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的起因,还得从秦大壮说起,秦大壮觉得秦朵一点都是没有淑女气质,所以便是开始要求秦朵改变,改变当然是从穿着打扮还有女红开始,首先过来的是一群绣娘,三四个,每天四个绣娘轮流对秦朵开始进行思想教育不说,还让秦朵学习自己做衣服,这对秦朵来说,可以说是一场十分痛苦的考验,但是面对四个绣娘,秦朵根本就是没有任何的办法可言,尤其是秦朵不愿意穿绣娘做的十分的偏女性的衣服以后,秦大壮更是派了赵红棉过来监督。

    上辈子的仇敌如今翻身,赵红棉可以说是翻身把家当,对秦朵丝毫是没有一点的怜悯可言,可以说是对秦朵又是欺负又是凶残的,秦朵的日子过的可想而知,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秦朵是真的在针线方面无能,而这一份无能,在到了赵红棉手里以后,几乎就是几倍的放大了。

    “我说秦朵啊,你这是上辈子造了什么孽,你看你绣的这朵花,这哪里是花,分明就是一坨屎,还有,你看你绣的鸳鸯,这哪里是鸳鸯,分明就是一堆鸭子,还有,你看你这和针脚,我就没有见过,一个十六岁的姑娘,弄出了衣服这么丑的作品来的,别说你自己,我都是为你感到害臊,还是个地主家的小姐,我看你啊,十足十就是一个深山里出来的野姑娘,就是野姑娘也还知道给自己缝块皮草遮着身子呢?!?br />
    赵红棉的话一句一句的往秦朵的耳朵里面传,秦朵看着满是针孔的一双手,最后只能无奈的看着,无奈的背后,就是一身的痛苦,她是在是讨厌这个东西讨厌得紧,但是现在秦大组行却是找来了这么多人,给她进行特训,她不想辜负秦大壮的一片好心,所以秦朵便是决定,先好好的放自己一天假才是。

    第二天秦朵早早的就是爬起来,趁着绣娘还没有过来的时候,就是偷偷的朝着院子外面跑去,刚到门口,那边是看到秦大壮坐在门口搓麻绳,看到秦朵出来,抬起头看了一眼秦朵。

    “这么早去哪里?”

    “哈哈,爹,早,今天天气不错,我出去走走,去田埂上走走,走走”秦朵笑眯眯的对着秦大壮说道,秦大壮狐疑的看了一眼秦朵,然后就是对着正在门口东张西望的小姑娘招手,小姑娘是新招来的下人,在厨房帮张嫂的忙,本来是出来准备点东西的,看到秦大壮和秦朵在门口有些不好意思出来,所以便是被秦大壮抓了壮丁。

    “你现在去陪着小姐去田埂上走走,若是小姐没有和你一起来的话,你的饭碗就是丢了,自己拿着自己的东西滚?!?br />
    秦大壮的话语十分的决绝,秦朵在听了秦大壮的话以后,无奈的叹了口气,然后就是自己主动站起来朝着里面走去?!澳歉龅?,我还是算了吧,小丫头要做事,我改天再出去走走,再出去走走?!鼻囟湫γ忻械乃档?,然后便是开始江湖救急,三封信同时发了出去,奈何三封信出去了四五天,也是没有收到任何的音,反倒是将秦大壮引了进来。

    “你拿些朋友想要你出去走走,不过我拒绝了,我说你现在正在备嫁,实在是不适合出去,所以那些人都是去了,你且安安心心的在家里学习,等到你什么时候学会女红了,什么时候就是可以出去了?!?br />
    “我已经学会了?!鼻囟浣掷锏耐嵬崤づさ囊路谠诹饲卮笞车拿媲?,然后就是十分严肃的说到,看着秦朵手上的作品,秦大壮只是嘴角抽了抽,就是出去了,秦朵有些灰败的坐在椅子上面,那边绣娘已经开始滔滔不绝了。

    如此过了半个月,秦朵方才是听了一个不算好的消息,就是秦大壮邀请向家过来看看,这一消息一出来,秦朵的整个人瞬间就是亮了,难得的是秦大壮也给秦朵放了三天假,秦朵的脸上立刻就是带上了笑容,但是却是没有出去,既然是秦大壮给她找的婚事,她自然也是在意的,当然,最主要的,她还是要看看,她的未来夫婿,到底是个什么样子。

    “姐姐,你是不是十分的想知道未来的姐夫张个什么样子?”轩之笑眯眯的待在秦朵的身边,然后就是问道,秦朵翻了个白眼、

    “我需要江湖救急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出来?现在你怎么就是巴巴的跑出来了,你看我像个还需要江湖救急的样子么?”秦朵翻了个白眼,然后就是对着轩之说道,轩之无奈的摇头,然后就是看着秦朵。

    “我说姐姐,我也没有办法啊,你总不能让我一个男孩子来给你绣花吧,那得有多丑啊,再说了,这件事情上面,爹爹方才是有最大的发语权,我们都是只能看着,再说了,姐姐迟早都是要学会做衣服的,不可能里衣也是出去买啊,你看每次你自己都是专门找私下的绣娘给你做来着?!毙醋徘囟??!罢馔蛞晃蠢唇惴虻哪阋彩钦腋鲂迥镒鲎?,姐夫喜欢上了那个绣娘,和那个绣娘私奔了怎么办?”

    轩之的话可以说是让秦朵真的是十分的无语,无语中的无语,正是这份无语,让秦朵的整个人都是沉下了谷底,看着轩之?!澳憔驼饷聪不犊醋沤憬阄沂茏??”

    “不喜欢?”轩之摇头?!暗墙憬惴判?,只要姐姐一旦确定了终身大事,以后大家都是会去忙着姐姐的终身大事,自然是没有多少的闲情逸致来管姐姐的女红了,所以姐姐你的当务之急,就是应该在向家的小少爷向文哥过来的时候,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毙γ忻械亩宰徘囟渌档?,然后就是打开秦朵的化妆盒,给秦朵找了好些个首饰品出来?!敖憬愦虬绲钠亮恋?,给向家留个好印象,到时候少不得姐姐就可以早点订下婚事,就可以不要这样的受折磨了?!?br />
    听了轩之的话以后,秦朵点头?!罢饧虑槟闼档乃坪跻彩嵌?,好像确实也就是这样,还是轩之厉害,能够想到这么多的事情,既然是这样,那就是这样吧,我就是先好好的解决这件事情了,对了,轩之,你能不能帮我送封信到司府去,我本来是和司姐姐说,一来就是去看他的,但是这么久一直都是没有时间,所以你替我送封信过去吧?!?br />
    轩之点头,然后就是拿过了秦朵手中的信?!昂玫?,我这就过去,姐姐记得好好的打扮一下自己才是?!?br />
    秦朵漫不经心的点头,对于这件事情,她自然是没有放在心上。第二天向家过来的时候,秦朵也不过就是随意的打扮了一下,当然,比起平时倒是慎重了很多,对着铜镜看去,这个时候,秦朵方才是发现,原来自己也是个小美人,虽然不如画眉,不如司梦文,更不如谢夫人,但是那一份英姿飒爽,也让秦朵开心了不少,邻近中午的时候,向家方才是到达秦宅,秦朵自然是由李氏和赵红棉一起陪着出去看看未来的夫婿,一路上赵红棉犹自不放心,规矩说了一大堆,秦朵有些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我说以前你怎么就没有这么好心过?”

    听了秦朵的话以后,赵红棉冷哼了一声?!澳阋晕以敢饷??不过就是想着你是姐姐,以后我的女儿还要出嫁,若是你表现得差了,我的女儿便是找不着好人家了,所以容不得我不上心?!闭院烀蘩浔乃档?,秦朵只是无奈的摇头,然后就是朝着外面走去,走了一半,秦朵便是远远的就是看见秦大壮陪着一个和他年纪差不多大的男子走在一起,两个人的脸上都是带着笑容,在男子的身后,则是跟着一个少年,少年长得不算高,皮肤也是有些黑,浓眉大眼,安安静静的跟在秦大壮还有另外一个男子的身后,整个人看上去都是有些憨厚,如果不是轩之说起的话,秦朵绝对是不会觉得眼前的人是一个学富五车的人的。

    “朵儿,既然是来了,还躲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过来见见你向伯伯?”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是秦大壮安排好了的一般,看到秦朵,秦大壮便是抬起头,然后就是笑着打招呼,秦朵低着脑袋,缓缓的走了过来。

    “见过爹爹,见过向伯伯?!鼻囟涞幕坝锢锩娑际墙啃?,看着秦朵的样子,秦大壮满意的点头,然后就是看向了旁边的男子?!袄舷虬?,这就是我那不争气的二女儿了,朵儿,快来教过向文向公子?!?br />
    “向公子?!?br />
    “秦小姐?!绷礁鋈硕允右谎?,秦朵迅速的低下了脑袋,旁边却是传来了笑声,秦朵难得几十年的脸皮子这下子可以说是瞬间就是红了,旁边的人就是笑的更欢了,秦朵有一种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的感觉,好一会儿以后,秦大壮方才是开口。

    “朵儿,带着向公子在院子里面逛逛吧,等下午餐的时候便是带向公子去餐厅,我和你向伯伯还有些事情要处理,你们先去吧?!?br />
    秦朵淡淡的应了一声是,然后便是带着向文离开了,两个人都是初次见面,走在一起,难免是有些尴尬,好久都是没有开口,最后,还是秦朵打破了尴尬。

    “我听轩之说,向公子学富五车,现在又是在官府当差?”

    “小生不才,不过就是随意的读了几本书罢了,还没有到学富五车的地步,承蒙兄长关照,方才是在县衙门找了一份小事情做,爹爹有心让我在成亲以后就是在云城发展,并且是托了关系送我进云城府衙,只是我现在有些惶恐?!毕蛭牡幕坝锸值奈潞?,间接的像是在和秦朵说明什么,秦朵转过头看着向文,向文的脸色微微有些红,显然是有些仓促还有紧张,秦朵微微笑笑,脸上的紧张瞬间就是嚣张了,随便的找了个地方坐下,示意向文也是跟着坐在一起。

    向文倒也是不拘谨,在忸怩了一下以后,便是坐了下来,秦朵微微笑笑?!澳窍蚬幽阆不妒裁囱拥呐⒆??”

    向文转过头看了一眼秦朵?!靶∩徊?,在几年前,曾在云城见过秦小姐一面,当时便是对秦小姐念念不忘,想着这世间竟然是有这样的一个姑娘,多方打听方才是找到秦府,所以便是请了爹爹过来说媒,还请秦小姐不要见怪?!?br />
    看着向文的样子,秦朵噗嗤一声笑了,随意的挥挥手?!懊皇吕?,这么大我还是第一次知道有人喜欢我,这真的是一件十分开心的事情,我的朋友都是说我这辈子若是能够嫁出去,那才是怪事一件”说到这里,秦朵立刻就是止住了话语,她还是记得先前秦大壮是怎么嘱咐秦朵的,向文却是呵呵笑笑。

    “向文喜欢的是秦小姐不拘一格的性格,所以秦小姐不要拘谨就是?!?br />
    “可是我不会女红,也没有读几句书,就是读的几句书,也只是用来做生意的,没有其他的用处,向公子却是学富五车,难道向公子就不愿意找一个心意相通,和你兴趣爱好相近的女子?”秦朵看着向文,听了向文的话以后,便是毫不犹豫的说道。

    “小生不才,但是却也知道,女红只是身外之物,若是秦小姐不会,大可以请个绣娘就是,读书便是为了以身报国的,也不是为了在妻子面前炫耀的,更不是为了吟诗作画的,而小生需要的是一个像秦小姐这样知我懂我明白我所需的人,至于秦小姐喜欢做什么事情,只要不是红杏出墙,小生都是十分的支持的?!毕蛭奈⑿ψ藕颓囟渌档?,秦朵看着向文毫不作伪的表情,心间的某个地方忽然就是动了一下。

    “你不怪我收入比你高,比你会做生意?你不怕我性格怪异,你不担心我不能和你的家人好好相处?”秦朵一句一句,咄咄逼人。

    本文来自看书网小说