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成都城呆了几天以后,秦朵便是要离去了,离别时和殷娘依依不舍的告别,告别完以后,便是和赵谦的镖局一起去转,转赵谦的镖局自然还是拉了很多的货物,看着这生意兴隆的样子,秦朵咧开嘴,最后还是忍不住去问赵谦。

    听了秦朵的话以后,赵谦却是哈哈大笑?!扒匦〗阆氡厥俏隳桥笥颜匝拔拾?,这个我可不能告诉你,告诉你了我的饭碗就是不保了,不过赵寻那小子也是有一点真本事,这些年经营得也是不错,虽然是不如我的镖局,但是长江后浪推前浪,总有一天,他会赶上的?!闭郧低?,就是直接离开了秦朵,秦朵有些讪讪,不明白为什么赵谦一下就是看出了自己的想法,不过陡然间秦朵就是明白,她的生意一直都是赵寻在帮助,并且在云城,知道秦朵的人也不少,所以秦朵理所当然的就是觉得,大概赵谦就是这样的明白的,殊不知赵谦却是个十分细心的性格,尤其是做这一行的,打探消息那自然是不在话下,所以秦朵怎么都是想不到的就是,赵谦会是通过一些特殊的渠道知道的。

    去的路明显的比来的路走的更好,秦朵先是在马车上感受了春夏,再然后便是在马车上感受了秋冬,索性一路上人多,去的时候也是没有再那么赶,所以一群人走走停停,甚至于绕道好几次看了好些风景,秦朵的心情可以说是更加的愉快。

    云锦然最终还是没有和秦朵一起启程,临走的前一天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所以便是一个人走了,秦朵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着云锦然的样子就是,这件事情一定是不小的,等到秦朵到运城的时候,却是一件是十二月了,云城还没有下雪,但是天气却是冷了下来。

    秦大壮带着秦家所有的人都是在云城等秦朵,秦朵刚下马车,便是看到一大家子都在,秦朵的嘴角扬起了一个笑容,不知道怎么的,虽然以前是十分的讨厌这些人,但是现在看着,却也是一点都是不讨厌的。

    “我说秦朵,你这一出门,也是出门得太久了一点吧,一年的时间就是这么过去了,我不说其他,你连你弟弟的洗三满月没有来也就算了,你姐姐的门也是没有来?!闭院烀薜纳粢谰赡前闳们囟涓芯跤行┨盅?,不过这个时候的讨厌却是在秦朵看来是可爱,看着赵红棉怀里的小孩子,秦朵逗了逗孩子的脸,然后就是看向了秦大壮。

    “爹,我来了?!?br />
    “恩,去吧,我给你相了一门亲事,去你自己看看,要是可以咱们就是将日子定了?!鼻卮笞车纳舨凰愦?,但是也不算小,赵谦还是在,听到秦大壮的话以后,立刻就是恭喜,秦朵有些精神不济,不过知道这是自己必经的路,便也是释怀了,虽然是盲婚哑嫁,但是至少,秦朵知道,秦大壮应该是不会害她的。

    去的路上,轩之和秦朵坐在一起,脸上都是带着笑容?!敖憬惴判?,那个人我已经替姐姐看过了,家境虽然不是十分的殷实,但是从上到下都是十分的好,他是最小的一个儿子,上面还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两个姐姐都是嫁在了当官的人家,哥哥在衙门做事,他自幼熟读经书,人虽然有些古板,但是待人处事都是十分的好,身边也是没有什么青梅竹马的姑娘,也没有侍妾,也不逛青楼,所以姐姐放心嫁过去就是?!?br />
    听了轩之的话以后,秦朵有些无奈的点头?!昂煤煤?,不过之前我还是要好好的看看的不管怎么说,也是我的夫婿,要和他过一辈子的?!?br />
    “我相信姐姐会喜欢的?!毙牧成洗判θ?,然后就是对着秦朵说道,轩之一向来都是十分的仔细的,所以听了轩之的话以后,秦朵便是笑着点头。

    到庄子以后,秦大壮就是喊秦朵过去说了这件事情,说了很久方才是将所有的事情都是弄清楚,秦朵对于自己的夫婿,也是有了初步的了解,夫婿叫向寻真,字文,所以大家都是叫他向文,这个人呢,也和名字一样,可以说是学富五车,在当地都是小有名气的才子,只奈何现在这个社会科考还不普及,平民当官的实在是少之又少,所以向文便是只是在衙门做个小小的润笔先生,每个月有些粮饷,自己可以养活自己。

    当然,秦朵对于这样的情况,是不大满意的,但是想着左右不过就是过一辈子,这样性格温和的人,似乎是更加适合她,所以秦大壮在说完以后,秦朵便是答应了秦大壮,见一面,看看情况怎么样。

    这也是秦朵其实心里对秦大壮还是有些感激的原因,这个时代虽然是不限制女子的出行,也没有什么女闺女姐一些,但是女子的社会地位,终究还是低下的,正是因为低下,所以一般来说,婚姻都是父母直接订下的,像秦朵这样,秦大壮还给个机会看看的,实在是少之又少,当然,秦朵对这样的事情,是一点都是不在乎的。

    秦大壮在看到秦朵点头以后,几乎可以说就是舒了口气,他最怕的,就是这个离经叛道的女儿会拒绝,现在看到女儿点头,心头的大石头,可以说是毫不犹豫就是放了下去。

    “向家离云城也不远,向家住在长沙镇,那边挨着湘江,和咱们这边,倒也是不差的,走水路,大概一天就是到了,以前爹爹和向家一起出去跑过生意,向家人都是十分的实诚的,只是这些年向家再也是没有做生意了,朝着官场发展,所以两加方才是淡了关系的,但是你放心,你过去的话,向家还是会对你好的?!鼻卮笞扯郧囟渌档?,秦朵点头。

    “爹放心,我对人,也没有那么多的看法啊,只要人好就是可以了,再说了,爹爹既然是已经把关了,轩之也是说可以,想必人还是不错的,我也就是不在乎了?!鼻囟湫ψ哦郧卮笞乘档?,秦大壮点头。

    “你能够想通就是好,以后的时间,你就是不要再出门了,乖乖的呆在家里,我会请几个绣娘过来给你做嫁妆,你自己也学着点,都是要出嫁的人了,不可能以后丈夫的里衣都是让被人做才是?!彼档篮竺?,秦大壮的话语就是有些严肃了,秦朵呵呵笑笑,然后就是点头,笑眯眯的出去了。

    近乎一年没有在家,秦朵看着一点都是没有改变的院子,舒了口气,李氏正在屋檐下带着儿子玩耍,赵红棉和李氏的感情似乎是好了一些,两个人都是坐在一起,虽然没有有说有笑,但是脸上倒也是难得的缓和了很多,红姨娘默默的站在不远处,秦朵笑着和三个人打招呼,三个人抬起头对着秦朵点点头,便是各自注意自己的事情去了,秦朵摸摸鼻子,然后就是了房间。

    房间整理得十分的干净,被褥也是干干净净的,桌子上面插着一些鲜花,秦朵打开窗户,轩之坐在后面,看到秦朵打开窗户,对着秦朵挤眉弄眼。

    “怎么样,姐姐,这后面做的不错吧,以后姐姐就是要住到这后面来了,爹爹说,在京城那些地方,都是流行建个闺楼让小姐们住着,所以爹爹也是建了一个,以后所有的女孩子都是住在这后面,过几天就是可以搬过来了,姐姐喜欢不?”轩之笑眯眯的对着秦朵说道,秦朵从窗户爬了出去,看着后面这大场地,点了点头。

    “咱们老爹这段时间我不在,是不是开窍了?怎么舍得建这么多房子了?”秦朵看着这大院子,颇有些感叹的说道。

    “一来嘛,是姐姐要出嫁了,二来嘛,是我们家的女孩子很多,三来嘛,爹爹说了,你一走,猪圈的母猪生的猪仔的成活率立刻就降低了很多,所以决定在距离猪圈近的地方弄个院子,让你方便进出?!毙γ忻械目醋徘囟?,然后就是说道,看着轩之脸上的笑容,秦朵在轩之的肩膀上面拍了一下,还翻了个白眼。

    “行啊,知道调侃姐姐了,是不是活的不耐烦了,恩?”秦朵转过头看着轩之,然后就是有些龇牙咧嘴的说到,看着秦朵的样子,轩之也是不害怕,只是嘿嘿笑笑、

    “我可没有调侃姐姐,爹爹说,那向家,现在不管怎么说,都是在朝着官场走,所以对媳妇的要求,自然是不一样的,所以便是认真的考究了一番,甚至于请教了好几个当官的,方才是弄成了这样,就怕到时候向家不开心?!?br />
    秦朵翻了个白眼?!捌涫祷槭旅槐匾饷窗妥湃思业?,要是向家不愿意娶我的话,我也是没有意见的啊?!鼻囟涫治薰嫉乃档?,轩之摇头。

    “是向家自己来求亲的,不过爹爹主要还是为了体现对向家的重视的,再说了,咱们大姐现在在赵家,那可是已经怀了好几个月的肚子了,咱们秦家的女儿,现在比较吃香?!毙γ忻械乃档?,秦朵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就知道贫嘴,最近和爹爹在一起学习打理生意,学得怎么样了?”

    “姐姐放心就是,我还是学的很好的,再说了,这些年一直都是爹爹在忙活,我就在一边看着,虽然爹爹有时候是凶残了一些,但是大部分时候还是很好的?!毙γ忻械亩郧囟渌档??!安还冉憬愠苫橐院?,轩之就是要开始随着爹爹出门去了,以后可能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看望姐姐了?!?br />
    秦朵听了轩之的话以后,整个人都是黯然了一些,许久,方才是拍了拍轩之的肩膀?!吧岛⒆?,大男孩志在四方,自然是不能拘泥于一个小小的云城的,常言说得好,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轩之多出去看看,不仅仅是可以打理生意,最重要的,是可以陶冶心境,等以后闲散下来了,轩之不妨去参加参加科考,现在虽然科考参加的热不多,但是确实没有门第之见,不管是平民还是商人还是其他都是可以去参加,这对轩之来说,还是一件美差的?!鼻囟湫ψ哦孕档?,轩之听了以后,便是认真的点头。

    “姐姐放心,轩之定然是不会辜负姐姐的期望的,再说了,这么大一个秦家,也要轩之扛起来,以前是轩之不懂事,现在轩之也是明白了,就算为了姐姐,轩之也是应该好好的扛起这个家,而不是随便的一个阿猫阿狗都是可以欺负到姐姐的头上来?!毙秩险娴亩宰徘囟渌档?,秦朵转过了头去,许久,方才是点头,轩之看着秦朵的样子,嘴角也是勾起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轩之,是不是张家,又找上门来了?”许久,秦朵方才是问道,轩之楞了一下,然后就是点头。

    “是的,找来了,还去娘亲的墓前哭泣,说娘亲生了姐姐这个白眼狼,我当时很生气,就用笤帚将他们赶走了,他们便是满云城的开始撒播姐姐的谣言,最后我不知道是怎么解决的,只知道那几天爹爹的脸色十分的不好,当时候爹爹正在和向家谈论姐姐的婚事,差一点就是毁了这门婚事了?!毙乃档?,秦朵听了以后,心间却还是有了不少的怨恨,尽管秦朵以前一直都是对张氏的死耿耿于怀,对张家,也还是保留有一丝小小的希望,但是现在听了轩之的话以后,秦朵对张家的那一丝小小的希望,可以说是彻底的断了,当真可以说是透心凉了。

    不过这透心凉倒是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因为接下来的时间,就是秦大壮开始对秦朵这个离经叛道的女儿进行改进了,轩之有心无力,只能默默的看着秦朵每天都是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尤其是秦大壮还找了赵红棉过来监督,那对秦朵来说,这一场,可以说是一场彻彻底底的,不愿意醒来的噩梦了,赵红棉对秦朵,一向来是敌意有加的,这个时候,自然是想怎么整秦朵就是怎么整秦朵,谁让有秦大壮撑腰呢?

    看书网小说首发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