,那个女人可不是什么好人,以后有的你受的?!痹平跞坏乃档?。

    秦朵听了云锦然的话以后,缩了缩脖子,然后就是看着云锦然?!坝Ω檬敲挥姓饷囱现氐陌??!?br />
    “比这个更严重?!痹平跞豢戳艘谎鬯久挝??!澳阒浪久挝奈裁床辉敢饫闯啥汲遣??就是因为这个谢夫人,他曾经跑去和谢夫人比美,最后被秦王的人直接给丢出去了?!痹平跞坏幕坝锢锩娑际切以掷只?,竟没有想到还有这样的事情,秦朵有些惊讶的看了一眼司梦文,许久,方才是点头。

    “原来是这样的,那还真是挺惨的,咱们现在还是先去吧,我们先给司姐姐找个大夫看看吧?!鼻囟浠腥淮笪?,然后就是说道,眉头微微皱起,对于云锦然的话,她相信,但是也不是全部都是相信,最起码,谢夫人现在给她的感觉,还是十分的不错的。

    “活该他这样,要不是看在当初他送了我好几个赌坊的份儿上,我是绝对不会救下他的,哼哼?!?br />
    云锦然得意洋洋的冷笑,秦朵抬起头,凉飕飕的看着云锦然,在看到秦朵脸上的凉意以后,云锦然立刻就是端正了自己的态度,然后就是咳嗽了两声?!肮?,是为我家,为我家?!?br />
    看着云锦然的样子,秦朵翻了个白眼,不过却是什么都是没有说,有些事情她不是十分的清楚,但有一小部分事情,秦朵还是知道的,云锦然也是有他的势力有他的圈子,尤其是有和他在一起的战友,有儿时一起训练的,有吕阳王交给他打理的下属,还有曾经在黔中的伙伴,这些人都是要靠着云锦然来养活,不仅仅是要养活他们,还要养着他们的家庭,所以有时候,虽然知道云锦然贪财贪得十分的过分,秦朵也是什么都是没有说。

    马车里面瞬间就是冷场了起来,许久,云锦然方才是咳了一声,然后就是抬起头看着秦朵?!靶《涠?,是这样的,我最近比较缺钱,所以便是也没有钱来给这个龟孙子治病,你能不能先垫一下?”云锦然看着秦朵,眼睛里面都是无辜,秦朵转过头朝着外面看去,表示不说话,看着秦朵的样子,云锦然咳嗽了两声。

    “既然是这样,那就麻烦小朵儿了,你放心,司家有钱,司梦文这个小子,是绝对不会少你的钱的?!彼低?,云锦然就是兀自站了起来?!拔一褂惺虑?,就是先走了,小丫头,若是有人问起,你 就说我没有出现过?!彼低?,云锦然便是下了马车,拍了拍马车夫的肩膀,自己却是不见了。

    秦朵看着云锦然,想要拉住,奈何云锦然却是已经飘走了?!袄次抻叭ノ拮?,有种就别把伤号留给我啊,犯贱?!鼻囟溧洁炝艘簧?,却是听到了外面马车夫的笑声。

    “姑娘和那位公子的感情倒是好,都说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缘分哪”

    秦朵听了马车夫的话以后,整个脸都是不好意思的红了,不过因为皮肤微微有些黑,所以自然便是看不清楚秦朵脸上的表情了,到店里,马车夫和秦朵一起将司梦文给弄下了马车,因为司梦文穿的是女装,所以马车夫便是认为司梦文是个女子,倒也是省了秦朵很多的事情,殷娘看到秦朵抬着一个人事不省全身是伤的进来,着实是吓了一跳,也不要秦朵招呼,便是直接帮秦朵将人给弄进了里面,小丫头迅速跑出去找了大夫来。

    司梦文的伤很深,加上司梦文还在昏迷中,身体状况还是十分的担忧的,大夫给司梦文包扎了伤口,又是开了一些药,便是拿了钱远去了,秦朵看着自己白白出去的钱,脸上都是阴郁,医药费她数也就算了,就连车费,也是她出的,云锦然那个王八蛋,秦朵在心里将云锦然从头骂到尾,骂完以后,心里便是舒坦了很多,人也是精神了很多。

    司梦文是在三天后方才是醒来的,一醒来,便是看到秦朵和殷娘坐在床边眼巴巴的看着她,最后的事情想不清楚了,司梦文摇摇脑袋,身上传来了撕裂一般的痛苦,秦朵对着司梦文笑笑。

    “别动,大夫说了,这次你的伤口还挺多的,所以需要好好的修养,这里是我在成都城的新店,所以你就是不需要想太多,乖乖治病就是了,你放心,没有人知道你在这里的?!?br />
    秦朵笑着对司梦文说道,司梦文的身子似乎是松垮了一下,然后就是点头,秦朵对着司梦文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八窘憬?,你坐着,现在很饿吧,我去给你准备一些吃的过来?!彼底?,秦朵就是出去了,秦朵来的时候,殷娘正好是从里面出来,脸上似乎是有些阴郁,秦朵有些狐疑的看了一眼殷娘,然后就是朝着里面走去,司梦文已经靠在了枕头上,并没有躺着,看到秦朵进来,便是一如既往一般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小朵儿救了我么?”

    “是云锦然,不过他把你放这里就是走了,司姐姐,你怎么可以这么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呢?有什么解不开的矛盾,可以找官府,有必要弄自己一身伤痕么?”秦朵坐在司梦文的身边,将稀粥给他,然后就是说道,司梦文听了秦朵的话以后,先是楞了一下,然后就是点头。

    “是,小朵儿说得对,下次肯定是不能这样了,我先前也是一时心急,没有想到却是中了别人的圈套,若不是小朵儿救了我,恐怕我现在就是命丧黄泉了,小朵儿,你什么时候去?”听了秦朵的话以后,司梦文的眼中闪过一抹淡淡的隐晦,不过很快就是收敛了起来,然后就是笑眯眯的问道。

    “快了,赵谦班主已经给了我信,这几天这边店子就是要开业,一开业过后我估计就是要走了,有殷娘在这边,我也是一点也是不担心的,只是殷娘还要去找家人,但是现在却是 一点办法都是没有,所以有些心焦罢了?!鼻囟渥谒久挝牡纳肀?,低着脑袋,然后就是说道,话语里面,似乎还有很多的不情愿,听到秦朵的话以后,司梦文笑着点头。

    “原来殷娘是成都城的人,你若是真的要去找人的话,还得殷娘自己去?!彼久挝男ψ哦郧囟渌档?,秦朵抬起头看着司梦文,看到司梦文脸上狐狸一般的笑容以后,稍微楞了一下。

    “殷娘几岁就是给拐了,这么多年又是没有去过,对家里的印象早就是淡了,怎么可能找到呢?”秦朵十分无奈的说道,司梦文却是呵呵笑道。

    “现在也不过四十多岁,对当年而言,也不过就是三十多年而已,常言说得好,解铃还须系铃人,你虽然是殷娘的主子,但是却是关心殷娘关心的太少了,殷娘本就是从成都城出身的,后来又是去了京城,在京城没几年,因为得罪了一户人家,所以便是判了罪,流放到了云城,说来说去,殷娘在去京城之前,都是在成都城的,当初她靠身的青楼,自然便是知道殷娘的底子的,再说了,殷娘这么优秀的女子,自然不是等闲一般的青楼出来的,只可能是出名的出来的,越是出名,对伶人的身份就越是关心,所以,我才说,这件事只有殷娘自己可以解决?!彼久挝男γ忻械亩宰徘囟渌档?,秦朵听了以后,眼睛一亮,许久,方才是点头。

    “还是司姐姐有办法,我等下就是去和司姐姐说?!?br />
    “先别急,殷娘当初在的那青楼,保不准这个时候已经换了老鸨了,所以想要找到当面的资料,也不是那么一件容易的事情,关键你还是要和殷娘一起,先去调查情况,等情况清楚了再作打算也不迟啊。每个行业都是有每个行业的规矩,你们若是冒昧过去的话,惊扰了那些人,可是就是什么都是得不到了?!彼久挝男γ忻械亩宰徘囟渌档?,秦朵点头,然后就是对着司梦文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容。

    “谢谢你啊司姐姐,要不是你的话,我都是不知道事情要怎么解决了??赡芤豢?就是打草惊蛇,再也别想得到东西了?!鼻囟湫ψ潘档?,看着司梦文吃完早餐以后,便是去和殷娘一起讨论这个事情了,殷娘听到秦朵说的以后,眼睛瞬间就是一亮,忙不迭就是点头,两个人迅速就是开始忙开了,离开了这么多年,殷娘在成都城几乎可以说是没有了朋友,但是还是有些昔日的姐妹是留在成都城的找来找去,关系好的十有八九都是不在,在经历了好几天的辛苦以后,终于是找到了曾经一个和她关系不错的,也是在青楼做事的姐妹,那个女子现如今的状况并不是很好,在年老以后便是找了一户人家嫁了,嫁的男人三五时常都是出去赌博,她则是带着两个孩子,时不时接一些针线活计养活孩子。

    秦朵和殷娘找过去的时候,看到女子的变化以后,着实是吓了一跳,两个人说了很久,方才是理清楚关系,那个女子叫珠玉,子啊听到殷娘的来意以后,却似沉默了下去,许久,方才是开口。

    “当年咱们倚身的那家青楼的老鸨,现如今虽然是没有故去,但是却也是已经归隐了,据说是了老家,养了个侄子在膝下继承财产,至于具体去了哪里,我们都是不知道,殷娘,你这些年,在外面可是过得好?”珠玉打量了一番殷娘,在看到殷娘的样子以后,后面的话,什么都是没有说下去了。

    殷娘看着眼前的女子的样子,也是叹了口气,然后便是用毛笔缓缓的在纸上写道:“日子还算是勉强吧,说难不难,说容易也是不容易,珠玉,你若是有时间的话,可以去西市弄口那边,有一家红袖*添香,现在在招店员,你当初对胭脂这类也是最是熟悉的,那家老板是我的老板,你且过去,咱们姐妹以后也可以做个伴?!笨吹轿羧盏暮糜殉闪苏飧鲅?,殷娘也着实是想要帮助一把,在听了殷娘的话以后,珠玉先是楞了一下,转而眼泪就是不争气的开始掉了起来,秦朵看着两个人似乎是有很多话要说,便是主动站了出去,在看到门外的两个孩子以后,神色一动,很快就是笑眯眯的带着两个孩子出门去了。

    本文来自看书罔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